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小同修走出自己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五日】每当我在小同修的交流文章中看到“在大法中健康成长”这句话时,都感慨万分。在小同修能够独立修炼以前,大同修的监督十分重要。

从我小时候起,父母就严格督促我学法炼功,使我打下了坚实的心性基础。但随着我渐渐长大,随着与常人社会的接触增多,很多不好的东西污染了我的思想,我经常无精打采,思维迟钝,容易走神,学习成绩不理想,人也变得孤僻。父母很困惑:为什么女儿变成这个样子?在他们的印象中,我应该还是原来那个听话、灵巧的乖宝宝,甚至还是那个在大法中诞生的“神童”。

父母同修为他们“不争气的女儿”的未来担心起来,都想帮助我。妈妈的修炼状态很不错,但却一直担心我以后修不回去。于是,她一定要我按照她的方式修炼,早上我偷懒不想起床,妈妈就把我打起来;看到我不精進、很懒散,她就用“激将法”,说“下辈子再修也不一定有这个机缘”等话。而爸爸常人心很重,特别关心我的常人生活。我炼功打瞌睡、看书犯困时,他就叫我别炼、别看了,反正效果不好,还不如换个时间再炼、再看。我对这种“帮助”突然感到别扭。

过去我一直在父母同修的指引下向前走,事事都听父母的,对法没有自己的领悟;现在看到父母不符合法的言行,我有点不知所措了。再严厉的管教也不能让我从常人现实的苦恼中超脱出来,反而让我产生了更大的疑惑。一个最基本的问题时常浮现于脑中:到底什么才是修炼?我没像父母希望的那样好起来,也没有堕落下去;我的成绩没有提高,也没有下降;对父母的态度也不冷不热。父母很失望,甩下一句话:“当不了修炼人,至少能在常人社会上立足吧。”我听了很难受,又很茫然。

有一天,我的心里冒出一句话:“靠自己吧。”我全身一震:对呀,有法在,有师父管我,遇到问题向内找,自己证悟法理,自己督促自己……对,靠自己吧!走自己的路吧!捧起师父在各地的讲法,觉得既熟悉,又陌生,我如饥似渴的通读下去,困惑被一一解开,我还看到了许多奥妙的法理,切切实实当了一回“人间神仙”。

从大量的学法中,我悟到一个理:修炼真是非常严肃的。可能很多大同修都有过这种经历,看到纯真的孩子被污染,心里特别着急,用各种方式想要使小孩走回正道上。可实际上,我们这些从世外桃源般的童年中脱胎出来的“嫩苗苗”,要凭着一本天书闯红尘,不能总是在父母的庇护之下,我们必须走出自己的路来。修炼是谁也代替不了的。

人就是为情而活着。修炼人思考问题不在法上时,就容易被情带动。在父母思想深处,就有利用修炼培养我成为一个“幸福的人”的念头。于是有一天,我严肃的对爸爸说:“虽然我是你的女儿,但我更是一个修炼人。我希望你能从修炼上多帮助我,而不是对我的常人生活执着不放。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同修了。”爸爸一声不吭,他没料到我会这么说。

妈妈骨子里有一股嫉恶如仇的傲气,看到我和爸爸的心性问题,她毫不留情的指责我们,我常常被她说哭。事情过去后找自己,知道是自己有问题,我也主动和妈妈交流心得,对她讲真心话。但心里隐藏着对妈妈的怕,妈妈也迟迟放不下家长的架子。

