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忻州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概述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山西综合报道)忻州市是山西北部的一个地级市,辖区内包括忻府区、原平市、定襄、五台、代县、繁峙、河曲、保德、偏关、五寨、神池、苛岚、静乐十一县。其中著名的佛教圣地五台山、杨家将驻守抗敌的雁门关、走西口的黄河渡口……曾经上演了一幕幕发人深省、悲欢离合、英勇感人的历史剧。

历史云烟逝去,忻州人民欣逢大法,从上一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法轮大法的福音也从各个方向洪传到这块沧桑的土地上。忻府区、原平市、定襄、五台、代县、繁峙等地的百姓最先得法受益,佛光普照之处,身心健康,道德回升,欢欣激动。

然而,中共邪党反人类的本性,不能容忍法轮大法广传民间,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邪恶镇压,给所有忻州人带来巨大的灾难。法轮功学员首当其冲,遭受严重迫害:非法拘留、劳教、判刑、绑架进洗脑班、经济勒索罚款、酷刑折磨。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坚守信仰、坚定修炼、不屈不挠讲真相,经受了长期反复的各种迫害,有的甚至失去了宝贵的生命。据不完全统计,忻州市的忻府区、定襄县、五台县、代县、繁峙等市、县、区已有五名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中离世,有三名法轮功学员因迫害精神失常。被非法拘留、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约三百五十人次。

一、迫害致死案例

青年教师宋有春被非法劳教迫害致死

宋有春
宋有春

宋有春,小名宋永军,男,三十岁,忻州市代县二中语文教师,代县分水岭乡分水岭村人。宋有春在山西师范大学读书时开始修炼法轮功,毕业后,任山西省代县二中教师,并且是该片法轮功辅导点负责人。夫妻俩及全家(二弟除外)都修大法,是美满幸福的一家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去北京为法轮大法上访后被代县国保大队长丁静伙同政保科王坤、赵金恩绑架拘留,后送山西运城劳教所非法劳教。在劳教所因坚强不屈抵制洗脑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劳教所为了推卸责任,通知家人将宋有春接回。家人用担架把已神志不清的宋有春抬回家去,不久宋有春就去世,留下年轻的妻子、幼小的孩子和年迈的双亲。女儿当时仅一岁多。父亲宋培元,五十八岁,因儿子遇害,悲愤过度也去世了。他的妻子杜新菊带着巨大的伤痛,和年幼的女儿回到曲沃县娘家。

七旬老人罗补娥不堪长期骚扰离世

罗补娥,女,七十三岁,山西忻州市忻府区人。一九九八年六月得法。得法前患有关节炎,肩周疼痛,行动不便;经常感冒发烧,每年多次打针输液治疗。修炼法轮大法后,症状全无,身体健康,再未吃过一粒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村里治保人员领乡派出所警察及公安人员多次到家里骚扰、恐吓,给老人精神上造成极大的伤害。二零零零年十月后,由于罗补娥的儿子、女儿坚持修炼法轮功、讲真相,被非法抄家、拘押、劳教及判刑。在儿、女被非法关押期间,老人由于精神上的恐惧、担心和长期的思念,身体日渐消瘦且伴有胸闷、气紧等症状,经医院检查确诊为肺癌晚期并发胸水,最后于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七日十一时含冤离世。

大学生高鸿飞遭身心严重摧残英年早逝

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的高洪飞
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的高洪飞

高鸿飞,男,山西省繁峙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十月在吉林工业大学上学时,去北京为大法澄清真相,遭邪党不法人员绑架,被长春市公安局劫持到铁化看守所关押迫害三十七天。后又被非法劳教两年,送长春市奋进劳教所继续迫害。二零零一年三月又被转入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继续迫害,期间高鸿飞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由于劳教所长期强制超体力劳动,高鸿飞晕昏在工地上,被诊断为肺结核腹水,左肺漏气溢出胸腔并且化了脓。在高鸿飞生命危在旦夕的情况下,朝阳沟劳教所为推卸责任不得不放人。

从劳教所出来后,在长春功友帮助下,高鸿飞在白求恩医院开刀做了手术。但手术后刀口一直愈合不上,胸部长期插管,被医院判为活不多久。高鸿飞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使身体奇迹般恢复健康。不久,当地公安派出所又不断上门骚扰、威胁他和父母,抢走了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父亲经不起恐吓不久去世了。

二零零三年三月,高鸿飞在回家的途中又被阳曲县公安局绑架,并抢走他的摩托车。阳曲县公安局将高鸿飞转入太原杏花岭派出所准备非法劳教。但由于身体检查不符合规定,只好又将鸿飞转回繁歭公安局。繁歭恶警不但抢走高鸿飞的电脑,还勒索了家人三千元现金才放他回家。在长期的迫害中,为了躲避警察的骚扰和监视,高鸿飞长期在外居无定所,身心交瘁,骨瘦如柴,于二零零六年八月九日不幸离开人世,年仅三十岁。

