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警灌食窒息害死多人

龙江风骨(9)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五日】(接上文

(三)恶警灌食任意残害生命

医学灌食是为了挽救无法正常进食人的生命。我们从警察给修炼人灌的食物中看到,中共使用的完全是残害人体的东西,如浓盐水、浓辣椒水、大蒜汁、芥末油、人尿、大粪水、高浓度酒,甚至摧毁神经系统的药物。灌食已经从救死扶伤演绎成了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种极其残忍的酷刑手段。被关押到黑窝里的法轮功学员初期时几乎都遭受过这样的酷刑折磨。据明慧网资料统计,在被迫害致死的黑龙江法轮功学员中至少有112人遭受过多次这样的酷刑折磨,至少有32名学员在强行灌食迫害中被夺去生命。以下为部分案例:

案例一 半袋盐稍加稀释 插肺灌入致死

秦月明
秦月明

秦月明被打伤的遗体。秦月明在佳木斯监狱集训二队严管第五天时被灌食死亡。
秦月明被打伤的遗体。秦月明在佳木斯监狱集训二队严管第五天时被灌食死亡。

伊春法轮功学员秦月明一家四口都是法轮功修炼者,秦月明曾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二年四月,警察再次绑架了秦月明,对秦月明非法判重刑十年,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佳木斯监狱对秦月明等法轮功学员劫持到集训二队进行暴力“转化”,秦月明绝食抗议。二十五日下午,秦月明被抬到医院一楼卫生间灌食,用止血钳夹住他的舌头,拉出来,强制插入胶皮管,用漏斗将加了半袋咸盐的稀释奶粉灌入。过程中秦曾发出沉闷的“啊——啊——”惨叫声,秦月明被拖出卫生间的时候,满嘴是血、呼吸困难,不停地惨叫。在现场的狱医和大队长于义枫等十几个集训队警察对此充耳不闻。秦月明在极度痛苦中挣扎了一整夜,第二天停止了呼吸。

案例二 拇指粗管鼻孔来回插拔 窒息后丧命

杨玉华
杨玉华

杨玉华在大庆市看守所被酷刑折磨二十多天,被强制灌食致死。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七日,杨玉华在家中被铁人公安分局代峰等七、八个恶警绑架,被打成重伤,不能进食。劫持到大庆市看守所以后,她拒绝进食,要求释放。变态的恶警们强制他黑天白天长时间坐铁凳子,并采取野蛮灌食、毒打等方法进行迫害。每次灌食的时候,毫无医德人性的狱医齐红都用灌食的管子在她的鼻子里来回的数次插入、拔出。杨玉华把恶警们下的折磨她的胃管咬断了七根。

五月十二日杨玉华已经被折磨的非常虚弱,没有一点挣扎的能力。就是这样恶警们还找来四、五个刑事犯故意灌食折磨她。生命垂危之际送到大庆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案例三 铁夹子撬嘴 六天被灌食身死

肖亚丽
肖亚丽

肖亚丽,哈尔滨市双城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八日晚,镇政府政法委书记高金鹏、派出所白副所长等七、八个人闯入肖亚丽家中,将其绑架到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三月五日上午,副所长朱晓波带领一帮警察把肖亚丽强行拖出监室强行灌食。朱晓波用铁夹子撬开肖亚丽的嘴,使肖亚丽苦不堪言,肖亚丽在极度的痛苦中将两个注射器咬坏。下午一点多钟,监区传来肖亚丽痛苦的呻吟。郭维玉还趁火打劫逼肖亚丽写保证书,置她的生死于不顾。 三月六日九点多钟,朱晓波得知肖亚丽疼痛难忍的报告,仍然无动于衷,晚六点多钟,被两个劳动号扶到车上,车没开出多远肖亚丽便没了气息。

案例四 老虎凳上灌食五分钟窒息夺命

顾秀娴
顾秀娴

顾秀娴,哈尔滨市双城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八日晚,顾秀娴被兰棱镇派出所所长赵英林等十来个人强行从家中绑架,送到双城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顾秀娴一直向周围警察讲法轮功真相,并绝食抗议。三月五日,副所长朱晓波带领一帮恶警到四监把顾秀娴强行拖出监室强行灌食。朱晓波等恶警极其凶残将顾秀娴按在老虎凳上灌食,顾秀娴连连惨叫:“不要灌了,不要灌了。”朱晓波说:“给我灌,灌死也没关系。”王建文、郭维玉为讨朱晓波的欢心,变本加厉的折磨顾秀娴,不到五分钟,顾秀娴就上不来气了,恶警见状才把她放到地上,顾秀娴就这样停止了呼吸。

