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正念否定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九日】近日家人同修在面对面发真相资料时被诬告而被绑架。当我得到消息时,表面上表现的比较镇定,潜意识中好象并不觉得意外,因为家人同修长期以来发正念迷糊,做事心较强,执著自我,向内找不够,有的同修也为他担心。

我以前也曾为他担心,他出去发资料,我在家帮他发正念。可是他有几次发资料遇到干扰都有惊无险,甚至与他配合做事的同修被绑架而表面上没有波及到他,他就这么看似平稳的一路走过来,对他的状态我也变的麻木了,也不发正念了,觉的也许他就是这么被师父保护着的。但今天真出事了,我也不意外,师父讲过:“你学大法了,无论你遇到好的情况和坏的情况,都是好事,(鼓掌)因为是你学了大法了才出现的。”[1]师父讲过的法使我在那一刻保持着平静。

其实出事前有相当一段时间,我发正念几乎都是迷糊的,在家里也是这样,家人同修现在发正念状态反而比他以前好,所以他看到我的状况就理直气壮指责我。出事头天晚上,我用非常刺激的话指责他现在根本没有智慧能处理好工作与修炼、家庭与修炼的关系。当天凌晨我又吐又拉,为此他认为是我昨天白天的某事不符合法,而我觉的明明是他向外看。中午他发了十二点正念就出去了,就象他平时一样,好象去做一件普通的事。而不象有的同修出去讲真相前要静心学法,发正念清理空间场。

我坐下来思考为什么今天会出事了,我该怎么做?当我意识到昨晚说了那么刺激他的话,今天就出事了,我非常后悔,我怎能那样对待家人同修呢?当我过后看到交流文章中同修引用了师父这段法:“有的人做什么事情好象都打不起精神来,更别说配合了。不配合、互相较劲,不买账,甚至言谈举止都非常不客气,真的不像大法弟子样。师父看了痛心哪。”[2]我心里一惊,我就是那样对待家人同修的。而且不只是对他,我对学法小组的同修也是那样。

前几天,针对家人同修的修炼状态和承担的救人工作,我又一次对小组中的甲同修激动的指责了一通。我突然意识到,我心里早已产生了与小组同修的间隔,觉的甲同修有这样的问题,乙同修有那样的问题,丙同修又如何如何,还自我感觉良好,自己觉的又做了多少救人的事情了。其实我已经起了在同修之上的心了,觉的比他们理智智慧。其实我是带着怕心、妒嫉心、怨心、执著自己聪明的心、在同修之上的心,与同修们间隔着。如果我自己能向内找提高上来,默默补充圆容,看到问题善意的跟同修交流,也许不是今天这样的局面。

有同修建议我看一篇交流文章:女儿同修被绑架,父母同修去要人,被四处推诿,最后穿上写有“冤”字的布衣,举着“还我女儿”的牌子,在跟邪恶的正面较量中,同修以正念要回了女儿。我问自己是否也要那样去做?长期以来我学法一直不精進,就在出事前几天我意识到旧势力对我学法的干扰是让我即使有时间也会被分心,我一定要突破这个干扰。那几天学法时间不多,甚至有的是在上下班的车上,但学入心了,心性马上感到在升华。而且前段时间本地同修中发生的一些事情,使我看到当事同修如果在迷茫中不能把住大法,而是听了周围同修说该怎么做,最后往往适得其反,使事情变的更复杂。所以我想还是学法吧,每个人都得走自己的路,不能盲目学样,只有学会从法中汲取力量,修炼才能真正成熟起来。

我知道营救同修的基点应该落在讲真相救人上,那么根据我只能见到派出所承办,却见不到分局国保的这种状况,我决定还是给他们写劝善信,请派出所承办再转交国保。“共产党的出现与中共的真正目地是叫人仇视神佛、宣扬无神论思想、灌输斗争哲学,从而毁掉人类。这就是为什么大法弟子要讲真相,目地是解除邪恶的谎言,看清共产党的真面目,清除人对神佛犯下的罪恶,从而救度世人。”[3]在信中我按照学习师父这篇经文所理解的,从破除无神论和党文化斗争哲学角度谈,也谈到了目前的一些局势,用词仔细斟酌,尽量平和,不高高在上的指导,不激起负面的因素。派出所承办看信后说他会转交的。我说能不能留个电话呢,每次我都老远跑来,还要上班,他还是不肯留电话。但他主动告诉我他的值班时间的规律,我想好吧,只要我能找到他,就能继续跟進。

过程中还发生过我们租房的小区居委接到上面的指令要我几天内搬家的插曲。我本来想去找他们论理,其实也是想讲真相,但感觉自己正念不够足,而且家人同修的状况是我最急要关注的,搬家的事情就是一种干扰了,我不想被牵扯精力。我还是退一步,先搬离一下,以后再找他们讲真相。但我也在想,为什么会这样呢?以前同修建议我搬家,我总是说这里有阳台、客厅,租金也不贵,同修说我有执著,我当时没觉的有。今天我意识到也许真对“家”起执著了,内心中把这里当成了“避风的港湾”,起了安逸心,还是保留追求美好生活的心,而不是在这里抓紧时间学法修心,珍惜师父留给我们的时间。没过几天,表面上是分局国保出面让居委仍然让我住,但我明白背后的原因是我找到了执著。

当我花了大半天时间写好了第二封劝善信,送去派出所。承办的态度来了个大转变,他说以后不要再找他了,他也什么都不知道,信也不要看了,既然不起作用还写他干嘛。我有点懵了,上次他表现出还是愿意与我聊,愿意看信,怎么今天这样了?发生什么事了?在回家的路上,我心情沉重,一方面怀疑是否家人同修有什么事,他们想推脱责任?又想如果这个渠道也断了,难道我真得穿上布衣去喊冤了?我能有那样强的正念吗?当我想到还是回去学法吧,我的心情慢慢平静下来。这时我意识到,为什么会被人的表现牵动的这么厉害,这就是人情,执著于表面的现象。还有,我可能太依赖于这个途径了,上次他乐于接受信,我可能起了欢喜心了。既然这个途径不通了,那就再找另外的,更大范围的讲真相。虽然具体怎么做没想好,但就是这个方向。

隔天事情发生了戏剧性转变,我接到电话让我第二天可以去接我家人同修回家了,他被无条件释放了。他在看守所不配合、零口供、绝食反迫害,同时向内找到自己修炼中长期存在的漏洞,于第二十六天正念闯出黑窝。就是说家人同修在里面,我在外面都向内找,再加上同修们的大力营救,海外同修拨打真相电话,本地同修上明慧网曝光、寄信、发正念,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否定了邪恶的迫害。

过程中我看到了自己修炼中许多不足的地方,比如怕心(怕去营救反而自己被迫害)、疑心、自我保护心、为了不被伤害而在警察面前努力保持平和的狡猾心理、对全盘否定旧势力法理的不够清晰等。同修以师父的法鼓励我们:“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4]。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讲真相的根本目地〉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理智醒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