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人被迫害命危 辽宁女子监狱拒保外就医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女子监狱是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操控迫害法轮功的黑狱,二零零三年被中共邪党授予“国家部级监狱”。如同沈阳马三家劳教所一样,是中共专门树立的对女性法轮功学员实施残酷迫害的邪恶窝点,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酷刑手段惨无人道。辽宁监狱管理局既是他们的同谋,又是他们的保护伞。

辽宁女子监狱的前身是辽宁沈阳大北监狱女子监狱。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五年中,据明慧网已经曝光的实例,已有杨春玲、丁振芳、史迎春、张桂芝、王秀霞、孙宏艳、石胜英等数十名法轮功学员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现被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的辽宁东港市法轮功学员刘品彤、张静、郭运兰、滕秀玲均遭受残酷迫害,生命危急,仍被辽宁女监非法劫持,不给保外就医。

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修心向善,时时处处做好人,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不但不违反国家任何一条法律法规,还直接促进精神文明,带动社会道德回升。中共将这些本应该受到褒奖的道德高尚的法轮功学员抓到监狱里,强迫他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强迫他们栽赃污蔑自己敬仰的法轮功与师父。对坚定信仰、坚持说真话、不顺从邪恶的法轮功学员,中共就要以各种酷刑手段,对其进行非人折磨,直到生命奄奄一息。监狱当局拒绝保外就医,一是为了掩盖其迫害真相,并勒索钱财;二是为了进一步逼迫法轮功学员所谓“转化”。

一、张静被隔离关押药物摧残两年多 流血不止仍被劫持

近日获悉,辽宁东港市法轮功学员张静在丹东看守所关押期间被传染上性病(可能是共用生活用品所致),流血不止。入监后一直被关在监狱医院的单间屋子里药物摧残,时间已长达两年多。张静身体受到巨大摧残,人已瘦弱不堪。

以下简述张静被迫害的事实:

张静于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下午,在东港市内给世人讲法轮大法真相,被前阳边防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丹东合作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张涛为首与该分局下属的东港市境内的前阳边防派出所、新港派出所和丹东境内的浪头派出所的多名恶警非法抄家。恶警将张静七十多岁的老父亲和十几岁的儿子非法拘禁,威胁、蒙骗老人和孩子配合他们伪造假口供、假笔录。

张静在丹东看守所关押期间,看守所的每个监室都关押二、三十人,其中有吸毒的、嫖娼的。在押人员晚上睡觉很拥挤,加上白天在押人员在监室里干活儿,室内卫生条件极差,很多人在关押期间都被传染上各种传染病。张静被强迫干超负荷劳役,每天从早到晚的劳役时间(除去吃饭的时间)在十三、四个小时,晚上还加班加点儿干很长时间。张静身体受到巨大的伤害。

同年六月二十八日,丹东合作区公安分局以其非法伪造的假口供、假笔录,将张静非法起诉到振兴区检察院。假口供、假笔录共六卷,只许律师看两卷。同年八月十日,丹东振兴区法院又以假口供、假笔录将张静非法判三年零六个月。同年十二月十一日,张静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

张静入监时查出,已被感染上严重的性病,下身还流血,辽宁女监与丹东看守所、丹东振兴区法院勾结,将张静非法收押,将她关在监狱医院单间屋子进行药物摧残,至今已两年多的时间,张静病情越来越严重,最后导致大流血,被拉到辽宁沈阳739医院去检查,查出张静被迫害致子宫肌瘤、子宫囊肿、子宫内膜增厚等多种病,张静被迫害的身体瘦弱不堪,但是辽宁女监一直不给张静保外就医。

张静因修炼法轮功,丈夫与她已经离婚,自己生活很困难。辽宁女监一直不断地向张静的七十多岁的父母索要“医药费”。老人把养老费都拿出来了,否则就停止接见。

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三日,张静父母去监狱看望张静,老人看到张静身体已经瘦弱不堪,心里难过至极!监狱警察趁机非法勒索老人四千元,说是给张静治病。此后至今三个月里,老人因身体状况和经济负担,一直没再去上看望张静,老人很担心女儿,多次给监狱警察打电话,想询问女儿的情况,一直没有人接电话。

