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商场的竞争者到大法修炼者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三十一日】我出生在东北的一个海滨城市,爸爸憨厚朴实,妈妈秀外慧中,知书达理。小的时候,我经常喜欢听妈妈给我讲故事,给我读一些流行的书籍,有的故事经常令我神往。我常常想:释迦牟尼佛的弟子怎么那么幸福啊,遇到了真佛,我怎么就没出生在那个年代呀!我要是出生在那个年代,我一定会和他的弟子一样拜师修炼!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早早就埋下了向往修炼的种子。

一、修大法

我是家中比较聪明的孩子,念书时学习成绩很好,经常参加学校的智力竞赛;后来尽管“上山下乡”的大潮席卷全国,但是我却幸运的分配進了工厂,没有成为“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牺牲品。一九九三年,即将三十九岁的我随着下海大潮,开办了一家私营企业,虽然利润颇丰,但商海无涯。金钱给我带来了无尽的烦恼及无休止的病痛——严重的神经衰弱,使我每每无法入睡,神经衰弱的理疗及药物我几乎都用遍了,而症状却有增无减,我几乎绝望。那时候的保健品中只要有治疗失眠的字样,我就要尝试,不惜几个疗程、开着车往家买。时间长了,我感觉我对保健品有了免疫力了。没有办法,只好度日如年。我曾经许诺:哪位名医能治好我的病,我愿意倾尽我的所有!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十八日,我的姐姐给我送来了在我家附近的一个俱乐部播放《李洪志师父广州讲法》的录像票,我很不情愿的跟着去看录像。晚上六点钟,我们姐妹几个找到了第一排的票面位置,看过录像后,学起了第一套功法。这时我姐姐说:“师父给你祛病了,师父管你了。”当时我没有在意姐姐说的,也没有在意我脚底下印出的湿湿的两个脚印。过后我姐姐说你不是有风湿吗?师父给你拿掉了。而且在看了《转法轮》的第二天,我的失眠症状完全消失,找回了我那久违了的甜蜜梦乡,我感到生活有了奔头。

刚得法没有悟性,加之经营企业,应酬很多,集体学法得不到坚持,我经常是带一身酒气参加学法。就在这时举世闻名的“四·二五”开始了,可我还没有参加集体炼功,但是,我有一种义气,我想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要出去炼功。于是酒也不喝了,饭局也尽量放在中午。也就是说,“四·二五”是我修炼大法的真正起点。

二、迷茫中坚定正念

就在我坚定修炼了不久,“七·二零”中共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开始了。那天下午,我处理完公司的业务就早早的回家了。下午三点,我如约打开电视,如五雷轰顶,污蔑诽谤大法的画面,使我茫然,怎么回事?是真的吗?我的师父真是这样的吗?那我怎么办?我刚刚找到大法,没有大法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站在电视面前,任由身体倒在床上,放声大哭起来。我感到我的世界一片漆黑,我没有勇气再看下去。一连三天,我不吃不喝,公司也不去了。我留恋我们集体学法的环境、留恋我们的炼功点,那时真的后悔没有好好利用那个环境,就这样失去了!

四天后,我猛然想起我手抄《转法轮》才抄到第七讲,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我不能半途而废,我要继续抄下去。这一次我被法中的内涵吸引住了:佛法,就是佛法!我感到法中的内涵是那样的洪大,有的字都在变颜色,真是赤橙黄绿青蓝紫,一个字有这么多的颜色组成,太神奇了!我顿时神清气爽起来。从这天开始,我每天早晨四点多钟起来抄法,一直到晚上十点多钟,胳膊摩擦桌面都起了痱子,我无心顾及这些,整个身心沐浴在佛法中……我感到很幸福。就这样,我连续抄了九遍《转法轮》都是在抄书纸上工工整整、一笔一划的仿宋体。最快二十五天抄一遍;最慢二十八天一遍。九个月中我抄了九遍《转法轮》,每个月抄完一遍法,每个月的一号开始,剩下时间我就集中精力通读两遍《转法轮》。我知道没有任何力量再能够改变我的信仰了!我就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法在我在!

三、学法得法

大量的抄法、学法让我的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来所有的病症全部消失,什么失眠、风湿、胃病、腰椎间盘突出等等全都不翼而飞了。无病一身轻,太幸福了!甚至连我的面相都改变了。过去我外甥女常说:“老姨一脸横肉,真是一个暴发户。”现在她说:“老姨一脸祥和,象个大法弟子。”

