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国保支队与恶警杜国军的暴行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中共有三个专门迫害法轮功非法组织:“610办公室”、“国保”和“反×教协会”(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而且这几个非法组织遍及全国。

中共公安部一局就是国保局(全称叫国内安全保卫局),各省、市、自治区、直辖市设“国保总队”;各市(省会城市、地级市)设国保支队;各区、县(包括县级市)设有国保大队。国保警察既隶属于所在地公安部门管理,又隶属上级国保部门管理。

罪恶的丹东国保支队

辽宁省公安厅下设的辽宁省国保总队,其级别仅次于辽宁省公安厅,是全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重大案例的主要策划者、责任人。国保总队下设网络监控中心、电话监听中心等多个部门,各部门相当于支队,国保总队统一管辖全省各市国保支队。除国保总队外,辽宁省公安厅又非法成立了“反×教总队”(中共是真正的邪教)、“辽宁收缴专项检查组”(由全省各市、区、县各抽调一个负责人组成,收缴法轮大法的真相材料、撕毁、涂抹法轮大法真相标语)、辽宁“F08专案组”等迫害法轮功非法组织。

丹东市公安局也设有国保支队,上述机构在丹东国保支队里也届时存在。比如:反×教支队(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网络监控中心、电话监听中心、宗教大队等,合计一百多人。目前主要人员有:孙云涛、杜国军、沙月霞、王颜之、于德庆、黎祖荣、李德顺、辛吉春、邹德东、毕克山等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至今,丹东市国保支队在中共丹东“610办公室”的直接操控下,一直策划指挥丹东地区各市县区的国保大队,抄家、抢劫法轮功学员财产,绑架、关押法轮功学员,用各种酷刑将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致疯、致残,丧心病狂地构陷伪造事实与罪名违法诬判法轮功学员,大批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丹东市国保支队这些亡命之徒,思想中充满了中共的“假、恶、斗”,对信仰“真善忍”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心中充满了诋毁和仇恨。在迫害法轮功中,其流氓撒野、毫无人性的表现,用“土匪”、“强盗”、“黑社会流氓杀手”、“暴徒”等都远不能形容。

二零一四年初以来,丹东市公安局与丹东市“610办公室”,利用各种形式诽谤污蔑法轮大法与大法师父。在“世界法轮大法日”前夕,操控街道社区搜缴法轮大法救人真相资料,撕毁涂抹法轮大法真相标语。今年二月至今不到半年的时间,据不完全了解,至少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拘留。

恶警杜国军的部份恶行

恶警杜国军,男,五十岁左右,现任丹东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副队长兼“反×教支队”(中共是真正的邪教)队长。十五年来,杜国军为捞取名利,不遗余力的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亲自参与丹东各市县区绑架、暴力毒打、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将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劳教、判刑、直至迫害致死。以下录入的仅是杜国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几个典型事例。

1、 残害张伟(女)一家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丹东市“610”、公安局、在丹东地区大面积绑架法轮功学员。丹东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与丹东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指丹东振兴区、元宝区、振安区公安分局的国保大队)合计一百多人,与东港市公安局的国保大队、警察大队、公安分局、边防大队、边防派出所、乡镇派出所及东港市公安局整个公安系统合计五百三十多人,交叉搭配,几个人为一组(多则十几个人,少则五、六个人),一共组成几十个组,在同一时间里绑架丹东、东港两地的法轮功学员。恶警杜国军作为丹东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主要打手派到东港市。

杜国军与东港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姜龙文等十多名恶警为一组,在十二月二十一日晚上,绑架了法轮功学员邹吉令以后,次日早晨六点左右,守在法轮功学员张伟家门外。张伟的小儿子推开家门去上学,杜国军等十多名恶警冲进家中,准备绑架张伟,张伟不在家。警察不出示任何证件就开始非法抄家。杜国军一人冲进卧室,疯狂地砸门,三个卧室的门被砸碎,屋里的家具被砸坏,屋内的东西也被砸得七零八碎,床上、桌子上的物品都被他掀到了地上,家中一片狼藉。