二、刘品彤遭暴虐暴掠 反迫害又遭野蛮灌食

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六日,刘品彤姐姐无钱续交医药费而被停止接见刘品彤。恶警将刘品彤从沈阳市739部队医院拉回辽宁女监以后,恶警又将家人在账上给刘品彤存的钱强行扣下四千元作为“医药费”,同时非法停止家人接见两个月。刘品彤绝食反迫害又遭野蛮灌食。

以下简述刘品彤被迫害的事实:

刘品彤于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给人讲真相被绑架,遭恶警酷刑逼供;关进丹东看守所后,被恶警强迫干超负荷劳役、罚站、剥夺睡眠、身体被捆绑在床上多日等迫害,后被迫害致肛门出血不止。八月十日被丹东振兴区法院非法诬判八年。同年十二月十一日,在刘品彤身体极其虚弱的情况下,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

入监后,监狱恶警使用各种酷刑手段“转化”刘品彤,其中包括对她长时间罚站、罚整日坐带刺儿的小凳、不让洗漱、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暴力摧残、人格侮辱等,强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大法。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二日,刘品彤被转到监狱的第一监区六分队,监区长张小兵与监区科长、分队长合谋,安排多名犯人轮番夹控迫害刘品彤,禁止刘品彤与其他任何法轮功学员说话,一个眼神都不行。恶警不许她给家人、孩子打电话。姐姐、孩子去看望刘品彤,身体两边各有一个恶警队长站在旁边监视、监听。

二零一四年九月,刘品彤的姐姐去监狱接见,看到刘品彤瘦得已经脱了相,身体极度虚弱。接见时,两名警察在她身体两边站着监听。刘品彤告诉姐姐:“你这是最后一次见我了,以后你不用来了。”刘品彤姐姐没明白妹妹说话的意思,还以为妹妹是在生她气。十月十一日前后,她姐姐再去接见,恶警谎说刘品彤不愿吃饭,自己不能走动了,以此为由,拒绝接见。

十月十四日,刘品彤被送进辽宁沈阳739部队医院(辽宁女子监狱定点医院)抢救。十月十六日,辽宁女监打电话叫刘品彤的姐姐去监狱,刘品彤姐姐被恶警带到医院看望刘品彤。恶警欺骗刘品彤的姐姐,谎说刘品彤不配合治疗,所以才将她绑在床上,是为了让她快点好。刘品彤姐姐信以为真,就默认了。恶警将刘品彤的四肢用绳子马蹄口固定绑在床上,两手和两脚被绳子勒得肿成了馒头。警察要刘品彤姐姐帮助刘品彤换衣服(但不许她们姐妹说话),刘品彤姐姐心痛万分。她看到妹妹已经瘦得皮包骨头了,身体四肢象四根木棒摆在床上一样,说话一点气力没有。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十月十七日,辽宁女监一监区恶警在勒索四千元钱以后,答应给刘品彤保外就医,要刘品彤的姐姐再向监狱交三千元保外就医鉴定费。刘品彤的姐姐很困难,告诉他们,家里再拿不出这么多钱了。次日,恶警以刘品彤拒绝写保外就医申请、拒绝签字为由,拒绝给刘品彤保外就医。恶警还表示:送刘品彤到医院治病,做了全程监控录像,医院已查出她肾脏坏了,她现在死了,就是得病死的,属“正常死亡”。

十月二十日,刘品彤正好住院一个星期。恶警见刘品彤的姐姐不再给钱,就说“刘品彤的病已经好了,各项指标检查都正常,准备出院回监区。”恶警将刘品彤拉回监区以后,将家人给刘品彤存的买东西补养身体的四千元钱强行掠夺了,并停止家人两个月的接见。

