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八处骨折 二十八天能走路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二日】二零一四年九月的一天晚上十点多钟,我坐的车发生了车祸。醒来后,我已在医院,身体一点不能动,全身剧烈疼痛。我知道是旧势力对我下的死手,是师父将我从死亡线上救了回来!我从心里发出一念: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肉身和经济上的干扰迫害,就走师父安排的路,我要回家学法炼功!

儿女们见证大法的超常

我的脸都变形了,成三角形,双眼什么都看不见;从鼻梁中间有一个小洞往出流血,痛苦之极。大夫和家人忙里忙外,又是输血又是输液。我在心里都是否定的。第三天,我左眼能看到一点亮光,就郑重和女儿说:我要回家炼功学法,别听大夫的,什么这个那个的,自从我九六年学大法,已十八年没吃过一片药,也没打过一针。大法是超常的科学,只有师父和大法能真正救了我。

女儿很配合,就和大夫说我要出院回家。大夫说你这不孝的女儿,不要你母亲的命了?她每时每刻都有生命危险,她的头部、腿、胳膊、两肋都是骨折,是不能动的。经过女儿再三的商量,大夫说要回家也得家属签字,后果自负!就这样签了字,第五天,我从医院被用特殊的担架推到车上,回到了家。

回家的第二天,儿子和女儿们商量怎样治,好的快。儿子说,妈,咱们打针、吃红伤药,可以吗?我说不行!你们都知道你妈是大法弟子,是修炼人,有师父管我,什么都不用,就会好的,你们千万不要着急上火,我很快就会好的。儿子生气的说,你不打针吃药,那就还用担架车去几百里路远的一家私人接骨医院里治疗,那好的快,可以吗?并把早已买回的红伤药放在我面前说:妈妈,您说到底怎么治?快做决定把!您的身体在医院拍片八处骨折,您知道吗?外伤那么重,医生说要走路也得半年或三个月,因为您的两腿一条腿掉叉、一条腿裂缝。为什么您不会动呢?您快说话,您好啦,我们好上班呀!并说下午听您回话。

我又求师父:弟子哪儿也不去。我在心里背师父的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1]我是大法弟子,我是修炼人,我不承认那个医院的“八处骨折”的说法。到了下午,我说我哪儿也不去,当时出事时,在路上昏迷四十多分钟,要不是师父救了我的命,不就死了吗?还能在这跟你们说话吗?你还能有这个妈吗?我修炼十八年,在这十八年里,咱们家的神奇事不也是一桩桩一件件吗?孩子呀,你们是清楚知道的,我一身的病不都是不治而愈了吗?你们不都是受益者吗?

儿子说,妈,大法好,我们都知道,可是您伤的这么重,什么药都不用,我们心里没有底呀!最起码也得两边来呀。我问什么意思?儿子说一边炼功一边吃药。我说那就更不行,我做不到!我信师信法坚如磐石,我深知大法无所不能和超常,我的每个细胞都是高能量物质……孩子们,我知道你们都是孝顺的好孩子,你们从小,四岁、六岁、八岁,你们的父亲因工作就离开了人世,那时我才三十一岁,一人含辛茹苦把你们三个养大,不知吃了多少苦。现已长大成人成家,你们都要圆容大法,不要给大法抹黑。说到这,孩子们都哭了,我也哭了。我说:这事就听我的,不用打针不用吃药,有师父管我,我几天就能好!就能走路的。

因臀部和后腰痛的象火烧似的,大小便都在床上,三个孩子轮流伺候,我哭了,孩子们急得团团转。我在心里背着法求师父,我要走路,我要走出去救人,不管假相什么样,我就信师信法,我的每个细胞里都是同化法的,都是正念。上午、下午,同修帮助我学法。

十天过去了,我也一天比一天好转,同修扶我站起来了,我高兴极了,心里喊:谢谢师父!儿子、女儿、女婿看我站起来了,都高兴的说,我妈真的不用打针不用吃药,就能站起来啦!儿子说:妈妈,您就学法炼功吧!并喊大法好,大法太神奇了,这回我的心有底了。又说:妈妈,叫你们同修都来咱家吧,把咱家的瓜给来的人一人一个,以表谢意呀!