青年刘建文多次被非法劳教迫害含冤离世

刘建文
刘建文

刘建文,忻州市忻府区奇村镇刘家庄人,山西省忻州市工程公司职工。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疾病一扫而光。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恶党开始公开迫害大法,刘建文于同年十二月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讨公道,后被忻府区恶警劫持到太原市新店男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刘建文长期被迫做许多超负荷的苦工,身体遭到极大伤害,二零零一年才被释放回家。同年,在邪恶迫害最疯狂的时候,刘建文将自己准备结婚的礼钱购置了复印机,印制了大量真相资料,默默无闻地做了大量讲真相工作。

二零零一年十月,刘建文刚刚新婚十天,再次被忻府区公安局政保科恶警王利民、马艾文等绑架,又遭非法劳教二年,第二次被非法关押于太原市新店男子劳教所。二零零二年夏,刘建文在劳教所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多日不能进食,身体瘦的皮包骨头,出现严重贫血。但劳教所拒不放人。二零零三年夏,刘建文再次出现上述的症状,被公安医院检查出血液有严重问题,随时有生命危险。劳教所这才提前十多天将他释放。

由于多年的邪恶迫害,刘建文身体一直未能完全康复,时好时坏,双腿一直麻木,终于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七日含冤离开人世。

六旬老人崔成明全家遭迫害悲愤离世

崔成明,男,六十四岁,忻州市忻府区奇村镇法轮功学员。崔成明全家因修炼大法遭受了严重的迫害,妻子张贵珍被中共三次绑架迫害,第一次是二零零零年一月三日被忻州市忻府区恶警非法抓捕并劳教两年;第二次是二零零三年九月十六日被原平市恶警非法拘留十五天;第三次是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七日被忻州市忻府区恶警绑架并批劳教三年。在此期间,崔成明经常遭到中共邪党人员的骚扰、威胁,生活受到了极大的干扰,最终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悲愤离开了人世。

二、被迫害致精神失常案例

肖美玲被原平看守所恶警摧残为精神分裂症

肖美玲,女,忻州市代县人。二零零五年二月份被非法关入原平看守所,因其坚修大法,被判刑七个月。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遭恶警多次殴打,被摧残为精神分裂症。

王清白被忻州拘留所恶警迫害致精神失常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五日法轮功学员王清白与其他两位法轮功学员到忻州拘留所去接被关押到期的同修周秀丽,代县国保成员储晓燕伙同忻州拘留所所长郝瑞臻强行绑架拘禁王清白等二人七天,唆使拘留所犯人任意殴打,不给饭吃,仅仅两天后的十二月七日,就将王清白迫害致精神失常。

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的还有忻府区的法轮功学员杨牡丹。

三、非法判刑案例

代县法轮功学员刘瑞星被非法判刑七年

刘瑞星,男,五十五岁,代县峨口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三月份的一个早晨,由代县公安局政委刘新平、国保大队长丁静、峨口铁矿公安科书记郎明小、科长宋俊毛、峨口镇派出所所长李瑛,将法轮功学员刘瑞星从家中绑架,并抄家抢走现金四千多元、价值二万多元的各种资料及机器设备。刘瑞星在被非法关押和折磨一年零七个月后,被忻州市中院非法重判七年。

五台县法轮功学员胡有光等五人被非法判刑三年到五年

胡有光,男,四十六岁,五台县台怀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一月五日上午,五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闫书明、朱华杰、刘俊修及台怀镇派出所赵二、小白、村干部赵金富等人闯到胡有光家中非法抄家,抢走电脑、打印机等若干私人财产,并将胡有光绑架到定襄看守所酷刑迫害。据悉,恶警对胡有光进行了二十天的酷刑折磨,将胡有光折磨得没了人样。后又将胡有光转押到五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长达近十个月。十一月三日胡有光被非法重判三年半。薛梅梅(小名)、王平展等四位法轮功学员也分别被非法判处三年半至五年徒刑。

忻府区法轮功学员狄美荣两次被非法判刑

狄美荣,女,忻州市忻府区法轮功学员。狄美荣曾在太原新店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近一年,又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至零六年九月被非法判刑三年,非法关押在山西省女子监狱。第三次被迫害是在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日在长征路商场附近向世人讲真相时遭绑架。于二零零九年七月二日上午被劫持到山西省女子监狱进一步迫害。

代县法轮功学员孙双文被非法判刑七年

孙双文,男,代县法轮功学员。因坚修大法多次被邪党绑架迫害,至今还在山西省祁县晋中监狱被非法判刑七年,妻子被迫和他离婚,已经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伤。可中共邪党还是不放过他的家人,他八十五岁的老父亲无人照管还经常遭到恶党“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派出所、乡政府上门骚扰、恐吓。

