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德国新学员:法轮大法使我的生活焕然一新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三日】我是来自德国汉诺威的法轮功学员Astrid Fallon,我是一名工业工程师,法轮大法给我的生活和思想带来不可磨灭的改变,因此我想在法轮大法日来临之际写下我的修炼心得。

我今年三十五岁,是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

得法之前的日子

几年前,我和我的先生开始经营从我父亲那儿接手的一家公司。当初接手时,我们还未结婚,为了使公司继续运转,我们工作的非常辛苦。直到二零零七年我们结婚了,想建立一个家庭。但是很遗憾我一直没有怀孕。更加雪上加霜的是,我的先生在我们结婚的时候胸骨隐隐作痛,婚礼后没几天,他就被诊断出患有淋巴癌。

接下来的日子,真的是耗尽了我们的力气,我们的婚姻经受着考验。尽管有各种各样的困难,我们还是坚持要组建我们的家庭。但是因为我的先生接受化疗,我们无法通过正常渠道生孩子。我们因此决定采用人工授孕的方式。第一次怀孕以流产而告失败,我们决定几个月后再作第二次尝试。然而一次旅行中我的左耳突发性耳聋,并伴随着长达好几个小时的可怕的眩晕和呕吐。这种症状一再重复,我于是去看了医生。过了一段时间,诊断结果出来了,我患的是美尼尔氏综合症,这是一种影响听力及平衡的内耳疾病,病因不清楚,而且随着时间推移,会渐渐完全耳聋。

我们的第二次(人工受孕)尝试成功了,我怀孕了,而且是双胞胎。整个怀孕期间非常不安稳,一直伴随着突发性耳聋、子宫出血和提前阵痛。受到先兆子痫症的威胁,我们的双胞胎不得不在预产期前九周通过剖腹产下,他们必须在医院待到预产期的日子,而我在剖腹产术两星期后返回公司上班。受经济危机影响公司运作不太好,我们甚至不得不为我们的生存而奋战。

突发性耳聋和随之而来的眩晕又出现了,甚至持续十个小时。我无法照料两个襁褓婴儿,我的母亲搬来帮助我们。我的先生那时也已经耗尽精力,他拼命的在公司工作,而我们所憧憬的阖家幸福,早已荡然无存。我们之间也毫无爱和同情可言。我需要服用精神科药物来对抗精神压力,还需要皮质素来支撑体力。两个孩子和公司事务常常搞得我精疲力尽。除此之外,还有不久将会充满我整个生活的恐惧感,我已经无法独立做任何事情。

二零一二年九月,我的先生送我和我们的孩子去波罗的海海边一个母婴疗养院,做三个星期的休养。我在那里有很多时间,想清楚了一些事情。我已变成了一个如此充满负面想法的人。我不会为任何人高兴,对一切人和事总是充满妒嫉,我自怨自艾,认为一切都不公平。我只想着我自己和我的痛苦。

疗养期间我需要填一张表格,写下疗养结束返回家后的一些未来计划。我于是写下,我希望自己从新成为一个友善的人,一个积极的、善良的、为别人着想的人。带着这个愿望,我返回了家中。

得度

返家两天后,在一个朋友的生日聚会上,我和一位熟人聊天。我知道她的妈妈修炼法轮功,而且她自己也开始修炼一段时间了。她介绍说,修炼法轮功不仅仅是有炼功动作,还要按照“真、善、忍”的法理为指导。这立刻吸引了我,因为我感到,这正是我人生中所缺少的一个指南针,这能够帮助我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她还提到这是和佛家有关的,还说到业力轮报的事。虽然这些对我来说非常陌生,但却触动了我的心灵,当她说给我带一本德文的《中国法轮功(修订本)》时,我欣然接受了。

在去参加集体炼功之前,我想先读一下那本书,因为我尚未确定,自己是否能够接受东方的思想和信仰。我本是在基督教的信仰影响下长大的,也认为自己是信仰基督的。因为我知道炼功动作不是法轮功的全部,所以我想再确认一下,到底对我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几天后,我在一次长途火车旅程中,终于有机会静下来读那本书。尽管大部份内容我还没太懂,不知道如何理解“修炼”这个词,但我却对这本书爱不释手。启程的路上我读完了一半,回程的时候读完了后一半。我清楚的记得,当我读完整本书后感到非常幸福开心。

之后的一周我学会了功法动作。直到今天,我还记得,我是多么惊讶于炼功时传遍我周身的热流。我开始读《转法轮》(法轮功主要著作),三周后我停止服用一直没断的皮质素。我对自己说,“如果我的身体一直接受外来药物的话,炼功怎么会起作用呢?”