张伟的丈夫孙凤昌(未修炼法轮功)上前阻止,与他讲理,杜国军喊来几个恶警给孙凤昌戴手铐,孙凤昌反抗,恶警一窝蜂的扑过来,将孙凤昌打倒在地,孙凤昌被他们打得满地打滚,从卧室里一直打到外屋门厅。孙凤昌爬到门跟前时,又来几个恶警,共有十几人,一齐殴打孙凤昌。

酷刑演示:野蛮殴打
酷刑演示:野蛮殴打

东港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恶警姜龙文再次揪住孙凤昌的头发,拳脚相加,头发被扯下许多,且流了许多的血。更加残忍的是,姜龙文死死地掐住孙凤昌的脖子,使孙凤昌一口气也喘不上来。张伟的二女儿看到父亲快被恶警掐死,上前阻止,却被恶警一拳打倒在地,头部和腿当即摔伤。大女儿也上前阻止,被恶警拽住胳膊甩到了一边,胳膊被摔伤。

毒打过程中,孙凤昌的衣服被扒光,仅剩下裤头。这时,杜国军和姜龙文等人仍不罢休,又将没有一点还手之力的孙凤昌又一轮疯狂殴打,脚踩在孙凤昌的脸上,乱踹乱踢他的脸,孙凤昌的脸被踹得血肉模糊。孙凤昌的腿部、臂部、肋部、胸部、背部、头部等,身体多处被打伤,软骨被挫伤。

楼下来了很多围观的邻居,杜国军等人为掩盖罪行,令孙凤昌把衣服再穿上,孙凤昌识破他们,没有顺从他们。就这样,在寒冷的冬天,孙凤昌赤身裸体,光着脚,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流氓暴徒推上警车,拉到东港市公安局巡警大队逼供,一直到下午,才将孙凤昌放回家。

2、 酷刑折磨、构陷枉判刘品彤等四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下午,东港市内张静、王晶、刘品彤、张迎红四名法轮功学员被丹东合作区公安分局前阳边防派出所恶警绑架,当晚被劫持送到丹东看守所,四人被恶警孙亚军、王占全非法审讯逼供一整夜。

三月四日上午,恶警杜国军与邹德东带领指挥丹东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丹东合作区公安分局前阳边防派出所、丹东合作区公安分局新港边防派出所(东港市内)、丹东市公安局边境经济合作区分局、丹东浪头边防派出所至少五个部门的恶警,交叉搭配,不出示任何证件证明,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王晶、张静、张迎红家疯狂抄家抢劫。抢走大法书籍、资料、现金、各种物品、机器设备等,合计价值达八万多元。

三月四日中午,丹东市六一零操控丹东市公安局边境经济合作公安区分局(简称“合作区公安分局”)的恶警将刘品彤和其他四名法轮功学员一起从看守所拉出去刑讯逼供。四名法轮功学员被拉到一个地方,大门口的牌子上写的名字是叫“商务边防派出所”。楼内大厅的墙壁上写的是“开发区分局”,就后证实是“丹东合作区公安分局”。

刘品彤被单独带到一个屋子里,有三个便衣对刘品彤拳打脚踢,揪她的头发,扇她耳光,用脚猛踢她的腿。头发被揪掉许多,一口气暴打刘品彤十几分钟。刘品彤、张迎红、张静后被非法起诉判刑。八月十日,丹东振兴区法院与丹东国保支队合谋,对三名法轮功学员秘密判刑:张迎红被非法判刑七年;刘品彤被诬判八年;张静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3、 暴力绑架、酷刑折磨韩春龙和陈新野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一日上午,恶警杜国军伙同振兴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王润龙,带领站前派出所于铁民、王志等六、七名警察非法闯入丹铁大厦的房间里,暴力绑架沈阳法轮功学员韩春龙和陈新野,残酷毒打两名法轮功学员,对二人刑讯逼供、暴力毒打、往韩春龙的脸上喷辣椒水、强迫在空白纸上按手印等,非法抢劫二人几万元的财物。指挥四道桥派出所对陈新野、韩春龙刑讯逼供,拳打脚踢、扇耳光、六、七个恶警群殴、喷辣椒水……韩春龙被打得至今两耳失聪,血压191,心律130。

