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一念 没有过不去的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一日】我们做的事只要符合法,师父就会加持。只有多学法、学好法,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没有化解不了的矛盾,就没有过不去的关、难,就不会被旧势力钻空子。

正念闯过病业关

在2003年大年初一的早晨,大概4点钟左右,我突然感到胸闷,几乎就要昏过去了,就喊了一声:我又不行了(因为我以前总这样),就失去知觉了。丈夫(同修)一看我这样了,当时心里就有一念:师父救她!赶紧把孩子们叫过来,对孩子们说:“你妈昏过去了,快给她读法,求师父救她。”(这是我醒来后听他们说的)于是,丈夫在我旁边发正念:决不许邪恶用这种方式把我拖走。孩子们一边哭一边给我读法,就这样过了一个多小时,我才醒过来。醒来后,我觉得离这个家怎么这么遥远啊,象不在这个家,在很远的地方。当时我想:这是元神离体吧。我不能就这么走,我还肩负着救度众生的使命,还要助师正法。于是我说:“你们还给我读法吧,我觉得我离你们太远了。”大概又给我读了一个小时的法。这时我彻底清醒了,我说:“你们歇会儿吧,我没事了。”这时他们对我说:“您真把我们吓坏了,您手脚抽搐,真象不行了似的。幸好师父慈悲您,把您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要不我们真的没妈了。这是师父救了您呀!”是啊,要没有师父一次次的救我,哪有我的今天啊。

从这次过“病业”关我悟到:在最关键时刻,只要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并且认清这是假相,否定它,不承认它。师父就一定为我们做主,加持我们闯过难关。家里的人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超常,使他们更加坚信大法,坚信师父。还有一点圆容好家庭也很重要。

坚定一念,堂堂正正闯出劳教所

在同一年,因自己不符合大法的一念(总想离开这个家)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被绑架到派出所,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几个同修,到了派出所,警察就问我们回去后还炼不炼:当问到我时,我想起了师父说过:“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1]我反问他们,“你说我还炼不炼?”并且正视着他们。过了一会儿,他说你出去吧。因为他没有背后的邪恶操纵了、解体了,也就邪不起来了。

当天晚上,我们几个同修被非法送到了看守所。由于从开始我就没配合邪恶,到看守所的第二天,师父给我演化了“病”的假相,所以他们拿我也没办法。

有一次他们想非法审问我,当时我就有一念:请师父加持,不能让他们造业,他们也是被救的生命。当那个警察把我叫到他那屋时,我看到屋里床上还坐着两个警察。想审问我的警察刚要说话,我就喘着粗气,全身无力的趴在了桌子上。想问我的警察就对床上坐着的两个警察说:“你们两个起来,让她上床上躺会儿。”那两人说:“她是装的,别管她。”刚说完,就听“咔嚓”一声,床就塌啦。那两个人也摔在了地上。其中一个说:“你真神哪,让我们遭报应。”就这样问也不问了。当他们看我好一点时,就说“你回去吧”。因为为他们着想这一念符合了法,师父就加持了。

我从那屋出来,走到关我们的门口时,两个门卫端着枪对准我说:“喊报告,再進去。”我心里想:我也没犯罪,干嘛喊报告。我就两眼正视着那两个门卫,同时清除背后操纵它们的黑手、烂鬼。我就堂堂正正的站在那里。不一会他们就把枪放下了,是在这正的场作用下,解体了他们背后的邪恶。

从这件事我悟到:只要我们做的符合法,事事为众生着想,在邪恶面前堂堂正正,没有怕心,就会解体邪恶,师父就为我们做主。

又过了几天,非法判了我们几个二年,把我们送到了调遣处,那里更邪恶。就说打饭时,就得让你说:我是某某罪犯,才给饭吃。我就想:我打饭时我就说我是大法弟子。念正了,邪恶就解体了。第二天他们就把我送進了医院。

一个月之后,把我们送進了劳教所。在送的路上,我只有一念:无论到哪里,我就做我该做的,证实法,讲真相,解体你这黑窝,决不听你邪恶的,就听师父的安排。到了劳教所一有时间我就背法、发正念。当他们问我为什么学法轮功时:我说:我不学以前老有病,什么也干不了,自从学了大法后我身体好了,什么都能干了。就给他们讲真相,证实大法的美好。因为这一念符合了法,师父就加持我,我才没被他们所谓的“转化”。

在那里虽然有了坚定的一念,不配合邪恶,可是考验还是接踵而来。

就在回家的前一个月里,心性考验又来了。所有考验我都不动心,把心一横,一切听师父的安排,谁也别想动了我这颗信师信法的心。

一次有一个警察说:“这样的还不如让她回家呢,省得我们照顾。”(那时我是住在医院里)听到这话,我明白是在去我的欢喜心、高兴的心。(因为要回家,你就会高兴)我决不动心。过了几天又一个警察说:“某某你听着,你这样也别想回家,我们不会放你的。”当时我就想:你们爱咋说就咋说,我决不动心,一切听师父的安排。

就在我回家的头一天,和我一屋的吸毒犯说:“过两天就要过年了,你也别想回家了,没人管你这事了。”那时不管听到什么话,我就是不动心,因为我知道他们说的都不算,我师父说了才算。“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2]就这坚定的一念,师父就为我做主。在新年的头一天,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劳教所,丈夫(同修)把我接回了家。

回家后,我抓紧学法,并认真查找自己,为什么被邪恶钻了空子,回想起来就是自己的一念:那时总觉得家里事太多,学不了多少法,不如离开这个家。就这一个想法不对,就遭到迫害。从那时让我明白了作为大法弟子必须得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才不会被旧势力钻空子。

圆容整体,向内找,归正自己

前一段时间,在我们这儿,同修间出现了点矛盾,表面上看是我们这的协调人说我这段时间做的事有危险,有些事还打乱了他的计划。这事一出现还带动了不少同修。一时间人心都出来了,都去怨协调人做的不对,都去指责他。

这事出现以后,我就想一定有我该修去的心,我静下心来找自己,和同修一起学法、切磋,找自己。大家都能认识到,肯定与我们提高有关,可我们错在哪里呢?从表面上看我和同修做的事情也符合法呀,没有错呀,为什么说我们做的不对呢?

有一天我们大家在一起学各地师父的讲法,学到《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时,师父说:“有的人哪总是强调:啊,那个人为什么总是这样态度不好?他怎么对谁都这样?也有人说:大家对他都有想法。要叫我这个师父说呀,大家都错了。你们都没有愿听好话的心了,你们都能做到骂不动心了的时候,你看他还能不能这样做了?正因为你们都有这样的心,才会有冲击你们心的因素;也正因为你们起了这样的心,你们才反感;你们都有这样的心,你们才形成大家都反感冲击了你们心的人。你们都能够在强烈的语言冲击下心态平稳,根本就不动心,你看看还有没有这样的因素存在了?”[3]

学完师父这段法,大家一下就明白了,你看我,我看你的,都笑了。原来是师父利用这事让我们提高的。同修之间的间隔也消除了,又从新溶入整体中来了。圆容好整体才是最重要的。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我们只要多学法,学好法,遇到事向内找,找自己哪里错了,我哪里和法拧了劲,看到同修的不足反过来看自己,让我看到肯定有我该去的心,我哪里还存在不足,还有什么执著没放下。师父就会利用某件事来去我们的心。只要我们抱着为整体提高着想、为圆容整体负责,放下自我,就没有过不去的关、难。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