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业中找到了色欲心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五日】我虽然得法已有五、六年了,但因为不知道学法的重要,把做事当作了修炼,整天忙忙碌碌的,还以为自己很精進,直到去年突如其来的病业,让我惊醒了。

一次在网上看江烂鬼的新闻,当时心里有一念不正,马上感觉到有一个两厘米直径的金属球从胸口打了進来,一秒钟都不用。不久发现胸部长了一个东西,直径也是两厘米。我不知道自己的病业和这个有没有直接关系,但为什么我被邪恶迫害了?我开始了深刻的向内找。

在小组学法时我说了这个事情,有个同修说,现在的迫害一般都和色欲心有关。但我没往心里去,觉得和我好象没有关系,一直觉得这方面自己是不用担心的。后来一个同修跟我说:对,就是色欲心!她说当她有不好的念头时,晚上和他们同睡一床的小孩,无意中手就会狠狠的打到她的胸部,让她很吃惊。我想,是呀,迫害在胸部,是不是我的情太重了?晚上睡觉前我想,到底是什么原因呢?可不可以让我看一看?结果梦中看到了蛇。又一次梦中,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我从别人手上接来一条象小孩这么大的鱼。因为那段时间一直在向内找,人比较警觉,感觉师父对我向内找的加持也很大,马上脑子里反映出鱼——欲——狱,同时惊醒过来。但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有色欲心,也不知道哪里做错了,就上明慧网去看同修有关的交流,大量的看,终于找到了自己的问题。

我当时走進来的时候,直接就参与了神韵的卖票、大纪元的拉广告、劝三退,和同修在一起都是做事,每天很忙,但不知道学法的重要,刚开始甚至连每天要学法,炼功都不知道。但心里很想弄清楚什么是修炼,这好象是我生来就想要弄清楚的事,因为不知道要学法,心里有很多问题,憋的我很难受,所以见到同修就问,抓到人就问,以至于有同修说,从来没有见到过象我这样的这么迫切的想修炼的人。后来知道了要学法,但干扰很大,学不進去,一学就头晕,和法隔着,很久也没有突破,心里很痛苦,变的开始烦躁,以至于家里人因此对我不理解,看到我学了法轮功后,变成了一个不开心的人,因此而有误解。

后来认识了一位同修,知道了我的情况,很愿意帮我。我就经常去他那里,把自己几年来的困惑都倒了出来,也很感激他愿意花时间帮我,虽然我有时提的是些稀奇古怪的问题,但同修都很耐心的回答我。我好象生活中打开了一扇门,很喜欢听,觉得同修知道那么多,后来就带着好奇心,有求之心和欢喜心去听。慢慢的对同修产生了一种信任,什么事都去问同修,不知不觉的对同修又产生了一种依赖心,现在看来那时已经走了旧势力安排的学人不学法的路了。

看到明慧网同修交流提到的男女同修最好不要单独接触,很有道理。我们是师父的弟子,旧势力没有办法想要毁我们就毁掉我们,但它抓到漏洞会一步步引导我们走不正,最终毁掉我们。到后来不正的念头开始出来,觉的先生什么都好,要是也能和我聊一聊修炼上的事多好,我会每天都很开心的,再后来家里要外出度假,我觉的度假没什么意思,有点浪费时间,不如和同修聊天更有意义,度假回来看到同修很开心,又可以海阔天空的聊那些自己感兴趣的事了,现在看来那种愿意和同修在一起的心已经变的不那么纯了,掺進了情。当时有其他学员指出过这样不对,但我觉得都是修炼人,应该没有关系吧,何况自己的家庭关系很好,不用担心,再加上认识的同修不多,不想“失去”这位同修,就没有太重视。

其实自己觉的没有什么不对是用常人的标准在衡量。写到这里心很痛,以前一直以为犯色戒是指行为,但大法告诉我们修炼是修这颗心,自己这颗心都动了,自己还不知道,但全宇宙的神却看到了。

也许是师父看到了我的危险,那时有一位同修经常和我交流她的色欲心的问题,我还以为自己在帮她呢,有次我很欣慰的告诉她,某某同修在帮我,现在终于有人交流了。她说:也许你真的很感激他,但对同修的依赖、好感都充满着色和欲!我愣了一下,觉的这句话不是她能说的出来的,难道这也和色欲心有关系吗?我开始重视了。

