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农村妇女:法轮大法救了我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七日】我今年四十二岁,家住四川省广汉市某镇。二零零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

我出生在动乱的年代,父母是农民,每天有干不完的活。我从小就体弱多病,七岁那年我患了严重的风湿关节病,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关节变形、发肿,父母亲不断的找偏方,就这样我边吃着药边上学。

我上初中时遇到两次车祸,车祸使我的腿几乎瘫痪,不能上学了,只能呆在家里。病情也越来越严重,整个人的身体好象被一座山压着,除了痛还感到十分累,整天都躺着,十八、九岁的花季少女,人生最美好的时光,我就这样流着泪忍着疼痛在床上度过,真是痛苦极了。一个好心人给我送来了一副拐杖,于是我与拐杖结伴艰难的一步步走着,

过了两年,我与一个山里的男人结了婚,生了一个女儿。但不幸的事又降临于我,我的脚后跟生了疥疮,皮肤发痒、发红、发肿,然后起水泡,如果不把水泡挑了,伤口会越来越大,而且伤口火辣辣的疼痛,父母亲为我找来了药酒擦伤口,每年到秋天伤口会好,可是到了第二年春天疮又发了,冬天我大部份时间都是躺在床上度过的。

有次我在赶鸭子时不慎摔了一跤,造成右臂粉碎性骨折,伤好了,但右手臂再也不能弯曲了,加上全身大小关节的变形,我真的生不如死,为了女儿,我忍受了痛苦,艰难的活着。由于长期服药我的眼睛也越来越模糊,我绝望了,心凉透了,整天以泪洗面,上天对我太不公了!

妈妈对我说,听说法轮功能治病,很多有病的人炼法轮功都炼好了,你不能炼动作那你就看看书吧!求生的欲望使受邪党文化洗脑很深不敢听真相的我看起了真相资料,看了真相资料,我明白了法轮功是佛家上乘功法,他不但能祛病健身还教人做个非常好的人。

我才明白了这一点,奇迹出现了,才两天我眼睛看东西不模糊了,我高兴极了,对妈妈说:“我要炼法轮功!”妈妈说:“现在外面抓炼法轮功的抓得很厉害,你不怕吗?”我斩钉截铁的说:“我不怕!”

妈妈便从两位炼法轮功的亲戚那里请了师父的宝书《转法轮》及其他大法经书,从那天起我每天都学法,明白了很多道理,知道了人为什么要生病,师父告诉我们:“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1]。

修炼后的那年春天,我脚后跟的疮又发了,奇怪的是没有以前火辣辣疼痛的感觉了,不起泡了,伤口只是有点发红。可我悟性不好,又拿出药酒来涂擦,没想到擦酒后伤口反而非常的痛,把药酒洗掉就不痛了。不几天疮疤也脱了,伤口只有很小一点,不流黄水,就这样疥疮全好了。困扰我多年的疥疮消失了,我无以言表对师父的感恩,也更坚定我修炼的信心。

那年冬天,师父再次为我净化了身体,我排出了许多大小不一的黑色血块和污血,我顿时感到身体轻松,以前胸闷、心慌、头脑胀痛、走路艰难、关节僵硬、关节痛的症状都不翼而飞了,在病痛袭击时,我坚信不是病是消业,所以没有吃药,而病症却消失了。

自我学大法后,大法象磁铁样吸引着我,我每天都坚持学法,每天早上三点就起床学法,有时有懒散的念头出现时,我就全盘否定它,那念头不是我,我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是大法给的,没有理由不好好学法。

家人看到了我身心的变化,都很高兴,全做了三退,我妈也步入了修炼大法的行列,最近女儿也开始学法了,我真为她们高兴。

虽然我在修炼路上跌跌撞撞,有时心性把握不好,但我坚修大法的心永不变,跟随师尊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