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的三位弱女子、奇女子(图)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五日】在我们中华文明几千年的历史上,记载着“孟姜女哭长城”、“缇萦救父”、“花木兰替父从军战疆场”、“岳飞立而不跪”、“史官宁死不屈”等许许多多杰出的人物。可是,在近代物欲横流、金钱至上的共产邪恶红潮乱世中,这些传统美德渐渐的被遗弃。夫妻反目、落井下石成了普遍现象,锦上添花者多,雪中送炭者少。

在河北省石家庄市和唐山市,一起冤案引出了三位女子的奇遇,给人提供了一个难得的古今对比的机会。这个有当场拍照和各种真相的鲜活例子,可以让我们好好看看:在中共统治下,“中国人权最好时期”究竟发生了什么。

妻子周秀珍为营救丈夫卞丽潮奔走呼吁
妻子周秀珍为营救丈夫卞丽潮奔走呼吁

女儿卞晓晖在石家庄监狱对面打出“我要见父亲”的条幅
女儿卞晓晖在石家庄监狱对面打出“我要见父亲”的条幅

陪同卞晓晖探视的陈英华女士
陪同卞晓晖探视的陈英华女士

故事起因

周秀珍和丈夫都已年近半百,桃李满天下。她是河北省唐山市第十一中学教师,她的丈夫卞丽潮是唐山市开滦第十中学教师。卞丽潮曾患原发性心脏病、高血压,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痊愈。然而,二零一二年卞丽潮却被中共非法判重刑十二年,先后在保定监狱和石家庄监狱被害致病危。

卞丽潮
卞丽潮

(一):古有孟姜女哭长城,今有周秀珍喊冤陷囹圄

秦始皇暴政年代,孟姜女为修长城的丈夫千里送寒衣的故事,感天动地。转眼几千年逝去,河北唐山市的周秀珍,其情义可称当代“孟姜女”,而她的无畏无惧,或许更胜“孟姜女”。

周秀珍开始学习法律 为救夫奔走呼吁

周秀珍
周秀珍

丈夫遭遇魔难,卞丽潮的妻子没有像现代的许多夫妻那样:选择大难临头各自飞。她毫不退缩。她认真学习法律,开始营救被冤狱的丈夫。正如她在给监狱的第一封信中说的:“不管这世道如何,我始终坚信世间定有公理,公道自在人心。我原本对法轮功在法律上的定位一无所知,但唐山路南公安、国保人员把我抓清醒了,抓明白了。”

她还在家中设宴诉说冤情,还将唐山警察在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早晨绑架丈夫的过程中,趁火打劫,公然抢去她家购房款十五万元,并暗中私分的事实发到网上,寻求社会公义;她与女儿一趟又一趟千里迢迢的到保定监狱、及监狱管理部门要求探视,并聘请律师,向河北省监狱管理局递交会见申请,同时针对非法阻止会见的违法人员启动法律程序。

丈夫遭残害随时会猝死 妻子千里探视不得见

在这种情况下,保定监狱于二零一三年一月六日悄悄将卞丽潮转移到石家庄监狱。石家庄监狱为迫使卞丽潮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在狱中折磨他,三九天把他关在没有暖气的屋子里,每天多人“包夹”,晚上不让他睡觉。由于残酷的迫害,致使他出现了严重心脏病、高血压、视力几乎失明。狱医曾称随时会猝死。

周秀珍没有修炼法轮功,她就是为了营救自己的丈夫,带着刚出校门的女儿卞晓晖继续奔走呼吁;卞丽潮的遭遇引起了当地民众的义愤,唐山数百民众联名呼吁河北当局释放好人卞丽潮。

周秀珍抗议石家庄监狱迫害信仰者
周秀珍抗议石家庄监狱迫害信仰者

卞丽潮从狱中传出的声明
卞丽潮从狱中传出的声明

二零一四年三月三日,周秀珍和女儿再次千里迢迢到石家庄监狱苦苦相求,始终遭遇阻挡,肝肠寸断,急火攻心,进了急诊室。因女儿卞晓晖才二十三岁,刚出校门。周秀珍稍后托付表亲陈英华照顾和保护年轻的女儿。

善心女临危受命 周秀珍全家遭难

表亲陈英华是位善心女子。然而,她陪同卞晓晖继续找监狱各部门要求探视,却屡遭推脱驱赶。拖至三月十二日,万般无奈之下,卞晓晖在监狱门口打出了“我要见父亲”的横幅并拍照留证。

三月十二日下午,石家庄监狱勾结六一零、市国保、及石家庄桥东分局胜利北街刑警中队(恶警庞海亮、赵志刚和齐聚义等)共十几人分别绑架了卞晓晖和陈英华;第二天上午(即三月十三日上午),又勾结唐山警方将在家养病的周秀珍老师绑架并无理起诉。

