伊春市刑警队陶绪伟车毁人亡 警告公检法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四年五月三日下午,黑龙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区迫害大法弟子的公安局刑警队副队长陶绪伟遭报应撞车死亡。

陶绪伟撞车死亡现场
陶绪伟撞车死亡现场

陶绪伟,男,今年四十五岁到五十岁之间,是伊春市金山屯区公安分局刑警队副队长,也是政法委六一零中共的工具打手的小头目,一直想往上爬,主动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具体的迫害中,正队长张伟和副队长陶绪伟决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阴谋手段,动用什么酷刑等。

陶绪伟本人道德低下淫乱,张嘴就骂人,利用职权欺压善良,陶绪伟和一个女的勾搭成奸,陶妻子气得离婚,那个女子丈夫也离婚,陶就和那女子成天鬼混在一起。

五月三日下午,陶绪伟与这女子开着白色轿车,径直的撞向由牡丹江开往伊春的豪华客车,客车把陶绪伟的白色轿车拖那么远,最后,陶绪伟与那女子一起车损人亡。陶绪伟在撞客车前些日子,他曾开车把人撞了。这天,陶绪伟去西林区给那人家打过去七万元医疗费用,在返回金山屯的路口,陶的小车又直撞向牡丹江大客车,结果,车损人亡。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五年里,伊春市及金山屯政法委和六一零直接操控下,陶绪伟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表现非常邪恶。六一零指使各个派出所绑架,在六一零和派出所逼问法轮功学员,对所谓“不招供”的,也就是不配合恶警的法轮功学员,就弄到刑警队,或由刑警队在各个派出所抽派恶警组成所谓的“专案组”,来刑讯逼供,酷刑折磨等。所以,迫害法轮功学员十多年里,很多法轮功学员都被刑警队恶警酷刑折磨过。

下面看一下陶绪伟都干了什么?

一、刑警队陶绪伟等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包永胜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在锯木厂工作的法轮功学员包永胜被伊春金山派出所的警察暴力绑架了,警察没有任何理由的踹包永胜,并强行劫持到刑警大队。非法抄家,警察把电视机上的台历下压着的五百元钱抢走,公安刑警队陶绪伟、王海龙、孙立龙、曹万才等人用门边(木方子)殴打包永胜,用装满沙子的硬质塑料管(俗称小白龙)殴打包永胜。

他们把包永胜的衣服扒光反铐在地上,鞋子也不让穿,还把包永胜弄到室外的院子里冻,十一月份的伊春已经很冷了,他们往包永胜身上泼了十几桶凉水,还把矿泉水瓶装满水,冻成冰,然后围在包永胜光着的膀子前后,包永胜被冻得晕过去好几次。就这样,从晚上七点一直冻到第二天早上四点。

包永胜被折磨的神志不清后,警察拿着他们拼凑构陷的材料,强迫包永胜按上手印,于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把包永胜用担架抬到西林看守所继续迫害。包永胜在看守所一直恶心呕吐,脑袋不清醒,枉判十一年徒刑,被劫持到佳木斯监狱。

二、刑警队迫害法轮功学员张培训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一日下午四点多,金山派出所在张培训家蹲坑,并软禁他父母,抢走真相光盘。八点多,张培训回家,被金山派出所殴打绑架、非法抄家、抢走电脑和打印机,还有刻录机,还有一部自己的手机和两千元钱,另外还有八千元钱。

公安刑警队陶绪伟、王海龙、孙立龙、曹万才等恶警把张培训打昏死过去两次,陶绪伟和孙立龙坐在转椅上,穿着棉皮鞋,来回转着,往张培训头上踢,踢得张培训满脸是血,全身是伤,而且对他非法提审都是在夜间十二点以后。十二月二十三日,张培训被关在西林看守所迫害,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张培训被送到佳木斯监狱迫害,非法判重刑九年。

三、陶绪伟等两次的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残疾人王新春

1、黑龙江伊春市金山屯区丰茂林场被迫害失去双脚的王新春,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八日晚上七点半,遭丰沟派出所闵长春、张传臣、王守民、郭恢、高健、高树国撬开家门,绑架到看守所前院。