一天晚上,妈妈要求我背书。我想通读,妈妈却以“用你自己的方式看不出提高的效果”为由,要求我在十一点前背完。我的逆反心上来了,结果到了十一点只背了一点点。妈妈一下子冒火了:“说好了的事不完成不行,把书拿来,每差五十个字打一个手板心。”我觉的很委屈,抽抽噎噎的掉起了眼泪。妈妈仍然很强势的说:“给你一个教训,欠账要还……。”我跑進了卫生间,什么心都在往上涌,眼泪一个劲的流。我开始找自己:我有逆反心,还有怕背书,坚持自己的心,最近我的修炼状态不好,所以妈妈对我严格……正想理出个头绪来,妈妈在门外说:“不要以为哭就能拖延时间……”,又把我拉回澎湃的委屈中。我一边稀里哗啦的哭,一边说:“妈妈,你这样做不对。背书不是完成任务,更不能用打手心充数。你经常不把我当成修炼人,不把我当作同修,好象我成了破坏大法形像的魔一样。为什么你不能在法上帮助我,而采用强迫的方式呢?你强迫我干这个干那个,但那不算我修的。我已经能够独立修炼了,你还紧紧抓住我不放……”

妈妈渐渐冷静了下来,开始考虑我说的话。有些父母对子女不放心,尤其是对少年弟子,希望能借助自己修炼的“经验”使他们在修炼上不出偏差,不摔跟头,没有麻烦,没有难。我认为,如果出于私心或情,那么这种做法对于已能独立修炼的少年弟子来说,就成了一种干预他人修炼的做法。这时往往旧势力会钻空子,让孩子产生抵触父母的心,更加不听管教,最后离大法越来越远。

自从上了高中,我与父母的切磋渐渐淡化了。由于妈妈说话毫不留情,爸爸不愿和她说真心话,父母同修之间的交流也越来越少。这一切表面上看上去很平静,我却怀疑这背后是不是旧势力的安排,让我们之间产生隔阂,再“各个击破”?我向妈妈表达了自己的想法:现在我们交流切磋从未凑齐三个人,是不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妈妈很无奈的说:“怎么办呢?你爸爸就是很常人,喜欢一个人呆着。”

今年年初,爸爸突然出现了“严重”病业反映。这“严重”就严重在他失去了意识,外来信息控制他的身体,说话做事颠三倒四。旧势力真把他包围成“一个人” 呆着。我从来没帮过爸爸发正念,但在这种危急的形势下,我立起了掌。我看到宇宙中有一层厚厚的壳,发正念时功最高打到这层壳,再高上不去了。师父的法打入脑海:“大法弟子是整体 助师正法阻邪风”[1],我们是一个整体……爸爸是我的同修,任何邪恶生命也不配考验大法弟子!那层乌云一样暗沉沉的壳被我的功冲散了,外面是一个无比光明的世界。很快,其他同修赶来支援,大家一起学法、发正念,并不停的呼唤爸爸的主意识,四个小时后,爸爸一声大吼:“解体!”主意识终于清醒过来。

亲人也好,朋友也好,都是前世的缘份续来的,而“同修”这一称号,是有着更殊胜的含义——同修一部大法。在人的理中,“他是我的亲戚”这一念好象挺正确,殊不知是把自己当成了常人。大组切磋交流时,每个人都乐意把自己的心得与别人分享,而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亲人同修之间却不能心对心的交流,就是我们没有把对方当成同修。

师父说:“很多大法弟子对家里的人总是持着一种什么态度呢?他是我的亲人,对家人有好处的事我说了算。有些事我为他们做了,反正我是对他们好。不是这样啊,你们一旦修炼了,你们就是同修,各自回各自的天国。谁修好了谁回去,谁也代替不了谁。在常人中说我当官了,我叫我家都跟着受益。那可以,那是常人的事情。超越常人状态的事你就做不到了。谁修谁得,谁不修谁就得不到,谁也代替不了谁修。那么既然是这样,那互相之间就得严肃的看待出现的问题和矛盾了,就不能象常人一样的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在修炼的事情上你把家里人都真正的视为大法弟子、同修那样去对待,我想一定会解决矛盾的。”[2]

与大同修共同修炼的经历只是我修炼过程中的一部份,但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部份。写出来与更多大同修、小同修切磋。如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助师〉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