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安岭阿木尔林业局警察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五年里,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阿木尔林业局的警察,执行中共迫害政策,对当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罚款、勒索、扣发工资、骚扰、挑拨离婚、恐吓、跟踪、监视、绑架、抄家、关押、酷刑、劳教等等迫害。

十几年来,阿木尔公安局副局长康军,国保头目李贵森,充当邪党的迫害工具,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抄家、搜身、搜铺、监视、蹲坑、侮辱、打骂、体罚、酷刑、绑架、劳教、罚款、勒索等等迫害。

参与迫害的警察还有:王小丫、周伟军、李尊正、单广磊、刘涛、尹士彬、杨洪秀、张荣新、李俊庭等。

以下是他们的恶行:

一、典型迫害案例

◇清廉会计王秀清被迫害致死

阿木尔法轮功学员王秀清女士,遭受多次非法关押、两次劳教、长期的威胁和恐吓,于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日含冤离世。其丈夫出于对中共邪党的恐惧,也曾经残忍迫害她,并与她离婚。

一九九六年王秀清听说大法好,开始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她在单位当会计二十年,特别是学法轮功后,按大法的要求做清正廉洁的好会计。她不占公家的一分钱,她们单位因为贪污腐败,多人被判刑,在调查她时,纪委人员说:“你怎么这么穷呢,别人都有存款,就你没有。”

王秀清法轮功之后,心情开朗、乐观,别人问她:“你怎么不知道苦呢?”她说:“我在做好人吃苦也不觉苦。”她孝顺公婆象对待自己的亲爹妈一样。就在王秀清离婚后,婆婆还是到她家住,一住就是一个星期。婆婆说:“我儿子怎么这么没有福呢!如果不离婚,我到这儿住也觉得心里坦然。”

王秀清
王秀清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江泽民团伙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当时王秀清想,这么好的功法怎么就不让炼了哪?我得去向国家领导人如实的讲清法轮功的真相。就这样王秀清走向了北京,王秀清还没来得及见到国家领导人,就被绑架关押到阿木尔看守所,遭非法拘留、罚款、关押了三个多月。

二零零一年王秀清再次去北京上访,被劫持阿木尔看守所,又被阿木尔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绑架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迫害。在看守所关押期间,王秀清的丈夫迫于压力跟王秀清离婚,由于王秀清身心遭到严重的摧残、及中共邪党的邪恶洗脑,王秀清被迫放弃了修炼。

二零零七年王秀清出现乳腺癌,王秀清明白,只有法轮功能救她,这时又从新修炼法轮功。

二零一一年腊月二十九日,在大兴安岭加格达奇火车站,王秀清准备回阿木尔镇,在过安检的时候,因为王秀清随身携带的拎包里有法轮功真相光盘,被加格达奇火车站发现,王秀清当即被齐齐哈尔铁路公安处绑架至齐齐哈尔看守所关押。

齐齐哈尔的铁路派出所,在明知王秀清身患乳腺癌晚期,还非法关押了她半个月,然后又非法判王秀清劳教两年。由于遭恐吓及邪恶迫害,王秀清身体渐渐不支,齐齐哈尔铁路公安处怕承担责任,才不得不把王秀清放回家,还勒索了王秀清的姐姐一万元钱。

二零一三年七月初,齐齐哈尔铁路公安处的警察戴某某、阿木尔铁路派出所刘占辉等人,又到大兴安岭阿木尔镇对王秀清家进行骚扰,逼迫王秀清照相。第二天,又逼迫王秀清到阿木尔铁路派出所,当时王秀清已经不能行走,呼吸困难,生命垂危,警察戴某某与派出所所长刘占辉等恶警,还是毫无人性的对王秀清进行了邪恶的威胁和恐吓。

由于再次遭到威胁和恐吓,加之这些年的邪恶迫害导致王秀清再也承受不住了,于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四岁。

◇林国英被迫害成植物人

林国英女士今年五十岁,是漠河县图强法轮功学员。在学大法前,她患高血压、子宫肌瘤等多种慢性疾病,干不了家务活;学大法后,所有疾病都好了,家务都由她干,还在家开了个商店,家庭经济条件也好了。林国英从不与人争斗,很和善,邻居和亲朋好友们都说:“她是难得的好人。” 可是林国英就因为做好人却遭受中共四次绑架,一次劳教,如今林国英被迫害成了植物人。

