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4年8月28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八日】

  • 青岛莱西市法轮功学员李德伟遭受的迫害

  • 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的洗脑迫害

  • 建三江洗脑班9年前迫害事实 现“610”印章

  • 青岛莱西市法轮功学员李德伟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青岛莱西市日庄镇法轮功学员李德伟,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曾多次被非法抓捕、关押、毒打、折磨、勒索罚款、非法抄家等迫害。

    五十多岁的李德伟,一九九四年被医院确诊为不治之症晚期肝炎、早期肝硬化,并且是传染性的。一家人象跌入了深谷一样,为治好他的病,花掉了家中所有的积蓄,换回来的却是一张病危通知书。李德伟被病魔折磨的整天整夜睡不着觉、吃不下饭,痛苦万分。九六年法轮功传到他们村,炼了法轮功后,他全身的病痛不见了,变成了一个身心健康的人。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面对中共媒体的诬陷、打压、李德伟为了澄清事实真相到北京。 在北京,被当时院里派出所的王某某及镇政府吴秘书翻走身上的现金400多元,劫持到派出所,被打手张维刚扒光衣服叫到院子里用胶皮棍在身上抽了一个多小时,致使两根肋骨被打断,皮肤青一块紫一块的,多处瘀伤,早晨起床穿衣服时四肢疼痛难忍。张维刚一边打一边叫喊:“炼不炼了?炼不炼了?”打完后还不让穿衣服又把他双手铐在冰冷的平房里的床腿上整整一夜。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李德伟又跟院里镇十几名法轮功学员一样,被劫持到院里派出所、镇政府等单位关押迫害。时任派出所所长王保山不让他们学法、炼功、不让说话等、叫他们互相对打、赤脚在雪地里走,走得慢了就罚站或拳打脚踢。有一次,李德伟被恶警王君用一块一尺多长的木棒没头没脸的打在鼻子上,当时血流不止,淌了一地。法轮功学员丁玉志被恶人周健义叫到二楼上,从晚上七点一直打到九点多钟才罢休。周健义一边打一边扬言:我人称周铁嘴的周健义,是专管法轮功的,我就不信在我手下还有转化不了的学员。二十多天后,几乎是所有的学员都被勒索以几百元到三千元不等的人民币。李德伟被勒索九百元左右。

    二零零零年皇历四月初八,李德伟等人去平度市云山观庙会公开炼功,被平度市云山派出所警察绑架,并将一只手从肩膀上翻过去在后背与另一只手铐在一起,时间长达一个多小时,其疼痛程度足以使人窒息、昏迷。法轮功学员姜桂玲被几个恶警按倒在地,夹在两腿中间用穿着皮鞋的脚后跟往腰部猛踹,直到打累了才停下。而后又被莱西警察劫持到莱西收容所关押迫害 。在收容所被关押期间,吃不饱、睡觉也不给什么盖、不是打就是骂、折腾了近二十天才放人。

    二零零零年七月,李德伟为法轮功说公道话上访,被院里派出所王宝山绑架到莱西看守所,其间为了抵制迫害,李德伟绝食二十多天,瘦得皮包骨头,体重只剩九十来斤,即使这样,出狱时还被勒索几百元的所谓生活费。

    二零零零年十月,李德伟因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遭人恶告,被日庄派出所警察绑架,并关进莱西公安政保科。当天晚上,科长邵军为查找资料来源唆使两恶警在二楼对李德伟通宵进行车轮战。威逼、恐吓、打耳光、抓头发、用脚踩手铐、双膝跪着、每隔五分钟用小木棒敲打踝子骨等,其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撕心裂肺的疼痛直到最后将其打得昏倒在地才罢休。第二天又将其塞进看守所大狱,邵军又唆使刑事犯对李德伟百般刁难,强迫做奴工,一天要扒两袋花生,扒不完就打骂,晚上还得加班加点,常常干到深夜才收工。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八日,李德伟再次被莱西公安警察张鲁宁等人绑架到莱西看守所关押迫害,其间干扒辣椒的奴活,一天分四麻袋,干完了再给一包,干不完就要挨打,每天的劳动时间长达十七、八个小时以上。

