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遭中共迫害命危 加拿大公民呼救(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加拿大公民陈志明、黄金玲夫妇的女儿陈英华被中共迫害得生命垂危,黄金玲呼吁加拿大政府和各界人士紧急营救。

陈英华
陪同卞晓晖要求探视狱中父亲的陈英华女士遭到绑架

四十岁的陈英华因为陪同另一位女士卞晓晖前往探视卞女士的身陷冤狱的父亲而遭到中共警察绑架,并于近日被非法庭审。

河北唐山市今年二十三岁、刚大学毕业的女孩卞晓晖,多次要求探视遭冤狱的父亲无门,在石家庄监狱对面马路边打出“我要见父亲”的布条,2014年3月12日遭石家庄警察绑架,陪同卞晓晖的陈英华也遭绑架、非法关押。次日,卞晓晖的母亲周秀珍遭唐山市警察绑架。

卞晓晖在石家庄监狱对面打出“我要见父亲”的布条

8月21日,石家庄桥东法院对卞晓晖、陈英华非法开庭。四十岁的陈英华皮包骨头,辩护律师说,她体重不足50斤,自己已经不能走路,被法警抬搀着从秘密通道进入法庭。

拒绝荒唐的庭审 律师退场控告法官

8月21日,河北省石家庄桥东法院对卞晓晖、陈英华开庭。早上7点,两车国保警察十多人就在门口巡查,监视、驱赶附近民众,并录像,如临大敌。

四十个旁听席上坐满了法院组织来的自己人,其中有法院工作人员和便衣。而十多位被告的亲属朋友被拒之门外。

陈英华的父亲陈志明先生是加拿大公民,是匆忙从加拿大回国的唯一直系亲人,加拿大驻华使馆人员代表陈英华的母亲和哥哥,他们早早与中国外交部交涉要求出席,俩人人当时也到了法院,却被拒之门外。

另外被拒入法庭的还有两位3月12日被误抓的当事人,他们的财物至今还被扣在公安局,却没有旁听了解真相的权利。

经抗议,陈英华父亲陈志明先生和卞晓晖三姨才勉强被允许进入法庭旁听。庭审开始后,卞晓晖提出请求两名人民陪审员出席,遭法官李胤拒绝;其时陈英华脸色苍白、呕吐,无力说话,陪伴的医务人员中途进来给她量血压、但是隐瞒病情强制继续庭审。

在此情况下,三位辩护律师当即退庭抗议,去石家庄检察院控告法院:1.无视生命、无视被告权利;2.违反开庭必须有人民陪审员到庭的人大规定;3.组织自己人马控制法庭旁听席,名为公审,实是秘密审判。

律师走后,全场一片混乱。陈志明先生与旁听席上的人闲聊时,问他们认识二个被告吗?知道这案子情况吗?这些人全摇头:不认识,不知道。甚至还有人说是被买来看场戏的。

整个过程这样草草收场宣布休庭。

陈先生出来后见加拿大使馆两位人员还在门口,就把情况告诉他们,这一下也让老外见识了一下这个所谓 “人权最好时期”的真情实况。这时,就有便衣挤过来偷听,还有人拍照、录像。

身陷囹圄,只是为要见父亲

卞晓晖的父亲卞丽潮,是唐山市开滦第十中学教师,他曾患有的原发性心脏病、高血压,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痊愈,直至被绑架身体都非常健康。卞丽潮是一位深受学生爱戴的好老师。卞丽潮二零一二年二月被中共警察绑架,同年七月被法院以制作神韵光盘、海报为由,非法判十二年重刑,在石家庄监狱被迫害致病情危重,狱医曾称随时可能猝死。

卞丽潮的妻子周秀珍及女儿卞晓晖为了营救亲人,不断奔走呼吁,向社会揭露石家庄监狱对卞丽潮的迫害。二零一四年三月三日,周秀珍和女儿卞晓晖到石家庄监狱探望卞丽潮,又遭到监狱拒绝。苦求一天一夜无果,周秀珍伤心晕倒,进了急诊室,托付陈英华照顾女儿。

