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遭迫害 河北保定市李顺利含冤去世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保定市江城乡法轮功学员李顺利,在经历多次迫害及八年流离失所的日子后,于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四日离开人世。

李顺利曾经患严重的静脉曲张症,小腿长期溃烂,下肢肿胀,医生曾要求他截肢。一九九九年一月一日,李顺利开始修炼法轮功,病腿很快就好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从此李顺利遭到各种迫害。二零零零年一月一日,乡政府人员为逼迫李顺利放弃修炼,十来个人对他进行殴打,后还将他非法拘留十五天。从那以后李顺利天天被骚扰、监视,致使生意都做不了。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一年正月初六,李顺利去北京,在天安门金水桥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警察把他关进北京顺义区南彩派出所,给他头上戴个头盔不让睡觉;用电棍电他;把李顺利推到外面,双手背铐在外面的铁柱子上,在他脖子后面、腰上两边各放一块冰块,把衣服拉锁拉开,用塑料桶往脖子里灌了两桶冷水,后用电棍电。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六日,李顺利再一次去北京,他在天安门前打出“法轮大法好”横幅,被警察绑架到前门分局,在保定驻京办事处,他双手被铐在铁管子上一天一夜。回家后,李顺利又被派出所黄涛、乡政法书记张爱臣等三人抓到乡政府派出所,车刚到门口就把他拽下来,几十人一下开始疯狂殴打,将他脑袋打破,脸打成了黑紫,还把他绑在老虎凳,黄涛用一米来长大铁锹棍在李顺利左脚踝骨左右开弓打了十几下,致使他左脚脚踝与腿肿的一样粗,然后把他铐到柱子上。后来在乡政府会议室大厅,十几个人又把他打昏,然后铐在铁管子上,第二天下午,警察把他劫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被关押十六天后,他们又把他劫持到大马坊东尹庄小学校的洗脑班,在里面被强行洗脑并非法勒索2800元。

二零零二年邪党要开十六大,当地警察包围村庄,企图堵截、绑架李顺利,没有得逞。

二零零四年腊月二十三下午,李顺利回家送年货,被人恶告。十几分钟后,乡政府和派出所代理所长王卫军等六人赶到,把李顺利绑架到派出所。保定市新市区国保大队张长林和另一头目黑小子已等在那里,张长林用打火机烫他手。晚上他被关进看守所。李顺利绝食抗议到十一天,到十三天晚上九点多,派出所叫李顺利的家人到看守所看他,短短两个星期,原本二百三十斤重的李顺利已经是皮包骨。第十五天晚,李顺利被接回家。包村片警一直监视并骚扰他。正月二十六,派出所警察把他劫持到劳教所,由于身体原因,劳教所不收,他们不得不把他拉回家。为此李顺利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五日,李顺利在租住处被棉纺厂派出所警察绑架、殴打、送看守所,因体检不合格,看守所不收。最后派出所所长曹巨光托人开假证明强行将他关入看守所,二十七天后又将他非法劳教,劳教所也不收。于是新市区“610”主任刘建平开专车将他劫持到棉纺厂小白楼洗脑班迫害。第十天,李顺利逃出小白楼,再次流离失所。

二零零八年,中共要办奥运会,村里又派人盯梢李顺利。七月十七日,新市区国保大队副大队长陈贺伙同颉庄派出所副所长蔺洪恩和李军等五人抢走他的腰带、钥匙、钱包、现金四百九十多元。到颉庄派出所给李顺利带上有三个大铁疙瘩的脚镣手铐,代理所长吕红军还吓唬说:把李顺利活埋了。警察两次将他送看守所、三次送劳教所都不收,最后劳教所收了,但五天后又把他送回颉庄派出所。派出所送新市区“610”,从新市区“610”送小白楼洗脑班,然后又把他送回江城乡政府。那天是八月七日晚上,天气最热,他们把门窗关上,把灯熄灭,让蚊子咬他。派出所郭占民带几个人气势汹汹到他跟前说:你要说你不是李顺利我就放了你,然后照他脸上踢一脚就走了。当时李顺利的嘴就流血了。他们给他戴上手铐脚镣并铐到沙发上。第二天乡政府两人用面包车把他送到小白楼洗脑班,一天二十四小时把他铐在床头上,不让吃饱,每顿两个馒头,一直铐到九月二十一日奥运会结束,洗脑班都没人了,才把他送回乡政府。

多次迫害给李顺利的身心造成严重伤害,旧病一次次复发,他于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四日离开了人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