周秀珍被非法庭审 律师退庭控告法院

至今,周老师被非法拘押在唐山看守所已九个多月了。然而,周老师依旧无畏无惧、坚决抵制中共警方的迫害。在八月五日唐山路南区法院的非法庭审中,周秀珍依法提出:刘向山是冤判她丈夫的主审法官,自己曾对他多次控告,因此依法要求刘向山回避;并依法要求增加人民陪审员,都被法官当场违法驳回申请。

鉴于法庭程序严重违法,并且没有宣布被告人的权利,王全璋律师宣读了两位律师要求退庭控告的申请书,并表示律师的退庭并不意味着放弃对当事人的辩护权利。律师离开时一再告诫周秀珍,律师不在场的情况下请拒绝发言,不承认不配合这种“非法庭审”。

法官对律师的退庭很高兴,随后,公诉人在没有辩护人的情况下违法宣读起诉书,违法要求周秀珍自我辩护。周秀珍在辩护律师去替自己控告法庭违法的情况下,坚决拒绝接受庭审,一言不发。为申冤救夫却身陷囹圄,承受了多少辛酸与压力,仍能毫不低头,人们看到周老师对邪恶的蔑视、对最终正义必胜的信心。

周秀珍在信中对相关迫害者所说:“感谢互联网时代,罪恶终被晒在阳光下,会被一网捞到岸上的。人们,都在睁开自己良知的眼睛,面对自己的良心。我希望,你们在大潮袭来时,站在理性的一边,文明的一边,人性的一边,抵制罪恶,归正道德,才是读懂历史的明智选择。”

周老师的精神感动了律师,也感动了世界许多人的心。她所追求的已不仅仅是与丈夫一生相许患难与共的道义,而是做人应有的良知、正义、和“不向邪恶低头”的浩然正气!这何止是孟姜女再世啊!

后注:两位律师王全璋和胡贵云退庭之后直奔唐山市中级法院,没等到人;又去了路南区检察院,控申科的乔超主任作了笔录,答应七日内答复。两位律师在微博表示:对路南区法院的违法甚至犯罪行为,我们会控告到底。让我们拭目以待!

(二):古有“缇萦救父”感动汉文帝赦免父亲,今有卞晓晖探父却身陷囹圄,连帮忙照顾者也被劫持。

西汉王朝,缇萦救父的故事脍炙人口,感动汉文帝赦免了她的父亲;而今天,唐山女孩卞晓晖的父亲信仰法轮功无罪,却蒙冤入狱被害至病危。

卞晓晖
卞晓晖

至今,二十三岁的卞晓晖,因营救父亲,被邪恶之徒非法关押在石家庄第二看守所已九个多月。她深知自己无罪,虽身陷囹圄,却始终不作任何妥协:拒穿囚衣,拒戴手铐,坚决抵制邪恶的迫害。即使多次被非法取缔她会见律师的权利,她也绝不妥协。

八月二十一日长安区法院首次非法“秘密庭审”,她面对“法庭”大声喊冤,要求依法增加人民陪审员,被法官无理拒绝!律师被迫退庭去控告了该法院秘密审判、违法操作……等违法行为。

十二月十二日长安区法院二次非法“庭审”,她面对法官高声抗议法庭擅自违法取消她的合法律师王全璋的辩护权,“我要王全璋律师辩护!”喊声震撼法庭,震撼着每一个善良人的心,却被法警将双手背铐在审判椅上折磨,但她依旧呐喊不停。蒋律师当庭抗议法院刑讯违法,法官们十分尴尬。

有人给王全璋律师打电话,说:“你是卞晓晖的律师吗?求求你快去救救她,这孩子太苦了,太可怜了……”可王全璋等律师却被独裁法庭暂时非法剥夺了辩护权!这条路还很艰难,需要更多的正义之士伸出援手制止邪恶。但不管这条路还有多难多苦,弱女孩卞晓晖知道自己、父亲、母亲都无罪!这条路她要走到底!

“爸爸请你等着我,我要见到你。”这是卞晓晖在微博上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她的律师齐声同赞:卞晓晖是我们见到的最勇敢的九零后人权捍卫者。她的故事感动了全世界的很多人!她就像一朵寒冬中盛开的梅花,敢向红朝要天理,历经风雨姿更翠!她的苦难和坚定必将迎来美好的未来!唤醒更多的众生!