迫害前的林国英
迫害前的林国英

如今的林国英
如今的林国英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八,林国英去北京上访,车过林海没到加格达奇的时候,图强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张落芳给图强林业局组织部的吴俭波打电话,命令吴俭波从加格达奇开车堵截林国英坐的这列火车,吴俭波上车后指使乘警检票查找图强法轮功学员,因此绑架了林国英。林国英被劫持到图强看守所关押一个星期。之后,林国英又被劫持到了阿木尔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三个月,林国英身体状况不好才被迫放回。

林国英在家住了几天,又被图强公安局副局长张落芳指令国保大队的王景山、周文宽等绑架到了图强看守所,林国英随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大约二零零零年八月二日被劫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迫害。在八月三日,林国英被绑架到双合劳教所时身体血压高达二百多,就是这样劳教所的恶警们也没放过她,还逼她劳动创效益,往她吃的饭里偷着放药。林国英的血压始终是二百到二百四,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就把林国英送回了家。这时林国英身体已经出现脑出血,半身不遂的症状。

如今林国英已经被迫害的成了一个四肢不能动,整日整夜躺在床上,不会说话,不会吃饭,只有眼珠有一点会动,大脑有一点点思维,反应也很慢。林国英的现状是图强公安局、阿木尔公安局、齐齐哈尔劳教所执行中共的迫害政策造成的,这给林国英家庭带来了严重的伤害。

◇教委干部里玉书遭残酷迫害

原阿木尔教委干部里玉书,学大法前身患多种疾病,四肢无力;学大法后,里玉书身体健康,心情愉快,每天有使不完的劲儿。从一九九九年到现在的十五年里里玉书因为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多次被拘留,在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九日,里玉书被加格达奇公安局绑架,被加格达奇法院冤判十二年。二零零二年一月,被加格达奇公安局绑架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里玉书受尽酷刑。

迫害前的里玉书
迫害前的里玉书

出狱的里玉书:脸、嘴、肩膀歪斜,嘴角不自觉流口水
出狱的里玉书:脸、嘴、肩膀歪斜,嘴角不自觉流口水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八日,里玉书历经十二年的折磨走出监狱,颠簸一天多,于五月十九日回到家乡,没想到里玉书出了大监狱,又象进了个小监狱,阿木尔林业局、政法委对她二十四小时监控跟踪,十几年的工资被阿木尔林业局扣发。

阿木尔林业局所有单位的领导全都排班,二十四小时轮班对里玉书跟踪监控,里玉书家楼前楼后,都有监控车,里面坐着几个人,轮班二十四小时在楼门口监控,里玉书有一点儿动静,他们就层层汇报、请示。

里玉书去哪里,他们就紧紧地跟到哪里。一次,里玉书要去一位法轮功学员家,监视的几个人也紧紧地跟着进屋,里玉书说:“我得跟她学法呀!”他们说:“你们学,我们在这儿等着。”几个人就坐在那儿紧紧的盯着,里玉书走,他们也跟着走。

知情人士说,在里玉书回家前,阿木尔林业局借口给里玉书维修房子之机,在里玉书家楼门洞从一楼到二楼(里玉书家在二楼)走廊里,各个角度安装了九个微型摄像头,在里玉书屋里,安装了窃听器和监控器。

一天,一个朋友去看里玉书,里玉书记不起来了,就问:“你家住哪儿,你家有几口人,家里还有什么人?”等到这个朋友刚回家,这个朋友的丈夫就说,刚才片警来家了,问:“你媳妇的娘家有什么人,都在哪里住……”

这些贴身监控,都给里玉书身心造成很大的压力和痛苦,给里玉书及其亲朋好友带来很大的困难。

里玉书出狱一个星期后,她突然站不起来了,站着就摔跟头,半个身子不好使,嘴和脸都歪斜,里玉书爬着去厕所,来回在地上爬,上不了床。

此时,恶人安装在她家里监控摄像头都能看到里玉书来回在地上爬。正义的常人都气愤不过,找到监视的那些人指责说:“好好的人,给人家迫害十二年,回来还整天整宿的看着,共产邪党哪有人权哪?!每天二十四小时监视,给整这样式的了。你们给整这样式的了,怎么不管了呢?人在地上爬,怎么不管了呢!”