案例五 野蛮灌食当场致死

张振福
张振福

张振福,男,六十岁,鹤岗市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底许家逢恶警在不出具任何证明的情况下,非法将张振福关押到拘留所。二零零二年一月二日晚间,恶警又将其儿子法轮功学员张廷范抓去,也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

张振福从被非法关押起开始绝食,一月四日遭到野蛮性灌食,当场致死。警察对外声称把人送去抢救,至今仍矢口否认把人迫害致死。

当时迫于压力,张振福的家属不敢提出异议。公安局提出交换条件,把张振福的儿子张廷范放出,暂停了张振福的人命案。

案例六 灌高浓度盐水致双肾重度衰竭致死

刘晓东
刘晓东

刘晓东因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日上班时被公安局绑架至拘留所,四天后被转关到看守所里,被锁在铁笼子里的铁椅子上,遭恶警刑讯逼供。看守所不让他吃、喝、拉、尿,强制他在不实的材料上签字。刘晓东绝食抗议迫害。绝食的八天里,看守所所长曲万海亲自毒打,有四天恶警指使犯人给他灌盐水,几个人把刘晓东按倒强行给灌。在八天绝食的情况下,灌进去的盐水就积存在人的肾里,结果造成了双肾重度衰竭。继续毒打刘,把他的眼睛打得肿得睁不开,昏迷不醒,双眼、脸、脑后都打成紫黑色,被酷刑折磨得生命垂危后送到医院。其父亲要求保外就医,遭拒。

二零零三年十月,身体极度虚弱的刘晓东被海伦市法院非法判刑两年,二零零四年一月八日惨死在北安监狱。

案例七 四瓶烈性白酒加盐 鼻中连续灌入活活呛死

张生范
张生范

哈尔滨市双城人,张生范因小儿麻痹造成右腿残疾,拄拐行走,腿痛难忍。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功后,腿痛彻底消失,拄拐行走的速度如同正常人。后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并依法进京上访被双城公安局非法关押四次。

二零零一年六月九日,几名警察闯入张生范家中,粗暴地将张生范扔到车中,连踢带踹地将他塞入座椅底下将其强行带走。

一路上暴徒们用长条凳子压住张生范进行残酷殴打。在这伙暴徒将张生范从车上抬下来时,张生范已被打得遍体鳞伤。

“4.28”专案组是专门秘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团伙,他们叫嚣:“到我们这里来,不死也得扒一层皮。”

张生范被打的三天不能吃饭。十二日早七、八个彪形大汉将张生范按住,把四瓶玉泉方瓶酒加盐掺在一起放入盆中,用胶管的一头插入张生范的鼻孔中,用漏斗在管的另一头往里灌酒,呛的他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四天惨死看守所。

案例八 警察报复 灌两瓶盐水致死人命

张敏,女,依兰县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晚,张敏等九位法轮功学员去农村散发真相材料被非法抓捕,韩云杰是依兰县政保科长,对法轮功学员张敏一直怀恨在心,因为上一次张敏被抓后被非法劳教,家属花了八千元钱在省里托人释放了张敏,这钱韩一分也没得到。这次韩云杰点名要审张敏,发泄私愤。韩逼张敏说出大法资料的来源,张敏宁死不说,被韩云杰双手铐起吊在暖气管上,然后狠命地拳击张敏的胸部、眼眶、太阳穴、抓住头发往墙上撞,张敏双手在暖气上烫出了水泡,被打的口吐鲜血昏死过去。可凶犯韩云杰仍不放过,用水泼醒后再接着打,打的张敏小便失禁,这样折磨长达六十小时,第四天竟和几个犯人把已经生命垂危的张敏按在刑椅上强行灌了两瓶盐水,张敏当场昏死过去。张敏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五日去世。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七日张敏遗体被火化,公安局、610办公室的人全在场。

案例九 臭豆腐汁加盐水折磨致死

刘晓玲
刘晓玲

刘晓玲,女,三十七岁,未婚,肇东市五站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大年三十,户外炼功被恶警绑架。

二零零一年五月八日至十一日,五名被关押的女法轮功学员多次要求和官方面谈沟通无人管,五月十一日起,五名法轮功学员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五月十一日至十四日仍然无人管。

五月十五日下午三点钟左右,恶警将刘晓玲提出监室,警察强行给其打针,刘拔下针头后,看守所所长武国志采用了极其邪恶的手段,强行灌臭豆腐汤和浓盐水,导致刘晓玲死亡。据知情人透露,她身上有肋骨被打断。