(三):古有花木兰替父从军战疆场,今有陈英华临危受命入虎门;古有范蠡陪越王忍辱负重成就大业,今有英华陪弱女患难与共感动世界。

当今乱世,许多人变的冷漠自私,但人人还都希望别人能善待自己。陈英华女士,原籍浙江省嘉兴市,年近四十,大学文化,父母是加拿大籍华人。新年里刚与丈夫、孩子短暂相聚后,二零一四年三月受卞晓晖母亲病急之托:请求帮助保护和照顾弱女卞晓晖探视蒙冤父亲。她一诺千金,陪伴卞晓晖顶着压力一路上访,不仅没有受到表扬与嘉奖,反而屡遭恶人驱赶。无奈之下,卞晓晖在监狱门口展开横幅,上书:“我要见父亲”向路人表达诉求;在狱卒围攻卞晓晖时,陈英华当场拍照留证以保护晓晖。在卞晓晖被狱警欺侮、痛哭流涕情绪激动时,陈英华把卞晓晖抱离现场安慰抚伤。

谁能临危受命?谁能雪中送炭?谁能用自己的善心温暖着这个饱受欺凌的弱女孩的痛苦心灵!陈英华做到了这样的善良!然而,却仅仅因此被中共打击,含冤入狱。

生活中的陈英华
生活中的陈英华

三月十二日陈英华和卞晓晖均被绑架。英华开始绝食抗议迫害,她拒穿囚服,拒戴手铐,二看恶警故意给她“上大挂”酷刑折磨,验血做DNA鉴定(怀疑为活摘器官做配型鉴定),甚至非法取消英华与律师的会见权,……她被逼多次绝食绝水反对迫害,生命垂危,后来律师见到陈英华时,五分钟的路途,英华走了半个多小时才摇摇晃晃来到会见室,身体非常虚弱,所长都说这人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老父亲不顾75岁高龄从加拿大万里迢迢来到石家庄,挨部门求告也不许探视。

酷刑演示:上大挂
酷刑演示:上大挂

八月二十一日,首次非法庭审时,陈英华骨瘦如柴,体重仅剩五十来斤,已无法走路,是被两名法警抬扶进法庭的。陪伴的医务人员进来给她量血压、但却拒绝公开病情,强制庭审。她挣扎着脱下囚衣,卸掉手铐,依旧凛然正气!正义律师感佩在心,再也忍无可忍,当即退庭去控告了该法院不顾陈英华生命危险、不允许加拿大被授权的大使馆官员代家属旁听、秘密审判、违法操作……等等违法行为。

十二月十二日长安区法院二次非法“庭审”,陈英华已无气力,她的律师因上次退庭控告该法院被打击报复:暂时被非法取消了辩护权。远在加拿大的父母再次授权的加拿大大使馆官员再次被非法拒绝旁听,依旧没有人民陪审员……非法庭审期间,她的老母亲远隔万里打来电话,向法院严正声明:“绝不接受、绝不承认法院违法违规的秘密审判!”

是啊!长安区法院为什么要违规操作秘密庭审呢?想掩盖什么?难道只因为陈英华也是一位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只因为她不畏强权去保护一个据理救父的弱女孩!

河北当局怕英华父母授权的加拿大大使馆官员旁听到这种大善大忍精神和对信仰的迫害,怕加拿大大使馆官员将迫害的真实情况如实传递给全世界,也害怕正义律师们在法庭上与他们公开辩论法律,因为那些邪恶之徒知道自己没有法律依据,阴暗见不得阳光。

听到英华的善念善行,听到她的勇敢和遭遇,许多人感动不已,钦佩在心!相信每一个了解情况、有良知的人,也会被感动,也会尽力呵护这世上最难得的善良与精神!

“真、善、忍”的精神感动了加拿大,并正在感动全世界更多国家领导和民众的心。

自从陈英华被迫害之后,陈英华在加拿大卡尔加里居住的已七十多岁高龄的父母,多次召开新闻发布会,呼吁各界帮助营救。加拿大国会议员鲁尼(James Lunney)和克茹克斯(Joan Crockatt)首先为此与中方交涉敦促释放;随后,加拿大外交部、大使馆官员接受陈英华父母委托和授权,先后到庭争取代为旁听。

最近,加拿大总理哈珀在二零一四年十一月访华期间,也受国会议员和民众之托向中国官员提出了中共强摘器官及加拿大公民的十位亲属——包括陈英华在内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的案例,向中方高层要求释放。哈珀强调,不只是经济利益,人类的基本价值准则、加拿大价值观等也应放在桌面上。 加拿大外交部长把那个营救(法轮功学员)的名单交给了中国外交部长王毅。”

在当今是非颠倒,人心冷漠,道德败坏,物欲横流的可怕年代,这三位弱女子、奇女子的精神力量,是民族复兴的希望,却蒙受冤狱。如今,陈英华一直被关在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的201监室,卞晓晖被关在801监室。

希望更多善良人士伸出援手,帮助制止迫害,呵护善良!

同时,我们也更想提醒相关的执法人员:生在人世,多多行善,造福儿孙;迫害修佛修道的人必将遭到上天的惩戒、殃及子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