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劳教所里的“白衣恶魔”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七日】小时候,我听大人们说医院里的医生救死扶伤,受人尊敬,被称为“白衣天使”。我的祖父家是当地的中医世家,给病人号脉、开药方,治病疗效显著,在老家深受乡亲们敬重。

上中学时,母亲一直盼望我能考上医学院,将来成为一名受人尊敬的医生。我虽努力了,但终与医缘失之交臂。

光阴荏苒,岁月匆匆。当今的社会与二十年前已大相径庭。医生的所作所为也已经不再全部是实行人道主义,救死扶伤了。且不说当今医生收红包、收受贿赂等等不正之风,单说在明慧网上看到的劳教所医生使用毒针害人事例,足以令人震惊。

例一、泰安市谷静女士被王村劳教所注射毒针险些丧命

今年七十二岁的谷静女士,家住山东泰安市泰城石化公司宿舍,一九九九年十月,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一年三月,由于在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遭到中共恶警的折磨,谷静很快就被迫害得血压高达280以上,头昏脑胀,精神恍惚,并且不停的咳嗽、吐血,出现生命危险。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决定将谷静“保外就医”。同时被“保外就医”的还有比谷静小几岁的滨州市法轮功学员刘春香,她也是被迫害得出现了生命危险。

而劳教所对谷静和刘春香“保外就医”实则是推卸迫害责任,然而,这还不够。在谷静和刘春香离开劳教所前的一天上午,一大队的警察韩新(小队长)带着她俩到了劳教所医务室,让一个“医生”给她俩强行注射了一种液体药剂,随后,谷静感到心脏部位憋得难受,喘不上气来,肚子剧烈地疼痛,不停地呕吐腹泻;刘春香立时就不停地、严重地呕吐起来,样子极其痛苦。

酷刑演示:打毒针(绘画)
酷刑演示:打毒针(绘画)

过了几天,劳教所的人在没有通知泰安市公安局、派出所和家人的情况下,把谷静及其所用物品直接扔给泰安迎胜派出所,便一走了之。当时劳教所给谷静强行注射毒针后,以为她必死无疑,就把这情况告诉了泰安市公安局。第二天,谷静女儿的一个朋友,从在公安局工作的亲属那里得知谷静已经去世,特来家看望。谷静家人才得知她在劳教所被注射毒针的原委。

例二、利津县善良农妇王翠兰被王村劳教所注射毒针精神失常

另一位被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注射毒针的受害人是山东省利津县的善良农妇王翠兰。王翠兰家住东营市利津县左家村,按真、善、忍做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是邻里乡亲有口皆碑的好人。

酷刑演示:吊起来毒打
酷刑演示:吊起来毒打

二零零一年一月,王翠兰被利津县公安局非法劳教三年。在山东省王村女子劳教所里,王翠兰被戴上铐子吊起来毒打、侮辱用刑,管子扎在胃里灌食,在身体里注射了破坏中枢神经药物,导致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一个健康、理智好端端的良家妇女,被迫害成一个精神失常、疯疯癫癫、不知吃饭、不知睡觉的一个疯人。二零零三年,劳教所让王翠兰的丈夫把她接回家。当时,她什么都不知道,整天没白没黑的在外边跑。当地人见她变成这样子,不象以前文静又善良的王翠兰了,人们都骂中共恶党。

家人四处求医,让王翠兰住过滨州精神病院、东营精神病院,住院费数万元,没有疗效,一直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给家人带来了巨大的精神打击和沉重的经济负担。由于她精神失常,家人对她不好管,就把她锁在屋里,家人给她送饭,她也不知道吃,身体瘦成一把骨头。王翠兰被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近十年,于二零一二年三月,在衰弱中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五岁。

劳教所“医生”手里的毒针,只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几百种酷刑中的一种。这些所谓的医生不是“白衣天使”,而是真正的“白衣恶魔”。在中共邪党残酷迫害法轮功的形势下,他们完全抛弃了作为医生的职业道德,犯下了残害善良,助纣为虐的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