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子获释次子仍被劫 八旬老太继续伸冤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建三江七星农场法轮功学员石孟昌、韩淑娟夫妻二人于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被七星公安分局十多名恶警把家前后围住绑架,劫持到青龙山洗脑班(所谓“法制教育基地”)迫害。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一日早七点多钟,石孟昌的弟弟石孟文到建三江格林豪泰宾馆联系律师营救哥哥,被建三江公安局不法警察从宾馆野蛮抓走。

石孟昌、韩淑娟夫妻已经回家,可石孟文被非法关押在建三江看守所,至今已有三个多月。八十多岁的老母亲继续伸冤,强烈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儿子石孟文。

下面是石孟昌、石孟文的母亲的申诉:

我是石孟文的母亲王庆荣,今年八十二岁,家住建三江七星农场,是在一九五七年来到七星农场的老职工。我大儿子石孟昌和儿媳妇韩淑娟被非法关在青龙山洗脑班迫害(所谓“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实即黑监狱)。洗脑班主任房跃春等不法人员强制我儿子放弃信仰,实施各种酷刑把他折磨的死去活来。于是我就请了律师控告青龙山洗脑班。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一日早七点多钟,我的二儿子石孟文到建三江格林豪泰宾馆联系律师,却被建三江公安局不法警察从宾馆野蛮抓走,脸被警察打得黑紫,非法关押在建三江看守所,至今已有三个多月了,听说还要判刑。

我们老俩口揪心的痛苦、愤怒和不解,难道请律师控告那些不法之徒犯法了吗?建三江公安局人员到底执行的是哪家的法律?我家有三口人因修炼法轮功被关在青龙山洗脑班残酷迫害,其中有两个人被折磨的差点失去生命,一人被折磨的全身是病。难道我这个当母亲的不该请律师到检察院控告他们吗?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日,我的大女儿石秀英被七星分局警察抓到青龙山洗脑班。在青龙山法制培训基地主任房跃春的指使下,洗脑班打手们逼迫我大女儿,从十二月二日中午一直站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多。不让睡觉,不让吃饭,稍不随他们的意非打即骂,逼迫站了二十个小时。我女儿石秀英近六十岁的人,在没有睡觉、没有吃饭的痛苦中,几次支撑不住出现昏迷。洗脑班协警周景峰抓住她的胳膊,金言鹏就用拳头打她右肩膀,四天后发现右肩膀黑紫。

在洗脑班里,每天被强制看污蔑法轮功的音像、写污蔑法轮功的体会。在威逼、恐吓、强制洗脑和酷刑下,我女儿石秀英几乎精神崩溃,身体健康情况日渐恶化,每天头晕头疼,胃痛不断加剧,体重由九十多斤下降到七十多斤。

我女儿石秀英经历青龙山洗脑班四十二天的残酷迫害后回到家里,全身疼痛,胃痛。二十多天后到建三江医院检查是胃癌,动手术切掉四分之三的胃。我女儿昏迷了四天,二十多天无法行走。医疗费花去二万三千多元。面对这样的绝境,她悲观绝望,几次想喝毒药一死了之。我们全家人吓坏了,轮番看着她,怕出意外。她真有个意外,可如何是好呀。我们吃不好饭、睡不好觉,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幸运的是她又从新修炼了法轮功,半年后身体得到迅速的恢复。

可好景不长,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九时许,西城警区十多名警察把我大儿子石孟昌家前后围住。西城警区警长李旭东、指导员郭庭竣、刘岩等砸开房门,五、六个警察把我大儿媳韩淑娟拖出门外,把她的头按在地上,揪起头发,扯起她的胳膊和腿倒控着将其抛掷至警车内。紧接着又用同样的手段把我大儿子石孟昌抬出门抛掷车内。整个过程中没出示任何证件,没有履行任何法律程序,连原因也没有告知亲属。亲属后来得知石孟昌夫妇被劫持到青龙山洗脑班关押。

