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法轮功学员杨春玲生前自述遭迫害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五日】二零一四年四月二日,饱受迫害的大连法轮功学员杨春玲离开了人世,这天她才满四十岁。从二十八岁到四十岁,人生美好的年华,其中有十年她在中共的牢狱中度过。她的遗体四月六日早六点火化,此时,她狱中的丈夫还不知道妻子已经永远的离开了他;婆婆也不知道孝顺善良的媳妇已经离她而去,家中留下她七旬年迈的老父亲……

杨春玲和丈夫杨本亮的结婚照片
杨春玲和丈夫杨本亮的结婚照片

她静静地走了,唯一的遗物是她在二零一四年二月份写的两篇揭露辽宁省女子监狱、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迫害她的一点情况,没想到这却成了她的遗书。

在文明法制的国家,女人、孩子、老人是得到社会保护的,然而,在今天的中国大陆,女人、孩子、老人随意的被中共杀戮,这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了。

值得欣慰的是,就在杨春玲走的这一天,有超过一亿六千万的中国人退出了中共党、团、队组织,有机会得到佛法的救度。这是她的期盼。

一、遗书揭露在辽宁女子监狱与马三家劳教所遭迫害点滴

杨春玲是辽宁抚顺人,娇小清秀,毕业于辽宁工学院(位于辽宁省锦州市),做过辽宁省某进出口公司的翻译。杨春玲与母亲董宝新、妹妹杨春华一起修炼法轮大法。她母亲修炼前多种疾病缠身,修炼后各种顽疾皆不药而愈,身心健康。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杨春玲在大连与母亲和妹妹做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警察绑架送回抚顺,杨春玲与妹妹正念走脱,母亲董宝新被送到了抚顺市劳动教养院,在那里遭到残酷的迫害。二零零一年一月,杨春玲、杨春华与母亲三人租住的家中,被大连市侯家沟派出所王军、崔哲强行带到侯家沟派出所,三人被关入铁笼子一天一宿,后劫持入大连市司法局戒毒所。二零零二年四月,杨春玲、杨春华又一次在大连被绑架、非法劳教两年,关进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分别被强行加期六个月、四个月。

二零零四年年底,《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揭开中共的画皮,引发退党大潮,使得中共极为恐慌。二零零五年九月五日,辽宁省辽阳县有线电视成功的插播了《九评共产党》一小时三十分钟。中共恶党表现非常害怕,国安特务、公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蹲坑、电话监听、对出租房屋进行盘查、动用大量资金收买邪悟人员充当特务。大连国安、国保特务先后绑架了大连法轮功学员陈明慧、曲桐林、吕开利、张伟、杨本亮、杨春玲、曹玉珍(枝)、朱本富、孙敬美等人,并非法判重刑。当时杨春玲与丈夫杨本亮新婚不久,杨春玲因不配合恶人,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三日在家被入室绑架的大连国安警察当场将胳膊打成骨折。

下面是杨春玲生前所写的揭露她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大北监狱)、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被迫害的经历:

1、在辽宁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六年,我被非法判刑七年,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大北监狱)进行迫害。在此之前,邪恶的警察在抓捕期间,把我的右臂非法打折。在看守所期间,由于我长期绝食达八个月之久,我被送到此监狱三次,都因体检不合格被退回,后来不法人员为了达到继续迫害的目的,提前到大北监狱拉关系,后来把我送到大北监狱迫害。

狱警们为了达到强制洗脑转化,每天都派一些邪悟的人到我耳边读邪悟的东西,我为了抵制迫害,当她们一读那些歪理邪说,我就喊“法轮大法好!”,她们也没得逞。后来那年圣诞节,监狱强迫加班,我为了不配合邪恶,就喊“法轮大法好!”,犯人赵燕(此人为盘锦人,极其邪恶)慌忙捂住我的嘴,并把我摁倒在地上,造成右臂再次骨折。而恶警丛卓(此人专门抓洗脑转化,现在为监狱残队大队长),一直在门外观看,如果她及时制止,就不会造成我右臂骨折。他们把我送到医院,只是简单的打个夹板而已,造成右臂错位长上(后来一直仍可看出骨折处错位连接)。

在此期间,由于不配合非法加班的要求,在工作间喊“法轮大法好!”,邪悟(者)就利用邪恶犯人(把我)看管起来,几天几夜不让睡觉。

2、在马三家劳动教养院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五月份左右,我因讲真相被恶人举报,被非法劳教两年,送到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由于始终坚持信仰,在年底遭强制转化,先后被送到邪恶警官的厕所,强制不让睡觉,让邪悟人员看管,几天几夜长时间不让睡觉,后来被送到由其它教养院(本溪、锦州、大连、沈阳等)多个教养院组成的转化中心强制洗脑。

在此期间,恶警抓住我的头,使劲往墙上撞,造成头上鼓起一个鸡蛋大小的包,在此后的一两个月里由于血往下排,造成半边脸青肿,邪恶为了掩盖迫害真相,不让家属接见,并叫嚣:“你不是坚持真理,坚持炼功吗?”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他们把我转到一楼大铁门(那里是专门迫害坚定大法弟子的地方),他们把我的腿双盘,用绳子捆上,并把我的手铐在暖气管上,三十六小时没有放下来,当时腿已没知觉,多日没睡觉,神志不清,后来他们派来专门做转化的邪悟人员打我。