韩春龙被关进丹东看守所后,绝食抗议迫害,被恶警强行灌食,手脚被铐在铁窗上方的铁环上,睡觉时四肢被固定铐着不能动弹,鼻孔里被插着塑料管每天二十四小时不拔下来,尿管是直接插到尿道里也是二十四小时不拔出来。韩春龙被迫害致肾功能不全、肾盂积水、输尿管口撕裂等严重症状,将韩春龙折磨得奄奄一息,送进医院住院抢救,病情稍缓,又给拉回看守所继续迫害。

在此期间,勾结振兴区检察院、振兴区法院,伪造颠倒黑白的鬼话与莫须有的罪名,给韩春龙与陈新野非法判刑四年,在韩春龙身体出现高危状态、监狱退回不收的情况下,恶警杜国军继续操控丹东看守所使用非法手段再次将他送进监狱迫害。整个非法逮捕、起诉、诬判入狱过程,杜国军都参与其中。

4、 暴力绑架摧残滕秀玲 使其失去语言能力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五日参与暴力绑架法轮功学员滕秀玲,毒打在场阻止绑架滕秀玲的亲人,胁迫丹东市公安局、丹东市政法委、“610”、东港市公检法,将滕秀玲迫害失去语言能力,投进监狱。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五日中午,丹东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副队长兼“反×教大队”大队长杜国军带领国保支队与丹东元宝区国保大队多名警察,冲到丹东金元宝商场四楼,不出示任何证件,将正在陪家人买衣服的法轮功学员滕秀玲绑架。恶警杜国军等人流氓撒野般的将滕秀玲拖到商场步行梯的楼道里,从四楼一直拖到商场一楼门外的台阶上,滕秀玲鞋被拖掉,身体被拖伤。滕秀玲挣扎反抗绑架,遭恶警暴力殴打。当时围观群众约有三、四百人,众目睽睽之下,几名恶警将滕秀玲抬起来扔进没有牌子的轿车里,拉跑了。

被恶警扔进轿车以后,因遭殴打惊吓,滕秀玲抽风,四肢抽动不止,嘴说不出话来。在这种情况下,恶警杜国军等人将其拉到丹东振兴区肛肠医院强行体检,滕秀玲当时被迫害得身体抽动不止,不会说话。大东公安分局贺炫凯说医生告诉他们滕秀玲的身体状态是装的。

滕秀玲后被拉到丹东市公安局国保支队迫害,在办案人、恶警邹德东和唐殿成对滕秀玲的非法审讯记录上,写的都是滕秀玲“不语”。这说明滕秀玲当时就不会说话了。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六日,在院长郭志辉、副院长辛吉辉的指挥下,东港法院办案人、法官李新田和韩贵元将滕秀玲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不开庭,不通知家属,也不给家属判决书,秘密下判决。九月二十二日,李新田、韩贵元和书记员宋清华三人到丹东看守所,强迫滕秀玲在非法判决书上签字,滕秀玲拒绝签字。在三名恶人的逼迫下,滕秀玲当时口吐白沫,四肢抽到了一起。三名恶人趁机拽过滕秀玲的手强按住,在判决书上按了手印。在非法判决书上,清楚可见滕秀玲按下的不正常的手印。

十一月二十六日,在丹东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的操控下,丹东看守所与沈阳女子监狱勾结,开假证明,将生命处在危急状态下的滕秀玲强行送进沈阳女子监狱迫害。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中旬,家人聘请北京正义律师王光琦协助调查滕秀玲被迫害的事实,律师到检察院阅卷后得知,滕秀玲被绑架后一直反迫害,不配合恶人,不回答任何提问,拒绝一切签字、按手印。

