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收入过百万的洗脑班

建三江“法制教育基地”迫害法轮功调查报告(3)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三日】(接前文

三、年收入过百万的洗脑班

本报告通过对黑龙江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的细致分析发现,洗脑班其实是通过迫害人权和信仰来挣钱的黑色产业,这个黑色产业完全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政策一手促成的。

洗脑班不负责抓人,抓人的是国保,但国保又不负责洗脑班。为了协调洗脑班与国保之间的关系,中共610组织制定了一系列不成文的规定,例如把国保“抓人”定义为“执法”,把洗脑班称为“教育”。既然是教育,那么就会有“教育费”。洗脑班为了确保“教育费”,甚至制定了“先收钱再收人”的硬规定。

在收费方面,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教育费”的价格也是节节爬高:二零零零年的时候关押一人是一年约一万,二零一零年开始是一个月一万。十年间收费涨了十倍!而且一般都是一次性收一年或者最少两个月的“教育费”,如果法轮功学员被提前释放,费用不退,延期则必须补钱:

吴东升回家刚刚呆两天,也就是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七日,杨树林等三人又到吴东升家非法抓人,他们强行把人从床上拖到地上,又架到车上,被送到建三江七星农场的“转化基地”强制迫害。恶人们还往这个“基地”交了一万多元钱,用来作为长期关押的费用。这只是一年的费用。从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七日到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七日,也就是被非法关押一年期限已到,当地公安政法委书记陈建福和负责人杨树林两人去“基地”,见吴东升还坚持炼法轮功,就又往那里交了再非法关押一年的费用,直到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七日吴东升还在那里关着。(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四日文章《黑龙江双鸭山市五九七农场吴东升屡遭迫害》

二零一一年六月九日上午九点左右,黑龙江省鸡东县八五一零农场公安局六一零人员卢伟斌(男),农场中心社区派出所所长荆立宏(男)、公安局警察陈静(女)和公安局司机杨柳(男),虎林市一派出所一名警察(男)将居住在黑龙江省虎林市的原黑龙江省鸡东县八五一零农场法轮功学员于国荣从家中绑架至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在近九个小时的车程中,于国荣不停的劝说卢伟斌等人不要再迫害法轮功学员了,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卢伟斌是从农场专门拿出两万元作为她在洗脑班两个月的费用,而她自己即将面临的是一个黑窝——青龙山洗脑班。(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七日文章《记那一段煎熬的岁月》

法轮功学员在单位工作一般都很出色,不计个人得失,不贪不占,任劳任怨。一些有良知和明白真相的单位领导都不想把法轮功学员送洗脑班。对不愿迫害本单位法轮功学员的一些领导,“六一零”以处罚单位领导和扣发全公司百分之十的奖金相威胁,胁迫一些单位领导参与迫害。“六一零”惯用的手法是:欺骗单位领导,说:“学习一段时间就回来,那里(洗脑班)吃的好,条件好,什么四菜一汤,住宾馆哪……”,还要骗单位出钱给洗脑班作转化费用,每月一万,每送一个要二至三万元,还有更多的。(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七日文章《大庆“六一零”强制洗脑的罪恶》

除了“教育费”,如果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被迫害折磨下“转化”写了所谓“三书”(保证书等等),洗脑班还可以拿着“三书”向各级主管行政单位收取政府发给的不少于两万元的“奖金”,其额度远高于“教育费”:

密山政法委向上级承诺在二零一三年“转化”十名法轮功学员,而黑龙江省政法委许诺完成转化指标后拨给二十万元的酬劳,即每迫害一名法轮功学员就会得到两万元,密山政法委在“政绩”驱使和利益的诱惑下,于二零一三年六月再度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报道《黑龙江密山市政法委洗脑班正在犯罪》

所以,在洗脑班这个黑色产业中,短期内将法轮功学员“转化”所获得的收益是最高的:(1)可以得到高额“奖金”;(2)可以得到更多的“教育费”结余;(3)可以在现有场地和人力的基础上迫害更多的法轮功学员。比如,洗脑班若能在三个月内将某位法轮功学员强迫“转化”,那么洗脑班除了可以得到三个月的“教育费”三万外,还可以得到政府给的二万元的高额“奖金”,也就是五万元。

