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教师杨峰一家三人被非法批捕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二零一四年七月二日中午,原山东潍坊信息工程学院的青年教师杨峰和母亲,在济南的出租屋中被蜂拥而进的一伙警察绑架。几乎同时,他的岳母和在潍坊的妻子也被绑架进看守所。

除杨峰母亲因心脏病发作被暂时放出来,其他三人均已被非法批捕。这个十余年来被迫聚少离多、担惊受怕的家庭再一次被漆黑冰冷的铁窗阻隔。

全家修炼乐融融 风云突变被迫害

杨峰
杨峰
杨峰
杨峰

杨峰,今年四十五岁,老家山东德州齐河县,毕业于山东潍坊信息工程学院并留校任职。杨峰为人谦和善良,是一位很优秀的教师,深受领导赏识。他和同事编写的教材一直到现在还在使用。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他还拿到了硕士研究生的学位。一九九八年与在潍坊市建设银行工作的优秀会计、法轮功学员陈炳囡结婚。

杨峰的岳母于桂芳
杨峰的岳母于桂芳

妻子陈炳囡现年四十五岁,父母陈用林和于桂芳,退休前分别在潍坊市工商局和法制局工作。现年六十八岁的于桂芳,退休前任潍坊市法制局副局长,不仅能力强,而且还多才多艺,她吹的箫,婉转悠扬,悦耳动听。于桂芳还写得一手好字。在她刚二十岁左右时,就成为一家国营企业的厂长。在六十年代,她作为山东省女民兵“特等射击能手”、“游泳能手”,出席过山东省全省民兵标兵大会,受到省级表彰,成为当时名扬全潍坊的“五朵金花”之一。

一家人修炼真善忍大法,互相关怀体贴。在中共于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前,度过了一段最美好的时光。

二零零零年四月,杨峰上北京信访办为法轮功鸣冤,被单位停发工资。那时孩子还没出生。

二零零三年,失去工作的他来到济南在山大进修时,被建新派出所绑架。潍坊610非法把他劫持回潍坊工业干校洗脑班迫害。

杨峰的老母冯志宏去洗脑班送洗漱物品时,洗脑班的头子付进宾扣押冯志宏为人质,逼杨峰放弃信仰。冯志宏强烈要求回家,打110报警。没成想110警察过来草草登了一下记就走了。付进宾得意的说:“你还打110,110是我们的人。”可见邪党为了迫害法轮功绑架了所有的执法机构为其卖命。邪恶的610付进宾逼杨峰听看污蔑大法的电视片,欺骗杨峰的妻子陈炳囡说:你和杨峰离婚再就不找你们了。

杨峰的母亲冯志宏
杨峰的母亲冯志宏

流离失所十一年 家人不断遭迫害

当时在洗脑班有很多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一个叫张亮的法轮功学员被两个人轮班二十四小时监视着不准合眼,二十七、八天不让睡觉,而且还被罚站。张亮的双腿肿的好粗。付进宾让冯志宏去看张亮,并威胁说这就是你儿子杨峰的下场。

杨峰是个孝子,可为了抵制无理迫害,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八日从洗脑班走脱。从此,杨峰开始了长达十一年的妻离子散的流离失所生涯。

冯志宏又被关了十天共计一个月才放回家。由于不配合诱捕杨峰,妻子陈炳囡失去了在银行的优越工作。当时杨峰的女儿才三岁,杨母还在医院里打着吊瓶。

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杨峰的岳母、妻子被绑架,岳父受惊吓当场晕倒被送往医院,八岁的女儿一同被关押到潍坊开发区公安分局。而杨峰的妻子被关押一个月后被送往劳教所继续迫害,杨峰的岳母于桂芳被看守所关押二十七天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因被迫害身体出现严重问题,单位被胁迫私设监狱二十四小时监视。