二零一四年六月六日,滕秀玲在丈夫接见时,再次比划着告诉丈夫,她被抓的当天,被恶警折磨的抽风抽了四次。而且,滕秀玲被诬判三年六个月,也是恶警杜国军、邹德东与东港市公检法合谋而为的。

5、 将修金秋迫害致死

二零一三年九月五日、九日,恶警杜国军直接参与并指挥其下属临江派出所和纤维派出所的恶警,将法轮功学员修金秋绑架、逼供、酷刑折磨,直至迫害致死。

二零一三年九月五日,修金秋给丹东振兴区临江社区干部讲法轮大法救人的真相,并给她一本真相小册子,该女人当即打电话给临江社区的书记和一个女性。社区书记赶来将修金秋打倒在地。这时,临江派出所四、五名恶警赶来将修金秋暴力绑架。

修金秋拒绝配合迫害,只讲法轮大法救人真相,不回答恶警的任何非法逼供,包括家庭住址、家人电话。修金秋被关到一间屋子里,双手、双脚被铐在屋内的一把铁椅子上。一个年轻恶警穿着皮鞋狠劲蹂踩修金秋已经肿胀的脚趾,脚趾被踩的变成黑紫色,右脚大脚趾盖儿被踩的脱掉了。

修金秋一直不配合邪恶,恶警将修金秋汇报给杜国军,杜国军亲自赶到临江派出所对修金秋非法审讯。恶警杜国军挖空心思要到修金秋家抄家,欺骗修金秋,谎说放她回家,逼她给家人打电话,叫家人到派出所来接她。修金秋自己身体状态不好,信以为真,就给女儿打了电话。女儿当时正在上班,抽不出身,就打电话给她父亲。杜国军利用这种手段得到了修金秋的丈夫和女儿的手机号码以及她家的住址,立刻拉着修金秋去抄家。抄家什么没抄到,要拉着修金秋去体检,送拘留所。当时修金秋的身体虚弱得自己走不了路,家人坚决阻止恶警继续迫害修金秋。修金秋当即揭露了恶警为了抄家而欺骗她给家人打电话的流氓恶行。恶警见丑恶败露,狠狠地说:今天不走,明天来带人。说完扬长而去。

修金秋趁机离开家门。三天后,即九月九日早晨,恶警杜国军查到修金秋丈夫张明的工作单位,持丹东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介绍信,带领三名警察找到张明工作地点,并将张明带回家,恶警杜某以“看看钥匙”为幌子,从张明手里抢走她家的一串门钥匙,恶警杜国军与临江派出所所长金乔拿着抢到的钥匙,从外面打开房门,闯进修金秋女儿工作单位,当着单位所有职工的面,将修金秋绑架。

修金秋再次被拉到临江派出所,双手、双脚再次被铐在铁椅子上非法逼供,修金秋仍是讲真相,不回答任何非法审问。恶警逼供无获,又对修金秋家的住房、租房再次非法搜、抄、抢,绑架了修金秋的丈夫和女儿。张明被双手、双脚铐在铁椅子上,非法关押一天。

到晚七点左右,修金秋被拉到丹东振兴区医院强行体检,欲将修金秋非法拘留。振兴区医院查出修金秋血压220—230.此时,修金秋已经全身浮肿,身体抽动厉害。医生当即警告恶警修金秋的身体状态很危险,送到哪里都不会收的。但是,毫无人性的恶警无视医生的劝告,强行将修金秋拉到丹东拘留所(丹东汤池镇金固村),拘留所给修金秋检查身体,查了两次,血压都是200多。拘留所害怕承担责任,坚持不收。恶警只好将修金秋又拉回临江派出所。回来的路上,此时修金秋身体已经虚弱得不行了,小便失禁,尿在了警车上。一直折腾到晚上九点半左右,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才将一家三口放回家。日后在丹东振兴区政法委的操控下,振兴区法院于十月十日将张明辞退。

