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丹东市委书记蔡哲夫与市长姜作勇恶报身亡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中共打手蔡哲夫和姜作勇,在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至二零零四年,任丹东市党政魁首期间,积极充当江泽民的打手,利用手中的权力,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而今,他们已进了中共和他们自己掘好的坟墓,这是他们追随中共邪党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而自食的恶果。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二日,姜作勇患胰腺癌死亡,时年五十九岁;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九日,蔡哲夫死亡,时年六十岁。

姜作勇,男,辽宁丹东人,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任丹东市委副书记、代市长;二零零一年一月任丹东市委副书记、市长;二零零四年三月,任辽宁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厅长、党组书记;二零零七年,任辽宁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二日,患胰腺癌,死于沈阳。

蔡哲夫,男,辽宁沈阳人,今年六十岁。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至二零零四年八月,任中共丹东市委书记;二零零四年八月后,任辽宁省委组织部副部长;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任中国大唐集团公司党组成员、副总经理;二零一一年九月,兼任大唐集团广西桂冠电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广西桂冠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说:“蔡哲夫于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九日意外去世。” 但是蔡哲夫,于三月二十八日,在广西南宁市民族大道126号22楼2201会议室主持召开了桂冠电力第七届董事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了桂冠电力15项议案,其签署的文件还有在四月一日才公布的。知情者透露,蔡哲夫是被中共“双规”时,跳楼自杀的。也有的说蔡哲夫因知道江泽民流氓集团的事情太多,被自杀的。

这都是表面原因,而真正的原因是蔡哲夫与姜作勇充当中共流氓打手,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而得到的报应。

以下简述他们迫害法轮功的部份恶行。

蔡哲夫与姜作勇二人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同时被提升为丹东市委书记和丹东市长的。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至二零零四年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最疯狂的时期,蔡哲夫和姜作勇二人为捞取政治资本,一上台就对法轮功大打出手。他们合谋利用手中的权力,操控指挥整个丹东政法系统,大批绑架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抢劫、关押、劳教、判刑、抓进洗脑班、罚款勒索、没收财产、开除工作、取消升学资格。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致疯、致病、失去工作、流离失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

在中共中央的直接指挥下,丹东恶党秘密策划,即分四阶段、用不同的方式手段迫害法轮功。

第一阶段: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至七月二十二日,按照江氏流氓集团的部署,对法轮功学员开始摸底,上黑名单。在丹东市委统一指挥下,首先成立了丹东市迫害法轮功的领导小组和“610”办公室(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非法组织)。“610”办公室地点设在丹东市政法委。领导小组组长是丹东市委书记关永光,副组长是市委副书记孙忠忱。领导小组成员有市委组织部长赵连生、市政协副主席李振生等人,政法委书记王保治、副书记吴惠民、“610”办公室主任高鸽、副主任曾武等人。从思想、舆论、组织等方面全面开始秘密活动,派特务到法轮功学员中卧底,便衣警察到炼功点、法轮功学员学法心得交流现场窥视、了解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丹东地区有一个辅导总站、五个辅导分站、一百一十四个炼功点被登记在册,七千二百四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列为他们打击迫害的对象,宣布国家公务员、教师、学生、军人、党员(他们称“五种人”)不许修炼法轮功,并陆续驱赶户外炼功的法轮功学员。为中共全面打击迫害法轮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第二阶段: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至十月二十八日,按照江氏流氓集团关于共产党员不准修炼法轮大法的通知(5号文件)、民政部非法取缔法轮大法研究会的决定、公安部非法禁止修炼法轮功的通知和邪党中央“721”(99年7月21日)会议精神,丹东恶党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召开丹东市委、市政府县处级以上领导参加的迫害法轮功会议,全面动员、布置打击迫害法轮功,打击目标首先针对全市修炼法轮功的党团员、在职和离退休干部,公开抓捕在户外炼功、到大连去上访、去北京证实法的所有丹东法轮功学员。按照江氏流氓集团的要求,开动所有宣传机器,以各种流氓卑鄙的手段,对法轮功进行连篇累牍的造谣污蔑宣传,毒害广大世人;指挥各市、县、区接连不断地召开全民动员大会,大肆宣传中共诽谤污蔑法轮功的欺世谎言,为打击迫害制造恐怖,逼迫民众参与迫害法轮功。

第三阶段: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八日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为疯狂抓捕阶段。按照中共邪党《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处邪教活动的决定》,依据邪共中央两高院关于若干问题的司法解释(非正式国家法律条文),对法轮功学员疯狂抄家抢劫、绑架、拘留、劳教、判刑,包括调集大批警力把守交通要道、港口、车站、机场等,围追堵截进京为法轮大法说公道话的法轮功学员;到北京蹲坑,大批绑架去北京证实法的法轮功学员。丹东各市、县、区成立“610”非法组织。