酷刑演示:捆绑
中共酷刑演示:双盘捆绑36小时以上

由于坚持信仰,邪恶把我送到强制转化中心,恶警张磊几天几夜不让我睡觉,并把我铐在暖气管上,双腿双脚肿胀,并不断的强制灌输邪悟歪理,同时不断威胁:只要不转化,就送到大北监狱继续迫害。

转化团迫害大法弟子(法轮功学员)的手法极其邪恶。本溪一位张姓大法弟子被他们用床单扭成绳子,把脖子紧紧勒住,导致窒息,逼迫转化,不转化就继续用床单勒紧,导致窒息,反复多次。由于我始终坚持修炼大法,他们使出最后一招——加期,我被非法加期五个月。

虽然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已经解体了,但是我们都应该站出来揭露它的罪恶,让那些苟延残喘的邪恶无处躲藏,让它们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二、妹妹杨春华讲述姐姐所遭受的迫害

杨春玲的妹妹杨春华说:“姐姐、姐夫都是大学毕业,姐姐杨春玲原是辽宁省某进出口公司的翻译;姐夫杨本亮,是大连五十一中学语文老师。因对“真、善、忍”的共同信仰,使他们走到了一起。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他们做了结婚登记。”

杨春华:“他们俩刚刚登记半年,还没举行婚礼,我姐姐她还是一个未披婚纱的新娘,(就)一起去插播《九评共产党》。杨本亮在八年的时间里,一直被辗转辽宁省多个监狱迫害,(他)还不知道我姐姐已经被迫害离世了。”

为了向民众讲清“法轮功是什么,中共是什么,中共为什么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五年九月五号,杨春玲和杨本亮参与辽宁省辽阳县有线电视插播《九评共产党》,一小时三十分钟的真相,让当地民众奔走相告。

电视插播《九评共产党》震惊了中共当局,被列为一级大案。中共前政法委书记罗干亲自坐镇辽宁,而前党魁江泽民下令对插播人员“杀无赦”。一个月后,参与插播的八名法轮功修炼者全遭抓捕,并判重刑。杨春玲被非法判刑七年,关进辽宁省女子监狱。 杨本亮被非法判刑十一年。

杨春玲的妹妹杨春华
杨春玲的妹妹杨春华

杨春华:“在被抓当天,我姐姐右臂就被打断了,严重骨折,恶警队长丛卓把她交给四个最邪恶的犯人,(他们)把她按在地上、骑在她身上不停的殴打,就包括殴打到女孩子非常致命的地方,包括胸部、乳房。”

当杨春玲冲到门外呼救并高喊“法轮大法好”时,被四个“包夹”人员拽回。
杨春华:“他们用塑胶袋把(杨春玲)嘴和头部都层层的缠住,甚至连鼻子都一块缠上,不让她呼吸,然后再把她按在地上、骑在她身上不停的打,一夜之间,我姐姐由一个完全健康活泼的女孩被殴打成,腿打瘸了,胳膊二次打断。”

即使在这样的迫害中,杨春玲仍然对周围殴打她的重刑犯,讲述法轮功教人的“真善忍”道理。

杨春华:“当时有个夹控人员是一个杀人犯,脾气非常暴躁,打人是往死里打,后来,他对我姐姐讲,我出狱之后,我也不打人了,学你们法轮(功)了。一个穷凶恶极的杀人犯,对佛法真理也生出了善念。”

杨春玲在被非法关押的七年,身体已经被折磨得极度虚弱,心脏经常暂停跳动,乳房里面有三个肿块经常流脓、流水、有时流血。在这种情况下,监狱还要她写所谓的“转化”保证书,否则不放人。

杨春华:“虽然每天在酷刑和高压下受尽折磨,她也始终没有改变自己的信仰。坚信真善忍,因为她知道法轮大法是佛法,给她生命带来的真正的光明。”

三、家破人亡

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一号,杨春玲期满出狱回到家中,但仍然受到严密监控、跟踪。

杨春华说:“那时候她经常不吃饭,刚回家的时候,有接近一个星期的时间,不吃东西,就说有人给她饭里面投毒,而且半夜不睡觉,经常跑到外面去,非常害怕,说是有人要把她抓去活摘器官。”

出狱不到一年,被迫害得极度虚弱的杨春玲离开了人世。杨春玲的家因中共迫害导致家破人亡,丈夫杨本亮现被关押在沈阳监狱城第一监狱,身体也被迫害的很差,狱方还以他不“转化”为由,长期剥夺家属探视的权利。

杨春玲的婆婆曹玉珍,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在去辽阳看守所寻找儿子、儿媳的下落时,被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九年,现被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第九监区。

杨春玲的母亲法轮功学员董宝新,历经数次非法关押,饱受亲人遭残酷迫害之苦,二零零四年十月,老人悲愤离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