从修炼开始,我几乎没有消过业,但是,抄法后,我便有了一次大的消业。那是正月初三那天,因为放假我就在家整天抄法。突然,我感到我的全身都疼痛起来,一会儿连面部神经都开始痛,眼睛、牙齿、鼻子、三叉神经全部痛了起来,眼睛不住的流着眼泪,而且体温急剧上升。我丈夫给我量体温,一下温度计的水银到顶了,四十二度都超过了。他急忙要拉我去医院,我不去,他不理解,说出对大法不敬的话。我很伤心。我哭着对师父说:“师父,是弟子没有做好,让常人造业了。”我半夜打坐,第二天早晨炼动功,当我踉踉跄跄扶着墙来到厅里,我对自己说:“无论如何我不会去医院,就是死,我绝不做常人。”随着炼功音乐,当我抻的时候,我的天目开了,我看到一眼望不到顶的沙子山,好大的砂石在往下滚,一直滚了半个小时也没有停止,那可是业力呀!师父给我消掉了那么大的业力。我炼了一、三、四套功法后,我全身的衣服全部湿透,我换下了湿衣,重重的扔在地上,惊醒了隔壁还在梦乡中的丈夫,他爬起来到处找我。我看到他说:“我好了。”他不信,拽着我的手摸着我的额头,要看个究竟。我说:“四十二度的体温,到医院打吊瓶,也得三天、五天的才能好,是吧?”一向不善言语的他连连称是、是,并说真的是很神奇。从那天开始他认可我学大法了。

紧接着,又有了心性上的考验。记得那是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我去检车,想上厕所,来到车场的厕所里,发现有一个女孩子在上厕所,半天不出来。我有点着急就问她,还需要多长时间?结果她劈头盖脸的骂了起来,最后竟然要起来打我。我没有动心,我知道是在给我提高心性的。最后她说:“今天你得罪我了,我不能让你检查合格。”哦,原来她是检车线的工作人员。她一边骂一边狠狠的盯着我走了。可是当我将车开上了检车线,刚停下车,就听见检修人员告诉我:“开走吧,合格了。”我会心的笑了:“师父鼓励我合格了。”

以前,我因为忙于业务,经常不能在家吃饭,学法以后,我想无论在哪里都要做好人,在家也一样。于是我把业务宴请和一些活动都改在中午,晚饭我尽量赶回去做,让我的丈夫和孩子有“天伦之乐”。每当我听到我丈夫上楼的脚步声,我就洗一条毛巾,打开门时递给他,帮他擦汗,端上冰镇的啤酒,搬来椅子让他坐下,看着满桌的饭菜,我丈夫心悦诚服的赞扬大法,竟然把我这个原来蛮横不讲理的强悍女人变成了贤惠的妻子。在认同我的同时,我丈夫也认同了大法。

随着修炼,我体会到《转法轮》里每一句话都是真的。师父说:“坐来坐去发现腿也没有了,想不清腿哪儿去了,身体也没有了,胳膊也没有了,手也没有了,光剩下脑袋了。再炼下去发现脑袋也没有了,只有自己的思维,一点意念知道自己在这里炼功。我们要达到这种成度就足矣了。”[1]那一天夜里,我炼静功,刚坐下就入定了。开始是觉得左脚没有了,紧接着右腿也没有了,那真是没有了的感觉,我下意识的用手去摸,还在;继续吧,右腿没有了、整个身体都没有了,我有点害怕,又摸摸心脏,还在动;一下子脑袋也没有了,只有象一根针似的还在我的前额中间挂着呢。当时想不起来师父怎么讲的,只是想到别执着了。就什么都恢复过来了,回来的顺序正好和“没有了”的顺序是相反的。

此后,《转法轮》里说的状态在我身上都有验证……象撞汽车啦、象过色关看到一个一丝不挂的男子、象过世亲人哭哭啼啼找你做一些不好的事情、象丈夫回家劈头盖脸给你来一通、天上来了一位又高又大的大神仙、当执着对父母的情时,竟然是不认识我了的父亲告诉我:“哪个是你母亲,哪个是你儿女,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谁,你欠下的业照样还。人在迷中,就放不下这个东西。”[1]在邪恶对我的迫害时,我还出现了濒临死亡的感觉:一种轻飘飘的、解脱的感觉……所有这些亲身体验以及师父讲的博大法理,使得我在这十四年的迫害中没有一思一念对大法的动摇,坚修大法的正念令一切邪恶胆寒,否定了旧势力对我毁灭性的考验。

由于看淡了钱财,也明白了人为什么会有钱的原因,我不再利用不正当的手段搞竞争,在利益问题上看淡看轻。因此许多客户对我的评价是:“我们不用考核你,就凭你的为人,我们就愿意和你合作。”我告诉他们:“是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大法,我才会这么好的。”他们说:“你没修炼时就好。”于是,我对他们说:“那时我好是有目地的,是为了能换取你们对我好,而现在我是没有任何为私的想法,我师父告诉我们要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更好的好人。”有人不理解我的生意在当今尔虞我诈的时代健康的发展着,我想“佛法无边”[2]的伟大内涵人们怎么会理解呢?

生逢法正乾坤、大穹再造的伟大时代,沐浴在浩荡的佛恩中,有幸成为一名大法弟子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事。使我从一个为私为我、唯利是图的商场的竞争者,成为一个先他后我,以至于无私无我的大法弟子,这其中包含了伟大慈悲的师父多少呵护和承受?师父的再造之恩,永生永世无以回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