    二零零五年日庄派出所及中共政府人员曾多次夜间翻墙入室,企图绑架李德伟,并抢走李德伟家的所有大法书籍,使李德伟有家不能归。十月的一天晚上九点左右,日庄派出所的三恶警破门而入,李德伟机智走脱,当恶警发现李德伟走脱时,恶警李士华竟然在后边开枪射击。

    二零一二年二月八日,李德伟被平度市祝沟镇中共政府人员刘保国、派出所副所长李京湖等人绑架至平度看守所。其间由于李德伟不配合他们,恶人刘杰用巴掌猛打他的脸,恶警于涛暗中唆使牢头:“对法轮功严加管制,对杀人犯可放松一些。”(这是于涛晚上十点多钟醉酒后对牢头说的话)。因此,李德伟每天被强迫扒四麻袋辣椒,扒不完就被打耳光,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用鞋底打头、抓大腿肉等,没有几天七个手指磨起了大血泡。要块胶布缠缠牢头都不给,即使这样,少干一点都不行。中午只有五至十分钟的吃饭时间,晚上经常干到十一、二点。由于过度的劳累,李德伟的手肿的干起活来不那么快了,便被几个杀人犯抓住头发按倒在地一顿毒打,当时鼻口流血,呼吸困难,鲜血淌了一地。就连当时给其诊疗的狱医都说这是人间地狱啊。

    一个月后的三月八日,作为办案人员的李京湖一面假惺惺的按法律行事,诱骗李德伟签字,用在其身上翻的三千元钱做取保候审保证金放人,暗地里勾结莱西610沈涛等人不要放人。出狱那天李德伟的家人去接人时被告知,莱西610已将人接走。莱西610又将李德伟劫持到山东省安丘市官庄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日,从洗脑班刚回家的第二天,莱西中共邪教科副科长李为魁等人纠集日庄派出所警察到李德伟家非法抄家,抢走私人物品价值上万元,现金约13000元左右,总价值23000左右,家人曾多次追要,邪教科长沈涛一直抵赖,拒不退还。


    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的洗脑迫害

    文/大陆法轮功学员

    我曾被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非法关押,亲身经历了那里邪恶迫害。

    监狱利用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如果有不“转化”的,或“转化”慢了,他们就召集犯人包夹开会,布置怎样迫害法轮功学员。

    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狱警不让给家人打电话,不让买生活用品,也不许其他人给东西。还将她们单独隔离关押,至少派两个犯人及邪悟者进行迫害,不管是酷暑严寒,房间的门不许开,有的窗户都用胶带封死,不让出屋,更不许和其他人说话,犯人每天用恶毒的语言攻击、谩骂、侮辱甚至殴打法轮功学员。 教育科长肖梅是幕后指挥“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主要责任人,她经常坐在监控室监视各个监舍,想办法迫害法轮功学员,一旦有人“转化”了,她就伪善的把被单、床单、牙膏、香皂等拿来给“转化”者,还说把自己家里的东西都拿来了,以此迷惑人。她在人前总是装的很和善的样子,她也要求那些邪悟者和包夹,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的迫害、迷惑法轮功学员。

    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警察经常找个借口就用电棍电法轮功学员。


    建三江洗脑班9年前迫害事实 现“610”印章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建三江“610”洗脑班,这个黑监狱,因四名维权律师及多名法轮功学员今年三月在营救该洗脑班里的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被绑架、酷刑折磨而落入世界媒体的视野。建三江“610”洗脑班应声解体。

    “610办公室”,是中共为了迫害法轮功、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成立的类似纳粹盖世太保、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机构,该特务组织一向只闻其声,不见其形,像一只无形的黑手,操控着十五年来的这场极其残酷的迫害运动。

