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学法不实修 孩子长大不再修(上)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十日】九九年以前的大法小学员们,长大后被常人社会污染,很多都成了中士闻道甚至不再修炼,这种情况比较普遍。如果不能解决根源,这个问题可能一直存在下去,甚至会毁掉一个年龄段的大法学员。本文对此和大家在法理上探讨,不当之处请大家指正。

师父讲:“孩子在山上有的时候表现状态不好的,我就知道家里的父母没修好。”[1]

在和周围同修的接触中,我们发现:大法小同修们的问题,根源都在家里的长辈同修。在常人中也讲:孩子就是大人的影子,大人的毛病,都能在孩子身上反映出来;孩子的不足,都能在大人身上找到根源。

中国有句老话“三岁看小,五岁看老”,五岁孩子的表现就能看到他长大了啥样。西方学者发现:零~五岁的经历决定了人的一生。也就是五岁之前,有的小同修已经被娇惯毁掉了,根源还是在家长。

(一)大人和孩子偏离法的表现

1、大人学法只停留在表面,孩子不能从内心认识法。

很多人学法念书,读过去就完了,工作生活实修中还是我行我素,按自己常人的思想做指导。还有的只能在感性上理解大法最表面的意思。大人不能升华到对大法的理性认识,孩子将来也做不到。

这个没有年龄和文化限制,很多文化不高的老年同修,在法中的精進,从里到外都能展现出来,对孩子的帮助是最大的。

有同修教孩子背:“苍穹无限远 移念到眼前”[2],孩子问:“‘移念’是啥意思?”同修讲了半天:去掉常人观念,才能领悟法更深的内涵……孩子说:“我还以为‘移念’是一种功能呢。”同修听到心里一震,被点醒了,说:“你悟的对!去掉低层的观念,高层的神通就能显现出来。但是还有更深的内涵在里边。”孩子问:“那又是啥呢?”同修说:“咱们得实修才能悟到啊。”这样学法,孩子自己就有兴趣了。

其实孩子没有大人的那些观念,先天本性在,悟性决不比大人差。如果孩子体会不到学法中理性升华的乐趣,大了就会在常人中找乐趣。

2、大人不理解大法中“吃苦”的内涵,孩子离“以苦为乐”[3]更遥远。

《转法轮》中多处讲到“吃苦”,很多人读到了一带而过,也不对照自己,这是典型的不实修。教孩子背“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4],当成了儿歌。

有些同修不理解心性中吃苦的内涵,修心性本身就缺一块,不能同化大法中的“以苦为乐”的境界。有人虽然生活不宽裕,有时不得不吃苦,这时不得已的以苦为乐也是在嘴上,而不是出自内心本性——表现就是,能不吃苦,就想方设法(有为的)不吃苦,自己发正念一般不双盘(和别人一起不好意思才双盘),能懒散则懒散,能有机会吃好的、玩好的,就一定多花时间、多花钱去享用,他们习惯享受常人生活的乐趣,而不能体会精進中的充实和境界提高的乐趣。这样的同修带出来的孩子,比她更懒散,更爱享乐。

这样的同修就是家境不好的,也一定会把孩子惯坏;而家境好的,孩子惯的就不如常人了。这样言传身教带出来的小同修——背书学法都在字面上,更不理解吃苦是好事,所以主动远离吃苦,讲究吃、讲究穿、贪玩、爱花钱,一吃苦就受不了,热天别人无所谓而他们不开空调就受不了,甚至空调开的温度很低,要盖着大被睡觉。有机会就要钱,有享受才高兴,否则就不高兴,就闹气。而同修对此迁就、纵容。

消病业的时候,同样是三十九度的高烧,精進的小同修被父母鼓励起来炼功、背法,一天就过去,而他们的父母消病业也是这样精進过关的。而娇惯的小同修,得大人哄着、躺着、大人给念书、帮着孩子发正念、做好吃的,拖拉上好几天,才能熬过去,而他们的家长消病业,也是躺着听师父讲法,那么挺过去的。

这样娇惯的孩子,长大了病业关怎么过?修炼的路上那么多苦,他能用正念对待么?这样的孩子因为不能吃苦,一点点苦对他们来说就大得了不得。

师父讲:“吃苦吃的太大你就不能修了”[5]。

小同修们自幼走進了大法,大部份因为怕吃苦而主动离开了大法,转而在常人中找安逸——苦是自己的业力造成的,其实他们不修炼回到常人中,轻松一时是诱惑,后期苦难更大,因为常人没有师父帮着消业,都得自己承担。