半个月后,我开始躺着炼动功,同修和孩子把我上身搬起来,炼静功,在师父呵护和同修的帮助下,我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心里求师父,我要站起来炼功,就这一念,早晨我就自己慢慢站起来晨炼了。我要走路,我要给师父敬香!第二十七天,同修来看我,我又站起来给同修看。同修临走时说,你明天就能走路了。我知道是师父用同修的嘴点化我。

第二十八天早上八点钟,我自己挪到床边站起来了,心想,我得给师父敬香了,一试,右腿能抬起来了,迈一步、二步、三步,接着四步。我大声喊:儿子,我能走路了!这时儿子、孙女边喊“大法好”,边跑过来,又惊又喜、又搬凳子又扶我,我说快把凳子拿走,我能走!儿子高兴地说:妈,我出去买拐杖。我说什么都不要,咱们不花那个钱,我能走,师父无所不能,大法无所不能。

全家及亲朋好友都见证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向内找

痛定思痛,在清醒冷静向内找时,我深挖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是我生生世世欠了人家的命,非还不可呢?还是心性有漏,有问题呢?我一定要把它找出来曝光、解体、灭掉!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干扰迫害。

丈夫死时,我才三十一岁,接丈夫的班,虽然我那时年轻,孩子也小,可是我知道尊敬自己的人格、守贞节,这就是我的本性。除了上班外,不到别人家串门,在单位少言寡语,不跟别人说笑话,不穿鲜艳衣服,含辛茹苦把三个孩子养大到成年。因丈夫是因公殉职,孩子十八岁,优先安排工作,我就去找上属领导给孩子安排工作,这时,领导也就知道了我家庭经济的一切,三个孩子按当时的合同,优先安排,不到三年,都正常上了班,经济条件才有些好转了。

要换房子,就在这时,安排孩子工作的领导突然到我家说,你也不容易,要主动借两万元钱给我,并说不要利息。我这个人从丈夫死后,总是板着脸不笑,不开玩笑。我板着脸对他说:这不行,虽然我买房子难点,但慢慢我会还上的。其实,他已起了坏心了,已不是同事和领导的正常想法了,单纯的我是不知道的。他说应该照顾的,就这样我收下借的钱,当他说出这钱送给你不要了,我们就发生了不正常的关系了。后来,我自责问自己为什么做可耻见不得人的事时,深感内疚,我就提出要还他的钱,再不许他到我这来时,他就是不要,我硬还他五百元钱,我们就散了……今天,把它曝光,全盘否定旧势力在我层层下走时安排的色魔,全部解体掉!铲除另外层层空间在我修炼路上一切障碍!

还有心性关,过的是拖泥带水。师父给安排的心性关,十次,我就得六次过不去,事过后就后悔,我也痛心的哭过,恨自己不争气,给师父敬香磕头时,泪水自然流下,觉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没有听师父的话,正法已接近尾声,我的心性还这么差,没有修出慈悲心,这怎么能行?没有慈悲心,心性关就过不好。写到此,我从心里发出强大正念,彻底解体我空间场中的妒嫉心、争斗心、怨恨心、显示心、懒惰心、利益心、不愿听别人批评的心、色心、情、自以为是的心等等人心以及这些心在另外空间连带的邪恶物质因素,也都灭尽。

以上所写都是修炼人早该修掉的,让旧势力抓住把柄,才敢对我肉体上、经济上干扰迫害,但是旧势力黑手烂鬼乱神,你听着,即使我在修炼路上有漏,你也不配来管我、干扰和迫害我,你知道吗?我有我师父管,有法来归正我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

师父啊!是您洗净徒儿,率领徒儿们走上返本归真的路,徒儿无以言表回报,只有用正念正行回报您给予的所有。写到这里,流下悔恨的泪水。我一定要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回报师恩!

这一次车祸又让师父操心,现在我又走在正法洪流中救度众生,兑现自己的誓约,跟师父回家,感谢师父救命之恩!感谢同修对我的帮助和鼓励!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