刘品彤绝食反迫害,遭狱警野蛮灌食,酷刑折磨,目前情况不详。

三、郭运兰被迫害脑梗偏瘫 辽宁女监至今不让律师会见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一日,郭运兰在被迫害致脑梗、身体偏瘫不能自理的情况下,被非法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郭运兰入监时,监狱体检查出郭运兰有脑梗、身体偏瘫不能自理,将郭运兰当即送进监狱医院,后转押该监狱马三家监区迫害。

以下简述郭运兰被劫持迫害的事实:

二零一三年八月,辽宁东港法院以捏造的事实与罪名给郭运兰秘密诬判三年,且不给家属判决书,家属向当地派出所与东港市法院要判决书,谁都不给,谁都不接待。面对郭运兰遭受的无辜迫害和东港市法院无法无天的罪行,家属被迫从北京聘请正义律师来帮助营救郭运兰。

郭运兰入监体检查出,有脑梗和高血压。监狱直接将郭运兰关进马三家监狱医院里迫害,逼迫郭运兰转化。丈夫于军第一次去监狱接见时,看到郭运兰腿已经不能走路,被人架着,精神状态和身体状态都很差。看押警察告诉于军,监狱体检查出郭运兰患有“脑梗”和高血压,这病很危险,她完全够“保外就医”的条件,但因她拒绝转化,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就不能给她保外。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律师第一次去监狱会见郭运兰被拒之门外,不接待。律师第二次去会见郭运兰时,看押警察推说郭运兰的身体状况不够保外就医,再次拒绝律师会见郭运兰。并说关押在马三家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像郭运兰这种身体状态的还有十多个,郭运兰还不是最重的,也就是说,在马三家监区被迫害致严重病危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十多人。而且每天都逼迫郭运兰干劳役,规定劳役额。

二零一四年二月十八日下午,郭运兰的丈夫于军和女儿于凤云一起去沈阳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去探望郭运兰,于军因拒绝污蔑法轮功而被拒绝接见;女儿于凤云抱着刚三岁的孩子,因担心母亲,被迫顺从恶警说的鬼话(于凤云已经声明作废)才被允许接见,于凤云看到母亲郭运兰的身体状况非常不好。接见完了以后,于凤云将“保外就医申请”交给看押郭运兰的女警察。女警察说:“由于你妈身体的原因,监狱给垫了不少(钱),你给不给存钱?你爸他不管了。”于凤云回答:“我生活条件不行,没那条件,存不了。”女警察又问:“那就是说,这个人你们不管了呗?那你还提交保外就医申请干什么?”于凤云回答:“怎么?我们不存钱,保外就医申请你就不给往上报了?我们不存钱不代表不管。回家治病花多少我们都管,把我妈关在这里,我们不管治病钱,人我们还照样来看。我妈在家的时候好好的,给抓到这里,现在在这里什么病都出来了。在外面,两千元可以做手术,在这里只一个月就花那么多钱。”

因郭运兰家人拒绝非法勒索,该监区流氓恶警气急败坏。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九日下午一点,两名正义律师带着监管局的证明信再次来到马三家监区会见郭运兰,恶警张环说证明信不是当日开的,要求律师必须在当日开证明才允许会见,并说这是监狱的规定,态度非常蛮横。可就在同一天下午,两名律师在该监狱医院监区会见了法轮功学员滕秀玲。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九日下午,律师再次去监狱马三家监区,被勒索五百元之后,律师被带监区办公楼,接待律师的是一位男警察(什么头衔不清楚)再次重复说郭运兰不是最重的,说监区里还有得癌症的都不给保外就医,郭运兰要排在十几名之外。再次拒绝给郭运兰保外就医。他们没拒绝给郭运兰保外就医的真正原因是郭运兰的家人拒绝接受他们的非法勒索。

