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了的项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八日】昨天买了不久的项链突然的断了。今早打坐的时候一直都静不下来,满脑子想的是有关项链的事。心里一直默念“灭”,直到炼功音乐快结束才平静下来,向内心找一找原因,发现自己对色的执著心已经严重干扰了修炼了。

回顾自己近期的修炼状态,很不精進。虽然每天学法,但是总是走神。虽然几乎每天出去打语音电话和贴真相标语,但是做的很被动,没有最开始做的时候那种救人的神圣感,有点象是完成任务。发正念有时被杂念干扰,晚上十二点发正念时甚至直接睡着了,等醒来发现已经过了一两个小时了。一直下决心突破,状态却是时好时坏。师父说:“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 [1]我发现对自己造成干扰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色心。

我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就得法了,跟随父母修炼,那时候也就七、八岁,等到迫害发生后,虽然心里知道大法好却因为上学之后学法没跟上慢慢就混同常人了。

在没有法指导的日子里,在常人的大染缸中慢慢的被污染。虽然没有象一般女孩那样去谈恋爱,但是却造了很多这方面的思想业了。我从小就喜欢看书,初中的时候除了看名著之外,还看了不少现代言情小说。曾经有位同学借给我一本小说,里面却有黄色的东西。看了之后脑子里总有那种画面存在。虽然知道是肮脏的却总是排不掉。那个时候还特别喜欢看韩剧。上大学的时候,同学谈论同性恋的话题,自己觉的好奇还曾经上网搜索。这些东西在这么多年的日积月累中,严重的阻挡着自己,使自己离法越来越远。就象师父所说:“人就象一个容器,装進去什么就是什么。人通过眼睛、耳朵看到听到的都是文艺作品中的暴力、色情、勾心斗角和现实社会中的利益争斗,拜金观念以至其它魔性的表现等等,装進的都是这些东西,这样的人就是真正的坏人,不管他表现的怎样,人的行为是思想所支配的,一脑子这种东西的人能干出什么事来呢?” [2]

去年五月份我快大学毕业时,当我迷失在常人的洪流之中的十多年之后,当我发现自己曾经为之苦乐悲欢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空之后,当我看到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的照片时,眼泪簌簌往下落。我看着师父的法像心里问师父:师父我可以回来吗,还来的及吗?

师父慈悲的看着我笑,当时就下决心这次无论如何都要走回来。没几天梦中就过色欲关,记得在梦中,我想我要修炼了,这些东西我都不要。就过去了。也曾梦中遇到一个阿姨问我有没有男朋友,我说我从小得法却迷失十多年,浪费了那么多时间,我现在不想那些事,只想好好修炼。

刚刚走回来的那段时间,想起师父就流泪,有空就听法和看新经文。虽然毕业之后自己孤身一人去了离家千里的外地工作,有时也渴望遇到同修却没有遇到,但是没有觉的孤单。每天看法,上明慧网、正见网,下班抽空打一小时的真相语音电话,周末去打真相横幅。就觉的时间好紧,要抓紧时间。做饭吃饭十几分钟就搞定,以前喜欢漂亮的衣服,喜欢研究护肤和化妆都被我抛弃了,当执著心一起来时我就问自己,如果给你腰缠万贯,让你美若西子你愿在这尘世间么?我想我不要,执著心就被压下去了。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种精進的动力仿佛没有了。有时还陷入一种消沉之中。有时候在工作之中心性没守住,一方面心里放不下,一方面又为自己过不去关而苦恼,好想找人交流却没法和身边的常人说,打电话给父母,其实想让他们从法理上开导自己,但是自己又带着情绪的诉说,近几年处于带修不修状态忙于生活没有走出来的父母却被带动的更厉害,更愤愤不平。想想他们曾经精進的状态,想想他们曾经上访时的那种义无反顾,现如今却忙着赚钱,忙着过常人的生活,我又为他们感到可惜,又被情带动,只能默默流泪,甚至有时候躺在床上什么都不想干。师父说:“最可怕的是在长期的寂寞中。人最怕啥?寂寞。寂寞能使人疯,寂寞能使人忘记过去的一切,寂寞甚至能使人忘记语言,也是最可怕的一种苦。”[3]有时强迫自己起来听一讲法,当时就好了,豁然开朗了。但是这种状态隔一段时间就出现。

在这样状态下,各种执著心就起来了。尤其是色心!以前同事之间谈论衣服鞋子美容游玩之类的我一般不说话,有时动心了也强迫自己找事情干不去听。现在时不时会和他们一起谈论,有时候还聊的不亦乐乎。出去打真相电话的时候,碰到买衣服打折的,自己还跑过去逛逛,要买什么东西还在淘宝网上一遍一遍的对比,还要挑个好看的。早上出门之前要想好久穿什么衣服配什么鞋子,还一遍一遍的照镜子!买了那个项链后,一直觉的它很漂亮,戴上去很有气质,时不时自我欣赏一番。一般早上上班之前我都会背一两段法,可是最近背法的时候,眼睛时不时就看到镜子上去了。

知道自己这样下去很危险,可是没过几天又这样了。以前对于男同事我一般碰到了就是微笑着问好然后就低头走了,不多说话。可是最近因为和一个同事因工作接触较多,自己居然有点想入非非了。虽然表面上没有如何,但是思想里有时候已经翻江倒海了。而且最近和朋友,家人打电话的时候,大家都在催促我找男朋友。我知道是自己的色心起来了,邪恶因素利用我这个执著心在不断的加强,妄图使我掉下去。

昨天项链断了,我才猛然惊醒。其实去年也断过一条项链,可是当时就觉的可能是不该戴了,就没戴了,也没有好好向内找。今天才悟到,自己的色心根本没有去,当时只是从表面放下了执著,没有真正放下。没有从自己的一思一念中去执著心。平时很小的色心冒出来时觉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一味的任其滋长,才会导致最近各种干扰的出现。

我知道正法進程已经接近尾声了,师父慈悲不愿落下一个弟子,才会用巨大的承受延续着时间。对于我们从新走回来的弟子,时间真的不多了。曾经的迷失已经让自己觉的无比悔恨,我不要让那些执著心再度牵绊着自己,让自己永远遗憾。我要跟师父回家。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3]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