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油田郭树岩被青龙山洗脑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四日】黑龙江大庆油田采油十厂职工、法轮功学员郭树岩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四日被采油十厂公安分局警察绑架,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后,又被采油十厂“610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特务组织)劫持到青龙山洗脑班,遭强制“转化”迫害。

下面是郭树岩自述在洗脑班中所遭受的迫害:

我叫郭树岩,今年48岁,是大庆油田采油十厂的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四日晚九点多钟,我正在功友家里和功友学法,采油十厂朝阳公安分局的杨明杰等十几个警察突然闯入功友家中,无任何正当理由把我们五人全部绑架,并进行刑事拘留分别强制送入肇州县看守所和大庆市第一看守所进行非法关押。我被关押四十多天后,才被释放回来。可是还不到一个星期,采油十厂“610”办公室的主任杨晓峰、副主任历国才在大庆油田“610”头子刘希平的指使下,伙同采油十厂公安分局警察曲作军及十厂油田保卫大队的几个经保在我刚刚回单位上班期间,再一次把我绑架,把我强制送到千里以外的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进行强制洗脑迫害。

青龙山洗脑班位于青龙山农场公安局的后院,原来是拘留所,后来用作洗脑班,对外挂的招牌是“法制教育基地”,其实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监狱”,多年来,许许多多的法轮功学员在这里遭到强制洗脑、迫害和摧残,给他们的精神和肉体都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洗脑班里面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房间和拘留所的囚室一样,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封闭的单独关押,学员之间不能见面,互相隔离。屋里有3张床,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住中间床,一边是警察,一边是包夹。法轮功学员全天被监控着,不转化不许出房间,吃饭和上厕所都在房间内,气氛恐怖、压抑。

洗脑班主任叫房跃春,负责“转化”的所谓教员叫陶华,47岁,还有三名打手叫金言鹏、周景峰,朱少鹏,都是25岁左右,专门按照主任房跃春的指示对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殴打和酷刑迫害。

我被关押进洗脑班已经是半夜时间,房跃春和打手金言鹏等在那里,进入房间后,金言鹏把我全身搜查一遍,把身上全部物品都拿走。

第二天,陶华领着一名邪悟人员开始对我进行灌输邪悟的邪说,都是诽谤大法和师尊的邪恶说辞,企图迷惑我让我接受这些邪说进行转化。同时房跃春又命令让我每天观看“610”系统为洗脑班编制的所谓“转化”光碟和“揭批法轮功”的教材书籍,从早到晚,中午不许休息,晚上看到十点以后,旁边站着包夹和打手监控着你。第二天又是陶华领着邪悟人员给你灌输,进行车轮战式的洗脑迫害和灌输。大概是第四天晚十点,我由于过于疲劳,拒绝再继续观看光碟,打手金言鹏抓着我要把我拉到监控器看不到的地方殴打我,我坚决的拒绝了,他又让我在地上站着,不许我睡觉,长达一个多小时,过了半夜十二点了,才允许我睡觉。

持续的车轮战式的强制灌输和精神摧残使我身心疲惫至极,房跃春和陶华一边强制给我灌输、洗脑,一边威胁我说:“我们这是学习班,不像劳教所和监狱有关押期限,只要不‘转化’想关你多长时间就关你多长时间,我们有的是时间跟你耗,也不差你一个人吃饭,你想在这呆着就呆着好了。而且实在不‘转化’还可以给你换个门,把你弄到监狱里去。”

连续的高压“转化”和持续不断的精神迫害,我的心理承受了极大的压力,身心疲惫不堪,在我精神恍惚之际,陶华和那些邪悟的强迫我抄写“三书”(决裂书、悔过书、保证书)并在上面签名按手印。之后,陶华和那些邪悟的兴奋不已,说:“你终于觉悟了,破壳了。”晚饭他们又给我放了一个鸡蛋,说祝贺我破壳。

当我清醒时,内心非常痛苦,明明大法是好的,师父是好的,却被逼违心地进行亵渎和诽谤,这对一个大法修炼者来说真是生不如死的痛苦。第二天,陶华再次让我写“三书”时,我拒绝了,我明白的告诉她:我不“转化”,我写的“三书”不是我的本意。陶华飞快的奔向房跃春办公室汇报,说我反复了,房跃春立即来到关押我的房间,黑着脸骂我。

于是,又一轮车轮战迫害开始了,金言鹏从食堂拿来一个塑料硬板凳,每天让逼我坐在板凳上,强迫我不停歇的观看谎言光碟,一盘接一盘。一天夜间,我想炼功,恢复一下疲惫的身心,刚炼了几个动作,被在监控室值班的朱少鹏发现了,他打开囚室门,冲进来对我连踢带打:“你就在这块呆着吧,别指望出去了”

在残酷的洗脑高压下,我被逼迫着再一次抄写“三书”,紧接着下来是一系列的程序:每天写一遍“三书”,写观看光碟的观后感并交给陶华审阅,不合格就重写;被逼“转化”刚刚被绑架的学员,强迫你出卖其他学员,最后还要写诽谤和抹黑法轮功的材料,陶华看完后再交给房跃春看,如果他们不满意,就继续洗脑迫害。一直到他们认为“合格”了,才通知单位的“610”接人,还办理所谓交接手续,要求单位“610”继续监控,如果发现反复,就送回洗脑班重新“回炉”再迫害。

洗脑班的恶毒在于通过残酷的精神洗脑和肉体迫害,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并违心的进行诽谤,这对于信仰者来说是最最痛苦的,被逼迫洗脑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如同被抽走了灵魂一样,只剩下了躯壳,那种心灵深处的伤害与痛苦久久难以愈合。我从青龙山洗脑班回来后,很长时间精神痛苦恍惚,无法正常工作生活,如同生活在恶梦中。

洗脑班的所谓“转化”费用是每人每月一万元,高昂的转化费用,残酷而又邪恶的转化迫害手段,中共邪党这些年来就是这样迫害法轮功学员这个中国社会中最善良的群体,逼迫人放弃信仰和良知,放弃道德底线,把整个中华民族拖向罪恶毁灭的深渊!

那些在无知中追随中共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也把自己和家人的生命置于绝望和极其危险的边缘,目前,中共邪党系统中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高官们纷纷落马、栽倒,恶报开始临门,真心的希望这些人认清形势,在世纪末上天对人类大审判的最后时刻,悬崖勒马,不要走到无法回头的那一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