酷刑演示:抻铐
酷刑演示:抻铐

在青龙山洗脑班长达183天的非法关押中,石孟昌夫妇时常受到恐吓、洗脑,石孟昌遭受酷刑,其中一种酷刑(抻刑),腿用绳子绑着,抻开,身子被吊起来,脚不着地,两胳膊抻开成一字形,两手腕分别铐在两张床上。起不来,也坐不下,长期的抻铐,胳膊有撕裂般剧痛。结果严重能使人致残。为了抗议这种非人待遇,酷刑折磨,石孟昌以死抗争。在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晚上,用玻璃片割开双腕动脉,早上被发现时已处于昏迷状态,鲜血湿透了褥子,被送到青龙山医院抢救,输了1200毫升血才抢救过来。青龙山洗脑班不想留下犯罪证据,从建三江请去的医生用美容针缝合。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六日,洗脑班迫于压力才放人,夫妇二人回家近一个月被多人监控,原本很好的身体被迫害的冠心病、心律不齐、脑痉挛、失眠,身心受到极度伤害。

我老伴(也就是石孟昌的父亲),听说大儿子被青龙山洗脑班折磨的割腕,急火攻心差点失去生命。大儿子被长达半年的非法关押折磨,让老伴悲观绝望,精神压力极大,身子瘫痪了,送到建三江医院抢救,经过三十多天治疗,生命保住了,但到现在为止还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孩子们轮流看护着他,也加重了孩子们的生活负担。

我们俩个老人不懂法律,但我们知道青龙山洗脑班用那么歹毒的手段害得我们两个孩子差点失去生命,一定是违法犯罪的。我请律师到建三江检察院控告青龙山洗脑班,可是检察院就是不给立案,不但不把这些恶人抓起来,反而把我二儿子石孟文抓起来了。听说把我请的律师肋骨都给打断好几根,把我儿子石孟文打的够呛,还要非法判我二儿子的刑,找不到理由竟说是我二儿子组织去洗脑班“闹事”。大儿子和儿媳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被非法拘禁在洗脑班长达半年,家人去要人反被绑架、判刑。这到底谁在违反法律,谁善谁恶,谁正谁邪呀?请大家给评评理。

我的儿女们炼了法轮功,人都变的善良了,家庭和睦了,身体也健康了,对老人更是孝顺了,和别人的关系都处理的很好,不坑人不害人,从来不干坏事。我打心里高兴,也放心。人是应该善良的活着,为人处世讲究良心。

可是叫我痛苦是全家十几年被整的差点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我纳闷建三江那些包二奶、包三奶、包中学生,吃喝嫖赌,吸毒,象卖白菜、萝卜那样卖官买官的贪官,怎么就没有人管呢?那不全是违法的吗?可是,整起炼法轮功这些好人却往死里整,什么法律道德也不讲了,这不是好坏、善恶颠倒了吗?

我常想做好人怎么就违反法律了呢?我问过律师他们说炼法轮功不违法,我问过懂法律的人说,法轮功不违反中国法律,更不违反世界法律,法轮功已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洪传。我想那就叫他们把法轮功不违法的中国法律写出来,(有关法律附在后面)给大家看看,赶紧把我儿子石孟文放了,也叫公检法别犯法,别犯罪,别冤判好人,别像文化大革命一样一结束,那些无法无天的整人害人的军人、警察、造反派都给抓起来、枪毙了。靠谁也靠不住,还得靠良心,害人终害己呀,而且上害父母,下害子孙,天理是不会变的。老百姓常讲欺负老实人,整好人是有罪的,善恶有报,不是不报,时候不到啊。迫害修行的人,是要遭大报应的。

我二儿子石孟文已被关押一百多天了。我知道儿子是个好人,他没有违反任何法律。我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我儿子石孟文。我希望那些有正义、有良心的官员伸出援助之手,帮助我儿早日获得自由,我会非常感谢你们,你也会因为做了大好事,而积下大福德。

我强烈要求建三江各级官员,立即无条件释放我的儿子石孟文,惩处那些执法犯法的人。

石孟文的母亲:王庆荣
二零一四年七月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