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业与房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三十日】咱中国人曾经有过三代同居斗室,单位同事为争房子不择手段打破头的年代。一旦房子到手,要想让谁再交出来,真比登天还难。

就拿我当时所在的部队来说吧,干部转业后,几乎没有人会主动把部队的房子交出来的;即使在地方分了房子,甚至还不只一处,也不会交出来。有的就那么空闲着,有的借给亲朋好友住,有的还把部队的房子悄悄转给他人住从中渔利。每年领导为催转业到地方工作的干部们把在部队占的房子退出来,发文、开会、上门做工作,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结果却收效甚微,搞的部队房源紧张,新结婚的年轻干部们因为婚房而犯难。

我一九九五年转业,因地方单位不能马上解决住房,便继续在部队住着。二零零零年,我在单位有了购房机会,选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当时按我的级别,我在部队是够分房资格的,也就是说,我完全可以像其他已经转业的同事们那样,继续占着房子,以方便自己。可是,我当时已经学了法轮大法,在怎样对待部队那套房子的问题上,没有随波逐流。我与妻子(同修)商量,咱们是大法弟子,得按师父说的做,得对自己高标准,只要新房子装修好了,搬家后立马儿交房。等我把屋里的东西搬清后,当场把钥匙给了我的下一家儿。

二零一三年有一次我与当年部队的哥们儿一起吃饭,他跟我说起一件事。他说:你转业后,有一次部队开会,在会上一位领导为了让大家相信法轮功不好,就拿你举例,说你在法轮功“组织”里得到好处,“转业后买了房子,买了汽车”云云。其实,房子是买了,但买车没有那事儿,直到今天我还是骑自行车呢。而且买房子的钱是我个人积蓄和老家人凑的,我当时恰好赶上“公房出售”的最后一次机会,总共算下来才五万多元。因为我被中共非法迫害并开除公职,到如今我欠老家人的钱还没还清。

我听说这件事儿后,心里挺不是滋味的。我倒不是为自己受什么委屈而难过,我是为那位领导顺着中共江泽民污蔑法轮功的宣传说事儿而伤心,更为他在大会上这么说在人群中造成的负面不实印象而担心。如果有机会,我会当面告诉他们:你们都知道咱们部队让转业干部交房子有多难,可我不用劝不用催,在搬家后立马儿就交了,两相对比,你们就知道法轮功学员是一群多好的人,法轮大法有多好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