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我真幸运——我妻是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八日】题记:大嫂曾经找人给我算命,说我姻缘浅,若过了四十岁还娶不到老婆,这辈子都不会再娶到老婆了。

宿命

我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打工族,跟二哥在A市闯荡了近十五年,做过制衣厂工人,做过陶瓷工艺加工,做过报社临时记者,做过服装私营老板,由于各种原因,都无法让我摆脱辛劳奔波的生活局面。我家兄弟姐妹八个,我排最小,连侄子、侄女的孩子都上学了,可三十五岁的我,婚姻仍没着落。八十高龄的老母亲日夜忧心,村里的人都指指点点,说母亲还去捡垃圾,都是为了那个不争气的小儿子。这种压力让我喘不过气。

我在稍年轻时谈过几次恋爱,但都无果而终,哥哥们都取笑我为人太老实,说那些女孩无非就是找个帮买买早餐宵夜,使唤着跑跑腿什么的,你经济条件又不好,一本正经的又不会讨女孩子欢心,谁会愿意跟着你?后来我想想,也许是那样的吧。我也曾是个自信骄傲有抱负的人,可一次次的恋爱失败和事业上的不济,让我感到心灰意冷。大嫂曾找人给我算命,说我姻缘浅,若过了四十岁还娶不到老婆,这辈子都不会再娶得到老婆了。

曾几何时,我有过出家的念头,可是似乎上天对我另有安排。

相遇

二零一一年初,我认识了我现在的妻子,她比我小几岁,是个南方姑娘,长的清秀水灵,还是个音乐领域的硕士生。关键是她非常的善解人意,性格活泼,我们在一起有聊不完的话题。她知道我喜欢国学和传统文化,我们就经常在一起探讨交流。直到有一天她告诉我,她是学法轮功的,问我是否惊讶?接着跟我讲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她给我分析了当年的自焚录像中的种种疑点,如王进东都烧成那样了,头发和身上的汽油瓶还完好无损?为何自焚开始不到一分钟就有警察跑来灭火?还有记者完美角度、有条不紊的拍摄,到底是拍摄重要还是救人重要?到底符不符合突发事件的处理逻辑?小女孩刘思影被“烧伤”后气管切开了还能接受记者采访?记者采访重度烧伤患者为何不经过隔离消毒?是医院不懂得这样基本的常识,还是这根本就是在演戏?她还讲到了共产党在历史上对中国人的残害与对传统文化的破坏等等。

我静静的听着,觉得这个女孩子是那么的特别,想想现在的女孩子哪个不是涂脂抹粉,美发美甲,把大量的时间花在吃喝玩乐上,没有几个女孩子象她那样超凡脱俗,还有自己的独立见解。我发自内心的对她说:我不惊讶,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你就是最好的真相。而且对于共产党我早就看透了,共产党还有什么不敢做?还有什么做不出来?这个社会的所有的不公、腐败、戾气,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不信任、相互算计,全是共产党造的。

美好姻缘

我们相处了两年后结婚,当时我的岳母并不同意,觉得我配不上她的女儿,在提亲礼金上百般刁难,最后在妻子的坚持下,岳父岳母终于松口了,认为女儿的幸福由她自己把握,并祝福我们夫妻同心,家庭幸福。

后来我问妻子喜欢我什么?她笑着说我吃苦耐劳,心地善良,有自己的独立思想。还说我不畏强权,有强烈的正义感,也是她喜欢我的地方。因为在这之前曾有“610”的人员骚扰过她,最终被我以家属的身份抵制和制止了。

她还调皮的说,根本上看中我的是,在我们单独相处时能保持一个男人应有的克制与对她的尊重。她告诉我,这一点在她看来是择偶的第一标准。她说,作为大法弟子,这是法理对他们的最起码要求,对常人来说也是做人的最起码的标准。现在的多数人,不论职位高低、富贵贫贱都把男女之事当作家常便饭了,这是神所不能容许的,也是一个人从美好走向损德折福衰败坠落的最大原因。

于此,我对法轮功的好感和敬佩油然而生。

天赐健康宝宝

结婚后,我对来之不易的小家庭十分的珍惜,对妻子我更是呵护备至,什么家务活都不让她做,因为我知道她除了要每天学法、炼功外,还要做很多的真相资料。对于大法弟子讲真相、救度众生,我是能够理解的,并且生活中我也作出了支持。妻子说,你能这样支持大法,你会有好报的。