亲朋好友提出送里玉书去医院,那些监控的人都说:“我们也做不了主。”他们马上向上级请示,一看人都这样了,层层领导们都怕担责任,都回避,都偷偷地溜了。

后来,里玉书身体几秒钟就不自觉地摇动、颤抖,半边身子不会动,嘴、肩膀歪斜,嘴角不自觉地流口水,从舌头一直到下巴都发木发麻,不好使,耳朵听不太清楚,眼睛也看不太清楚东西,身体浮肿,得两个人抱着穿衣服、脱衣服,抱着上床。

里玉书十几年的工资被阿木尔林业局扣发,使她没有了生活来源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九日,阿木尔公安局内保科的两个警察,借口说给里玉书“解决困难”,来到里玉书的住处。里玉书对他们说:“我没去医院住院的原因是我看大法书了。”“要说我有困难,我还真有困难,就缺钱,公安局在我被劳教期间,勒索我丈夫三千元钱,理由是:是凡阿木尔的法轮功学员出走就罚我。这钱必须还我,是我的钱。”他们答应回去跟领导反映。

里玉书自从一九六九年开始从事教育工作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份退二线企业内退,所谓内退就是把职位倒出来,一切待遇包括工资与上班一样开支。可是,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现在,有关部门没给里玉书开过工资,现在里玉书回来了,仍不给她开工资。

里玉书在黑龙江女子监狱被迫害期间,恶警贾文君将她的钱卡收去,用她的钱买奶粉、糖、蜂蜜、买药,里玉书多年工资积蓄全花光了,现在,里玉书没有任何生活来源。

里玉书在一九九九年被中共绑架迫害前,还是一位身体健壮仅仅五十岁的中年人,可是在中共邪党十五年的酷刑摧残下,里玉书已经被迫害成生活不能自理的六十五岁的老人。

二、经济迫害

阿木尔公安局、派出所对法轮功学员经济上迫害的名目繁多:抵押金、保释金、罚款、扣发工资、勒索、抄家、抢夺,勒索法轮功学员的钱财都勒索红眼了,去北京等外地劫持法轮功学员,回来后,除了罚法轮功学员的款外,所有去的恶警的来回路费、吃喝、住宿、玩、旅游等费用全逼迫法轮功学员掏,没出门在家的法轮功学员除被逼迫罚款外,另外再被勒索恶警们出去旅游的费用。学员董春满在家哪儿也没去,被绑架后,除了被勒索五千元罚款外,还被逼迫拿恶警们出去旅游的钱。学员被绑架一次就被勒索上万元,拿不出钱的不放人,实在拿不出钱就把孩子家的房产、电器等抵押上。

◇郭彦文,男,七十八岁,阿木尔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进京上访被绑架到阿木尔看守所关押,被罚款二千元。二零零零年,郭彦文再次进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关押阿木尔看守所,被抄家,阿木尔公安局康军、李贵森审讯,逼问:“大法书、资料哪来的?谁出主意去的北京?”郭彦文不配合,他们就把老人双手铐上吊起来折磨。郭彦文被关押了三个月,罚款五千元。二零零二年,郭彦文正在大街上行走,阿木尔公安局康军、李贵森从警车上下来,没有任何手续就把郭彦文拽到警车上,绑架到公安局。家人要求放人,李贵森要罚款五千元,郭彦文的女儿郭凤英和姑爷找到副局长康军要求放人,康军坚持要罚款,郭凤英和丈夫说:“我爸家和我家这些年被你们一次一次的罚款,现在哪儿还有钱哪!”康军说:“没有钱,就押房产!”不得已,郭凤英和丈夫为了老父能出来,把自己家的房子、家电、家具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押上了,康军和李贵森才让郭彦文回家。康军和李贵森对郭彦文女儿家的房产抵押现在还没有撤。