四、滕秀玲被关在监狱医院药物摧残一年多

法轮功学员滕秀玲,在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五日遭丹东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和元宝区公安分局的多名恶警暴力绑架殴打,失去语言能力,后被迫害致命危。同年九月十六日,东港市法院在滕秀玲身体高危状态下,非法秘密判她三年零六个月,丹东看守所与其合谋开假证明,于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将滕秀玲强行投进沈阳女子监狱。

家人和律师多次向辽宁监狱管理局投诉,多次去沈阳女子监狱交涉,监狱至今一直拒绝保外就医。二零一四年八月七日,家人再次去沈阳监狱管理局交涉,负责此事的狱侦科长张英和回避,拒绝接待家人;家人又去辽宁沈阳女子监狱要求给滕秀玲保外就医,看押滕秀玲的管教队长袁某拒听家人要求,态度十分蛮横。直到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九日下午,北京两名维权律师才得以会见滕秀玲。

以下是滕秀玲近期被迫害的事实:

二零一四年三月七日,滕秀玲的丈夫去接见她时,滕秀玲颤抖的手在窗台上比划着告诉丈夫,她在丹东看守所被迫害致命危,打氧气抢救。还告诉丈夫家人给她存的钱,她一分也没花,都被看守所警察给扣作医药费了。

二零一四年六月七日,她丈夫去接见时,滕秀玲告诉丈夫她被绑架以后,被一个光头恶警毒打,使她当天下午抽风(癫痫)了四次。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九日下午,北京两名维权律师去沈阳女子监狱会见法轮功学员滕秀玲。滕秀玲被带到在一间屋子里,隔着玻璃,律师看到滕秀玲自己还能行走,身边有两名警察和两名犯人陪着。警察胸前戴的名牌仍是反扣着,不让看到姓名。会见方式是隔着玻璃与滕秀玲电话对话。会见时间两个小时。律师与滕秀玲沟通也十分困难。滕秀玲两手抖动,不会说话,只能用颤抖的手比划着,或写字来回答律师问题,与律师沟通。以下是律师与滕秀玲的对话记录:

律师: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滕秀玲:那天我被绑架后抽风抽了十多个小时。当天下午约四点左右,一个光头的恶警(杜国军)毒打我,不知道他的姓名。送进看守所后,姓张的所长(张丽)毒打我。七月一日,躺在我身边的吸毒犯人自杀,我被吓得抽风抽了十个多小时,看守所不给治病,我要告看守所。看守所的警察还说我在家的时候就不会说话,他们撒谎。判决书上写的,说在我家抄出九百份法轮功真相传单,这也是他们编造的,当时家里只有二十份真相传单,其余的是(A4)空白纸。

律师:你现在身体怎么样?
滕秀玲:我现在心疼,很难受,害怕声音,声音大一点,心里就恐惧,说话多了,就抽(风)
了。

律师:要不要申诉?滕秀玲:点头(表示要申诉)。律师:你现在还炼功吗?滕秀玲:摇头(表示不让炼)。律师:在这里被打过吗?滕秀玲 (当着在场的警察)摇头,表示没被打。

二零一四年七月七日,滕秀玲丈夫去监狱接见,看到滕秀玲自己,已经不能走路,坐在凳子上自己站不起来,有两个刑事犯人拽着她的胳膊,将她拖起来,两个犯人在她身体两侧架着,她才能走路,身体消瘦的很厉害。看押她的警察袁某告诉滕秀玲的丈夫,滕秀玲在此之前被送进监狱医院治病。滕秀玲只问了一句:家人好吗?丈夫回答:都好。之后,滕秀玲就不再说话了,坐在那里,刷刷地流着眼泪,目光里透出的是紧张和恐惧,精神状态非常不好。

滕秀玲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五日遭绑架之后,曾被送进丹东振兴区肛肠医院强行体检;八月十四日,东港市法院李新田、宋清华、韩贵元(送达)、李运昌到丹东看守所提审她时,丹东肛肠医院关于滕秀玲被绑架后的身体状况,向东港市法院提供的病情介绍得知,滕秀玲被送进丹东看守所时,身体“呈不自主抖动状态,情绪紧张时尤重,不能自觉主述,八月十二日晚始终频繁出现阵发性肢体抽动,呼之不应,意识模糊,诊断癫痫大发作……”