不久妻子怀孕了。这其实也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我都三十好几了,整个家族里,连我的小侄子侄女的孩子都上学了,我连个孩子都还没有,我就成了他们经常调侃的对象,这下好啦,我也能在他们面前抬头挺胸啦。

妻子怀孕期间,按照我老家的风俗,为了腹中的胎儿健康发育,我要求妻子不能在屋子里钉钉子,不能动主人床,不能在床上动剪刀等。可妻子无所顾忌,每一样都触犯了,这真让我感到不安,因为我家乡里就有几个被传说的例子,凡是犯了这些规矩的孕妇,生下来的孩子都是有缺陷的。妻子安慰我说:“那些东西都是吓唬人的,就算是有这些禁例,对我也是不会起作用的,大法弟子是有师父管的,不受常人的理和低层的因素制约,大法弟子的孩子都是有来头的,你就放心吧。”听着妻子的话,我似懂非懂,但心里还是有点担心。

在一次孕检中,妻子被检查出了“地中海贫血”。我急忙上网查看“地中海贫血”的相关资料,发现患地中海贫血的孕妇中,有部分是会生出同样病患的孩子,而在网上看到的地中海贫血重症的儿童中,个个都是发育异常,并且需要依靠输血来维持生命。看到这里,我和妻子四目相视,我问妻子怎么办,难道打掉?

妻子沉默几秒钟后,用坚定的眼神看着我说,不管这个孩子是怎么样的,都是跟我们有缘份的,世上没有偶然的事情,如果这个孩子有这种疾病,那我们也不能剥夺他生存的权利,他在肚子里已经是一个生命了,难道我们要为了自己所谓的面子和利益而扼杀一个生命吗?这不符合大法对修炼人的要求。况且我可以自信的告诉你,我们的孩子一定不会得这种疾病。

后来在我的再三要求下,我们做了具体的基因检测,结果显示,我没有地贫基因,因此我们的孩子不会得重症地贫。在拿到结果的时候,妻子淡然一笑说,这是对她的一次考验。

由于我太重视这个宝宝,在妻子怀孕期间,我多次拉着她到医院去做产检,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血常规又检查显示,妻子血红蛋白很低,是明显的贫血。医生用专业且颇具权威的语气告诉我们说,母亲贫血生下来的宝宝一定会贫血,贫血的宝宝会影响智力的发育。医生给开了很多的补血药,妻子婉拒了,把我拉出了医院大门。其实在此之前,我亲证了妻子几次近40度高烧,睡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不药而愈的神奇,所以对于这次她不肯拿药的行为我没有过多的抱怨或制止。用她的话说,大法修炼人不是一般人,修炼人通过修炼后,身心得到净化了,自然就做到了不吃药也能达到祛病健身的效果。

事实证明,大法是超常的。妻子没有被医生的话吓倒,没有服用任何药品,在临产的一次检查中,妻子的血红蛋白升到了正常值。不久,妻子生下了一个健康可爱的宝宝,多项体检指标正常。我对宝宝是否有缺陷的担心终于烟消云散了。

承蒙大法恩泽

都说大法弟子的家人是有福气的。自从娶了妻子,我的老母亲多年的顽疾突然象从没有发生过似的,八十多岁高龄还能每天下地里劳作,身体一点疼痛都没有,身体比以前健朗的多,他们都说是我妻子给带来的福气。几个明白真相的哥嫂、姐姐和姐夫生活的更如意了,个个都在城里安置了房产,家庭也更和睦幸福了。

而我,在妻子的建议和协助下,经营起一家美术培训机构。我们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对待每一个孩子、家长和来访的朋友,得到了所有人的一致称赞和认可。家长们都说,把孩子放在你们这里我最放心。两年多的时间机构经营的红红火火,每天生源不断,妻子也利用这个平台去证实法和讲大法真相,并结识了很多新朋友。妻子说,这一切都是大法师父给予的,让我感恩珍惜这一切,并要一如既往的支持大法。

承蒙妻子赏识,我成为了她的丈夫;承蒙李洪志师父恩泽,我与大法结缘。日子过的飞快,转眼我将四十岁了,回想当初那个怀揣梦想、鲁莽、自负又自卑的少年,我感怀不已。人生如白驹过隙,喜也罢,忧也罢,贫也罢,富也罢,无非只是昙花一现。我知道我余下的人生也将是修炼的一生,与大法同行的一生。无尽感恩大法,让我在迷茫中从新认识了自己与这个世界,让我在将失去生活信心时重获新生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