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鹤岗市遭受苦难的孩子们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五日】

王树森的儿子被剥夺父爱已长达12年

黑龙江鹤岗市法轮功学员王树森二零零二年被中共非法判刑十八年,至今仍被禁锢在狱中。

王树森是原兴安矿技术科副科长、工程师。在迫害发生之前,王树森的儿子是那么幸福和欢乐,孩子一天到晚笑盈盈的,是那么阳光,那么纯真。当邻居家的小朋友生病怕打针哭的时候,他的儿子会鼓励小伙伴说:咱们是男子汉,不哭。可是伴随迫害的升级,孩子过早的失去了童年那种无忧无虑的天真和幸福,失去了本该属于他的那份幸福和欢笑……

王树森第一次被绑架时,被鹤岗市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他四岁的儿子在经历了与爸爸痛苦离别后,见到爸爸的那一刻,高兴跳起来说:“我有爸爸啦!”晚上孩子睡觉时一定要和爸爸紧挨在一起睡。第二天早晨,非让爸爸送他去幼儿园,在孩子稚嫩的心里,觉得有爸爸送自己去幼儿园是一种自豪、快乐。天真的孩子做梦也没想到,这种被父亲呵护的快乐,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王树森和妻子双双又被绑架期间,他们的孩子寄养在孩子的姨妈家,失去父母的孩子常常蒙上被子偷偷哭泣,有时因惊吓,孩子常常在半夜里惊厥而起,哭喊着往屋外跑。见此情形,孩子的外公和姨妈的心都被绞碎了,也跟着一起哭,一家人哭成一团。

在失去父爱的十二年里,孩子开始时在姨妈家,后来和从牢笼回家的母亲相依为命。孩子很争气,初中时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令许多家长羡慕。有时放学晚,天都黑透了,校门外,站满了接孩子的家长,却没有爸爸来接自己;高考时,一中校门外考生的家长人头攒动,在人海中依然没有王树森的身影……

二零一三年,王树森的儿子考上东北的一所重点大学。亲朋好友来祝贺,孩子表情凝重,没有一丝笑容。迫害对孩子造成的伤害有多深重,那是永远都无法抚平的心灵伤痛。

王淑霞的儿子被迫和妈妈离别六载

这是一对再也普通不过的母子,这是一个再也平凡不过的家庭。2001年8月4日深夜,法轮功学员王淑霞(原鹤岗市工农区政协办公室副主任)被峻德派出所绑架,被枉判六年,当时十二岁的儿子正准备上初一。

失去妈妈的孩子在和父亲相依为命的六年里,过早的品尝了人世间的酸甜苦辣和世态炎凉。丈夫带孩子去看守所看她,儿子紧紧地搂住妈妈的脖子,每当母子被迫分离的那一刻,儿子大哭:“我要妈妈!我要妈妈!”孩子的哭喊都象钢刀一样扎进在场的每一个人心里。

初冬时,人们都穿上了厚厚的衣服,王淑霞的儿子去见妈妈时还穿的那么单薄。孩子每次看完母亲,都承受不住巨大的打击,每次回家都生病。

苗同雪的女儿:遭警察恐吓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二日,鹤岗市南山区铁东地区的法轮功学员苗同雪被南山分局警察绑架,不久被劳教迫害三年,当时她丈夫在外地打工,家里扔下两个女儿,大的十三岁,小的十一岁。她被哈尔滨戒毒所迫害的出现生命危险才放回家。十多年,铁东派出所不给苗同雪落户口。

几年后,苗同雪从黑窝回到家,孩子们又瘦又黄,脸上没有笑容,看妈妈象看陌生人一样。后来才得知她被绑架后孩子遭警察威胁,心灵深处留下可怕的阴影:当天晚上八点多钟,俩孩子一边忍受着失去母亲的痛苦一边在灯下写作业,突然,两个警察带枪闯入民宅恐吓两个无依无靠的孩子,质问孩子炼不炼功,大孩子说:“我们上学没时间。”警察继续恐吓:“你看见你妈什么时候炼功?” 大女儿说没看见。再威胁,大女儿就不吱声了,最后警察走了。那时大女儿刚上初一,二女儿上小学六年级,有的同学知道她俩的情况,就冷言冷语。女儿都忍着。不会蒸干粮,夏天、秋天不烧火,用电做饭,天天吃挂面,到了冬天妹妹点炉子、劈柴,姐姐做饭,吃完饭再写作业,已快半夜了。早晨邻居爷爷奶奶喊孩子起床上学,有时起来晚了就不吃饭去上学。孩子的父亲在宝泉岭干活,几天回来一次看看,留点钱就走。有时没有吃的孩子到邻居奶奶家小卖店去赊方便面,爸爸回来给付钱。没钱交学费,好心人给垫上。穿的衣服、鞋都是别人给的,睡的是凉炕。