杨峰的女儿杨致淳
杨峰的女儿杨致淳

连年的迫害,漫长的煎熬,摧毁了家中老人的精神和身体。杨峰的岳父、潍坊工商局职工陈茂林,不堪精神压力与骚扰,约于二零一二年春含冤去世,至死都没有见到孝顺的女婿。

难中求生无悔志 再次蒙冤遭构陷

杨峰流离失所后来到济南,在老同学开的电脑培训公司打工。杨峰一直想自己创业,筹办电脑培训班。杨峰一个人忙不过来,岳母于桂芳到济南帮忙筹备办培训班。

潍坊恶警多年来一直监控杨峰妻子、岳母家的电话、手机、身份证,与济南恶警合谋,抓到了一个可以炮制所谓“跨地区”大案的借口,长期对杨峰、及其岳母、妻子进行监控、跟踪。邪恶采取跟踪盯梢,二零一四年七月一日杨峰出去租房被跟踪。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日下午三点多钟,冯志宏下自家楼走出去不到五十米,上来一伙恶徒把她绑架,不出示任何证件,抢走她的包,里面装着钱,手机,身份证,钥匙。上楼开开门闯进屋内把杨峰架出去塞进警车。然后把家中值钱的东西抢劫一空,但不给任何清单。据查两个笔记本、一台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千元钱现金都不见了。此恶性绑架事件是天桥分局国保大队长黄健带队,伙同大桥镇派出所和济南市公安局,两辆警车十多个警察参与的。

警察先把他们强行绑架到大桥镇派出所,非法审讯到晚二十三点多。母子俩不配合又被送到堤口路派出所,所长是杨楠(警号:010164)。冯志宏被关在仅能容两个人那么大的小屋里,闷的喘不上气儿来,几乎窒息,心脏病复发。杨峰也被单独关在一个小屋里。将他带出去两次。后来第二次抄家,抄走地下室的《九评》光盘等物品。邪恶折腾到七月三日凌晨一点多,把杨峰和冯志宏非法关押进仲宫看守所。

后来得知,七月二日晚上,杨峰的岳母于桂芳去另一个法轮功学员李静家串门时也被绑架,当晚被非法关进仲宫看守所,现身体出现严重高血压并伴有心梗,随时存在生命危险。七月三日上午,杨峰的妻子陈炳囡在潍坊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潍坊看守所。孩子学习用的一台台式电脑,一个笔记本还有手机等私人物品都被抄走。怪不得绑架时天桥分局国保大队长黄健叫嚣:“只要从冯家出来的人都抓。”这一定是一起预谋已久的迫害。

老母幼女唤公道 乌云蔽日终有时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日,杨峰七十岁的老母亲冯志宏被关押一个月放回。但恶警派小区的恶人随时监视她,并把冯家录了像。冯志宏去潍坊看儿媳,堤口路派出所姓刘的副所长打电话强迫她立即回来。更不可思议的是,堤口路派出所强迫冯志宏在派出所的地下室采血(难道是为活体摘取器官做准备吗?)。冯志宏本来心脏就不好,又气又急昏晕倒在地 。冯志宏苏醒后告诫他们:你们在犯罪。堤口路派出所所长杨楠竟然毫无人性的说:“我是工作,上边叫我做的,犯罪也是上边犯罪,作恶也是上边作恶,报应也是上边报应。”

杨峰的老母亲四处奔波,承受着失去亲人的巨大痛苦,四方求助,期盼着自己一家人团聚。但济南、潍坊两地的恶人互相推诿,拒不放人。

杨峰的女儿杨致淳,小名爽爽,今年十四岁,读初二。本应是天真烂漫的豆蔻年华,却遭受了正常成年人难以承受的苦痛。这孩子从出生后就没有过一天安宁的日子。二零零零年爸爸被单位开除时,她刚刚出生。为了维持生计,爸爸离开她到济南打工;二零零三年爸爸被绑架,她身边还有妈妈、姥姥、姥爷;二零零八年姥姥和妈妈被绑架,还有姥爷和奶奶;这次爸爸、妈妈、姥姥、奶奶都被绑架了,姥爷也去世了,她能去找谁诉说心中的恐惧和担忧呢?终于盼到奶奶回家了。现在,七十岁的老人为了讨回公道,拖着病痛的身体和一颗受伤的心,踏上了营救亲人的漫漫征途。

对别人来说,太阳日复一日的升起落下,而对这善良的祖孙俩来说,每一缕阳光都代表着光明,为人间驱散黑暗,迎来彩霞满天。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