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风雨十五年(3):精神病院药物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八日】(接前文

(三) 中共用毒针、药物致死致残致疯法轮功学员

1996年,世界精神病学协会认可了一项“马德里宣言”,提供了全世界精神病医师都应遵从的医德标准和伦理规范。该项宣言特别禁止因政治、种族或宗教原因而收治病人,及精神病医师参与任何形式的身体或精神上的折磨。中国大陆对外虽签署此宣言,对内却反其道而行之。

中共为迫使法轮大法学员放弃信仰,把强制洗脑延伸到监狱、劳教所,甚至精神病院等场所,对其强行注射或喂食不明药物或其它毒害流体(如大量灌食烈性酒甚至粪便等),以摧毁其中枢神经系统或身体其它系统,引起剧痛、痉挛、呕吐、思维混乱及强烈的羞辱感,从而达到逼供“悔过”的目的。大量法轮功学员在此种迫害中致残、致疯、致死。有的已经奄奄一息被送回家,但因为不明药物的摧残而失忆、失语,有的变成了植物人,有的很快去世,直接给取证带来了很大难度,这也是中共极度残忍狡诈之处。

酷刑演示:打毒针(绘画)
酷刑演示:打毒针(绘画)

潍城区药检所杨伟东是最早被精神病院迫害致死的案例

杨伟东(男,54岁),正团级转业干部,曾任长沙要塞卫生所所长,1990年转业后为潍坊市潍城区药检所药检师。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对法轮功学员大抓捕,在巨大压力面前,杨伟东于当年11月19日进京为法轮功请愿上访。23日凌晨被潍城南关派出所抓捕,行政拘留15天,被关押在潍城拘留所。

12月8日,非法拘留刚期满,其单位又将生命垂危的杨伟东直接关押在潍城区康复医院精神病科男病房,并派专职人员看管杨伟东,这时杨伟东已是肝腹水,下肢水肿,连康复医院的医生见状都吓得要命,曾对杨伟东的监管人员说:他全身衰竭,还不送他回家,没治了……但其单位根本无视这些,不准放人。医院看杨伟东已经活不了几天,中共恶徒怕承担责任就叫杨伟东的家人接回家。五、六天之后,于1999年12月25日晚,杨伟东死于家中。

齐鲁石化苏刚被潍坊昌乐精神病院注射药物虐杀

苏刚,32岁,电脑工程师。2000年5月23日苏刚被警察和他任职的齐鲁石化公司在“没有任何精神问题”的情况下,送到潍坊昌乐精神病院,医务人员每天强行注射大量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经过九天精神病院的摧残,苏刚被交给其父苏德安,此时已是目光呆滞,表情麻木,反应迟钝,肢体僵直,面无血色,身体变得极度虚弱,惨不忍睹。6月10日晨,苏刚因心力衰竭而离开人间。

2000年6月18日,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向外界透露了苏刚于6月10日被山东省潍坊市昌乐精神病院注射大量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而死亡的消息,立即在世界引起了极大关注,当天,《世界日报》、《美联社》、《路透社》、《BBC》进行了报道。6月23日,《华盛顿邮报》发表社论,强烈谴责中共以强制送入精神病院治疗的方式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并且呼吁世界各国民主政府和国际人权组织进一步揭发中共此不人道做法。而苏刚的叔父苏莲禧,却因将苏刚之死真相公诸于世,被送入劳教所劳教三年。

潍坊诸城陶瓷女工马艳芳在精神病院被迫害致死

马艳芳,33岁,潍坊诸城市大仁和乡星石沟村,诸城陶瓷厂职工。她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2000年1月第二次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身无分文,沿路乞讨,独自一人步行17天走到北京。上访被抓,遣回单位后被继续非法关押。马艳芳以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单位强制送进诸城市精神病医院。

在医院,医务人员将她当精神病人治疗,强制打针吃药。住院两个多月后,即2000年9月,马艳芳被害死于精神病院。副院长丁一心谎称是自杀,但据目击证人说,死者脖子上有道很深的紫青色伤痕,但面部表情安详,无任何痛苦挣扎状,不象缢死。精神病院害死马艳芳后,制造自杀假相,逃避罪责,欺骗家人和社会。

潍坊昌大集团员工肖静森遭受的药物迫害

肖静森,男,潍坊市寒亭区人,大专学历,昌大集团员工。自1999年7月以来先后5次去北京上访,历尽艰辛,却屡次受到非法关押迫害、毒打与药物迫害。

2000年3月份,肖静森再次步行进京上访。后被滕忠斌送至潍坊昌乐精神病院迫害。肖在精神病院期间,每天被强迫吃药与注射不明药物,肖静森曾隐藏药物,被发现后强迫其吞食。每天强行用药的费用达五十多元。当时给肖静森打第一针时,是一种黄色药水,不知叫什么名。没有医德的大夫滥施药物,导致正常的肖静森眼睛瞳距缩小,两眼发呆,精神失常。

