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我亲人身上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四日】我母亲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她修大法两个多月时,困扰她多年的头痛病和右侧胳膊肌肉萎缩等多种疾病都不翼而飞。

特别明显的是母亲的右侧胳膊,过去由于颈椎骨质增生压迫神经,导致肌肉萎缩。医生说,手术做不了,她体弱多病怕下不来手术台,吃药也不管用,抻又怕她受不了,只能挺着。母亲的胳膊瘦得皮包骨,细得象麻秆,皮抽巴的贴在骨头上。她的胳膊一点儿劲儿都没有,耷拉着,根本抬不起来。她修大法两个月时,胳膊开始长肉了,抽巴的皮渐渐舒展开了,到三个月时,两只胳膊一般粗了。耷拉的胳膊抬起来了,不但两只胳膊能一起干家务活儿,而且还能拿锄头下地铲地了。妈妈乐得合不上嘴,全家人沉浸在幸福之中。

我妈妈身体的变化,家人和亲属都看在眼里,妈妈也逢人就用自己亲身经历,讲述大法的美好。我家亲人一下子就有十多人走入大法修炼,就是邪党镇压后,还有五人一直坚持到现在,还坚修大法。

我是首先跟妈妈走入大法修炼的。我修大法不到一个月,原来的类风湿病、气管炎、胃炎,还有母亲遗传给我的长年头疼病都不见了,走路一身轻。我们母女身体好了,精神好了,家里生活儿也好起来了。我们每天精力充沛,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我家不修炼的亲人都从我们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与殊胜,都认同大法,同时都得到了福报。

一、长了眼睛的大火

我家住在农村,有两栋六间砖瓦房,前栋三间房隔出两间开小卖店,后栋三间自己住。

去年大年三十晚上九点多钟,我们全家人在后屋正欢天喜地准备放鞭炮,吃年夜饭时,住在屯东头的外甥在邻居家玩完后,没回自己家,突然想去屯西头的姥姥家看看。他一看我家前门房顺门缝、窗户缝往外冒烟,就急忙跑到后屋叫我们。我们跑出来一看,黑烟从小卖店直往外冒,越冒烟越大,就听见小卖店柜台玻璃和窗户玻璃被烧得“咔嚓!咔嚓!”的炸裂,声音很大。我和妈妈大声念“法轮大法好!”求师父保护!我丈夫(常人)一急之下打开了门窗,烟呼呼往外冒。丈夫捂着头冲進屋里,我也猫着腰憋了一口气進了屋,仔细一看,屋里二米多高的烧纸垛着了,四、五寸高的火苗离天棚不足一尺远。屋子的天棚是苇子编的,又是十多年的老房,苇子很干十分危险,可火苗就象被抑制住了一样,齐刷刷的,一点儿也不往上窜。房子二层盖下边的吊棚是塑料棚,电线在中间。电起火时,先把塑料棚烧掉了,落在地上的塑料在地上燃烧,地上有一个个的小火苗。邻居们也来帮助灭火,往外抢东西。

紧挨烧纸堆的木匣子是装钱的,过年这几天家里的事多,卖的货也多,还没来得及点钱算账,钱都在木匣子里装着,可一张也没烧着;更神奇的是一个纸壳箱子里还有半箱子没卖完的鞭炮,纸壳箱子没有盖,可这最易燃易爆的鞭炮却安然无恙;再说,电线上边是干的唰唰响的苇子,下面是塑料吊棚,按理说火往上着,应该苇子先着,可火偏偏往下着,烧掉了塑料棚;塑料棚在地上燃烧,却不烧钱匣子和鞭炮;火烧得这么旺,房子烧落架子都不奇怪,可是不但没落架子,就连房棚的苇子都没变色。

火被救灭了,参与救火的人都到我家后屋休息,都安慰我爸妈。其实,我家没损失多少,也就是一堆烧纸和一些儿童食品,大约六、七百元。我不修炼的丈夫到后屋,立刻给师父烧上一炷香,激动的连声说:“谢谢您—李老师!谢谢您—李老师!”他对大家说:“不管你们谁不信大法,我可信,这回我可亲眼看见了,要是没有李老师保护,这房子早就烧落架子了。”大家都点头称“神奇”。