定襄县法轮功学员王耀文被两次非法判刑九年

王耀文,男,五十三岁,定襄县王进村法轮功学员。原系本村中学教师,多次遭中共邪党非法劳教、判刑迫害。二零零五年五月,中共忻州恶党徒将王耀文关进祁县监狱(即晋中监狱)进行了长达四年的迫害。在二零一二年七月十日在定襄县蒋村给当地老百姓讲法轮功真相并派发真相资料,真相光盘等,被当地不明真相的人诬告,遭蒋村镇派出所和公安,国保大队等人员绑架、非法抄家,抢走家中的笔记本电脑二台、打印机、刻录塔、手机、电视卫星锅等财物共计三万余元。当地警察把王耀文绑架到定襄县看守所,说是十五天放人。结果在忻州市六一零邪恶非法组织的操控下,定襄县公安局又将王耀文秘密转移到忻州看守所迫害,其后忻州市六一零与定襄县公检法院合伙密谋,没有任何司法行为手续,也没有通知家属,将他非法判刑五年,于二零一三年三月底将他劫持到原平市劳改农场迫害。

忻府区法轮功学员白瑞芳被非法判刑三年

白瑞芳,女,忻府区法轮功学员。白瑞芳以前患有贫血(最严重时全身只有5克血色素)、过敏性鼻炎、多种妇科病、哮喘,整天不是跑医院,就是求神拜佛或练气功(后来知道是假气功),花了不少钱,结果病情越来越重。于是到山西大学二院住院治疗,而病情并无好转。二零零四年从医院回家后不久,白瑞芳有幸得到法轮大法书籍和音像资料,开始炼法轮功,不到三个月全身疾病不医而愈。二零零六年五月,白瑞芳在忻州城区讲真相、发资料时,被部队哨兵构陷并交由忻州市忻府区邪党公安国保大队非法行政拘留十天。二零一二年七月四日,白瑞芳与其他学员在忻州市五寨县城讲真相发资料时,被五寨县邪党公安局国保大队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

二零一二年九月四日上午十一点多,白瑞芳在回家路上被忻州七一北路派出所王新平、连二等三名警察(执行忻州市公安局以及“六一零”的命令)绑架,说是跟他们采辑信息,让她照相,签字,白瑞芳全都拒绝,不予配合。到晚上八点多,王新平将白瑞芳劫持到五寨县公安局非法刑事拘留,当晚非法关押在五寨县看守所。随后,五寨县公安局、检察院继续编造迫害白瑞芳的所谓“案子”,非法批捕起诉。二零一三年一月七日,五寨县中共邪党人员操控法院在忻州市看守所对白瑞芳非法开庭,白瑞芳的丈夫当庭为其做了无罪辩护,从犯罪构成的四个要件论述了白瑞芳的行为不构成犯罪,要求合议庭人员在没有法律依据的情况下,用良知对待本案,宣布白瑞芳无罪,立即释放。

白瑞芳抵制五寨县邪党公检法的迫害,中共邪党法院认为白瑞芳没有所谓的“悔罪表现”,于二零一三年一月三十日宣布非法判处白瑞芳三年徒刑。白瑞芳当庭提出上诉。五月十日,忻州中级法院二审开庭,白瑞芳宣读自己的上诉书后,北京来的律师为白瑞芳做了义正词严的无罪辩护,特别指出所有参与非法抓捕、起诉和判处白瑞芳有罪的公检法人员都构成枉法裁判罪、非法追诉罪。白瑞芳的丈夫从她修炼法轮功身心发生的变化方面讲明了法轮功是什么和法轮功让人干什么,包括合议庭组成人员和公诉人在场的所有人都有所触动,有人还抹眼泪。庭审结束后在场的四名法警原来的凶劲都荡然无存。2013年5月24日,忻州市法院非法维持原判。7月8日,白瑞芳被劫持到山西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四、非法劳教案例

忻府区法轮功学员刘建文被非法劳教两次共三年半

刘建文,男,忻州市忻府区奇村镇刘家庄人,山西省忻州市工程公司职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恶党开始公开迫害大法,刘建文于同年十二月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讨公道,后被忻府区恶警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零一年十月,刘建文刚刚新婚十天,再次被忻府区公安局政保科恶警王利民、马艾文等非法抓捕,又遭非法批劳教二年。

忻府区法轮功学员张贵珍被两次非法劳教共五年

张贵珍,女,忻府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元月三日被忻州市忻府区恶警非法抓捕并劳教两年;二零零三年九月十六日被忻州的原平市恶警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七日被忻州市忻府区恶警绑架并批劳教三年。

代县法轮功学员毛相青被两次非法劳教三年

毛相青,男,五十三岁,山西代县聂营镇人。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三日,被代县国保大队长丁静伙同指导员乔双有、忻州市六一零专案组长张建林,以怀疑法轮功学员毛向清书写真相标语为由,将正在开车途中的毛向清绑架,并非法劳教一年。于二零零七年八月份解教回家。回家期间一直有人跟踪盯梢。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三日,由忻州市六一零恶警张建林伙同代县国保大队指导员乔双有,指使聂营镇派出所所长李瑛(原峨口镇派出所长)以问话形式将毛向清骗至派出所实施了绑架,所谓理由是上次书写的真相资料没搞清楚。后又被非法劳教二年。

