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抚顺法轮功学员早期遭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九日】

1、王会斌——被四次绑架:历经看守所、洗脑班、精神病院

王会斌,曾被中共当局四次绑架,非法关入看守所、洗脑班。家属在中共邪教的压力面前,害怕王会斌失去工资待遇,五次把王会斌送入精神病院,王会斌在妻子和姐姐的执意下,长达六年生活在精神病院里。医生给王灌精神病药,致使王原本健康的人变得精神恍惚,眼睛呆滞,手发抖。

王会斌,男,现年六十岁,居住新抚区。在抚顺发电厂工作。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王会斌因为去了北京,单位和公安人员把他送到将军看守所。快一个月了,家人花钱把王接回,家人怕王再被抓捕,将王送入精神病院。半个月以后王回家,家人不让上班,一周后托人又把王送入精神病院。几个月后家属才把他接回。

一次,王会斌向世人讲真相被人恶告,街道派出所警察再次把王会斌绑架到将军看守所,一星期后家属把他接回,第三次把王送入精神病院,七、八个月才让回家。

王会斌从精神病院回来去沈阳打工。没有救人的真相资料,他就自己写真相传单出去张贴,被过路的二位年轻人恶告,王被沈阳警察抓送派出所。后家属接回,又把王送新屯五院(精神病院),一个月后大姐去看他,王趁大姐刷饭盒时在会客室走脱。

零九年四月十七日,王会斌在朋友家,被光明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二天,警察暴打王的眼睛好几拳,打了好几气儿,面目皆非,眼睛肿成一条缝,后被送抚顺看守所。一个月以后被送入罗台山庄洗脑班继续迫害。在洗脑班洗脑一个月后家属接回,家属又把王送抚顺煤矿脑科医院,在那里呆了五年,二零一四年五月二日,二姐去看望时趁机跑出来。

王会斌在脑科医院期间,用绝食方式来抗议对人身自由的侵犯,遭到医生灌食、灌精神病药,致使王会斌出来时精神恍惚。至今还是眼睛发呆,手哆嗦,不敢回家,流离在外。

2、齐文彩——被四次绑架:历经拘留所 洗脑班 戒毒所 公安一处

齐文彩,女,现年四十八岁。居住新抚区。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独自去北京二个月,在天安门被非法抓捕,还有抚顺学员牟玲、黄刚、冯慧。警察把他们送天安门前派出所,最后被抚顺驻京办送到抚顺戒毒所,非法关押三个月。

二零零零年七月间,邪党官员在抚顺南阳小学办洗脑班。当时那里有二、三十名法轮功学员,让家属和街道人做法轮功学员的转化工作,让家属白天去,晚上回家。齐文彩一直坚定,一个多月回家了,其余的都被送武家堡教养院,

二零零一年正月十六,福民派出所大搜捕。齐文彩被绑架劫持至抚顺将军十字楼拘留所,十五天以后,送武家堡洗脑班,二、三个月回家了,被强迫写了三书(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

二零零三年齐文彩在河北将军街商店卖货,公安一处关勇和大学刚毕业的刘姓等四人,要绑架齐文彩,齐文彩丈夫据理抗争,关勇打电话又叫来一辆车,七人左右,强行将齐文彩劫持到公安一处。将齐文彩铐在铁椅子上,站不起来,躺不下的。郝建光提审二天,什么也没问出来,第三天齐文彩被放回家。

3、王玉柱——被三次绑架:历经派出所 看守所 劳教所

王玉柱,男,现年六十八岁,新抚区法轮功学员。一九四七年出生,九七年得法。

九九年四月二十七日,王玉柱与赵福祥去北京天安门为法轮功说公道,第二天回来。社区的小脚老太太知道了,通知了派出所,派出所来了两个警察,让王玉柱去一趟说开会见见面。王玉柱心想:我也没做什么坏事就去了,结果被扣留,后来单位给接回去了。

九九年十月间,邪党人员怕王玉柱、赵福祥二人再去北京,福民派出所两个警察和街道主任张野深又来骚扰,派出所许连军把王玉柱、赵福祥一起送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宿,第二天早上单位接回,在单位呆了一个月才让回家。

二零零零年年末,王玉柱又去一趟北京,在天安门前喊法轮大法好,被北京警察抓捕送到看守所。

新抚区驻京办事处刘姓的男士三十多岁,知道了本地区王玉柱在看守所就把他接回驻京办,由福民派出所元月三、四号把王接回。派出所许连军和社区张姓书记让王玉柱交路费钱,王说没有。他们就给单位打电话,单位腾姓经理给拿了一千元,把王送将军看守所,第二天送武家堡教养院,定为教养二年,因王玉柱身体不适呆了三个月回家。可是社区、派出所经常来骚扰,迫使王离开老宅到处找安身之地。