第四阶段: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对法轮功学员死看死守,实行“六包一”、“四包一”,严防法轮功学员去北京证实法;在全市非法举办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迫害;以各种非法监控手段,跟踪监视法轮功学员,收缴法轮功真相资料,破坏法轮功真相资料点,绑架、关押、劳教、判刑制作法轮功真相资料和宣传法轮功真相的法轮功学员。

姜作勇于一九九九年七月前就任丹东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的,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任丹东市长,他迫害法轮功的罪恶是从第一阶段开始的。蔡哲夫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任市委书记,他迫害法轮功的罪恶就是从第三阶段末开始的。他们合谋,一上台就大批的绑架、关押、劳教、判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一月开始,蔡哲夫亲自深入到丹东各市县区,督促检查迫害法轮功情况,并在这些地区举行的全市迫害法轮功动员大会上亲自作指导报告,指导他们如何落实迫害方案,如何达到迫害的标准与要求。

蔡哲夫与姜作勇党政合谋,制造打压的恐怖环境。二零零二年五月三十一日,丹东恶党纠集丹东地区各市、县、区公检法、“610”邪恶之徒,对丹东地区二十八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公判”(十二人被非法劳教,十六人被非法判刑)。公判地点在丹东市公安局门前(露天搭台),会场四周都有警察持枪(上刺刀)把守。二十八名法轮功学员,就像对死刑犯人执行枪决那样,将绳子勒在法轮功学员的脖子上,再将绳子拽到背后,将两臂扭到背后上提,捆绑在一起。有的两手还被上着背铐,手铐勒进手腕的肉里。每个法轮功学员的脖子不仅被绳子勒着,还挂着一个大牌子(用厚纸壳做的,长、宽各有两尺左右),牌子上写着法轮功学员本人的姓名,驱车拉到丹东公安局门前非法宣判。公判前,不贴公告,不通知家属,没有任何审理过程,只是一个简单的、没有任何证据、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非法宣判,不许法轮功学员为自己辩护,更不许说“法轮大法好”。

主持公判会的人是中共丹东市委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书记孙忠忱;宣判人是丹东市政法委书记王保治,还有丹东军分区副政委刘伟、丹东市人大副主任李志生,以及丹东各市、县、区被纠集在此助威壮胆的迫害者和他们指定的与会人员,加上围观群众,合计一千多人。

在他们直接操控下,丹东教养院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达到令人发指的程度,早已被联合国备案。然而,他们的罪恶还远不止这些。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九日发表的《中共活摘器官线索:丹东军人的回忆》一文中,揭露了在他们上任市委书记、市长后发生在丹东的罪恶。以下是丹东军人讲述的事情发生的一段过程: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的一天,天很冷。大约凌晨一点左右,突然我们部队被紧急集合起来,全副武装开往丹东火车站,把火车站层层包围后,过了一会儿,从天津开来的一列火车进站了。

从火车上下来几个军官和几个穿白大褂的军医。他们和我们的军官诡秘的交接一会儿后,我们部队的一部份被抽出负责押运火车,其中我们连队也被抽出,我们每俩人负责一节车厢。

上车前,我们并不知道押送什么,只是感到这次气氛很紧张、很不寻常。上车后,我们才吃惊的发现,这是一列平时专门用于拉牲口的列车,每节车厢都没有顶棚。但是,这次里边拉的并非是牲口,而是炼法轮功的,男女老少都有,据说是到北京上访的。他们一个个都被用手铐吊在车厢顶部一根根钢梁上,象白条鸡一样。我和另一个战友都吓傻了,话也不敢说,只是抱着冲锋枪呆呆地站着。

十二月东北的冬天,又是夜间快速行驶的敞篷火车,可想而知有多冷。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火车终于到达目的站——沈阳苏家屯。”

沈阳苏家屯是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秘密集中营,这是铁的事实,真相早已大白于天下,已被世界人民所公知。从以上丹东军人的讲述中,我们可以断定,当时作为丹东市党、政魁首的蔡哲夫与姜作勇,很可能是这前所未有的罪恶的知情者和既得利益者!

以上所述,只是蔡哲夫与姜作勇在丹东任职期间对法轮大法所犯罪恶的冰山一角。蔡哲夫与姜作勇恶报死亡的事实,向人们昭示善恶有报、如影随形之理。有人以为自己做事非常隐秘,干坏事无人知晓,其实都难逃报应。而迫害信仰“真善忍”宇宙真理的好人,必遭天惩!

姜作勇


蔡哲夫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