定襄法轮功学员王耀文被非法劳教两次

王耀文,男,定襄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三月,王耀文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后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一年八月,王耀文因发放真相资料和张贴大法标语再次被绑架关进看守所。为了抵制迫害和非法劳教,王耀文曾多次绝食。恶所长胡卯生,指使犯人、医生对他进行暴力灌食、插胃管、戴背铐。一直持续半个多月,王耀文被迫害的瘦骨嶙峋,几次被送劳教劳教所都不敢收。二零零二年六月,王耀文又一次被非法劳教。

静乐县三位农民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

王九环,男,六十七岁;商喜为,男,五十六岁;商存为,男,五十八岁,均为静乐县双路乡神家村农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六日,三名法轮功学员向村民讲真相时被诬告。当天中午,当地双路派出所所长于一中、指导员闫建军与县公安局副局长李金平、政保科长杨雪峰“610”密谋合伙,纠集十多人开三辆警车来到神家村王九环家门口,把王九环和商喜为、商存为三人同时绑架,并且非法将王九环家中的自用电脑,打印机两台和一些书、资料抢走,把他们非法关押在静乐县看守所迫害。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六日,三位农民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六十七岁王九环被非法劳教二年,五十六岁的商喜为和五十八岁的商存为各被非法劳教一年。王九环在九月十日被所谓取保候审回家。商喜为、商存为俩人被劫持到太原送劳教时,被拒收退回。家人到静乐县看守所要求放人,九月二十一日商存为回家,商喜为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日,商喜为被静乐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为首的官员第二次送太原非法劳教。太原劳教所因体检不合格,再次拒收。商喜为又被迫转其它医院检查后,所谓“合格”,被强行劳教,为期一年。商喜为被非法关押在太原新店劳教所遭迫害。

定襄县法轮功学员董建荣被两次非法劳教

董建荣,男,46岁,定襄县王进村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零年和二零零一年董建荣曾被非法绑架过两次,非法劳教过一次。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八日下午二点多,董建荣去小王村姐姐家里,进村时给路人讲真相送光碟,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下午三点左右,神山派出所的三名警察来到他姐姐家里强行绑架董建荣,董建荣不上车,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但不听,其中二名不法警察张建军、乔进有对董建荣大打出手,将董建荣打了足足有半个小时。另一名开车警察说是做好人的别打了。随后把董建荣劫持到车上强行拉走,非法关押在定襄县看守所遭迫害。七月二十九日下午,定襄县国保大队与派出所共五人到董建荣家里非法抄家,抄到几张光碟和大法资料。并抢走一部手机和账单等物品。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一日定襄县公安局“610”国保大队长韩书全,公安纪检书记岳同成为首的人员执法犯法对董建荣非法劳教一年半。董建荣于二零一一年九月一日被送至太原新店劳教所后,经身体检查,有心脏病和高血压被退回。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定襄看守所。可是,定襄县国保大队和看守所一直没有通知家属,直到四、五天后家属才从别处得知消息。后家属去要人,韩书全推脱责任,说有点小病,过一段时间后可能还要送去劳教。二零一一年九月十四日,董建荣又一次被送劳教所,再次因身体情况被退回,于九月十六日晚回到家中。

忻府区法轮功学员张凤英、刘润娥被非法劳教

张凤英,女,五十六岁,刘润娥,女,三十六岁。忻府区三交镇三交村农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日上午,在忻州市杨庄村附近讲真相时,被合索乡镇派出所所长孙俊伟绑架,当天将她俩劫持到忻州市忻府区公安局、六一零专案组,当晚关到忻府区看守所。张凤英、刘润娥被忻府区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在太原新店女子劳教所遭迫害。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四日上午,她俩一同去忻州市牛尾乡村的集市上给人们讲真相派发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当天上午十一点左右,被一辆110警车上的警察从集会上绑架,据说先拉到三交镇派出所,当地人说她们都是好人放了吧,这些人不听,又将她俩劫持到忻州市看守所。

五、非法拘留案例

原平市法轮功学员聂秀英被非法拘留

聂秀英,女,原平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二月因在山西省大同市西花园七十研究所家属院内发放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居民举报后被非法抓入大同市第一看守所,同年三月份被转入山西省原平市看守所。因聂秀英坚修大法,抗议非法关押,并跟能遇到的人讲清真相,高喊“法轮大法好”,多次被恶警赵某、李健毒打。赵某用手脚打累了,就换用鞋打,致使聂秀英头部被打得肿胀,连同身体上出现大片淤血,惨不忍睹。至此,聂秀英绝食六天抗议恶警的流氓行径。看守所怕出事,强行灌食。面对赵某,聂秀英告诉他:“我不恨你,我是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恶警赵某无言以对。
代县法轮功学员李高平三次被非法拘留