李桂荣的女儿被逼钻车底下才让见妈妈

鹤岗大法弟子李桂荣先后两次被绑架。李桂荣第一次被迫害时,由于老伴去世,两个孩子无人照料,不会烧水、做饭,家里的水壶和锅都烧坏了。年三十,女儿被姨妈接走。儿子一人在家过年。后来,李桂荣被绑架到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女儿一睡觉就做恶梦,梦到妈妈被关在黑窝里,非常痛苦,非常难。女儿在梦里,追着妈妈,喊着妈妈,直到哭醒,经常做这样的恶梦。女儿到哈女监看望妈妈,狱警不让接见。李桂荣女儿见不着妈妈,说好话,求他们也不行,后来李桂荣的女儿说:见不到我妈,我不活了,说着往汽车底下钻,后来监狱警察才让见的。接见时,李桂荣心里一震,女儿已经瘦的皮包骨,都脱相了。“你怎么瘦成这样呢?”孩子说:“我就是想你啊,怕你在里面受罪。我成天的做噩梦,我爸去世早,我不能把他追回来,妈妈,我天天想你,找你啊!”娘俩都已泣不成声。

李桂荣第二次遭绑架,警察准备判她三年,后来便以此勒索李桂荣的儿子,拿三万元钱就免判李桂荣。一年一万元。李桂荣的儿子每月收入才九百多块钱,东挪西借只凑足两万元,结果他们最后把李桂荣判了一年。李桂荣的儿子为此着急上火,高烧不退,在市医院打了五天静点。

谭延军的一双儿女曾被劫持到看守所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八日,鹤岗市工农公安分局新南派出所警察张志鹏为了邀功请赏,去新南小学把法轮功学员谭延军的女儿、儿子抓到鹤岗市第一看守所进行威胁逼诱,恐吓两个孩子“交代”谭延军事情,并谎说是谭延军“交代”了。对孩子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

两个孩子曾和父亲相依为命,自从父亲被绑架后家里好似天塌了一样,当见到日思夜想的父亲时,孩子却认不出父亲的模样了,因为谭延军的脸被警察打得苍肿青紫起着水泡已感染溃烂,人被拖到椅子上靠墙倚着,坐不住直往下倒。谭延军让两个孩子回家告诉爷爷、奶奶、姑姑,说爸爸被打得耳膜穿孔,打出心脏病,全身关节损伤,市医院有鉴定。两孩子这才听出是爸爸声音,抱着爸爸痛哭。

谭延军在第一看守所时曾多次被工农公安分局副局长李树江等警察酷刑迫害,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才放回家。谭延军回家不久就含冤离世,他牵挂年幼的孩子和年迈的母亲,死时两只眼睛还睁着。

任秀云的女儿想妈妈只能画画

法轮功学员任秀云曾七次被绑架。二零零一年她被非法劳教三年,她的女儿刚刚八岁,父亲每天干活回来晚,孩子常常吃不上饭,有时就饿着肚子、含着泪花睡着了。孩子上学后,老师歧视她,孩子经常泪流满面。孩子一想妈妈就画画,画的都是一家三口和和美美、团团圆圆的画,画的都是父母牵着孩子的小手,这样的画让善良人心酸,同时也彰显中共暴政猛于虎的邪恶。据任秀云的丈夫讲,孩子多少次从梦中哭醒,想妈妈。八岁的孩子,是怎样熬过一个个漫漫长夜?

孩子被警察吓得钻進筐里逃生

在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中,鹤岗地区承受巨大痛苦的不止以上几个家庭的孩子。1999年7月20日以后,有一对修炼法轮功的夫妇被警察绑架,他们年幼的孩子目睹了父母被野蛮绑架的整个过程。从此一听到警车响时,就吓的瑟瑟发抖,一头扎進户外的花筐里不敢出来。

北方用的这种花筐口如洗脸盆大,有半米多高,人们常用来装苹果或冻梨等,花筐编的粗糙,上面有大大小小的孔,孩子躲在里面,外面的人看的清清楚楚,然而可怜的孩子以为藏在那里最安全。

鹤岗地区还有一个小女孩面对母亲被警察绑架一幕惊恐不已,此后每次看见警车,孩子就惊吓得尿在裤子里。

在中共红色恐怖中,亲人被绑架,孩子们心灵深处的伤口,只能靠自己慢慢舔舐。

十五年来,这相似的一幕幕的“场景”,在神州大地上不知“上演”了多少次,无数对母子、父子、母女、父女、兄弟姐妹饱尝高墙内外痛苦的别离。奉劝对邪党还抱着幻想的人们,醒来吧!中共是邪灵,欠下了八千万中国同胞命债,认为它会变好那是你一厢情愿的痴想,“三退”才是你走向光明的唯一的选择!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