本来想过个安稳的日子,可好景不长,一天,好几个警察突然敲门,骗他儿子把门开开,当时王玉柱正在看大法书呢,警察要带他走,王说我也没做什么坏事凭什么跟你走,警察要抬他走,他说:“你要抬我,我就喊法轮大法好。”警察害怕喊法轮大法好就溜走了。 玉王柱妻子张玉珍, 九七年学炼法轮功。张玉珍看到自己的丈夫学大法被迫害、家里常被骚扰,着急上火心里不安,患脑血栓、糖尿病症,于二零一二年一月一日离开人世。时年五十九岁。

4、周刊——被二次绑架,历经三处拘留所 二次劳教所 勒索五千元

抚顺市新抚区周刊,男,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在北京被抓,送入张家口万泉拘留所,十几天后家里人和光明派出所接回抚顺,一路上的所有费用都由家属承担,大约有五千多元。到了抚顺又被送到抚顺十字楼拘留所,在拘留所不到一个月,又被劫持至抚顺武家堡劳教所,遭到近二年的酷刑折磨,多次体罚打倒立。

二零零三年十月份,在北站被新华派出所警察跟踪抓捕,在拘留所关押二个月后,送入武家堡劳教所一年多。

5、李永军——被非法拘留 抢劫、勒索九百元

李永军,女,居住新抚区,九九年十月二十九日到北京去证实法被前门派出所非法抓捕一夜后,又送到驻京办事处,身上带的五百元现金被搜走,两天后押回抚顺,被抚顺千金派出所拘留,又被送到戒毒所关押四十五天(强迫交饭费二百元),又被政法委索要二百元押金。

6、王杰——被拘留 二年劳教 强迫失业

王杰,一个合法公民在天安门广场中就被抓起来,理由是王杰说出真话,讲了修炼法轮功的好处而批劳教,被单位强迫买断(给很少钱,把人赶出成无业人,没有任何待遇)

王杰女士,家住望花区,是抚顺市特殊钢有限公司全民工。九七年正当王杰身体患多种疾病、单位又开不出来工资的情况下,王杰有幸修炼了法轮功,身体恢复了健康。王杰重德行善,每天都在快乐中生活。可是,就在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开始,整个状况发生了变化。

二零零一年王杰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讲了自己修炼法轮功受益的事实。可是就在天安门走路过程中被警察带走,送回抚顺关到站前派出所,后又被送到抚顺自强学校关押十五天后被非法劳教两年。送入武家堡劳教所。

在劳教所期间,每天都处于高压恐怖状态,中共警察每天都利用各种手段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实际上就是要把人变成坏人的过程,让你说假话,写违背良心、违背人格的话。由于王杰不按照行恶者的要求做,被关到小号一天一宿。小号在偏僻的地方与外界隔绝,里面什么也没有又冷又潮,外面由男教把守,反复向你灌输邪悟伦理,让你精神崩溃。

单位钢厂受到上级指令多次去王杰家,向王杰丈夫要钱,说是他们被罚款了要王杰丈夫承担这笔钱,当时王杰家没有钱,没给他们。

王杰被非法关押期间,单位(抚顺钢厂)强迫王杰丈夫给王杰办了买断工龄,实际上就是失业,使王杰失去了工作,失去了经济来源。

7、张淑梅——被非法拘留 劳教

张淑梅,女,现年五十多岁,是抚顺市顺城区的法轮功学员。因为张淑梅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而被劳教迫害。

那是二零零一年元旦之后,张淑梅和身边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到了北京天安门,见到一位法轮功学员举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张淑梅就跟大家一起喊“法轮大法好”,张刚刚喊完就被突如其来的警察拽住胳膊不放,要查张淑梅的身份证。张淑梅高喊“法轮大法好”,警察怕的要命急忙把张淑梅塞到车里。拉到一个大院子里,那里面都是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后来,警察把学员分开,张淑梅被大客车拉到北京海淀区看守所。

海淀区看守所关押着很多法轮功学员。刚到看守所时,先对学员搜身,之后报姓名,不报就不让睡觉、罚蹲,遭棒子打、电棍电,有的学员被电的手和脚都肿了。晚上睡觉时都得侧身立着睡,如果你晚上出去上厕所,回来就挤不进去了。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四日,被抚顺市东洲区万新派出所劫回,送入抚顺拘留所。十天后,张淑梅被非法劳教,关押在抚顺教养院。

8、王丽娟——被二次绑架 非法拘留、关押

王丽娟,女,五十五岁,住顺城区。二零零一年到北京证实法被抓关押一天,又被送到驻京办事处,二天后送回抚顺,被顺城区北关派出所拘留,又送到吴家堡教养院非法关押。二零零二年在暖气厂因看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之人告发,被永安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后,送拘留所关押迫害十五天。

9、姚凤娥——被绑架 骚扰 监视 抢劫

姚凤娥,女,四十六岁,住顺城区。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到北京证实法回来后,被施家沟派出所户籍员(小安子)等人叫到派出所审问并关押一天。七月二十二日一大早,施家沟派出所指导员和两个警察就到姚凤娥家中看守着她,不许出门,一直到晚上七点多才走。当天抢走大法书两本和师父法像。后又派二名街道人员每天专门到姚家查看姚凤娥的去向,致使姚凤娥无法出去挣钱维持家庭生活,给姚家造成了严重的精神负担和经济损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