李高平,男,代县法轮功学员。九九年七二零去北京上访被关押在代县看守所十天;九九年十一月再次去北京上访被家人追回后,又被代县公安非法关押十五天;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三日晚上与三位同修在公园里打坐,被代县“610”和峨口派出所非法抓捕关押在原平看守所一个月。

忻府区法轮功学员赵改萍、李月娟被非法拘留

赵改萍,女,四十岁;李月娟,女,四十七岁,均为忻府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一日上午,两人去忻州市忻府区紫岩乡曹村讲真相,被一不明真相的村民报告给村委治保主任段文祥,段随后报紫岩乡政府值班的副书记赵建平,赵等人又报告忻府区公安局臭名昭著的“610”办公室。在此过程中,两位法轮功学员一直用善心向周围人讲真相,准备离开时遭到乡政府治保主任阻拦,不让离开。后被忻府区“610”恶警刘建光、范聪明等人伙同当地派出所值班人员绑架,并劫持到忻府区公安局国保科,随后又被国保科副科长王利民等恶警非法抄家。两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关押在忻州市看守所迫害。

赵改萍原在忻州电视台做播音员工作,曾在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一日左右去北京证实大法,后被恶警绑架到忻州看守所非法拘留迫害。离开黑窝后,电视台领导不让她上班,把赵改萍调离岗位。

忻府区法轮功学员王桂荣、乔香莲被非法拘留

王桂荣,女。乔香莲,女。二人均为忻府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三日下午,二人向世人发放真相资料时,遭恶人诬告被绑架后非法拘留。

原平市法轮功学员谷玉琴被非法拘留

谷玉琴,女,六十多岁,原平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八日在原平市卖花时给民众讲法轮大法的真相,被便衣警察绑架到原平市看守所非法拘留迫害。

忻府区法轮功学员李丽娟被非法拘留

李丽娟,女,忻府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七月一日下午,一伙忻府区公安局国保警察闯入忻府区老百姓大药房,将正在为顾客购药的李丽娟强行绑架至停在门口的一辆白色无牌车内带走。夜间又非法闯入李丽娟家中抄了家。李丽娟被劫持在忻州市看守所遭非法拘留迫害。

宁武县法轮功学员白改换遭非法拘留

白改换,宁武县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七月三日中午白改换参加婚礼,下午遭绑架,被非法拘留迫害。

忻府区法轮功学员王桂荣遭非法拘留

王桂荣,女,忻府区法轮功学员,住在太原市上兰村娘家。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一日,被忻府区恶警翟俊华、栗晓军伙同太原市上兰村恶警闯入家中绑架,劫持到忻府区西门坡看守所遭到非法拘留迫害。

忻府区白瑞芳等三位法轮功女学员被非法拘留

白瑞芳,五十二岁;齐贵兰,五十一岁;葛利萍,六十岁,忻州市忻府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七月四日上午,在忻州市五寨县城给当地老百姓讲法轮功真相,并派发真相资料,包括真相光盘、小册子、《九评》等。在发送过程中,被当地“六一零”人员诬告,并通知当地公安巡警,又伙同国保大队人员绑架了这三位法轮功学员。当天晚上非法关押在五寨县看守所被非法拘留15天。

忻府区法轮功学员常海花、王仲华遭非法拘留

常海花,女。王仲华,女。均为忻府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七日晚十点左右,二人在五台县建安镇给世人派发大法真相资料过程中,被五台县建安镇派出所警察劫持。被绑架后非法拘留。

忻府区法轮功学员徐建萍、赵改萍被非法拘留

徐建萍,女,四十八岁;赵改萍,女,四十三岁,均为忻府区法轮功学员。俩人都在忻州市忻府区工作,在节假日准备乘坐K602次太原到北京火车去北京看上大学的孩子。二零一四年四月三十日晚十点三十分左右,在车站安检处说是被查到携带法轮功资料,被绑架到当地车站派出所,当晚派出所警察通知了忻州市公安处、省铁道公安处,第二天下午三点左右,太原铁路公安处、忻州车站派出所与忻州市公安处大约八人非法抄了她们的家。晚八点左右。警察又闯到其母亲家里非法抄家。两人现被非法关押在忻州拘留所。

代县法轮功学员周秀丽等四人被非法拘留

周秀丽,女,代县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下午三点,周秀丽在阳明堡镇马站村发真相挂历时被恶人构陷,被阳明堡派出所五恶警暴力劫持至忻州拘留所,当晚七点左右进行了非法抄家,拘留所原定于拘留十五日后放人。