有了这个经济动力,种种惨绝人寰的酷刑就不断在洗脑班上演着。

本报告调查涉及的一百零七次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迫害事件中,有五十四件是从二零一零年至二零一三年这四年间发生在青龙山洗脑班的迫害事件,其中十八件记录了具体被洗脑班关押时长。对这十八件迫害进行统计,结果发现,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青龙山)每次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平均时长为三个月:


姓名 所属县/区 被洗脑班关押开始日期 被洗脑班关押结束日期
年 月 年 月
吴东升 红兴隆管理局五九七农场 2011 10 2011 12
石孟昌 建三江管理局七星农场 2013 9 2014 3
韩淑娟 建三江管理局七星农场 2013 9 2014 3
石秀英 建三江管理局七星农场 2011 12 2012 1
张丽华 建三江管理局七星农场 2010 9 2010 11
刘让英 红兴隆管理局八五二农场 2011 11 2012 1
潘淑荣 建三江管理局前进农场 2010 4 2010 7
李景芬 建三江管理局前进农场 2010 4 2010 7
于松江 建三江管理局前进农场 2013 11 2014 1
蒋欣波 建三江管理局前进农场 2013 9 2013 11
徐海泉 建三江管理局创业农场 2012 7 2012 9
高姓学员 建三江管理局八五九农场 2013 6 2013 6
陈敏 牡丹江管理局八一农垦大学 2012 6 2012 10
陈敏 牡丹江管理局八一农垦大学 2013 8 2013 12
陈冬梅 宝泉岭管理局汤原农场 2012 9 2012 12
霍金平 红兴隆管理局 2012 3 2012 10
赵长海 齐齐哈尔管理局查哈阳农场 2012 10 2012 11
王岩 齐齐哈尔管理局查哈阳农场 2012 10 2012 11
平均关押时长:3个月

按照上述平均关押时长计算,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青龙山)从每位被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身上平均能够得到三万元“教育费”。如果单就本报告不完全统计到的五十四件迫害来计算,四年来洗脑班从他们身上合计得到“教育费”约一百六十二万,平均每年约四十一万。如果再加上政府给予的高额奖金,而且实际上,在明慧网曝光出来的洗脑班迫害案例只是实际迫害数量的冰山一角。以此推断,这个洗脑班每年营收都应该在上百万甚至几百万元的规模。

“教育费”和“奖金”这些费用属于610组织巧立名目得到的,除此之外,洗脑班还对被关押法轮功学员家庭进行敲诈勒索,获取额外的收入,包括如果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则向学员家属收取灌食费,如果学员身体被迫害致严重病症,则向家属收取高额医药费,更甚者故意给学员打毒针并收取高额的注射费: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一日,建三江七星农场法轮功学员石孟昌被七星分局警察强行送到黑龙江省五常市洗脑班迫害。五常市洗脑班主任付彦春威胁石孟昌说:这地方是‘转化’基地,不‘转化’也得‘转化’。石孟昌告诉他,修炼法轮功是在做好人。恶徒不但不听还叫手下拿来电棍恐吓、威胁说:不写‘转化书’就上大挂(一种酷刑方式)……每天给你打六十元钱的药,会算你八百元,不打针几个人按着给你强行打,一个月就是几万元;不转化整死你,一火化再开个病例条。中国十多亿人少你一个也不算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日,青龙山洗脑班房跃春从五常洗脑班“学习”回来,这套把几十元的药按几百元算的勒索方法就在建三江用上了。(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七日日《黑龙江农垦总局石孟昌被绑架折磨骨瘦如柴》

创业农场法轮功学员徐海泉看望被非法关押在青龙山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五日,房跃春立即叫人把徐海泉非法扣押在青龙山洗脑班,两个月后才被释放,还逼迫徐海泉家里交了两万元钱做洗脑班的费用。(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八日报道《曝光黑龙江省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罪恶行径》