死后遗体被解剖,刘晓玲被医院解剖时肺里全是盐粒和臭豆腐渣,然而公安局只给了刘晓玲家属二万元钱了事。

案例十 奶粉、浓盐水加药灌进肺中致死

刘桂英
刘桂英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三日,刘桂英与杨海玲等十名法轮功学员一起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要求无罪释放,看守所拒不放人。二十二日上午看守所强行把她们拉到密山人民医院。院长赵曙光亲自指挥五、六个人,把刘桂英手、脚按住,用五根小手指粗的软塑料管,在刘桂英的嘴里、两个鼻孔里,插进去强行灌进一些奶粉、浓盐水、药之类的。灌完后拉回看守所。

中午,刘桂英脸色铁青疼痛难忍。这是典型的把食物硬灌到肺子里的症状,有个管教看到她的症状不对,摸了摸脉,回去报告马宝生:“是真的不行了。”有干警说:“用被子把她抬上车吧。”马宝生说:“不行!这太丢我的面子了,让她自己走!”无奈之时,刘桂英只好艰难的爬起来,双手扶墙一步一步的挪到车上。到医院后,插进了氧气,这时的刘桂英已是嘴歪眼斜,口角流血。两天后,刘桂英含冤离开了人世。

案例十一 被强行灌一瓶芥末油,塑料袋套头闷呛而死

李宏敏
李宏敏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五日晚八时左右,牡丹江市国保大队和东安分局闯入李宏敏家,非法搜查,并且把她绑架至市局,当晚又到李宏敏家再次搜查。十月十七日,李宏敏被迫害致死。死后市公安局恶警把其从楼上推下,十八日通知家属及单位领导,谎称其跳楼自杀,十月十九日火化。据悉李宏敏是被强行灌了一瓶芥末油,然后将塑料袋套在脑袋上,被呛死的。市局威胁其家属让他们对外说她串门走亲戚,没死,以封锁消息。

案例十二 灌食插肺管致死 遗体被强行火化

高秀凤
高秀凤

高秀凤,女,三十一岁,五常市兴盛乡人。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二日,高秀凤因在某处做横幅被警察战志刚等人非法绑架至五常拘留所。高凤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第七天在市医院强行灌食插肺管致死。五月十九日,警察通知其家属,并说她绝食二天后,送万家劳教所呆了一夜,后因心力衰竭送往医院去世。去世时,恶警不准家属见尸体。

五常市公安局将高秀凤遗体直接送往火葬场,准备火化。五常公安局副局长陈树森带领数名荷枪实弹的警察,警戒现场,高秀凤的遗体十九日下午被强行火化。高秀凤丈夫被警察绑架拘押了三天,陈树森亲自威胁高秀凤的丈夫说:“你说你爱人是炼法轮功炼死的,我们给你六万元钱。”她丈夫没有出卖自己的良心。

案例十三 胃管日夜不拔长绿毛 致肺部感染开放性结核致死

王芳
王芳

王芳,女,四十六岁,家住牡丹江市爱民区桥北地明小区。

二零零三年九月八日,王芳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

二零零四年三月王芳和陈伟君绝食抗议迫害,被野蛮灌食,胃管日夜不拔,连续插五、六天,拔出后再插,致低烧、咳嗽,胃管拔下来时另一端都变成黑色。一次,犯人洗管时说管子长绿毛了。王芳被插管迫害致肺部感染,诊断为肺结核晚期,已“开放”。

二零零四年四月,王芳被铐双手反铐在床上,站不直,蹲不下,整整一天。此后王芳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最后被迫害致皮包骨了才被放回。九月二十四日早三点含冤离世。

案例十四:灌浓盐水生玉米面反复插拔致死

孔晓海
孔晓海

孔晓海与家人的幸福时光
孔晓海与家人的幸福时光

孔晓海,男,三十四岁,黑龙江大学本科毕业,原哈市动力区政府办公室主任。

二零零零年初孔晓海被投入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四大队遭迫害。

五月二十五日下午一点,劳教所恶人开始给绝食法轮功学员灌浓盐水和生玉米面。给孔晓海插管时,先插孔晓海的右鼻孔,插入后马大夫用手使劲的抽拉两下胶管(当时胃象反出来一样难受),随后马大夫又抽出胶管改在左鼻孔插入。灌完食后,孔晓海脸色灰白、吐痰带血、无法站立,由法轮功学员闫善柱架回宿舍,第二天早晨王教导员说:“你们不是能绝食吗?都给我上外面打篮球”。

孔晓海被背到外面,在篮球架子的废水泥楼板上躺着。有一普教报告王教导员说孔晓海够呛,王教导员却说:“没事,不用管他”。最后把孔送到哈尔滨二院,二十七日中午孔晓海含冤离世。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