十二月五日,代县法轮功学员张水鱼、王清白、高婵林三人去接周秀丽,拘留所不仅没有放出周秀丽,还将张水鱼、王清白、高婵林非法扣押,并将周秀丽转为刑拘等待公诉。张水鱼因检查血压高,拘留所拒绝接收,当日回家。高婵林当天检查出心脏病,但代县国保队一名叫小燕(音)的恶警与忻州拘留所检查医生窃窃私语后强行将高婵林、王清白非法扣押七天。原本张水鱼、王清白、高婵林没有接到人准备给周秀丽交上生活费后离开,但忻州市拘留所贺姓所长强行将此三人控制,不让离开,还叫嚣:“我逮的就是法轮功,恨的就是你们法轮功,……我就是想逮法轮功整一整,让你们法轮功你们儿女成不了家,找不到工作……”,还硬说周秀丽是他们的头儿,并联系代县国保大队强加迫害周秀丽及此三人,当日对此三人非法抄家,并非法将王清白、高婵林绑架于拘留所强加罪名。拘留所狱警教唆其他犯人“好好修理”王清白、高婵林,让十七岁多点点的小姑娘用鞋底抽年近五十的法轮功学员,还扬言说:“我整死你们,你们又能咋样?要打一屋人一起打,否则我修理你们。”高婵林多次警告他们说你们犯了非法拘禁罪,他们不听不说,还反对高婵林进行拳打脚踢,以及上手铐。牢中恶犯因受狱警教唆时不时对二人进行拳打脚踢,王清白于七号出现幻觉、胡言乱语,高婵林多次向狱中打报告,说王清白身体出现状况要求见家人。但狱警认为王清白是在装,不予理睬不说还不给饭吃。王清白、高婵林是十二月五日被非法拘留,十二月九日二人家属已经前去探望,未能见到二人,交付七天生活费五百五十元。

十二月十三日高婵林、王清白出狱,但王清白精神失常已不认得周围的人。十二月十六日,高婵林前去代县新高派出所找王文平(派出所抄家负责人)要求要搜查证、拘留证,派出所拿不出证件,让找国保大队储小燕(音)、张俊明(音)。高婵林家中有患有七年精神病的丈夫,但这七年里无论丈夫怎样对她,她都始终认真照顾。周秀丽待人真诚,目前家中有八十多的老母亲和婆婆需要照料,还有两个十三岁左右的孩子需要抚养。现被恶警转为刑拘,面临非法判刑。

六、劫持到洗脑班迫害

洗脑班,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恐怖组织、用非法手段拘禁强制法轮功学员“转化”(即放弃信仰)的犯罪场所。忻州市邪党“610”多次举办“洗脑班”,胁迫当地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街道办事处、居委会、村委会等部门负责人及其相关人员,诱骗、劫持法轮功学员分期分批到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迫害,同时从中渔利。(办洗脑班可得到中共财政专项资金、专项拨款奖励,并勒索法轮功学员家人与相关单位)。

仅忻州市忻府区“六一零”至今已举办过六次洗脑班,二零一零年两次。二零一零年七月三十日,在忻州市城北的顿村度假村“六一零”办的第一次洗脑班里,因大部份法轮功学员正念正行,使洗脑班流于形式。事后,“六一零”人员不罢休,继续胁迫相关单位人员摸底筹备,于二零一零年九月八日又办第二次洗脑班,对部份法轮功学员实施了第二批的迫害。在洗脑班上,充分利用所谓的心理学家、邪党政教人员、邪悟人员误导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二零一一年四次。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一日以来,在忻府区“610”头目范慧明、刘建光的操纵下,连续在当地顿村温泉度假村派力高宾馆办1-4期洗脑班,他们采取威胁、恐吓,借口上级让干的或者利用伪善和利诱的欺骗手段,甚至他们通过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单位领导施加压力,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第一期三人,第二期二人,第三期四人,第四期三人。第四期班从十一月二十五日起,将周边定襄县(晋昌镇西关村法轮功学员齐富民)正在早市上做生意的一名法轮功学员强行绑架。有的法轮功学员为了避免遭迫害,被迫离家出走。

原平市举办一次洗脑班。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八日,原平市“六一零”在原平市宾馆举办洗脑班。“六一零”将西镇乡阳房村法轮功学员李艳英、南阳店法轮功学员苏和平之夫诱骗胁迫到原平市洗脑班,妄图以此来诱骗苏和平。

七、经济迫害案例

中共忻州610和政法系统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各种司法迫害的同时,还奉行江泽民“经济上截断”的邪恶指令,通过抄家抢劫财物、向法轮功学员家人勒索钱财、开除法轮功学员公职、剥夺法轮功学员经济来源等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严重的经济迫害。

二零零三年三月,繁峙县不法警察不但抢劫了法轮功学员高洪飞的摩托车、电脑等个人财产,还向其家人勒索了三千元所谓的“取保候审保释金”。

二零零六年三月份,代县公安局政委刘新平、国保大队长丁静、峨口铁矿公安科书记郎明小、科长宋俊毛、峨口镇派出所所长李瑛等人,将法轮功学员刘瑞星从家中绑架,并抢走现金四千多元,还有价值二万多元的各种资料及机器设备。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左右,五台县豆村法轮功学员薛梅梅、闫梅梅、老毛等四位法轮功学员被五台县公安和镇派出所合伙绑架,并抄家。恶警还要家属每天支付25元的生活费。法轮功学员家境也都很贫困。