从医生的病情介绍中我们不难看出,滕秀玲告诉家人和律师她被迫害的情况都是事实。滕秀玲自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入监至今一年多的时间里,一直被关在监狱医院里药物摧残,强迫她放弃修炼。滕秀玲身体受到巨大的摧残,至今不会说话,两手颤抖。

辽宁沈阳监狱城简介:
辽宁沈阳监狱城包括:辽宁沈阳第一监狱(十九监区是严管队,现改名叫高戒备区,专门酷刑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地方)、第二监狱、辽宁沈阳女子监狱、入监监狱、新生(所谓)医院、省直属监狱(在一监狱院内)是由过去大北监狱合在一起的,二零零三年十月迁至平罗镇的。

辽宁沈阳女子监狱(沈阳监狱城)地址: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国内邮编:110145
去辽宁沈阳女子监狱的行走路线:从沈阳北站起,乘坐236次公共汽车到北航下车,再换乘4317次公共汽车直达沈阳监狱城(平罗镇),即可找到沈阳女子监狱。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主要人员:
单成繁、黄涛、单启新、董雪飞、周春山、张代书、李正良、于兆洋、杨莉、姜晓钟、牟家立
[附]辽宁省沈阳女子监狱人员、电话(区号024):
监狱长贾福军,办电024-89296666,2014年任职,原是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办公室主任。
副狱长徐敏(女),手机:15698806633,办电024-89296633
政委房淑霞(女),手机13390116633,办电024-89296677,宅电024-86164016,办电024-89296677.监狱长杨莉(女,前任),手机13390118299,办电024-89296666,宅电:024-86914173
监狱部分人员、办公电话:(沈阳区号:024,监狱号码前四位均是 8929)
纪委书记室:024-89296818
副狱长办公室:024-89296655
副狱长办公室:89296688
副狱长办公室:89296633
副狱长办公室:89296858
监狱医院院长杨秀明(女),办电89296859、89296862,手机15698806671
工会主席:89296699
政治处主任:89296767
狱政科长:89296686
狱政处办公室:89296687、89296689、89296690、89296691
传真室:办电89296711
组织部长:办电89296606
纪委监察室:办电89296607
审计室:办电89296608
宣传室:办电89296609
宣传部长:办电89296610
劳资处长:办电89296612
驻监检查室:办电89296685
财务处长:办电89296618
入监队办公室:办电89296692、89296693、89296695
心理咨询室:办电89296838
刑法执行科:办电89296839、89296851、89296852
刑法科长室:办电89296850
卫生科长室:办电89296856
医院办公室:89296857、89296859、89296860
医院教导员:89296861
医院值班室:89296862
禁闭室:89296805
监狱办公室:89296895
总师办:89296888
办公室:89296601
办公室主任:89296868
监狱警察的手机号,前几位数都是1569880 。
一监区办电89296866
二监区办电89296870
三监区办电89296873
三监区办电89296871
三 监区三分队办电89296876、89296872
四监区教导员,办电89296876
五监区教导员,办电89296777
五监区监区办电89296877、89296878
六监区办电89296885
七监区区长:办电89296889
八监区教导员:办电8929686,
八监区监区长:办电89296891
九监区区长:办电89296896
十监区区长:办电89296899
老残监区长办公室:办电89296755
参与迫害刘品彤的恶警名单:
第一监区监区长张小兵(女,五十岁左右),办电024-89296863、024-89296865
第一监区教导员办公电话:024-89296866
监狱“矫治大队”科长郭晓瑞,五十岁。
监狱“矫治大队”教导员张磊,四十三岁,参与迫害多年。
李晗、马一丁、谢琳:“矫治大队”三名恶警队长,年龄均为二十多岁,刚毕业不久,不了解法轮大法真相,被邪恶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