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顺吴丽霞遭五次牢狱 依然坚持信仰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抚顺市新抚区法轮功学员吴丽霞女士,现年五十七岁,修炼法轮功十八年。因坚持信仰,曾五次遭中共当局绑架,被拘留、劳教、洗脑,曾被狱警用力踹肋骨,四个大男人围着暴打。即使经历多次折磨,其中包括在马三家劳教所两年多的迫害,吴丽霞依然坚守对“真善忍”的信仰。

第一次:北京上访被拘留

九九年开始,法轮功遭到中共迫害,数十万法轮功学员毅然踏上北京上访之路。吴丽霞也于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八日出发,刚走到抚顺火车站,还没上车呢,就被警察非法抓捕。当时还有抚顺法轮功学员马玉萍(后被迫害致死)。警察把吴、马二人直接送到新抚区公安分局,铐在暖气管上一宿。第二天早上,把吴、马二人送到将军狮子楼拘留所。当时那里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

酷刑演示:铐在暖气管上
酷刑演示:铐在暖气管上

吴丽霞一进去就绝食反迫害,第三天开始,警察就把吴丽霞送到将军门诊部强行灌食,副所长纪云和狱警杨x宝等人,按着吴丽霞的四肢,插上鼻管,用注射器往里推。十几天后,吴丽霞被释放。当时新抚区福民派出所所长沈文辉问吴丽霞:“还炼不炼?” 吴丽霞回答:“炼!”“还学不学了?”“学!”“还去北京吗?”吴丽霞说:“去,等钱攒足了,啥时候想去就去,谁也挡不住。”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第二次:在大搜捕中被绑架、拘留

二零零一年正月十六,新抚区福民警察在本区大搜捕,绑架了十多人。有齐文彩、牟玲、王艳、陈陪显、黄殿发等法轮功学员。吴丽霞被劫持到将军拘留所非法关押,片警姚吉东提审吴丽霞,吴零口供,十天后被放回。

第三次:关入武家堡劳教所 打骂、踹肋骨、开飞机

二零零一年四月间,当地警察又把吴丽霞绑架至抚顺市教养院(也叫武家堡教养院),非法关押在强改班四十天。这里邪气浓厚,每天非打即骂,中共邪党人员还教唆了一批邪悟人当打手。她们打吴丽霞脑门、嘴巴子,把吴丽霞打得眼冒金花,什么也看不见。女警曾秋艳一脸横肉,把吴丽霞按倒了用力踹肋骨(回家后还很疼)。他们为了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还将学员的头按至其膝盖处,然后让其后背紧贴着墙,把学员的双臂向后向上直伸贴在墙上,这叫“开飞机”,这样的折磨也是家常便饭了。

酷刑演示:开飞机
酷刑演示:开飞机

第四次:突袭绑架送入马三家劳教所 坐电铁椅子、四人围打、坐小板凳

因为楼房动迁,吴丽霞家搬到抚顺河东住,警察费尽心机查到吴丽霞的住处,于二零零四年五月十日中午,警察突然入室把吴丽霞抓走,把她连推带打的弄进一台轿车里,吴丽霞左胳膊被扭伤。参与绑架、抢劫的有顺城区河东派出所副所长(原户政处处长)金贵波、警长杨万才、警员高明及社区综合治理办的赵姓及董姓的书记。楼下停着三、四辆车,大约有二十来人。

那天中午,他们先把吴丽霞带到河东派出所,晚上约七、八点钟带到刑警队,在那里吴丽霞看到一个大空屋子里,满屋都是刑具,墙上挂着铁链、鞭子等,地上摆着各种各样的刑具,有一种阴沉沉的感觉。到了半夜里又把吴丽霞送到抚顺南沟看守所,十五天后,他们决定将吴丽霞劳教二年,送辽宁马三家劳教所。

吴丽霞被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在那里吴丽霞时常绝食反迫害,要求还自由之身,她坚信修“真、善、忍”无罪!所以给犯人定的规章制度吴丽霞不配合。她认为不是犯人就不穿劳教服,因此她被拳打脚踢,蹲小号已经记不住几次了。

有一次,坐电铁椅子,就是把铁椅子通上电,让吴丽霞只穿内衣坐在上面,衬裤连同大腿、臀部都被烤糊。吴丽霞仍不放弃修炼法轮功。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一日那天,恶警王乃民带着于洪区公安分局的七、八个恶警,在一分队提审几名法轮功学员。当时有六、七个恶警用卷着报纸的铁棍打吴丽霞的头部、胳膊和腿,致使吴走路吃力一瘸一拐的。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马三家恶人调来院里的男警二十多个,说是“强改小组”,带着电棍、手铐,把人单个调出去;第一个叫走的是吴丽霞,她被一帮男恶警带到综合楼。四个一米八左右的大男人围着吴丽霞,有张姓的、刘勇、小三角眼王姓等四人,他们各自站在不同的角度,用手抽打吴丽霞的脸部、用脚踹吴丽霞的身子。张姓的先用拳头使足了劲反手抡过来,落在吴丽霞的鼻梁上。当时顿感天旋地转的,但吴丽霞心里有一念:一定要站稳,不能倒下,决不能屈服于邪恶的迫害。张嚎叫着:“吴丽霞你到这里闹事,不服从改造。”吴丽霞说:“我不是劳改犯,就不穿劳教服!”小三角眼王姓的吼道:“不穿劳教服就打!”其余四个人拉开阵脚继续打,吴丽霞正气十足大喊一声:“住手!”“再打我,我师父都不饶你们。”一人问:“谁是你师父?”“李洪志是我师父。我师父就在我身边!”他们听后不再打了。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吴丽霞身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鼻梁子有塌陷的感觉,疼痛难忍。打手们趁吴丽霞晕过去的时候,强制套上号服,吊铐起来,后又反铐在暖气管上一夜。第二天吴丽霞回来已经无法走路,是别人一段一段背回来的。接下来,拒绝“转化”的学员挨个往外调,不出去就连推带打,绑架出去带到综合楼,每个人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打骂、恐吓软硬兼施,强制套上号服。法轮功学员徐淑英被恶警踢头部、腰部,打得一星期下不了床。

除了打,还有长时间的坐小板凳。在屋里床位的中间过道摆两排小凳,一个挨着一个的坐着,用铁链把一只手铐在床边,上厕所不让去。吴丽霞身边大约有二十多人,大家不想再忍受这种无理的折磨,一起反迫害:凭什么铐我们呀,我们进来都不应该!有的一抖搂铁链子“哗啦”开了,一拥而出上厕所。

二零零六年六月九日,吴丽霞走出黑窝——马三家劳教所。

第五次:强行绑架 送入罗台山庄洗脑班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八日,下午二点左右,吴丽霞在自己家楼下被绑架,是顺城区政法委书记刘亚洲和杜姓(个子约一米八)及河东社区等一行五人所为,当日,他们乘坐两台出租车,把吴丽霞劫持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在洗脑班里,吴丽霞绝食反迫害,二十一天后才被释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