最初的几天一直到几个星期里,我的脑中一直浮现出“得度”这个词。我感到解脱,总是感到自己被救度了。

最初的几周里,我常常感到恶心。我连热咖啡也不能喝了,光是想到吃肉就不舒服。但是这种身体反应并没有令我不安,因为我读到书中讲的,这是在清理身体。

几周后我的身体排出一些黑色东西,大概持续了两周就停了。奇怪的是我一点都不觉得慌张。就在那之后不久,我的经期恢复了,从那以后一直很有规律。我能够形象的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如何运作起来了。真的很不可思议。我甚至可以感受到排卵,每个月我都会经历这小小的奇迹。

我努力的全心投入同化真、善、忍的法理。我多多思考、向内找,也思考和我先生的关系。我悟到了许多从前做错的事。我试着接近他,关心他的工作,试着鼓励他多在家里和孩子们在一起。有时我都不敢相信,我们的问题很轻易的解决了。我能感受到,我的先生又开始爱我,我们都不计过往。这种美妙的变化真是无以言表。我们的婚姻曾经风雨飘摇,如今却又是幸福的夫妻,过着和乐的生活。

在修炼法轮大法的最初几个月里,我就解开了那么多问题和恐惧,那些我曾经无力面对的一切,现在所有恐惧和顾虑都被抛在一边。我的突发性耳聋也消失了,我恢复了更多精力,感到从新找回了自我。

向内找

秋天时,我九十一岁的祖父去世了。在去世前的最后几个月里,他非常需要人照顾,而我陪伴他走完最后的日子,这也使我的父母得以减轻压力。祖父去世的时候,我又出现了耳聋和眩晕的症状,那是我修炼后好久都没有的症状。一周之后又出现了第二次,当几周后再次出现这个反应时,我感到非常无助。突然感到非常害怕,我怕那症状出现,怕我无法正确判断。

通过和同修交流,我意识到,我必须主动排斥这种思想、恐惧和那症状。我应当想想,修炼初期我是如何做的。我的母亲劝我再试一下服用皮质素,但是只要我一想要去吃一片药片,就会感到恶心,我知道,药片根本不起作用。

当我再次出现耳聋时,我开始努力想,为什么修炼法轮大法,我开始把我的想法都写下来。我为什么修炼法轮大法?我已经学过,遇到问题和矛盾向内找,是法轮大法法理的一部份,是为了看看与自己有什么关系。

结果却是吓我一跳。我慢慢清楚了,当初要修炼时,我的初衷是要做个更好的人。可是这个目标早已被我抛在脑后。我炼功,因为我想要得到更大的智慧更强的体力,这样就会更好的经营公司,我的父亲才能更早退休。我修炼,是为了得到身边的人的认可,认可我有能力管理公司,认可我可以事业家庭两不误。都是关于别人如何评价我。

除此之外,我还觉得,向别人讲述法轮大法在中国遭受迫害,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我只向我的家人和亲近的朋友讲过,但是从来没有参加过给世人讲述可怕的迫害罪行的信息日活动。我很怕别人认为我奇怪。

我教我的孩子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且在带他们入睡的时候和他们一起说,但是却没有给他们讲过更多,比如读《转法轮》,教他们炼功。我担心,如果他们以另外一种信仰长大,会不会受伤害。法轮大法带给我这么多的益处,我感到这是唯一正确的路。为什么不能给孩子们呢?我怎么能够阻挡我的孩子们成为正直、真诚、善良的人呢?

那一天我一下子想清楚了所有这些事情,从那一刻起我努力改变这一切。

上个星期,我在我们的街道上派发讲述迫害真相的传单。我有些紧张,结束的时候汗水湿透了衣服,但是我做到了,而且整个过程中我一直努力发正念,别因此阻挡人们接传单。我其实也可以去一个没人认识我的街区去发传单,但我还是想在我的周围来做。我的很多邻居都看到我在发传单,我觉得这样很好。

我现在经常在孩子们玩耍或画画时给他们大声朗读《转法轮》,他们很安静的听。我的儿子最近在玩耍的时候经常轻声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的女儿会跑过来问我,可不可以听法轮大法(弟子)的音乐,或者要我给她读法。我很高兴,自己放下了观念,给我的孩子们特别美好的东西。

已经有四周的时间,我不再有那些不良症状了,我感到自己又变得强壮了,重拾信心。

我无法用言语形容,是法轮大法把我从新带回正常的人生轨迹。我感到我从新找到人生真谛,找到一条指引我如何对待生活的路。没有法轮大法我根本无法解开那么多难题。

我希望,以我的这篇心得,更多人能够了解法轮大法如此神奇美好,使我的生活彻底变好。

我衷心感谢师父引领我走上修炼的正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