    九年前,建三江“610”洗脑班关押了一群法轮功学员,“610办公室”的猩红印章,在这次迫害中曝光。

    图1:黑龙江前进公安分局将法轮功学员吕传刚劫持到洗脑班并交款的收据,印章上刻有“中共黑龙江七星农场委员会610办公室”字样。
    图1:黑龙江前进公安分局将法轮功学员吕传刚劫持到洗脑班并交款的收据,印章上刻有“中共黑龙江七星农场委员会610办公室”字样。

    图2:黑龙江前进公安分局将法轮功学员潘淑荣劫持到洗脑班并交款的收据,印章上刻有“中共黑龙江七星农场委员会610办公室”字样。
    图2:黑龙江前进公安分局将法轮功学员潘淑荣劫持到洗脑班并交款的收据,印章上刻有“中共黑龙江七星农场委员会610办公室”字样。

    以下是当时部份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劫持到洗脑班的事实经过:

    2005年1月15日晚,黑龙江建三江前进农场公安分局副局长刘映辉带领一帮警察,开两辆警车,绑架了到连队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的五名法轮功学员和两名家属司机。随后,建三江国保大队长于荣、于文波、七星公安分局警察孙老五(已遭车祸身亡)等四人又绑架了邹少龙、吕传刚、李昌平等三名男法轮功学员。这些法轮功学员从2005年1月15日至3月17日,分别被关押在前进拘留所和位于建三江七星农场的“610”洗脑班,该洗脑班对外称“建三江教育转化基地”。

    1、吕传刚遭迫害情况

    2005年1月15日下午两点,前进农场医院医生、法轮功学员吕传刚被绑架到前进公安分局。约五六点钟被带到一屋审讯,有一个黑高个,约四十七八岁的警察,让其他人都出去,抓住吕传刚头发往墙上猛撞,又狠狠的打了他几个嘴巴。晚上十点钟左右,又一帮警察,对吕传刚连踹带打,体罚他一宿。第二天早晨,袁新尧又狠狠地打吕的左耳朵,致其很长时间耳鸣。第三天,在前进宾馆又一次提审吕传刚,提审人是孙老五,张洪波做笔录,从上午9点到下午两三点左右。在前进拘留所被非法关押14天后,吕传刚在2月6日被转到七星洗脑班。当时,七星洗脑班有:主任张某、王超、唐某、王某。

    在吕传刚第一次被绑架时,一个前进农场患者专程到百里之外的建三江“610”洗脑班,要找吕传刚医生看病,该患者非常不满的对洗脑班看守人员说:“这么好的大夫,怎么给抓这儿来了,当地好多人还等他给看病呢。”

    2、潘淑荣夫妇遭迫害情况

    潘淑荣的丈夫是不修炼的人,因2005年1月15日当晚给开车被牵连,在当地——前进农场拘留十天。于文波不止一次提审迫害潘的丈夫,逼他站大字步、两手平行,一次,于文波用拳猛击潘的丈夫胸口,致使他喘不过气来,于边打边骂其顽固:“人家都说了你还不说”。参与迫害的还有前进农场“610”主任王维伦(已遭恶报身亡)和其他三四个警察。审讯期间,前进警察赵国军进去一次。当晚,前进警察徐志栋将潘淑荣绑架到前进拘留所。

    第二天,后半夜潘淑荣被建三江国保大队长于荣、人称孙老五的和另一(记不清姓名)警察,叫到前进分局会议室,于荣边威胁恐吓,叫嚷“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大约在1月26日,建三江警察于荣、袁新尧又提审潘淑荣一次。2月7日左右,潘淑荣被转到建三江洗脑班继续迫害。在洗脑班,吃白水煮白菜,饭二两,一天两顿,包括过年当天。伙食费每月1000元(前期)——1200元(后期)。在第一次被关押期间喝的是加锅炉水,拘留所后面是垃圾山,井就在垃圾山下面,打出来的水面漂着一层如油的物质,且有难闻的气味。后大家强烈抗议,才允许去家属区挑水吃。

