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口向内找 周围环境也变好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九日】看到《明慧周刊》上同修谈关于修口方面的一些体会很受启发,也很受益。我因为没有注重修口摔过很多跟头。现在回想起来不修口的结果不仅不经意中伤害别人,也给自己造业。其实师尊也经常点化我,有时也借同修的嘴提醒我,老伴(同修)也因我说话不善、爱唠叨经常发生争吵。常常说话不假思索就脱口而出,与人说话也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只管自己说的痛快,不是先想了再说,而是先说了再想。尤其是说话不在法上时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干扰、迫害就来了(比如出现类似常人的口腔溃疡状态等)。甚至一次次错过了师父让我在这方面提高的机会。

一次,老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想电视里的内容都是些邪党的东西,看了害人,自己又是修炼人哪有那么多时间看电视呀。于是就说他,看他没吭气,我就越说越来劲,他突然站起来用眼睛瞪着我大声吼:“你有完没完?你尽会说别人不象修炼人,你唠叨起来没个头,那你象修炼人么?跟常人有什么两样?”

还有一次,帮一个同修办事,也因为自己不修口,事没办好,还造成了同修之间的间隔,伤害了同修。师父说:“人的思想意识本身要想动一动念,说一点什么,做一点什么,支配人的感官、四肢,在常人中可能就是一种执著。你比如说,人与人之间有矛盾,你好啊,他不好啊,你修炼的好啊,他修炼的不好啊,这些本身就是矛盾。咱就说一般的,我要干什么干什么,现在这件事该怎么做怎么做,可能无意中就伤了谁。因为人与人之间的矛盾都是很复杂的,可能无意中就造了业了。这样一来,他就讲绝对的闭口不说话了。过去宗教中一直把修口看的很重,这是在宗教中这样讲的。”[1]我想,我为什么不修口的心这么强呢?其实还是没有很好的学法,以至法理不清;还有,忽视了这方面的实修。也就是说,即便经常提醒自己尽量少说话,注意修口,也只是浮在表面上,而没有真正的用心的去修掉这顽固的不修口的执著,从而使得旧势力一次次钻空子不断的干扰、迫害加大魔难就更难修;再有,我为啥看到别人的一点错就喋喋不休,其实还是没有向内找的表现,不看自己,向外看。师父说:“有问题向内找,这是大法弟子与常人的根本区别。”[2]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加强学法,遇到矛盾向内找,管好自己的嘴,尽量做到少说常人话。经历了许许多多的魔难后,师父看到我那颗坚定的心,给我去掉了很多另外空间的败物。一天早晨刷牙,我突然惊奇的发现我的舌头光滑而红润(以前舌头上有一层白苔,出生时就有),我的眼泪“唰”的一下流了下来,真是用这世上最好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对师尊的感恩。

由于注重了修口和向内找,心性也在不断的提高,周围的环境也变得越来越好。我父母是军队离休干部,他们是被邪党的邪恶蒙蔽很深的那种人。这么多年来,一直劝他们退党都没能劝退。半年前,我将母亲退了党。前不久,我又劝父亲退党时,父亲很坚定的点一下头,嘴里说:“好”。

以前背《论语》,不是忘了这一句,就是漏了那一段,修炼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完整的背下来过。周围的一些老年同修,有原来不识字的,也有年龄很大的,背起师父的经文滚瓜烂熟。相比之下自愧不如。前不久的一个早晨,发完正念,随手拿起《转法轮》来看,翻开《论语》那一页,读了一遍,并且把自己以前不熟的部份又读了一遍,我就从头开始背,竟然一字不漏的全背了下来。仿佛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刻在了我的心里并扎下了根,永永远远……那种感觉非常美妙,心里平静祥和。师父说:“能够持之以恒啊,不断的精進那才是真精進。这话是这么讲,做起来实在是太难了,所以说修炼如初,必成正果。”[3] 我想跟师父说,弟子记住了。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致大法山东辅导站>
[3]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