两个半月回家后,肖静森数日不会自己吃饭,筷子都不会拿,用勺子吃饭时,往鼻子上放,都是母亲用勺子喂着吃。老人难过的讲:好端端的人为什么被害成这个样子,这些人怎么这么心狠,要是他们自己家人舍得这么对待吗?肖静森自己当时几乎无思维,生活不能自理,需要老人照顾。肖静森炼功后身体恢复很快,他的父亲说:多亏了他炼功才恢复好了身体。

奎文区书商赵有刚被非法判刑九年,关进精神病院电针数十次

潍坊法轮功学员赵有刚(赵建设),2003年6月在江苏南京建立真相资料点,被南京610绑架,后被非法冤判9年,投入江苏无锡监狱。

在监狱里赵有刚绝食6年反迫害,遭受骇人听闻的酷刑摧残,包括70天不让睡觉的熬鹰折磨、两年半24小时捆绑、六年的惩罚性野蛮灌食、八年多的单独关禁闭,被限制小便、毒打、长期老虎凳等等几十种酷刑迫害,更悲惨的是在没有任何精神问题的情况下,无锡监狱就因他拒不转化被强制关进常州监狱精神病院六十天。

据赵有刚后来描述:“这个坐落在溧阳市竹箦镇煤矿荒郊野外的精神病院,是江苏省24座监狱里面精神病犯人集中关押的地方,共有 250名精神病患者。我被强行架进三病区,一进门就被狱警安排几个疯子强行摁倒,用八根约束带把我双肩、四肢、胸部、腰部、大腿紧紧的捆绑在精神病院的铁床上,连续捆绑了16天16夜,直到发现腿和胳膊肌肉出现严重萎缩才解开约束带。”

“一个200平方米的房间里,关了30多名各种类型真正的精神病患者,我每天24小时和他们生活在一起。这里可以说是人间地狱中的地狱,有的大声歌唱,有的狂喊乱叫,有的胡言乱语,有的嘿嘿傻笑,气氛恐怖,使人毛骨悚然。正常人在这种恐怖的环境中,关押60天精神摧残是难以想象的。”

精神病院的陶主任、谢护士长,在院长的授意下,对他实施了三十多次电针酷刑折磨。赵有刚后来回忆说:“我所承受的电针是一种惩罚性罕见电刑——能让人精神上处于奇特的惊恐状态,有一种无法呼吸随时窒息而死的感觉。电针使我浑身抖动口吐白沫,这种摧残手段,对真正的精神病患者都极少使用,却在我一个心智健全的人身上使用了三十多次。”

昌乐卫校教师周国玲坚持信仰被昌乐精神病院致疯

2004年6月11日明慧网报道,昌乐县数名教师因坚信真善忍遭迫害,其中昌乐卫生学校青年教师周国玲,因为两次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扣发工资,只给280元生活费,第二次被强行送入潍坊市精神病院,邪恶之徒给周国玲注射大量麻醉药物和一些不明药物,致使中枢神经遭到破坏,精神失常。

寿光市北洛精神病院对多名法轮功学员实施毒针药物迫害

寿光市北洛精神病院院长张友春紧跟江氏流氓集团,配合寿光市各乡镇邪恶强行给法轮功学员灌输大量破坏大脑神经的药物。先后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于此遭受迫害。

2000年6月下旬至8月底,寿光市有11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被乡镇政府接回后,强行送到北洛精神病院。他们是:

洛城镇:葛兰凤,女,40岁左右;李建梅,女,40岁左右;徐金慧,女,30岁左右;梁素清,女,35岁;宁秀英,女,32岁;付莲华,女,38岁;李义昌、李义明,男,35岁。

王望乡:尹德秀,女,51岁;刘海荣,女,25岁,尹德秀的女儿,研究生在读;
文家乡 桑秀莲,女,42岁;

上述11人除刘海荣为研究生外,其余为普通农民。所有人身体健康,均无精神病史。在连续64天不见阳光的残酷折磨后,北洛精神病医院勒索法轮功学员每人人民币3000元。

在精神病院里,他们和精神病人关在一起,每天承受精神和肉体的残酷折磨。他们被绑在床上,强行注射大量破坏中枢神经的药,使他们长期处于昏迷状态,并拌有恶心、呕吐症状,脸色苍白浮肿。他们反抗用药,就招来一阵毒打,一律不准亲人探视,与外界隔绝。