二零零八年一月五日,五台县台怀镇法轮功学员胡有光被五台县公安局绑架,家中电脑、打印机及耗材被拉走一小车。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定襄县公安、“六一零”、政保科、派出所等人员多次到法轮功学员王耀文家非法抄家,抢劫大法书籍和个人财物。二零零零年到北京上访后,王耀文的工作单位就非法扣留了王耀文的工资,只给二、三百元生活费。定襄公安、六一零、教育部门、村治保主任等不但派人监视、跟踪他,还要从王耀文工资中拿钱给迫害他的人作“补助费”。二零零六年夏,王耀文被非法开除公职。导致王耀文经济困难,连个人生活都很难维持。

自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以来,忻州市忻府区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王利民积极追随恶党,参与多次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抄家、提审及劳教等坏事,同时对法轮功学员不修炼的家属进行敲诈勒索,如:法轮功学员周善青的家属就多次被迫“请他”在忻州高档饭店“香江大酒店”吃饭,每次吃完饭后,都还要拿几条高档香烟“芙蓉王”和一定数量的钱财;法轮功学员王爱鱼的家属,被王利民以让看“提审书”为名敲诈了至少有三万元;法轮功学员杨牡丹、李桂兰的家属被王利民以保外就医为名敲诈了数万元。王利民用这些不义之财买了个人小轿车(土灰色红旗牌奔腾系列),车号是晋HH6868;在原有住宿的基础上,又花十几万元买商品房一套。还有许多鲜为人知的敲诈勒索因家属怕报复不敢讲出来。

八、忻州市迫害法轮功学员恶人榜

中共忻州市政法委、610(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非法组织)、忻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是迫害法轮功的专职机构,忻州市公安局长杨梅喜、副局长段焕义分管国保、610,是忻州市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之一。

杨梅喜,男,一九六九年生,中共党员。曾任太原市万柏林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分局副局长,太原市尖草坪分局局长,太原市公安局局长助理兼刑侦支队长,大同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二零一一年五月任忻州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常务副局长(主持全面工作)。二零一二年八月任忻州市公安局局长。在其任太原市万柏林公安分局副局长期间,是太原市迫害法轮功的“101迫害案”主要责任人,直接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五人,非法判刑二十余人。迫害死的五名法轮功学员是:丁立红、毛延平、王志明、康治国、栾福生。

现任忻州市五寨县副书记的武革慧,此前是山西省610的一个处长。二零一零年~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在太原新店街,连续三年办迫害法轮功的洗脑班。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以恐吓、欺骗、精神折磨等方式,迫使人放弃信仰,给法轮功学员身心及家庭造成重大伤害。

在二零一二年~二零一三年期间,忻州市公安局共绑架法轮功学员四人,非法拘留二人,非法判刑二人。其中法轮功学员白瑞芳被五塞县公安局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回家没几天,又被秘密绑架,并被五塞法院非法判刑。白瑞芳上诉后忻州市中级法院又非法判刑三年。另一位法轮功学员王跃文,被定襄县公安局非法拘留,定下十五天放人,结果连家属也不通知,司法程序也不走,就被定襄县法院秘密非法判刑五年,家属及朋友责问其公检法的人,为什么这样做?他们说没办法,是上面指示。同样五塞县公检察法院的人也说是上面的压力。这个所谓的上级,就是指忻州市公安局长杨梅喜等人。

忻州市610头子张建林、忻府区610头子刘建光,以及忻府区公安局政保科长马艾文、王利民,翟俊华、代县国保队长丁静、成员储晓燕、定襄县国保队长韩书全、定襄县公安局纪检书记岳同成、定襄县公安局副局长高补俊、五台县公安局长辛建民、五台县建安镇派出所长姚建国、静乐县公安局长杨占刚、公安局副局长李金平、政保科长杨雪峰、静乐县双路乡派出所长于一中、指导员闫建军、原平市公安局,原平市闫庄镇等恶警,长期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的手段包括:绑架、勒索、非法劳教、判刑、酷刑折磨。据不完全统计,忻州市有近三百五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非法劳教、判刑,五人被迫害致死,三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给法轮功学员及家人带来巨大的伤害和物质损失。

忻州市代县政法委书记贾明亮、代县610侯新娥、国保队长丁静等不法人员多年来迫害代县法轮功学员。被他(她)们亲手迫害进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就至少有三十多人次,使许多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代县二中教员宋有春就是被丁静伙同政保科王坤、赵金恩投进劳教所,被活活打死的。

代县国保成员储晓燕伙同忻州拘留所所长郝瑞臻绑架法轮功学员王清白,在拘留所任意殴打,仅仅两天,在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七日,将王清白迫害致精神失常。