◇郭凤英,女,五十一岁,阿木尔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冬天,阿木尔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李贵森,带领一帮人跳杖子闯入郭凤英家抄家,抢走大法书,磁带,罚款三百元,把郭凤英绑架到阿木尔公安局,审问逼迫,打郭凤英嘴巴子,郭凤英被劫持到阿木尔看守所,关押。在关押期间,他们强迫郭凤英录像说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话,之后,他们又在当地有线电视新闻里播放,来欺骗世人,郭凤英被释放时又被他们罚款二千五百元。

◇张秀兰,漠河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被漠河阿木尔恶警绑架,后来被劫持到漠河县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罚款二千元。

◇王秀霞,阿木尔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正月,王秀霞和妹妹王秀清正在大街上行走,一辆警车停到她们面前,下来阿木尔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李贵森和警察杨洪秀,把王秀霞姐妹绑架到了公安局、审讯、逼问,又把王秀霞、王秀清劫持到阿木尔看守所关押,看守所所长李尊正辱骂蛮横。王秀霞被上报劳教,没批。王秀霞的丈夫听说王秀霞要被劳教,怕受牵连,要求离婚。王秀霞被关押三个月勒索五千元。

◇郭凤云,五十四岁,阿木尔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十二月,郭凤云被绑架关押在阿木尔看守所,被抄家,抢走大法书,师父讲法录音带,被逼迫写保证、签字,公安局李贵森在非法审讯时打郭凤云两个嘴巴子。郭凤云被关押六十天,罚款五千元,无奈的家人给公安局副局长康军送礼,这次因为郭凤云被关押家人花了一万多元。

◇王淑清,女,六十六岁,阿木尔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王淑清与张黎明、里玉书等学员去北京上访,在火车上被堵截,阿木尔公安局张发荣、李贵森及一个女警察等人把王淑清绑架到阿木尔看守所,逼着写不修炼保证。当时王淑清与图强法轮功学员林国英关押在一个监室,王淑清关押了十五天,勒索押金一千元。

以下是部分阿木尔法轮功学员被罚款情况:

董春满,被非法拘留,罚款五千元。

杨绍财,被非法拘留,罚款五千元。

郭凤云,被非法拘留,罚款五千元。

郭彦文,被非法拘留,罚款七千元。

邓淑杰,被非法拘留,罚款五千元。

潘贵霞,被非法拘留,罚款三千。

杨启针,被非法拘留,罚款三千。

张秀兰,被非法拘留十五天,罚款二千元。

王秀霞,被非法拘留、劳教二年,罚款五千元。

王淑清,被非法拘留,罚款一千元。

郭凤英,被非法拘留、劳教二年,罚款二千八百元。

里玉书,被非法拘留、劳教一年,判刑十二年,罚款三千元、扣发十五年的工资。

王秀清,被非法拘留、劳教二年,罚款五千元。

三、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典型事例

▼王小丫遭恶报疾病缠身

阿木尔公安局的女警察小名王小丫,四十多岁,早年死了丈夫,她不学无术,通过走后门当上了警察,整日无所事事,专门迫害法轮功。她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抄家、搜身、搜铺、监视、蹲坑、侮辱、打骂、体罚,酷刑等等迫害。很多警察都明白法轮功是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是好人,遇到法轮功的事能帮就帮,能瞒就瞒,能躲就躲,可是王小丫却竭力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为此她的警察同事们都瞧不起她,给她起绰号:“王虎丫”。

一九九九年,王小丫伙同阿木尔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李贵森扇法轮功学员嘴巴子,拽头发往墙上撞,体罚,晚上不让睡觉,整天整宿的连轴轮番逼问。

王小丫与李贵森参与对王秀霞等学员的抄家迫害,王小丫抄家很卖力,把王秀霞家翻的乱七八糟。

在王秀霞、林国英、王秀清等法轮功学员关押在阿木尔看守所期间,王小丫大声对学员们呵斥:“你们给我站好!……”

二零零一年三月,王淑清、张黎明、王秀霞、王秀清等法轮功学员被在阿木尔看守所,王小丫逐个对法轮功学员搜身、搜铺、抢经文。

法轮功学员郭凤英和孙艳凤被关押在阿木尔看守所,王小丫等人煽动郭凤英的丈夫打郭凤英嘴巴子,挑拨家庭关系。二零零二年,郭凤英从劳教所释放,王小丫等人劫持郭凤英回来。

在一年前,有人看到王小丫疾病缠身,一脸病态,病重的只能走五十步远,她气喘吁吁、断断续续的说:“怎么就这样了哪!怎么就走也走不动了呢!”