    潘淑荣第二次被关押建三江洗脑班,于荣、于文波提审潘淑荣时说:“你丈夫是个好人”。潘淑荣厉声质问他们:知道是好人你们还打他,打的都上不来气,你们谁打的?当时于文波脸通红,低下头。再后来于文波就不露面了,于荣说:“于文波出了点事,开车撞方向盘上,胳膊撞折了”。

    3、李昌平遭迫害情况

    2005年1月23日下午1点多,李昌平在家被前进农场警察胥兴勇、王刚等五、六人绑架。胥兴勇说:“上分局了解点情况。”在分局二楼会议室:建三江七星农场警察孙老五逼李昌平脱下棉衣,抽下皮带,然后用这皮带狠命的抽打李昌平,打的李昌平全身剧痛,右耳鸣响。晚上10点左右,建三江国保大队长于荣又带几人来殴打李昌平,于荣边打边骂:“老家伙,不老实,我们都调查好了,你还不说。”晚上10点左右,正在打李昌平的孙老五接其妻电话,孙老五对其妻说:“他们叫我们恶警,就叫他们看看我们恶警啥样!”

    当天半夜12点李昌平被送到当地拘留所。李昌平被毒打后一直咳嗽,躺不下,睡不了觉。后被送往当地医院在门诊打针三天。半个月后,即2005年2月7日,李昌平和邹少龙被苏贻刚(前进公安分局教导员)等人,陈松斌开车送到建三江洗脑班。因李昌平身体被迫害的已是每况愈下,呼吸困难。李在洗脑班又坐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洗脑班警察王超带李昌平去七星农场医院体检,确诊为肺结核,当天即腊月二十九日李昌平回到家。

    李昌平,吕传刚,邹少龙和创业农场的徐海泉四人,都关押在一起,墙角放一个塑料桶,吃喝拉撒都在一个屋里。室内空气混浊,臭气熏天。

    4、邹少龙遭迫害情况

    于荣、袁新尧、孙老五、于文波等人,群殴法轮功学员邹少龙,邹少龙的耳膜被打穿孔,晚上不让睡觉,多次提审迫害,先在前进非法拘留半个月,后由苏贻刚送建三江洗脑班继续迫害。

    邹少龙在第二次被关押洗脑班期间,他病重的姐姐得知弟弟被绑架,病情急剧恶化,弥留之际,姐姐非常思念弟弟,邹少龙才被放回家。

    第一次非法关押日期是2005年1月15日至3月17日,共计63天。

    5、唐英遭迫害情况

    恶警于荣将法轮功学员唐英带到会议室威逼恐吓。袁新尧逼唐英大字站着,还狠狠地打了她一记耳光。

    唐英年近80岁的公公患老年痴呆症,一直是唐英护理,在唐英被绑架期间,老人在冰封雪地的大冬天,身穿单薄的毛衣,脚穿拖鞋寻找儿媳。幸路遇法轮功学员脱下羽绒服给老人披上,才把老人送回家。

    6、史淑华遭迫害情况

    法轮功学员史淑华曾两次被绑架到建三江洗脑班,第一次几经折磨,被迫害的连笔都拿不起来。当时,史淑华年仅8岁刚上小学的儿子非常想念妈妈,上学没人照顾。

    第二次被绑架到建三江洗脑班后,史淑华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绝食反迫害三天,于荣出来恐吓,威胁要灌食。

    7、张学花遭迫害情况

    建三江勤得利农场法轮功学员张学花在被非法关押在七星洗脑班期间,看墙上有污蔑大法字画,将其撕掉后,遭到洗脑班主任张某、王超、小唐和小王等人的毒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