董丽美,家住山东省寿光市交通局,于2000年3月份去北京为法轮功伸冤,后被绑架,被寿光市交通局分管迫害法轮功的政工科主任杨慧云等人直接送入寿光市北洛精神病院,在那里受到强行灌精神药物和折磨,精神病院按每天60元计算勒索钱财。

潍坊市财政局吴继强被强制送入精神病院 野蛮摧残 迫害

吴继强,男,40余岁,原市财政局职工,长期拘留。2000年5月被奎文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谷志勇伙同财政局长刘伟(已调离)骗去。将他绑架到昌乐精神病院,强行打毒针灌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使其神智不清。苏刚被迫害致死后(他曾和苏刚关在一起)才被放回。一个月后回家时吴继强被精神病院摧残得极其瘦弱、站不住、坐不稳、两眼直勾勾、舌头根发硬,自己不能自理,吃饭需要家人喂,思维混乱,也不能说话。

2000年7月中旬,在他生活还不能完全自理的情况下,潍坊市财政局办公室打电话让吴继强去一趟,等待他的是歹毒的谷志勇又一次伙同单位合谋绑架,把他强行押送到昌乐劳教所劳教劳教三年。

滨州法轮功学员李海清在潍北监狱被注射毒针

2004年2月28日,山东滨州法轮功学员李海清在滨城区分局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经历了狱警灭绝人性的残酷迫害,曾20多次被强行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以及能使人“安乐死”的药物。一次,恶警以看病为由,将李海清抬到看守所卫生室,连续几天大剂量滴注不明药物。后来,看守所恶警给李清海断水断粮40多天,并注射不明药物,将他摧残的奄奄一息。

2004年12月20日,李海清被转到山东潍北监狱,遭受同样的残酷迫害,从2007年2月到11月,被强制大量注射不明药物,遭木棒猛击头部,致使他多次晕死……。

潍坊市政法委干部姜国波多次遭药物迫害

姜国波,原潍坊市政法委清廉的副县级干部,原先患有被医学界称为“第二癌症”的肝肾综合症,修炼法轮功后喜获新生。自“7·20”后姜国波被非法绑架关押13次、劳教3次、在山东监狱陷5年冤狱,姜国波遭受无数酷刑折磨,也被多次实施药物迫害。

据姜国波发表在明慧网上的文章:在昌乐劳教所期间,“他们(朱伟乐、所医姜××)强行向我体内注射破坏神经中枢的不明药剂。这种药剂毒性奇大,在连续两天输液后,我出现了眼肿、肾痛、大脑思维混乱、疲困却睡不着觉等强烈的负反应。”

2005年11月2日姜国波第三次被非法劳教后,被关押在昌乐劳教所四平方米的黑屋子里,再次遭灌食不明药物加害,使他剧烈头疼、大小便受阻、血压心律极不正常。让姜国波再一次体会到濒临死亡的感觉。

2013年非法关押于山东男子监狱期间,姜国波大约三个月时间感觉身体不正常,浑身无力,眩晕、恶心,时有呕吐,其中有十几天便血,与在昌乐劳教所曾经经历的中毒症状极其类似。

安丘市刘清梅被电击、毒打、灌食、打毒针,经酷刑残害致死。

刘清梅是安丘市石堆镇大下坡村人,1998年修炼法轮功。刘清梅作为法轮大法的受益者,坚持信仰讲真相,遭八次非法绑架、关押。2003年2月被安丘市法院非法枉判12年。2013年出狱不久的9月3日晚迫害致死,年仅54岁。

刘清梅曾遭毒针迫害:2002年1月刘清梅被绑架后,石碓派出所把她关进石碓医院强行打毒针、灌食。有一次打上毒针后,她浑身上下如同刀绞般难受。再次被打毒针是2008年5月被关进山东省女子监狱后,被关在监狱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训队”里,恶警头目薛彦勤唆使十几个人一起打她,不让她睡觉、不让上厕所,逼她尿在裤子里,来例假也不例外,她被打的遍体鳞伤,腿不能走路,只能趴着爬,造成精神失常。 后来刘清梅被关到六监区,恶警邓艺霞指使犯人把刘清梅迫害的出现肾病和高血压,在此期间刘清梅经常被劫持到医院遭注射药物迫害。