金山屯区公安分局刑警队副队长陶绪伟,奋斗派出所王学刚,刑警队的王海龙、孙立龙、曹万才、王士臣、张立国一帮人,叫王新春脱大衣,王新春拒不配合,陶绪伟对着王新春说:“你这样,你家一定有东西。”

陶绪伟指使丰沟派出所又到王新春家进行非法抄家。王新春的父母也因此受恐吓与威胁,随后陶绪伟、王学刚、王海龙、孙立龙、曹万才、王士臣一拥而上对王新春踩头、踩脚、腿、胳膊、身体,把胳膊反背过去,用手铐反铐,对他身体进行暴力摧残。

刑警队副队长陶绪伟拳脚一起上踢打王新春身体,往前胸后背塞雪、倒冷水和啤酒,陶用双脚踩住王新春已残双脚伤口处,使劲搓,毫无人性,残忍至极,用脚后跟使劲踢王新春的双肩,用4×8×80厘米的木方子打头、脸、肩、后背,还用火烧王新春的脸,并不断辱骂;

陶和另一个人拽住反铐的手铐使劲拖,一直把王新春拖到大门口,把门打开冻他,冻时,还往前胸后背灌雪水。东北的冬天,冰冷刺骨,王新春手和脸很快都肿起来了。第二天晚上,恶警王学刚、张立国和孙立龙继续施暴,他们边喝酒,边拳打脚踢王新春的头和身体,并辱骂,往王新春身上扔东西,火烧脸,烟头熏烫,烧头发,往他全身倒啤酒和往前胸后背灌啤酒和雪,王学刚和张立国给上后背铐,之后又用力猛抬起胳膊,连续折磨王新春三天三夜(这三天,公安局副局长丁德志天天去“观察”情况),致使王新春脸部变形,后背肿老高,手腕伤四处,手背红肿的象馒头,浑身痛苦不堪,生活不能自理。(《黑龙江伊春市王新春一家遭受的残酷迫害》

2、二零一三年九月九日下午五点多钟,王新春在伊春被金山屯公安分局六一零秦汉东、大昆仑派出所警察杨大伟、司机吕红旗绑架,非法关押在团结派出所。十日中午后,刑警队的陶绪伟、巡警队的刘喜要对王新春进行酷刑逼供,陶绪伟又踢又打,用针扎王新春的腰和腹部,还抓王新春的头往铁笼子上撞;刘喜要对王新春连骂带踢,并把王新春兜里的四百七十五元钱和手机抢走,看到其中有几张五元钱上有“法轮大法好”的字,陶绪伟说:“钱上带字,没收。”王新春说:“敢?有字不犯法。”陶绪伟说:“我拿你的戳把所有的钱都盖上字,就说是你盖的。”

刘喜要、陶绪伟随后将王新春呈“大”字形吊铐在笼子横梁上,令王新春伤残的膝盖似着地还没着地,对他又打又踢,直到王新春不动了,陶绪伟就用烟头烫、打火机烧王新春的鼻子、眼睛、嘴等,王新春都不动,陶绪伟才赶紧叫刘喜要一起把王新春打开手铐放下来。陶绪伟赶紧掐王新春的人中穴,直到掐破出血。期间,陶绪伟还不停的打电话给公安局副局长马永刚。天黑后,警察又把王新春关到刑警队的笼子里。

十日半夜,陶绪伟、张伟等强行把王新春拖出笼子,铐在铁椅子再次刑讯逼供,陶绪伟等掰王新春手指头、手腕,把他的胳膊往上抬到头部后再使劲往后压,看王新春还是不动、不睁眼,又用拳头猛击他的头部、脸部、太阳穴等。之后又把王新春拖到笼子里。

十一日早上,这帮警察把王新春拉到西林看守所,看守所的人一看王新春被折磨成这样,拒绝接收,说得给他做身体检查。警察将王新春拉到西林医院,但并没有作检查,只是让医生签字,就回到看守所。看守所的人一看王新春的残腿还在流着脓水,坚决不收,说把腿治好了再来。

