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院注射毒针 洗脑班偷偷下药

湖南岳阳县周冬英女士两次遭药物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湖南报道)湖南岳阳县湖管局退休职工周冬英女士,1997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1999年7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她曾被绑架到精神病院,遭所谓医务人员强行注射毒针;她还曾被劫持到洗脑班,被中共人员偷偷下毒药。两次药物迫害,令她几乎失去生命,至今身体还是没完全恢复。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药物(绘画)
酷刑演示:强行注射毒针(绘画)


被劫持到精神病院 遭药物及电击迫害

2005年8月份的一天早晨,周冬英被十多个中共人员绑架到岳阳市湖滨洗脑班迫害。一个房间关押一个法轮功学员、两个监护。市“610”张皆红见她不配合,在她的右胳膊上狠揍了三拳。她刚一进去就吃不下饭,不几天就被迫害的胃出血。当晚被送到第一医院抢救,随后关回洗脑班。

第二天,单位“610”头目范岳华及洗脑班几个恶人把周冬英劫持到岳阳精神病医院,恶徒们对医生说:“她是法轮功,有精神病。”医生用布带把她绑在病床上打针、输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整整输液一晚,强行吃药丸。第二天早上她要上厕所,医生都不肯松绑,并说:“她有精神病,怕她打人。”一个社区被派来的监护人员说:“她没有精神病,出了问题我负责。”这样医务人员才松绑让她上厕所。在精神病院,医务人员每天强行给她注射、逼迫吃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并且对她进行电击,导致她的身体出现颤抖、心慌意乱、六神无主,非常难受。一个星期后劫回洗脑班,还被五、六个人强行灌药丸。后洗脑班恶徒见她已奄奄一息了,就快速的用车把她送回家。此时周冬英已无法正常生活了。

回家后的一天,周冬英无法控制的在楼上楼下跑个不停,不吃饭。丈夫只好带她去医院。医生问她哪里不好?她说:“我是学法轮功的,洗脑班的恶人,精神病院的医生把我绑在床上灌药、输液、电疗一个星期。现在我全身颤抖、心慌意乱、六神无主,非常难受。”医生明确告诉她的丈夫说:“人家没有病,把人家绑住输液、灌药、电疗,要找他们负责,我没法治疗。”

周冬英的丈夫原本阻止妻子炼功,但看到妻子这样子,医生又不治,不能看着她等死,就劝她说:“你炼功、学法吧,你师父会保护你的。”就这样周冬英又开始学法炼功,在师父的保护和加持下,渐渐的好起来,但是不象从前那么强壮。2006年又出现呕吐不止、头晕目眩、不能行走,卧床二个月之久。她坚持不断学法炼功,终于渐渐康复。

被绑架到洗脑班 被偷偷下毒药

2012年9月2日早上七点半,岳阳市政法委、“610”、湖管局、水上派出所十多人闯到周冬英家,强行将她从三楼抬到车上,劫持到洗脑班——对外称“长沙法制教育培训中心”,途中还有人说:“这回会打死的。”

洗脑班将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隔离关押在一间十来平方米的带卫生间的房内,由“610”指派或雇来的“陪人”二十四小时严密监控,每日强迫观看诽谤法轮功的光碟、书籍,强迫写诽谤法轮功的“三书”(即所谓悔过书、保证书、揭批书)。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施以各种肉体折磨和凌辱,包括:掐喉管;用小竹鞭打、戳打脸、打火机烧下巴、红花油涂眼睛、罚站、不让睡觉、不让喝水吃饭,或者有吃也不让吃饱,或在饭里或被灌食的食物里下毒。

周冬英绝食抗议非法关押,遭强行灌食,“帮教”用开口器把她满口牙齿都撬松了。“帮教”还用拳头在她的太阳穴、背心窝、胳膊肘、腿等处用力顶、搓、按,说是“按摩”。瘦得皮包骨的周冬英,全身多处被“按摩”成青紫色,疼痛难忍。

她绝食反迫害18天,洗脑班的恶人(其中有610人员、有邪悟人员、有医生、有“陪护”人员等)在食物中放了药物,天天给她强行灌食。她恢复吃饭后,又在她饭碗里放药。有一天来了一位男性医生(参与虐杀法轮功学员蒋美兰的三名凶手之一)给她量血压,说她血压高,暗地里指使“陪护”在她饭里放药。有一次吃晚饭前被她发现,她责问“陪护”在她碗放药干什么?!“陪护”说:“是降血压的药。”周说:“我没有高血压。”遂把碗洗干净了。但是每次都是“陪护”打饭,周冬英无法知道他们到底放了多少药?放的什么药?

有一天,周冬英吃过晚饭就昏昏沉沉的睡,人事不省。第二天她对“陪护”说:“从今天起我不吃饭了。”“陪护”说:“你吃这个煮的蛋吧,这个不好放药。”等于承认洗脑班对周冬英偷偷下药了。就在这一天,洗脑班让单位来人接她回家。

周冬英在洗脑班遭到36天的种种暴力摧残, 被迫害得面目皆非。期间还发生了洗脑班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蒋美兰的事件。

周冬英回家当晚,单位“610”头目范岳华、夏伟就对她丈夫和女儿说周冬英有“高血压”,要让她吃药。单位“610”人员张某还对周冬英说:“还劝别人保平安,自己不久就要见阎王。”洗脑班一打手也曾对人说:“周冬英的内脏全烂了,她回去后是要去医院的。”

周冬英整个人精神恍惚,心慌意乱,坐立不安,失去记忆,视物不清,身子摇摆不稳,喉干舌苦,眼皮撑不开,牙齿松动,吃不下饭,身体消瘦,等等症状和药物中毒症状很类似。

直到后来周冬英清醒过来,才意识这些症状是下毒的反应,因为法轮功学员蒋美兰就是这样迫害致死的。

周冬英回家快两年了,身体至今还是没完全恢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