有次我学法好好的,突然脑袋一下子迷糊了,什么都看不進,这时看到一个色魔象剑一样的向我飞射过来;另一次我学法时,想到有个什么事要给这位同修打电话,马上一团颗粒很粗的,密集度很大的物质压过来,马上脑袋又迷糊了;再后来,只要和这位同修通电话就头痛,甚至去同修家集体学法,学完法头晕的站不起来,有次双盘着学法竟然睡着了,终于我意识到是自己没做好被色魔干扰了。

我那么信任同修,什么事都去问同修,告诉同修,有时还去诉苦,这种依赖心后面是情;和同修聊一聊,心里觉得满足,这是一颗寂寞的心;有意无意中,自己也喜欢这种别人围着自己转的感觉,这也是对情的一种追求。有次梦中看到自己还有想利用同修来抬高自己的心,这是一颗潜在的用色来做交易的肮脏的心和求名心。有一段时间心里在和一些不正的念头对抗,那些都是色欲心,只不过没有表现出来而已。其实在我刚和同修认识之前,就已经有了很明显的点化,后来又梦见自己在做精美的工艺品,但工艺品是用粪便做的,还梦见自己抱着一大堆旧衣服,雨伞往家跑,那些破烂东西上面有粪便,我却不知道这些是点化我色欲心的。

虽然自己认识到了后,就不再象常人这样的和同修来往了,但并没有真正的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犯了修炼人的大忌了,以前没有看过这方面的网上交流,不知道邪恶因此会在自己的空间场里迫害自己,没有重视发正念去清除,所以邪恶并没有放过我,只不过换了一种形式,王、薄事件后,我又在网上花了很多时间,后来从政治事件看到明星的网页,沉浸在常人的名、利、情中,再看到邪党官员的淫秽录像和照片,又回到了色魔的手上,到最后看江烂鬼的新闻时,招来了邪恶打入我身体的迫害。写到这里我已经是泪流满面了,自己都不敢相信写的这个人是我……

记得有一次,有同修来我家发正念,我却几次不知不觉的去看她不该看的地方,自己都莫名其妙,搞的人家也很不舒服。又有一次去炼功,眼睛突然很邪的,狠狠的往旁边看了一眼,结果旁边真的有个年轻的男学员,但我事先并不知道,觉的很奇怪,我就在想为什么?突然我明白了,不是我,不是我要看,是色欲心要看,是我的空间场里还有另外一个独立的不好的东西——色欲,它在干!

因为我在行为上在思想上要摆脱它,它已经有点疯狂了,终于我第一次看到了这个心,并分清了这个色欲心不是我。但它在带动我做了很多坏事,除了对同修的情外,讲真相时,我比较愿意和看上去比较顺眼的人讲,虽然谁都讲,但自己内心的反应是不一样的,其实是色欲心在挑人讲,情绪上的反映也是色欲心在反映。有时看到符合自己观念的同修会想,如果这个人做我的先生,我们会相处很好,也是色欲心在想。有时梦中会去找以前相处过的男子,完全想不起自己是个修炼人,也忘记自己已婚了,也是色欲心在主宰。

有次外地一位学员来帮我们培训,他好象很认同我拉广告的能力,心里觉的美滋滋的,结果学法时,头晕的就想睡午觉,那也是躲在虚荣心后面的色欲心在干扰。再找下去,发现很多的心,象求名心,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后面都有色欲心在蠢蠢欲动。

一次,找送小孩上学的驾驶员,有位应聘的人在电话里听起来声音很温和,我就觉的心里有点把握不住了,有点怕见他,结果真的见完他学法时头又晕了。这时我想起了法,我马上拿起《转法轮》,大声的念师父关于色欲心的那几段讲法,刚念了两遍,头脑就清醒了,可以继续学法了。这次清除色魔的经历给了我很大的信心,法的威力太大了!我就用法的力量来帮我去掉这颗肮脏的心,以后我就经常背师父关于色欲心方面的讲法,有时间就背,一段时间后,感到干扰少了,自己能把握的好了,不会轻易的被带动了,也不那么怕它了,梦中的考验也越来越少,我相信在法上修,一定能彻底的清除它!

一次梦见自己和一位经常帮我修电脑的同修坐在厕所里,但厕所里很干净,舒服,觉得很奇怪,我对这位同修并没有不好的心呀,大家像兄妹似的,后来发现问题出在这个“兄妹”上,这也是一种情,情是三界内的因素,都是要修去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