昌邑市十八岁少女郭雪莲被施加毒针,精神失常

郭雪莲,1982出生,潍坊昌邑市丈岭镇郭家上疃村人,郭雪莲活泼可爱天真烂漫,对生活充满憧憬。然而,2000年时,十八岁的郭雪莲被中共暴徒折磨得精神失常……

2000年12月,郭雪莲被恶人抓到北京调遣处,后被押送到北京大兴县新安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在劳教所,警察强制她看诬蔑法轮大法的电视,她不配合,在人群中站起来喊“法轮大法好”,结果多名警察蜂拥而上,把她扑倒在地,有的骑在她身上,有的扭胳膊,将她暴打一顿。恶警赵磊(音)、白××等将她绑起来,用4根电棍同时电她,她头顶有两处被电棍电破出血,伤口化脓长达两年时间才愈合。在李静的指使下,郭雪莲被送往集训队,队长姓高的男恶警经常把小姑娘整的死去活来,长期的毒打、电刑和折磨,使得郭雪莲遍体伤痕,脸上身上到处是电击的灼伤,再加上长期不让她睡觉,郭雪莲的身心受到了令人难以想象的折磨,还给郭雪莲注射了一只毒针(药名不详),并在她吃的饭里放上了不知名的药片。……在劳教所短短三四个月,郭雪莲成了胡言乱语,哭笑无常的精神病。

2001年“五一”期间,郭雪莲的父亲见到雪莲后被眼前的惨状惊呆了:面无表情、不说话、两眼直直、目光呆滞,脚腕肿得老粗,头顶上有两处手指顶大小的地方脱发、带着血迹。回家后雪莲的父母看着自己这名象雪莲花般纯洁无瑕的女儿被害成这样,经常乱跑乱跳,说话语无伦次;时常一丝不挂;动不动就打人、骂人,连父母都打骂。雪莲的父母陪着她度过一个又一个难熬的日日夜夜,她母亲天天以泪洗面,泣不成声……

明慧网2014年3月28日文章《精神病院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中说:“中共山东省当局在迫害法轮功中犯下了极其严重的罪行,在本报告调查的精神病院虐杀法轮功学员排行榜中位列第一,其中又以潍坊市尤为严重。洗脑班虐杀法轮功学员的最典型案例来自山东省潍坊市,本报道所关注的精神病院虐杀案例中,最早被精神病院迫害致死的案例也出自潍坊市……”

(四)法轮功学员失踪与被活体摘取器官

中共邪党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实行株连政策,家人会受到开除公职、子女开除学籍、单位领导也会因此被批评等等,因此很多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上访或者发资料被绑架后,避免给家人、单位等招来株连迫害,拒绝说出自己的姓名,数百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送到秘密集中营,成为中共邪党活体摘取器官的对象。很多家人因无法寻找不了了之。

潍坊法轮功学员赵爱华,2000年时约三十岁,当年到北京上访,至今杳无音信。在这个邪恶的环境下,很多家人惧于中共邪党的淫威不敢说出,也使很多失踪的法轮功学员不为人知。不仅是邪党的秘密集中营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潍坊恶警在迫害法轮功学员过程中,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潍坊市经济开发区田金枝遗体有被刀割开的痕迹

潍坊市经济开发区店子村六十岁的法轮功学员田金枝,2009年“十一”假期之际,象往常一样出门后,再也没有回家,从此下落不明。2009年11月,田金枝的家人突然得到奎文区公安分局的通知,称田金枝已于10月10日前后死在狱中,仅十天内就被活活折磨致死。 田金枝的遗体有被刀割开的痕迹,当局在未经家人同意的情况下被开膛解剖,警察声称是“查找死因”。田金枝的家人简直不敢相信,活生生的一个大活人,前几天还好好的,见到尸体竟是被开膛破肚,不见器官,就这么突然惨死。

家人对这种只有地狱的魔鬼才能干得出来的罪恶行径,震惊愤怒而又恐惧,有冤无处申。

诸城市杨桂真惨死遭开膛破肚

杨桂真女士是诸城市城关镇陶家岭村人,时年40岁,2000年9月发真相材料时,被非法绑架,关押在诸城市看守所。看守所警察唆使在押刑事犯毒打她,到10月17日,杨桂真已奄奄一息,并晕倒在地,狱警仍将其铐在铁椅子上继续折磨,不久,这位农家妇女便被折磨致死。知情者透露,打死杨桂真女士的直接凶手有两名:诸城市监管看守所副队长王宗和,以及原在押犯人(现已刑满释放)赵凤义。

杨桂真惨死在诸城看守所后,原诸城市公安局政保大队副队长曹金辉曾嚣张无耻地说:“开膛破肚后,肠子里什么也没有,白生生的,拿了一挂来炒炒吃,尝了尝鲜。”曹金辉,男,被称为“酒鬼打手”,在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几年中,活活折磨致死四名法轮功学员。他的手段极其恶毒,只要看见法轮功学员,他就迫不及待的毒打,男女老幼无一幸免。曾无数次在法轮功学员面前狂叫:“打轻了,中央早就有文件,对待你们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开膛破肚还要拿来炒了吃,这是人干出来的事吗?中共邪党就是利用这样的人渣明目张胆的迫害法轮功,在暗地里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呢?

(待续)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