警察又把王新春拉到金山屯医院301室,并且对王新春进行强行打针、灌食。王新春自被绑架后就开始绝食抵制迫害。目击者说,在医院里看见王新春双手被铐在床两头铁栏杆上,双手被铐的都肿起来了,脸肿起,满脸、满身都是湿湿的灌食的残渣和味道。期间陶绪伟经常到医院踢王新春的手看动不动弹,

十月十二日,王新春在绝食的第三十四天,在警察监控下,从医院成功走脱。金山屯区公安分局派出警力四处搜查王新春,挨家挨户的搜查黑名单上的金山屯区法轮功学员,有的被叫到刑警队、“六一零”问话。

刑警队陶绪伟等成员上家骚扰和威胁到公安局逼问的法轮功学员有:徐庆林、张春华、王继斌、袁爱珍、张志成、马桂琴、张远深、朱秀红、付艳明等,石桂芬家被刑警队把门眼抠坏了,门撬开入室。

王新春走脱期间,所谓钻专案组和“六一零”秦汉东带团结派出所警察两次到王新春的家电维修处非法抄查,抢走的东西有:大法书籍、神州笔记本电脑(里面附带有所有家电维修资料及图纸等资料)等私人物品。恶警见啥拿啥,导致王新春的家电修理处现在无法工作。

据了解,此次绑架案是金山屯区公安分局副局长马永刚指使手下“六一零”警察及其巡警抓人,指使刑警队酷刑逼供,在王新春走脱后,金山屯公安分局还成立了一个所谓“专案组”,四处搜查王新春,陶绪伟是专案组成员之一。(《吊铐、火烧、烟头烫……》

四、陶绪伟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刘仕全和曹玲凤夫妇

二零一三年九月九日下午,刘仕全和曹玲凤夫妇俩种植木耳回到家中,伊春市金山屯区公安六一零秦汉东,伙同大昆仑派出所所长赵东辉、左德明、杨大伟、吕红旗、杨彦春、姚金财、崔大佳等警察,非法闯入刘仕全家,绑架刘仕全和曹玲凤夫妻俩,并且非法抄家,抢走接收卫星电视的小锅和大法书籍。之后六一零秦汉东等警察又亲自拿搜查证二次非法抄家,将笔记本电脑和打印机还有救人的真相资料抢走。

刘仕全和曹玲凤被刑警队陶绪伟、张伟和巡警刘喜要等酷刑折磨逼供后,二人被非法关押在西林看守所。

五、陶绪伟毒打法轮功学员付桂茹

二零一三年一月三十日晚上,伊春金山屯法轮功学员付桂茹出去挂真相资料,被房贤刚绑架到团结派出所,房贤刚等两个警察对他拳打脚踢,抓住头发,撞墙多次,又绑架到刑警队。陶绪伟毒打过付桂茹,将她脸打得青紫,折磨十九个小时,勒索七千四百元才回家。

每个遭受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向陶绪伟等刑警队恶警讲过真相,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否则会遭报应的,陶绪伟总会说:“什么时候报应啊!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我等着报应,你让你们师父报应我啊等!这些年了也没报应”等等,以及“你现在在我的手里……。”等骂人的话。

如果陶绪伟明白真相,停止迫害的话,就不会有今天的报应,陶绪伟选择利用迫害往上爬达到官场上的利益,坏事干绝终有报,德损尽就会死亡,先撞人,后撞车,他的德损没,真的无路可活了。而不信天地神明、“善恶有报”的陶绪伟自己是没想到他等的恶报终于到了,正是他自己走到此的结果。

那些曾经参与过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政法委六一零及公检法人员,你们怎么想的呢?你们或多或少在面对法轮功学员的讲真相时,也说过如此的大话、坏话,不听真相,一意孤行的迫害,不信恶报呢?那么陶绪伟的报应就是你们的前车之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