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外就医”后 李佩贤仍有家难回(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佩贤,二零一零年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遭受到“束缚带”等酷刑折磨。今年五月十三日她被保外就医时,腹部肿大,双腿严重浮肿。辖区派出所不让她回家。李佩贤只好流落在外,心中还挂念着也被非法关押在狱中的女儿……

这两张照片是李佩贤今年五月中旬走出黑龙江女子监狱一个月之后拍摄的,她被迫害得腹部肿大,双腿严重浮肿。

下面是李佩贤自述遭受中共邪党人员迫害的部份经历。

我叫李佩贤,今年五十九岁,家住齐齐哈尔市铁锋区。我三十多岁就疾病缠身:失眠、胃痛、心脏病、腰腿痛,例假不正常。直到一九九五年左右,我修炼了法轮功,多种疾病都不治而愈。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从此,我屡遭迫害。

二零零二年四月,我再次进京为大法鸣冤。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抓捕了,第二天被齐齐哈尔驻京警察及我单位领导接回当地,被直接关进齐市第一看守所,后将我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二年十月末,我被劫持到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劳教所狱警对我施行暴力“转化”,天天对我播放诽谤大法的谎言;一群“帮教人员”黑天白天的冲我叫嚷。三个月后,我出现“大流血”症状,低压四十,血色素只剩三克,子宫肌瘤重达十七克多,随时可能大流血,随时都有失去生命的危险。劳教所只好放我回家。

二零一零年一月五日下午,女儿李瑶光在外面发放真相资料,被齐齐哈尔铁锋区光荣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当晚,铁锋公安局刘刚、刘守义带领公安局及光荣路派出所刘志东等十几人闯入我家,翻箱倒柜,劫掠电脑、大法书籍及许多个人财物。又把我绑架到光荣路派出所非法审讯,期间警察用拳头猛打我的后脑勺。第二天,他们把我关进齐市第一看守所。

半年后,铁锋区法院对我们母女非法开庭,三个月后对我们分别判刑五年。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日,将我们劫持到位于哈尔滨的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

我被关进九监区,并立即被暴力“转化”。我坚决抵制,狱警就强制我坐小凳子,长达十几天,裤子都坐破了,臀部上硌出两个血洞。当时参与迫害的警察队长是郑杰、王姗姗,“包夹”是李双丽、苗薇薇。

我开始绝食抵制迫害。狱警队长、监狱长等几次让我放弃绝食,我都不配合。一个月后,狱方带我去哈尔滨第二医科大学医院去体检,查出我患有严重的子宫肌瘤。医生说我时刻有生命危险。狱警立马把我从监狱九监区转到监狱医院。这时狱警劝我做手术,并伪善的说狱方替我付手术费。我不上当,抵制做手术,因为我是被迫害出来的病症,不是医院可以解决的了的。

有一天,我听到医院走廊里一声高喊“法轮大法好”,原来是法轮功学员里玉书被关在隔壁的隔离室。我经常听到她被暴打的声音,她经常高喊“打人了”。后来得知,里玉书拒绝穿囚服,因此被长期捆绑在床上。后来还得知,里玉书因为立掌发正念,被恶人掰断了拇指。

二零一一年七月,狱方以“保外就医”的名义放我回家。回家后,我找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集体学法。而铁锋派出所警察不断上门骚扰,并偷偷跟踪我。同年十二月七日,我们四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铁锋派出所,虽然当晚警察将我们四人放回家,但第二天,警察叫来黑龙江女监的狱警,再次把我劫持到监狱。后来才知道,铁锋派出所所长曾经向我家人勒索钱财,因为没得逞,恼羞成怒就把我弄回监狱。就是说,我被非法判刑五年,绝食九个月走出哈女监。之后在家待了几个月,又被当地派出所警察劫持回监狱。这一关就是近三年。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一日那天,一群警察对各监室大搜查。把我们珍藏的大法经文都抢走,将我们所有的衣服都写上“犯”字,包括背心、裤头都写上。我和里玉书拒绝穿带“犯”字的衣服,狱警就唆使恶人强制我俩光着身子,然后用墨汁往身上涂写大大的“犯”字,后背、脸上都写上。在众目睽睽之下,逼我们裸露着身体出入监舍,故意侮辱我们,企图逼迫我们屈从,然而我们坚决不屈服!警察和犯人狂笑,辱骂我俩不知羞耻。当时我说:我们不可耻,我们又没干啥坏事。是你们可耻,你们逼得好人没衣服穿。我们上厕所,她们也刁难,动辄不让去。

当时的警察队长叫戴莹,包组警察叫生娜。参与迫害的刑事犯人是:张芳青(齐齐哈尔人,四十多岁),李英富(哈尔滨人,四十岁),韩秀芹(肇东市人,六十四岁),王景(哈尔滨人,三十四岁),郭佳(哈尔滨人,三十六、七岁)。

二零一三年一月,我被转到监狱三楼严管区。我每天都坚持炼功。三楼严管区恶人邢国辉、高福燕、郭佳、王景和韩秀芹等把我按在床上,四肢拉抻,用束缚带捆绑。后来她们改用手铐把我铐上。整整三个月,我被每天二十四小时捆绑,再用手铐铐上。我因此三个多月没洗漱,都五月份了,我还穿棉袄、棉裤被捆绑着,浑身臭哄哄的,被褥也脏的不成样子。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后来又调来一个犯人组长叫杨晶,四十多岁。此人无比的邪恶,她跟韩秀芹、关淑芹(七十八岁)狼狈为奸迫害我。经常翻弄我的衣物,然后肆无忌惮的扔掉。还阻止我炼功。另有两个恶人,李迎春(五十岁,哈尔滨人),徐兵(三十多岁,哈尔滨人),她俩经常把我抬起来摔在地上。有一次差点把我摔死。当时十监区警察队长叫姜婷,包组警察叫孙岩。

今年四月份中旬一天,我被迫害的蹲在地上起不来。监室组长向上反映。狱方又带我去监外司法鉴定中心去做“法鉴”。五月十三日,狱方突然再次以“保外就医”的名义释放我回家,但要求必须有接收地点和相关责任人的签字才能放人。可是我户口所在地的铁锋区派出所就是不肯办理接收手续,不让我回到铁锋区。我在齐市建华区的家人,只好找到建华区相关人员,求他们办理了接收手续。

我出狱后,建华区社区人员时常到我家问这问那,还让我定期对他们做“思想汇报”。这令我很难过上一天安宁的日子,不得不流落在外,心中还时时挂念着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里的女儿。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