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散败的家完整如初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九日】一九九九年后,我由于听信了中共的谎言,对法轮功的信息一概不听不看。记得有一次,我从外面回来,看到门口有法轮功的光盘和传单,我吓得一把扯下来,扔进垃圾袋里,垃圾袋也不敢放屋里,生怕儿子碰到。

我还接过一个真相电话,说的是沈阳苏家屯地下集中营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我当时听了半个多小时,没相信。我想,光天化日之下,哪有这么恐怖的事。我想:你们干吧,看谁厉害,反正共产党也那么坏,把它斗倒了更好,我希望法轮功能赢,但是跟我没关系,我也不听,我也不信。

平时,我虽然总是说:共产党没一句真话,尽骗人。可是它对法轮功的造谣,我却完全相信了。我丈夫以前有一个朋友,人非常好,他是我见过的最善良的一个人,他就是炼法轮功的;我有点不明白,电视上说的法轮功那么坏,这个人又这么好,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因为觉得跟我没关系,也就不去深想了。

儿子上初中时,我因没有处理好儿子和老师之间的一点小摩擦,结果事情闹大了,儿子因此辍学了。儿子无法承受突来的打击,失眠、压抑,每天靠打游戏排解内心的苦闷,天快亮了,他才能睡着觉。本来白白胖胖,变的面黄肌瘦,半年多了。也不见好转。

我这半生也是吃尽了苦,从小家里穷,有上顿没下顿的,父母成天打仗闹离婚,我常常被人叫住取笑一通。长大了也是什么都不顺利,总是出岔,总是成为别人的笑柄,心里悲哀又愤愤不平,有苦没处诉。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家,有了儿子,却又怎么折腾也是连吃住都保障不了,我常常厚着脸皮带着儿子住到娘家,受尽了嘲笑。等到条件稍有好转,不用为吃住发愁了,丈夫又有了别的女人,几年如一日,我自己身体又不好,天天浑身哪都疼,晚上疼得睡不好觉,对着空荡荡的屋子,心中积满了仇恨,办过离婚手续,但没有彻底分开,家庭半死不活的维持着。

我只有儿子这一个希望,盼着他能有个好前程。儿子变成这样,我一下子就垮了,精神垮了,逢人就说儿子的事,真是绝望到了极点,心里好象有一团什么东西堵在那,出不来,一天到晚,恐慌不安。

那一天,不知怎么,就去了一个从来也不联系的同学那里,原来她也是炼法轮功的。她看见我可怜的样子,告诉我:你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就能帮你,法轮功是真正的佛法修炼,是让人做好人的,与电视上的诽谤宣传完全相反,相信大法好,就会有福报的,你回去坐车,就在心里念。

回去坐在车上,我想,如果能让儿子好起来,我豁出去了,试一试吧,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我闭上眼睛,在心里念了一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刚念完,瞬间,我就感觉我心里那团乱糟糟的东西没了,那种时时刻刻担心儿子的恐慌的感觉没了,一下子轻松了。

我坐在那愣了一会儿,怎么回事?掐掐自己,不是幻觉,是真的。到了家,赶紧上床,把儿子枕头拿过来,用手在枕头上写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让我儿子睡着觉,我就信你。”刚写完,把枕头放好,那边儿子一下子把电脑关了,就上床了。我心都要跳出来了,问他:“你要睡觉啊?”他说:“睡啥觉啊,半夜都睡不着,我躺一会儿,太累了。”我心里知道是咋回事,想着朋友告诉我的话:“你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就能帮你。”真是太神奇了。我让他把衣服脱了,好好躺着。他说:“我也不睡觉,脱衣服干啥!”就躺那了,就象我预料的,他一下子就睡着了,踏踏实实的睡着了。我抬头看了看钟,六点刚过。

儿子一动不动,整整睡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六点,他醒了,问我:“妈,我是不是睡着了?”我真是没法形容那一夜的心情,我本来是相信神佛的存在的,无论共产党怎么宣传无神论,我也是相信有神佛的,可是这么真实的发生在我自己的身上了,还是有点象做梦,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儿子的睡眠从此好了,也不压抑了,我也豁然开朗,从此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

我一口气把师父所有的讲法看下来,一生中解不开的疙瘩全都解开了,什么都明白了,真是悔恨呀,怎么没早点学。我又照着师父的教功录像学会了五套功法,有空余时间就看书炼功,整天身子轻飘飘的,有时觉得还没迈腿呢,就已经飘出去了;上楼上多高,都象走平地似的;哪也不疼了,真是太幸福了,遭了多少罪,这一生都值了。我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事先考虑别人,爱生气的毛病也改了,总是乐呵呵的。

学法后,我懂得了一切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家庭不和睦也有我的责任,我的心胸一下子开阔了,跟丈夫办理了复婚手续,不再计较他以前的过错,他也对我越来越好,儿子也正常上学了,虽然学习上不如以前,但是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就比什么都好。散败多年的家,终于又完整如初了。亲戚朋友都为我们高兴。

谢谢师父的救度之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