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旧势力 闯出“病魔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十日】二零一三年一月的一天,我吃饭时感到顺嘴淌汤,也没在意。第三天,老伴在外打工回来看到了,说你怎么了?嘴也歪了,眼睛也不正了。我照镜子一看,真是这样。他说马上到医院去看看吧!不能挺,越挺越重。当时我没有动心,是假相,是干扰。我说不用上医院,没事,过几天就好了。

不管他怎么说,我就是不去,他没办法,就把孩子叫回来说服我。他们也说服不了我,因为我知道医院治不了我的“病”,它也不是病。最后儿媳说,“你不上医院,就在家贴膏药、扎针,这么大岁数了,过了有效期,就治不好了,落下后遗症怎么办?”我说:“你们不用担心,我保证能好,我有师父管。”他们没有办法,只好走了。

我就在家学法炼功、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干扰,不管是干扰还是消业,我都不承认。师父说:“目前消业也好,邪恶的因素干扰也好,都是旧势力干的,都是一回事,叫法不同。”[1]我就是彻底否定旧势力。

第五天,孩子们又来看我,一看比那天还重了,就非得让我上医院。不管他们怎么说,我就是不动心。我记住师父的话:“真修的人没有病”[2]。我坚定的信师信法,我告诉他们:“我一定能好,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你们不用担心,我说什么也不会去医院的。”孩子们都生气的走了,以后,再也没提去医院的事了。

我跪在师父法像前对师父说:“师父,弟子太不争气了,让您操心了。”我发自内心的向师父表示:我一定过好这一关,让家人看到大法的超常,我是大法弟子,就得为法负责,不能因为我的问题影响众生得救。

师父说:“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3]我静下心来,向内找这段时间的修炼状态,为什么出现干扰﹖这一找,还真找出很多人心:比如懈怠心,学法不入心,在讲真相上,只用手机讲,面对面讲少了,到农村送真相资料少了﹔顾虑心,说话做事思前想后,总怕别人不满意﹔还有不修口,总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的心等,还没修出慈悲心来。

师父看我向内找了,就给我拿掉了许多不好的物质,我从来没把它当作“病”,我连想都不能想,是旧势力强加的迫害,是黑手、烂鬼、乱神强加的考验,我只承认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只要师父给我安排的道路,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然后,求师父加持弟子:解体这些给我强加魔难的那些黑手、烂鬼、乱神、旧势力及其一切迫害生命与因素。

我连续发正念,每天有时间就发。我是宇宙大法的修炼者,我不受宇宙旧法理的制约,是同化新宇宙标准的。我感到身心轻松多了。

有一次,我看了明慧的一篇文章受到很大的启悟。在魔难中,也说不承认旧势力的干扰,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当有人说你身体怎么这样时,我就会说:自己没做好,有漏。有漏就允许旧势力钻空子﹖没做好旧势力就可以迫害吗﹖就是因为对旧势力的认识不清,所以延长了病魔干扰的时间。经过两个多月,闯出病业关。这段时间,三件事照常做,信师信法更坚定。

师父太慈悲了,知道我说话费劲,把有缘人送到我身边。当我给十几个司机发台历时,其中一个司机说:你们不能光看正面,关键是看背面。又一个司机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当时我非常激动,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他们把我要说的话都说了。谢谢师父的鼓励,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4]。我当时就感觉到师父帮我拿身上不好的物质。

这件事让我体悟道:一个修炼者首先做到的是信,坚信师父坚信法。师父说:“真修的人没有病”。我也一直不承认它是病,这一念也是来自于我的学法基础,也体悟到了学法的重要性。还要及时否定旧势力,发正念解体它。不管多难受都要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什么病症都能迎刃而解,立即闯出“病魔关”。

写出这些主要是和闯“病魔关”的同修交流。对于我们身边受到病业干扰的同修,不管遇到多大的难,都要信师信法,放下生死,把一切都交给师父,师父就会为你做主。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解法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