大人对孩子的娇惯,往往自己觉察不到,也不承认,最后这样把孩子毁了,醒悟也晚了,没办法了。

3、根深蒂固的常人的“善”、“好”的观念,障碍大人和孩子理解法。

师父讲的“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5]

有同修把这个好,理解为常人中给孩子吃好、穿好、玩好,孩子要钱就给,让孩子生活滋润开心,不让孩子吃苦才是好。其实这在常人高一点境界中看也不是好,常人还讲“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是人间亘古不变的规律;在修炼超出常人层次看,就更不好,在不断让孩子浪费自己的德,在毁孩子的根基和心性。

这样的孩子,听到“有的小弟子同修一夏天没吃冰棍,攒了三十来元钱给大法做真相用了”,他们觉得跟自己无关,分不清这有多好,不能理解这是小同修在苦修中证果位,更不知道宇宙众神为什么对此赞不绝口。他们个别的也能学着给大法贡献一点零花钱,但主要的还是用于自己享受,根子上是以我为中心,而这样的心性基础,都是大人以孩子为中心给惯出来的。

4、大人不理解大法的“忍”,孩子就更做不到忍,任性,为所欲为。

师父多次讲到忍,“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6]

开始能做到常人的强忍也不错,毕竟是忍了,不断严格要求自己,慢慢就会做到修炼者之忍,这是一个升华的过程。而有的同修不能在法中精進,长期停留在对法的表面认识上,忍也只能做到最表面。大法中讲的“修炼者之忍”,“坦然而舍”,这样的忍大人难做到,孩子就更做不到。

有时候孩子吃了点苦回家了,孩子没说啥,大人心里先受不了了。有时候孩子在学校受点委屈,大人当成孩子受迫害了,要找人家理论去,有的同修还真跟人家干起来,把个人修炼要过的关和正法除恶混为一谈。打个比喻:如果孩子受到胯下之辱的考验,修炼的家长得过去抢过宝剑跟人家拼命——孩子在这样言传身教下,理解不了什么是大法修炼的忍。

有的小同修过生日,同修带着進商场买礼物。孩子挑了十个最普通的衣架,说就拿这个当生日礼物,家里正缺衣架呢,同修问还要啥礼物?孩子说就要这个就行了,两人高高兴兴买了衣架回家了。有同修会觉得:这是亲生父母么?太过分了!凡是动这类想法的,都应该找找自己根深蒂固的观念基点在哪里?这是帮着孩子学会放下自我,这在培养处处考虑别人、先他后我的境界,而且不是嘴上做到,是实际行为做到,这不是在坦然而舍中实修证果么?这样的孩子从小到大,基本不用父母操心,在学校,老师同学都赞不绝口。

而很多小同修,平时就是家里呵护的中心,生日时更是唯我独尊,找长辈们要礼物,不给根本不行。有的从很小就这样,平时就要这要那,大人不给就耍脾气,甚至哭闹个没完,其实这个时候,常人中最好的教育办法就是不满足孩子,实施挫折教育,让孩子学会放下欲望,这样培养出的孩子才不任性,才知道自我约束。而很多同修是不断满足孩子,根本不在意平时点滴的小事,其实这些“不拘的小节”对孩子都是大事,把孩子的心性基础给毁了。

上面那些同修,孩子一要东西就给,孩子一闹就依着,不满足孩子他自己心里就受不了,这样带出来的孩子,是想要什么就要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和大法要求的正好相反。孩子大了,想要的东西(各种欲望)满足不了时,能忍得住么?能在心里约束自己坦然而舍么?能做到师父讲的“舍去常人中的各种欲望、各种执著心”[5]么?这样的孩子将来成了中士闻道还算好的,很多自己就不修了——实际他的魔性从小就一点点被大人的娇惯、纵容膨胀得太大了,完全掩盖了佛性,自己主动离开了大法。常人也讲:任性铸造失败的人生。修炼的大法小弟子,更不能被任性的魔性所左右。

如果家长同修能深入领会法,按大法的标准塑造孩子,怎能有这样的结果?

(未完,待续)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洪〉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