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出内心最大误区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六日】我和大儿子住一个村子,但各过各的,头两年相处的还可以,两年后,大儿媳妇扔下不满三岁的孩子,乱往外跑,一时间满村风言风语。我家是四世同堂,我的婆婆爱曾孙子,每天把孩子把在手里不放,从不主动把孩子送回妈妈的身边,大儿媳妇更有理由往外跑了,每当儿媳妇回来,小两口就干仗,我和丈夫劝婆婆把孩子送回去吧,用孩子恋住妈妈可能会好一些,婆婆不听劝,一直把着孩子不放,就这样我和丈夫在中间为难,哪头也说不了。小俩口就干仗,我的婆婆也参战,我只能在中间劝说几句,就这几句淡淡的劝说,每次都能招来大儿媳妇的骂,每次都提醒自己,要守住心性,不能和她一样。过后静下心来找自己,虽然觉得我对她没做过什么过分的事,但是也能找出一些执着的思想,并清除掉。

有一天碰到一熟人对我说,你那儿媳妇犯桃花运,她嫁给谁都没好,也过不长,只有你大儿子有耐性,才能过长远。我问她,你听谁说的?她说,我和你儿媳妇去算卦去了,是那个算卦人说的。后来,大儿媳妇真的不怎么往外跑了,仗干的也少了,但是不管在哪看见我还是张口就骂。我一直用法理严格要求自己,所以心里没有恨,但还是有点怨气,这个怨气埋藏的很深,一直没找到。

我想这件事情决不是无缘故的,心想,大儿媳妇在两年前我就给她作三退了,也许我们在哪一世中有过恶缘,对她的伤害很大,所以这一切都是冲着我来的,为了还掉这笔业债。我按照师父的要求严格的要求自己,不管她走到哪里骂的多难听,我都不吱声、不还口、不问。可是都过去两三年了,她还是老样子,埋藏在心底那个怨气越来越大,不想和她见面,也不想和她处事,认为她说翻脸就翻脸。

由于自己没能站在法的基点上,去找自己的不足,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慢慢的我的身体出现了病业的假相,向内找也没找到什么,加长时间发正念,也清除不掉,家里人(未修炼)很着急,看我一天天严重,让我上医院。一查说是妇科病,还很严重,还说了一些可怕的话,可我心里明白,是自己心性出了问题,医生说先用药试一试能不能见轻,然后再说。就这样拿了几百元钱的药回来了。我想自己是不是就这么高的德性了,修不上去了吧,身边也没有同修交流,只好用药了。用药虽然见强了,在心里一直不甘心就这样掉下来。有一次不情愿的上完药,就想躺下,这时鼻子里,嗓子里,甚至大脑里都是药味,呛得我上不来气。

这时师父的一段法打到我的脑海里,师父说:“因为我们往正路上带你,在世间法的修炼过程当中一直在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净化身体,直到被高能量物质完全转化。你还自己往身上整那些黑东西,你怎么修炼哪?那是业力呀!根本就不能修炼了。”[1]师父的法敲醒了我,是呀!我的身体是师父都给净化了,从上到下是通透的,这样的身体怎么会有病呢?这不是假相吗,我上什么药啊!

我到市里找到同修交流,交流了我不明白的事,虽然认识到自己存在一些不足的地方,但也没有找到根上,回来后多学法、多炼功、发正念。

一次打坐,脑子里一直在想:到底错在哪里了,一找又找到大儿媳妇这,自己心性上的误区就在她身上:躲她,不想见她,因为怕她骂,听见她骂心里难受,没做到坦然放下,没做到忍,没做到舍。自己有时想一想,有恨她的心吗?还是真的没有,但是总有那么一点怨气,就是这个怨气在作怪。既然连恨都没有了,那个怨气还要它干什么。从今以后对她的骂和白眼,不怨不气不躲避,坦然面对,笑呵呵的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自己是修大法的人,对照法理去做,多么轻松愉快,是自己把事情弄得那么复杂。

想到这里,身体就“唰”地一下从头到脚全都轻松了,小肚子痛和腰痛一下就消下去了。打坐快一个小时了,往往这时腿会酸麻,不能动了,也很痛,就在我把事情都想通的那一瞬间,腿和脚麻痛的状态没有了,师父又给我净化身体了,把不好的东西拿掉了。真是心明体轻。

个人体会,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