说来也巧,第二天正月初一的早晨,村里的小冯弟弟到我家说,他亲戚今早五点多钟家里也是电失火,只几分钟,四间大瓦房就烧落架了。

二、脚背骨头断了,却丝毫不影响走路干活儿

我的爸爸(常人)七十四岁,身高一米六,体重不足百斤,且驼背,但精神头很足。家里的农活儿,小卖店進货全靠他。

二零一二年的一天,他开着电动三轮车去镇里進货,在回家的路上,一辆面包车迎面把他连人带车撞到两米多深的壕沟里。司机急忙跳下车来,把他从沟里扶起,问他“摔坏没有?”他说:“没事!”司机和乘客帮助他把小电动车和货物运到路上。司机要送他到医院检查,他说:“没事,你们走吧!”司机从兜里掏出一把百元大票给他,他说啥也没要,开着自己的小电动车回家了。

到家后,爸爸的脚背肿起来了,自己找点红花油抹了抹,也没在意,过几天也就不疼了,照样干他的活儿。又过几天,大约二十天时,他说膝盖痛,我和丈夫领他到医院拍了个片子,骨科大夫看了片子说;“你这膝盖没什么问题,可你的脚有问题。”大夫拿着片子给我和丈夫看,指着片子说:“你们看,这脚背骨头齐刷刷的折了。”我爸说:“啥时候折的?一点也不疼,走路干活儿一点儿也没感觉。”大夫哈哈大笑,疑惑的问“都这样了,还没感觉?怎么能没感觉呢?怎么还能正常走路干活儿呢?”护士鄙视的笑笑,好象在说:这老爷子是不是点儿傻。大夫让我爸走走看,我爸就在地上自然地走了两圈,和正常人一样。我爸坚持说脚没病,不用治。大夫觉得不可思议,说那就不用治了。事情过去整整两年了,我爸身体一切正常,每天照样干活。

我们询问他身体情况时,他总是说:“身体硬实着呢,咱们家这么多人修大法,我也沾光儿了,我也做个好人,好人一生平安。”

三、“早让他学大法,我何必挨那么多打”

我的叔父脾气暴躁,对婶子说打就打,在外界人际关系也不好。我婶子被他打过无数次,他在外面有不顺心的事,喝点儿酒,就拿我婶子出气。我婶子原来的头发很好,被我叔父打仗时,一把一把往下薅,头皮薅肿了,鼻青眼肿的事经常有。现在我婶子的头发已经盖不住头皮了。过去叔父来我家时,我和妈妈给他讲大法真相,他不但不听,还总要说一些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我怕他造业,就不讲了,心里发正念,铲除阻碍叔父得救了解真相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

二零一二年冬的一天,叔父到我弟弟家串门,坐一会儿就走了,手机落在弟弟家炕上,弟弟看见后,立刻往他手机里输入“法轮大法好”五个大字后,把手机又放回原处。叔父回家发现手机没了,就去弟弟家找。他把手机拿回到家打开时,一下子就看到了“法轮大法好” 几个大字,很激动,也很纳闷儿。

第二天,叔父跟车去送货。车是个敞篷车,货装的很满,叔父坐在货上面。下坡时,叔父从货车上滚到车前边,随着惯力和下坡路,叔父掉在车前边继续往前滚,司机吓懵了,一时停不下车。这时,我叔父就听一个声音告诉他,“快往边上滚!”他立即向路边上滚,刚滚到一边,货车的车轱辘紧贴他身边滚过,车开出十多米才停住。叔父觉得这件事很神奇,手机里突然出现了“法轮大法好”,在危险时又有人告诉他怎样逃生,这是大法师父救了他。

于是,他到我家找大法书看。他在家看了几天书后,我问他看的怎么样?他说他开始学功了。我问他:“谁教你的?”他说“你弟弟教了一会儿”。我说:“叔父,你给我做一遍看看。”他说只学一套还没太学会。我说“那就做这一套吧。”我一看他做的是第一套佛展千手法,动作还差不多。我给他找出师父的教功光盘和影碟机,让他回家跟师父教功录像带学功。叔父走上修炼路后,一改恶习,不喝酒、不打人、不骂人了,村里认识他的人都说他变了,变成了个文明人。我婶子对我和我妈说:“你们要早让他学大法,我何必挨那么多打!”

其实,发生在我亲人身上的神奇事还有很多,足够写一本书的了。真心地希望世人都来了解法轮大法,明白真相是你的福份,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