连续两次绑架迫害、两次酷刑折磨,修金秋身体和精神都受到巨大的摧残,身体状态急剧变化,每况愈下。全身浮肿厉害,腹部肿胀得凸起很大,不能进食,不能行走。直到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六日,修金秋昏迷不醒,被送进丹东市人民医院抢救。医院检查修金秋身体患有糖尿病酮症酸中毒、低钾血症、2型糖尿病、合并糖尿病肾病IV期、合并周围神经病变、糖尿病性心肌病、心功能不全、心功能IV级。彩超检查记录:右肾积水、腹积水。心电图检查记录:心律过速。当时连尿糖指数都查不出来。医生说已无能为力。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修金秋含冤离世。

6、 将孙忠仁构陷判刑入狱

法轮功学员孙忠仁遭绑架,被构陷判刑入狱,杜国军是直接凶手。

孙忠仁,六十五岁,残疾人,家住丹东市振兴区桃园街。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在丹东公安局国保支队杜国军与振兴区公安分局的指挥下,振兴区纤维派出所王慧彬、胡德鹏、贾宏烨三名警察闯入家中,将孙忠仁一家三口绑架,抢走家中电脑、五百多元钱的真相币、大法书等东西。妻子范玉芹被迫害血压高达200多,当晚放回家;儿子孙皎被非法关押两天放回家;孙忠仁当晚被非法关进丹东看守所。

同年十二月,丹东公安局国保支队操控与振兴区公安分局和纤维派出所,以颠倒黑白的鬼话和强加的罪名,将孙忠仁非法提交振兴区检察院。十二月三十日,家人从北京聘请正义律师为孙忠仁做无罪辩护。律师去振兴区检察院依法要求阅读孙忠仁的案卷遭拒绝。律师又去纤维派出所找所长金乔,要求他们立即释放孙忠仁,并依照法律向他递交了《孙忠仁不构成破坏法律实施罪的律师意见书》,金乔看后回答:我们是上指下派才这么做的。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八日,振兴区检、法两院合谋非法庭审孙忠仁。审判长陶占华与公诉者对律师无懈可击、有理有据的辩护,张口结舌,以“择日开庭”的谎言结束非法庭审。陶占华告诉孙忠仁的家人和律师,他自己只是例行公事而无定案的权利,一切都是丹东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策划导演的。孙忠仁被非法诬判三年投入监狱,恶警杜国军在其中付出了很多。

以上迫害事实只是丹东国保支队不法之徒与恶警杜国军所犯罪行的冰山一角。

“善恶有报”,这是谁都抗拒不了的宇宙法则。杜国军与国保支队的不法之徒已经感受到他们的末日来临,为逃避曝光和历史的审判,他们不仅不断地变换作恶手段和作恶工具,现在连自己单位的大门都不敢对社会敞开,甚至连办公楼的楼梯都锁了。然而,你迫害好人躲到哪里都逃脱不了天惩。大难已向这些恶人走来,彻底被清算的日子就在眼前!

丹东市政法委副书记、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刘凤友,手机:13364150007

2014年丹东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公安一处)人员、电话:

丹东国保支队长孙云涛,2012年6月任职至今。手机:1394255211 。
丹东国保支队政委王颜之,手机:13704255189 。
丹东国保支队政治处主任沙月霞,手机:13841593886 。
丹东国保支队副支队长于德庆,手机:15914504156 。
丹东国保支队副支队长黎祖荣,手机:13942530048 。
丹东国保支队办公室主任李德顺,手机:15941558850 。
丹东国保支队副队长、“反×教支队”(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 队长杜国军,手机:15841563592、13842503900 。
丹东国保支队宗教大队大队长辛吉春,手机:13941589238 。
丹东国保支队电话监控中心主任毕克山,手机:15102430243 。
丹东国保支队网络大队队长(网络监视监控中心主任)邹德东,手机:15945744157。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