每年上百万的营收,成本却极其低廉:

(1)“法制教育学校”的建立是由中共政府出资的。例如,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最开始在七星农场拘留所建立的时候,政府就投了约20万。

(2)因为是“法制学校”,属于政府举办的事业单位,故其日常运作的费用,例如场地、办公用品、水电煤气等等都算在政府支出中。

(3)人工方面,房跃春、陶华等属于政府工作人员,领着政府的俸禄,周景峰、朱少鹏、金言鹏等打手属于协警,也领着政府补贴。唯一直接人力成本是那些在洗脑班帮助具体实施“转化”的犹大帮教和一些从社会上找来的流氓痞子打手。

在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青龙山)里,这些帮教和打手能得到每天50到80元不等收入。而五常洗脑班给洗脑人员的费用更低,一个月就给300元。(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二日报道《在黑龙江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遭受的迫害》

在黑龙江省,除了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外,黑龙江省内还有十几个主要的洗脑班黑窝:五常洗脑班、七台河六吕洗脑班、鹤岗洗脑班、伊春洗脑班、密山市政法委洗脑班、鸡西洗脑班、双鸭山新兴广场对面家属楼洗脑班、大庆洗脑班、牡丹江洗脑班、齐齐哈尔洗脑班、哈尔滨江北洗脑班、哈尔滨市张九连屯(张九)洗脑班等。这些洗脑班的运作方式和本报告所述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基本一样,而且建三江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青龙山)的运作方式很多都是从五常洗脑班学来的。

在整体运作上,黑龙江省内的洗脑班都直接受黑龙江省610办指挥。全省十几个洗脑班,就是几千万的年收益!这还只是对黑龙江已经曝光的洗脑班的估算。在黑龙江还有多少洗脑班处于“潜水”状态?全国呢?

面对这盘大“生意”,现任黑龙江省610办公室副主任顾松海尤为积极,打着“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旗号到处催促地方办班、抓人、包庇犯罪。

顾松海,男,现年约四十六、七岁,黑龙江省“610”办副主任,家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香坊区,在此之前是伊春洗脑班负责人。伊春洗脑班是实施黑龙江省“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三年计划”的黑窝点之一,犯下了累累恶行,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九日文章《揭露黑龙江伊春洗脑班恶行》对此进行了揭露。因为伊春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卖力,经济效益巨大,顾松海约于二零一三年上调黑龙江省610办任副主任,积极在全省操控洗脑班的罪恶:

黑龙江省“610”副主任顾松海到处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五常、建三江青龙山、七台河、鹤岗、伊春、密山、鸡西、双鸭山、大庆、牡丹江、齐齐哈尔、哈尔滨江北、哈尔滨张九连屯,都有他指使、操控办的洗脑班。洗脑班对外挂名“法制培训基地”,或“法制教育中心”,或不挂任何牌子。(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八日报道《黑龙江“610”恶徒在多地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黑龙江省政法委“610”副处长顾松海,几年来四处流窜,私建洗脑班犯罪黑窝,哪里没有关押大法弟子,他就会积极催促当地政法委“610”继续抓人、关人。(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报道《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的违法犯罪事实》

洗脑班打着“法制教育”旗号,实际是破坏法制的犯罪集团,已经形成了一个触目惊心的犯罪链条,从迫害信仰人权、破坏法制中攫取着利润惊人的黑色“生意”:

(1) 为了让地方政府、各单位配合、出钱出人把法轮功学员送洗脑班,610犯罪集团就制定问责地方政府文件,把法轮功学员“转化”作为地方政绩的硬性指标

(2) 为了实现全年收益,绑架更多的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610犯罪集团制定抓人任务,四处活动,督促落实;

(3) 为了得到“教育费”,610犯罪集团就给洗脑班制定“先交钱再接人”的规矩;

(4) 为了得到政府发放的高额“奖金”,610犯罪集团就唆使洗脑班使用一切手段,在最短时间内逼迫法轮功学员所谓“转化”。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