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言敢谏 无私为民(中)

晏子故事几则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三日】(接上文

三、晏子劝景公勤政爱民

景公贪图享乐,在晏子出使鲁国期间,派人征集民工起造大台之馆,以供游玩、休息之用。到了年底,天气已非常寒冷,工程却仍在进行,庄稼在地里不能收获,有很多人因此而受冻挨饿,大家不免都有抱怨,也一致盼望着晏子能早日回国,以解救他们的困苦。

晏子回到齐国后,听闻了这件事。他前往复命时,景公令设宴为他接风,君臣饮宴畅谈时,晏子起身对景公道:“您要是允许,我想唱支歌。”接着,晏子便自舞自唱道:“岁已暮矣,而禾不获,忽忽矣若之何?岁已寒矣,而役不罢,惙惙矣如之何?”唱完后,不禁流下了眼泪。景公立刻明白晏子指的是他大兴土木的事,马上离席而起,走到他身旁,劝他说:“先生何至如此呢?原来是为修建亭台的事啊,我马上下令停工,不再建了。”晏子听后便起身拜谢。等晏子回去,还没到家门口,景公就发出命令,叫迅速停工,于是整个工地的人有车的驾车,没车的就赶快走,一下子就散了。

一次,景公出外游玩十八日不归,晏子找到景公请他回朝理政。景公诧异地问:“为什么呢?难道是讼案办理得不妥善吗?有泰士子牛处理就可以了;是社稷宗庙不按时祭祀吗?有泰祝子游处理就行了;或是诸侯宾客不应对往来?有行人子羽在呢;又或是田野土地不开辟、仓廪府库不充实吗?有申田方面的官员办理就好了;至于如何使国家在各方面,损其有余以补不足吗?有你在就行了。寡人有你们五位大臣还有什么忧虑的呢?”晏子听后回答:“人各尽其职,然而君王数日不理朝政不是太久了吗?”景公立即明白了自己的过失,随同晏子返回。虽然朝中有值得信赖的大臣辅助,然而,国君也有国君的职责在。景公以为凡事有人代劳,自己便可以高枕无忧,心便可安逸。其实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责任在,都有属于他的本份。在各自的本份内,都当尽守其分,不能因为别人尽到了本份,就忽略了自己的责任。

四、景公怜饥者

一天,景公与一些官员到寿宫去游玩,无意间看到一位老者,面黄肌瘦,背着一大捆木柴,象是饿了很久的样子,显得疲惫不堪。景公看了,心里很难过,觉得他很可怜,于是交待相关官吏给予这位老者收养、照顾,免得他再劳累受饿。

晏子在一旁,见到景公怜悯老者,便上前称赞说:“臣听说,喜好贤良的人而怜悯不幸的人,是执掌国家的根本,如今君王能怜爱老者,将恩惠广施百姓,此乃治国之本啊!”景公听了晏子的称赞心里很高兴。晏子便进一步说道:“圣明之君遇到贤良就喜好贤良,遇到不幸就怜悯不幸,看到有一人受苦,便会想到其他人。如今,臣请君王下令,凡国内年老、幼弱等无助者,还有象鳏夫、寡妇没有家室的,派各地官员调查清楚,然后给予他们妥善的安排与照顾,以此来广施君王的恩惠。”景公听了晏子的建议,更加喜悦,马上答应下来,说:“这样真是太好了,就照您说的去办吧!”于是,在晏子的劝谏下,齐国内年老幼弱的人都有了照料,人民生活更加安定,一片祥和。

晏子见到景公怜悯老者,加以称赞,不失时机地进一步劝谏景公,使景公将对一位老者的关怀照顾扩至全国百姓,让所有需要照顾的人都能够得到妥善的安排。善体他人的心境,不仅用在劝谏,也在受谏;不仅能够对他人的优点给予肯定、鼓励;同时,在别人提出更好的建议时,自己是不是能愉快地接纳,更加悉心学习,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呢?

五、景公赏无功罪有司

景公有一次欲赏赐国中的宠幸之人,决定给予万钟之赏的有三位,千钟之赏的有五位,命令三出后,主办会计的官员却坚持不办理。景公大为震怒,下令要免除会计官员的职务,可命令三出后,执法的官员又抗命不从。景公为此很不高兴,向晏子说:“寡人听闻,君王治国,对喜爱之人奖赏他,对厌恶之人则疏远他。如今寡人对自己喜欢之人不能赏赐,对讨厌之人又不能疏远,实在失去了君王应有的权力啊!”

晏子听后回答:“晏婴听说,君王言行正确,大臣依命行事,此为顺服;君王行为乖张,大臣却仍唯命是从,此是叛逆。如今君王厚赏那些谗佞阿谀之人,却要官吏们言听计从,不得违抗,此是君失正道,臣失其职了。先王最初立下爱而当赏的标准,是鼓励行善;立下恶而应罚,意在严禁残暴。过去夏、商、周三代帝王之所以能兴王天下,是因为凡有利于国家的,就爱而赏之,贤良之士便越来越多;有害于国家的,就恶而罚之,邪僻之人也由此改过迁化,恶迹消灭。因而天下大治,百姓和睦。可到了国势衰危之时,末代的帝王懒散怠慢,日常生活只知放荡淫乐,对顺从己意就爱之赏之,违背己意便恶之罚之,如此爱恶颠倒,善恶不明,使得邪僻之人越来越多,贤良之人排挤在外。最后使百姓们妻离子散,国家也危败覆亡了。如今,君王不能揣度古圣先王兴王天下的原因,又不能观察衰世惰君亡国败家的真相,臣只怕君王如此滥施赏罚,一旦大臣们不敢据理力争,便有社稷倾覆,宗庙危亡的后果啊。”景公听闻此言,立即明白了自己的过错,说道:“寡人着实不知,那就依照官员们的安排去办吧。”这样,凡从前于国中宠幸之人的滥赏滥支的公款,经过了审慎的检察后,节省下了十分之三。

景公欲赏赐自己喜欢之人,却没有看到,自己所爱,并非对社稷有功,如果仅讨君王喜欢就可以得到厚禄,阿谀谄媚之人会越来越多,社会风气将败坏,因此执事官员不给予办理;景公想要处罚执事官员,司法人员又不给予办理。其实这正是官员们恪守本职,为国家着想,不计个人得失的表现啊!景公只看到表面顺从与否,却没有看到,真正的顺服,是顺从正道。景公遇到问题时,懂得向有道德、智慧的晏子请教,晏子于是诚恳地将道理分析清楚,使景公明了其中的利害,知过而改。人生遇到困惑时,懂不懂向有德行的人请教?面对自己有错,能否勇于面对,虚心改过?能明白自己的心,则可以少犯许多的过错,才能拥有明理、智慧的人生。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