三月四日早晨,女儿卞晓晖在一块布上写了“我要见父亲”表达诉求。在陈英华陪同下找司法局、监狱管理局反映情况,递交材料,被相互推诿,不予受理。无奈之下,卞晓晖站在监狱对面马路边,展开“我要见父亲”条幅表达诉求。

画面中围攻卞晓晖的警察陈总、李英敏、张素强等,他们是石家庄监狱的狱警,在监狱中他们无法无天作恶多端,并且无理拒绝家属探望。他们的工作岗位本在监狱,跑到马路上来围攻善良女孩,破坏社会治安。在中共所谓公诉人的起诉书中,他们摇身变成了迫害善良卞晓晖和陈英华的证人。他们昧着良心一路做恶,从监狱到社会,再到法庭。只准恶人行凶,不准受害者发声,这是什么社会?
画面中围攻卞晓晖的警察陈总、李英敏、张素强等,他们是石家庄监狱的狱警,在监狱中他们无法无天、作恶多端,并且无理拒绝家属探望。他们的工作岗位本在监狱,跑到马路上来围攻善良女孩,破坏社会治安。在中共所谓公诉人的起诉书中,他们摇身变成了迫害善良卞晓晖和陈英华的证人。他们昧着良心一路做恶,从监狱到社会,再到庄严的法庭。只准恶人行凶,不准受害者发声,这是什么社会?

卞丽潮的妻女不畏强权,揭露当局对亲人的迫害,使得唐山公检法、与石家庄监狱方面恼羞成怒,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二日石家庄国保警察绑架了卞晓晖与陈英华;次日,唐山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了在家养病的周秀珍。

父母呼吁,恳请加拿大政府帮助营救

在过去的五个多月中,陈英华女士在狱中三次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她母亲黄金玲说:“当局曾给我女儿强行灌食,用‘上大挂’等酷刑折磨。刚进看守所就被强制抽血、做DNA化验等。我女儿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而屡遭迫害。”这次已经是她第三次被抓捕迫害。狱中的陈英华目前骨瘦如柴,生命垂危。

陈英华在加拿大的年近七旬的父母,自女儿被绑架后,一直在国外营救女儿,并多次召开新闻发布会,陈英华的遭遇受到公众的关注。加拿大两位国会议员鲁尼(James Lunney)和克茹克斯(Joan Crockatt)还为此与中方交涉,敦促早日释放陈英华。

在陈英华遭非法庭审之前,她母亲黄金玲女士八月十九日再次来到中国驻卡尔加里总领馆前,召开新闻发布会,强烈谴责并抗议石家庄市桥东法院对自己女儿陈英华和亲属卞晓晖非法开庭。

黄金玲女士说,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这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人权迫害,在十五年中,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虐杀,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遭到开除公职、强制洗脑、劳教和判刑迫害,中共更犯下这个星球上未曾有过的罪恶——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牟利。对女儿陈英华的开庭审判表明中共对信仰的迫害还在继续。

当天的集会上,有许多过往的行人表达了他们对中共迫害的愤慨。一位中年西人女士说:“打坐炼功在全世界都可以,唯独在中国要被抓捕,还要开庭受审,甚至活摘他们的器官卖掉!”她连连摇头说:“荒唐的国度!荒唐的法庭!”

陈英华遭非法庭审后,许多中共体制内官员对回国旁听的陈志明先生表示同情,并表示他们官职太低,人微言轻,决定不了,希望陈先生向高层反映。

法轮功在全世界弘传,她的“真善忍”做人准则受到全世界人民的欢迎和尊重;但是在中国大陆却遭到中共的残酷打压迫害,中共当局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这个超越人类道德底线的罪恶,遭到全世界的谴责。在世界舆论压力下,中共宣传媒体表面上对法轮功的攻击诬陷处于低调,但是暗地里却大量抓捕法轮功学员,河北省今年一到五月就绑架了145名法轮功学员,并且大量强制在家的法轮功学员抽血,并且将迫害手段延伸到了家属身上。

女儿要见父亲是人之常情,这是天赋人权,何罪之有?恳请国内外正义善良人士关注,并伸出救援之手,帮助这些善良的被迫害者获得自由。

附征签链接(面向海外人士)
http://www.thepetitionsite.com/666/383/575/mother-calling-to-release/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