忻州市忻府区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王利民,此人已上了国际追查组织的恶人榜,自中共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功以来,王利民参与了许多次绑架、抄家、提审及劳教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坏事。

忻州市忻府区610头目刘建光,二零一零~二零一三年,参与办洗脑班(强迫法轮功放弃信仰的黑监狱)不遗余力,年年骚扰、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

还有忻府区610副主任范慧明。积极参与“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多行不义遭恶报,范慧明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准备办洗脑班前突发死亡。

九、忻州市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事例

忻府区“六一零”副主任范慧明暴病身亡

忻州市忻府区“六一零”副主任范慧明从二零零二年上任以来,一直跟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积极参与对当地的法轮功学员绑架、非法拘留、判刑、劳教、洗脑,法轮功学员多人多次对其讲真相,一直不听。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以来,不到一个月,连续办所谓四期洗脑班,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他操纵乡、镇和城区办事处以及居委会有关领导及工作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多次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不配合,而且向他们讲真相,“六一零”以及参与者们不但不听还采取强制措施,威胁、恐吓,借口上级让干的,有时采用伪善和利诱的欺骗手段,甚至通过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单位领导施加压力。

范慧明亲自到法轮功学员家里做“帮教转化”,企图让学员写“三书”保证不再炼法轮功,否则就到洗脑班。他们对一名做小生意的法轮功学员威胁“不去洗脑班,就砸了你的摊子”,强行将这名法轮功学员送到洗脑班被“转化”,他又到一名干部法轮功学员家里说:“法轮功和共产党,是石头和鸡蛋的关系”,学员说:“法轮功是石头,共产党是鸡蛋”时,他气急败坏的说“你们反党”。

范慧明几年来配合中共,为了个人名利的爬升而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从根本上就不明白法轮功到底是什么,不了解法轮功已经弘扬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怎么能迫害或不让炼呢?转化迫害和不让炼本身就是犯罪。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早上四点多,范慧明忽然痛苦呻吟,口吐白沫,身体抽搐。医生赶到家,范慧明已死亡,年四十五岁。本来年轻健康的范慧明,在睡觉前没有任何异常表现,正在积极的做法轮功学员的“转化”迫害。

范慧明没有想到自己迫害法轮功,终遭到恶果报应。

忻府区南关村治保主任方敬安暴病身亡

忻州市忻府区南关村治保主任方敬安,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迫害大法极其卖力。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某日,他正看电视时,突觉头晕,转瞬即不省人事,其妻打120急救电话,急救车还没到,他便暴病身亡,全身呈黑色。

奉劝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公检法人员:勿知法犯法,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必报。

参与责任人电话(0350)

忻州市公安局长杨梅喜18335080001

忻州市公安局副局长段焕义(分管国保)133834080083050003办

副局长张保平133534055553050007办

副局长刘东胜133834080193050013办

副局长兼交警支队长袁小波189350300183066991办

党委委员、调研员周亚进133834080093050008办

纪检书记刘廷升133834080113050012办

政治部主任李廉133135003883050018办

副局长马新文133035070733050017办

副局长张振富133135000003050019办

国保支队支队长邢静13313509000政委张全勇13383408283张伟13383408044

韩晶晶13383408077韩正伟13383408379张杰13383408480

反邪教大队大队长闫玖林13383408278赵增荣13383408280

张建林,男,忻州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610专案组组长13835030038(手机)

韩庚(院长)忻州市中级法院15135026666

忻州市拘留所所长:郝瑞臻13313501158

忻州市拘留所政委:段建义13383408065

忻州市看守所所长:薛建军13383408012、

忻州忻府区看守所所长:戎创钧133135002862136508(宅)3052328(办)

翟俊华,忻府区公安局政保科教导员,2028379(宅电)13835030920(手机)

王利民,男,忻府区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3039716(宅电)13835030921、13037017736(手机)

郭新有,男,忻府区公安局政保科13313500167(手机)0350-3815213(宅)

刘建光,男,忻府区“610”主任,139350086820350-2021836(办)0350-3802301(宅)

忻州市公安七一北路派出所王新平13994137303,13313500353连二15835663794

代县政法委书记贾明亮办公室电话:0350-52225200350-5222326

代县六一零:侯新娥办公室电话:0350-5228610

代县国保大队长:丁静0350-5602673

静乐县公安局局长:杨占刚1331350400113803442528

静乐县公安局副局长:李金平(主管双路乡)13835033133

静乐县公安局政保科长:杨雪峰13835033145

五寨县法院相关人员及手机号:

韩进堂院长手机13935029007

郝耀卿分管副院长手机18203402897

关俊山刑事庭庭长手机13363504740

华彦君案件承办人手机13753066594

定襄县公安局:0350-6022665;办

国保大队队长:韩书全0350-6021393,13513503608;

公安局纪检书记:岳同成13835031880;

公安局副局长:高补俊0350-6027588,138350318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