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能人:加油站老板揭“天安门自焚”谎言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九日】前几天在一次同学聚会上,遇到一位同学,他是一个加油站的老板,在谈到天安门“自焚”伪案的时候,他的一番言论,令我们所有在场的人感到震惊。他说:“当我第一眼看到的时候,我就知道那是假的,是在演戏!”我问他为什么,他说:“这个可碰到我的专长了,我得好好给你们讲讲。”以下就是我根据他讲的话整理出来的。

央视不厌其烦地播了几个月的所谓“天安门自焚”,那完全是一场闹剧,其中漏洞百出,我只从我能够叫得准的几个方面给你们说一下:

疑点一:晴纶毯是助燃的

央视口口声声说的灭火毯,其实那不过是一条晴纶毯子,真正的灭火毯学名叫做“石棉被”。这里最需要说明的是,“石棉被”它不是随车的灭火工具,它是加油站或易燃品仓库的固定设施,在中国除了消防车外,还没见过携带“石棉被”的车辆,包括用于运输油料的油罐车在内。“石棉被”主要是由石棉制成的,质地厚密,呈灰白色,一条“石棉被”几十斤重,一般人要两只手才搬得动。而画面中警察一只手举着的那个质地很轻的、带有彩色条纹的毯子,分明是一条晴纶毯。晴纶毯只能是助燃,怎么可能用它来灭火呢?这分明是在愚弄国人,也是“自焚”导演者的无知。

警察单手拎着灭火毯,等待王进东喊口号
警察单手拎着灭火毯,等待王进东喊口号

疑点二:绝不是车载灭火器

“自焚”伪案中那十几个灭火器,那是8公斤的干粉(或泡沫)灭火器(8公斤是装料的重量,总重量应该在二十斤左右。),那也是加油站或易燃品仓库的固定设施,而央视口口声声说那是车载灭火器,在中国,车载灭火器都是按照车辆的载重量或车辆的用途来配备的,而面包车配备的灭火器一般都是一公斤以下的,一般在大客车上也不过是配备一到两个2.5公斤的灭火器,用于运输油料的油罐车一般是防火级别最高的了,一般都是配两个2.5公斤的干粉灭火器,最大的油罐车也不过是配备两个4公斤的灭火器。总之,8公斤的灭火器不是随车灭火器,更不是面包车的随车灭火器。

疑点三:燃烧的火焰不是汽油

我多次观看、分析过央视“自焚”中燃烧的火焰,那不是汽油,我从事油料工作二十多年了,什么油品燃烧我都见过,特别是汽油。这点我敢肯定,画面中燃烧的绝对不是汽油(而央视口口声声说是汽油)。我在服兵役时就是汽车兵,曾经配合过八一电影制片厂拍过电影,其实电影中好多爆炸的场面都是用汽油做的,包括炮弹爆炸的场面,真正的炮弹爆炸,在白天是看不到火光的,只是冒一股烟,效果不是很好,所以一般都是用汽油做的。汽油燃烧有一个特性——爆燃,也就是说,不管有多少汽油,它都会在一瞬间同时燃烧,并发出“砰”的一声响。我曾多次见过汽油的燃烧,“砰”的一声火焰会起来几米高(根据汽油的多少火焰高度会有不同),然后很快火焰矮下来,整个过程只有短短的几秒钟。所以拍摄到汽油燃烧是很不容易的,除非架好了摄像机在那儿等着,否则,如果是等汽油点着了再开机,等机器自检完成后,火差不多也就灭了。象央视拍的那么清楚,那么“恰到好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架好摄像机在那等着他们点火。但央视说是突发事件,不太可能有预先通知的。

疑点四:奇怪的武警竟“目不斜视”

目不斜视的警察
目不斜视的警察(央视自焚录像截图)

在给“刘春玲”灭火的时候,有一个武警战士目不斜视地从旁边走过,如果是没当过兵的人,可能觉得这很正常啊,没什么不对的呀。可是服过兵役的我却觉得,那是最大的一个“败笔”。军人在一般人的眼中是刻板的,但那仅限于在队列之中,相反,在其它的环境中,军人比一般人的好奇心要强的多。因为生活在一个相对封闭的、单一的环境中久了,对外界自然会特别的好奇。特别是在巡逻的时候,有人在点火,而且有那么多人在灭火,如果连这么大的事都不看一眼,那他就不是当兵的。或者事先有人告诉过他那里在做什么,并告诉他应该怎么做(正确的说法应该是怎么演)。我曾经看到过天安门前有上访的人撒传单,那些巡逻的武警战士反应是很快的,马上跑过去捡传单,相对于“自焚”来讲撒个传单是再小不过的事了,可他们从来都做不到“目不斜视”。

疑点五:不符合“中国国情”的执法行为

那个拿“灭火毯”的警察要等“王进东”喊完了口号,才用毯子蒙住他的头。这不符合中国的国情,中国的警察不是这样执法的。我可以描述一下具有中国特色的警察应该怎样做:先一脚将“王进东”踹倒,然后用脚踩住他的头,如果“王进东”企图喊口号,那还得马上堵住他的嘴。这才是中国式的执法,所以这段视频放给外国人看反倒觉得很正常,但中国人看了就太假了。再说了,那火都灭了,还用毯子蒙那么一下子起什么作用呢?

听众齐“三退”

最后他说:总而言之吧,那个“自焚”的闹剧实在是拍的很拙劣,不是中国没有能人,应该是不太敢让太多的人参与进来吧,毕竟那是一个见不得人的阴谋……

听了这位同学的讲解,我相信在场的人都听明白了,因为没有一个人提出疑问,大家足足有一分钟谁都没有说一句话,后来一个女同学悠悠地说:“见过不要脸的,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后来当说到“三退”(退党、退团、退队)的问题的时候,这个加油站老板第一个要求退党,并且要求用真名退,其他人也都做了三退,其中只有两个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同学是用假名退的,其余的人全都用的真名。我真的为他们高兴,国人真的是觉醒了!

注:了解更多关于“天安门自焚”的真相,可参照:明慧专题:“天安门自焚”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