▼漠河国保恶警胡瑞民遭恶报

胡瑞民,男,五十多岁,漠河县图强公安局国保大队的警察。胡瑞民品质恶劣,出卖朋友,到处卡、勒、要,手脚不老实,经常偷单位的办公用品。在十几年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胡瑞民积极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抄家、蹲坑、监视、骚扰等等迫害。

每逢年节假日、邪党日,有点风吹草动胡瑞民就积极地到大街上乱串,看谁象是学法轮功的就抓。一日,胡瑞民非法闯进图强四连六十多岁老太太家抢李洪志师父的法像,老太太不给,他就跟老太太动手厮打起来,把老太太按倒在地上打。别的警察不愿做的坏事他都去做,长期骂、打、绑架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林国英四肢不能动、生活不能自理,他还去她家骚扰,抢林国英的大法书。胡瑞民调到别的科室了,迫害法轮功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在大街上看到法轮功学员还要去抓呢。

迫害法轮功的人不会有好下场,如今胡瑞民的胆摘除了,脑袋里还长了一个瘤子,要动手术摘除,但是瘤子长的位置还不能手术,他就只能这么忍受着。他自己都忍不住大声的喊:“我(迫害法轮功)遭报了!我遭恶报了!我胆摘除了!脑袋里长瘤子了!我要得癌症了!”

兴安乡乡长徐玲遭恶报毙命

漠河县兴安乡乡长徐玲迫害法轮功学员不但殃及自己还殃及家人,她的死亡给她的家人留下了无法弥补的伤痛。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法轮功学员冯淑英要进京证实大法,准备在漠河县兴安乡坐车进北京。期间,冯淑英一直被跟踪监视迫害,又被兴安乡乡政府的人诬告,他们把冯淑英拉到了漠河县兴安乡乡政府。兴安乡乡长徐玲把她关在一个小屋子里,逼迫她放弃修炼大法,折磨两天一宿,一直不让坐下,不让睡觉。半夜,冯淑英想坐下歇会儿,徐玲指着她的鼻子大骂“给我站起来”,对她谩骂折磨。不久,徐玲遭恶报死亡,死时才三十三岁。

▼恶犯王鑫华作恶多端遭天惩暴病身亡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恶警唆使邪恶犯人,以挣高分、早减刑为诱饵,驱使迫害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恶犯王鑫华就是警察们利用来做打手的替罪羊。

王鑫华,女,身高一米六九,体重一百五十多斤,因诈骗罪被判无期徒刑,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王鑫华是社会上的人渣,心狠手毒,多年被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狱警利用充当打手,毒打迫害法轮功学员,血债累累。她常常毒打法轮功学员,打人疯狂至极,不计后果,善于诡辩,谎话连篇。王鑫华曾先后五次包夹迫害里玉书,长达三年多。

王鑫华还经常殴打虐待其他法轮功学员,被恶警利用充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作恶多端,终遭到“善恶有报”天理的惩罚,于二零一一年患血癌暴病身亡,仅仅五十多岁。

相关人员信息:

阿木尔区号:0457 邮编:165302

大兴安岭地区政法委值班室:0457-2731007
大兴安岭地区政法委书记 刘杰0457-2123037;
阿木尔政法委书记任国辉 0457-2873555
阿木尔公安局副局长(主管迫害法轮功)康军0457-2836606
阿木尔公安局局长 何波
阿木尔公安局政委付振东
阿木尔公安局总机:0457-2835701
阿木尔公安局局长室:0457-2831999值班室:0457-2835701
纪委书记室:0457-2836607
阿木尔公安局 0457-2835470 2752458
阿木尔派出所电话:0457-2835552

附更多相关信息:下载(23KB)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