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含冤离世 俩人精神失常 东光人举报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六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道)江泽民掀起的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致使河北沧州东光县最少一人含冤离世,俩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二零一五年十月七日,多名当地居民向最高检察院举报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三个案例。

一、受江泽民及其特务组织六一零的迫害,曲淑芬含冤离世

河北省沧州东光县连镇程庄村善良农妇曲淑芬,曾经患有关节炎、高血压、心脏病、神经衰弱、肝气盛等多种疾病,花了不少钱也没治好。一九九七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后各种疾病不治而愈。

原来曲淑芬脾气暴烈,得理不让人,别人要是得罪了她,会追到别人家里大闹一番。曲淑芬修炼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原来的坏毛病不见了,当初当赤脚医生时得罪的人,修炼后自觉和人家赔理道歉,感动的人家落泪。在一九九九年春天,因村里伐树路不通,他们夫妇(都修大法)把三百米的自家地平整出来,让来往车辆、行人通过,感动的伐树人和过往车主赞不绝口,伐树主刘金同、门丙良感激的要给钱酬谢,他们说这是大法师父叫我们这样做的,不收钱。曲淑芬修炼法轮功后,前后判若两人,这是众所周知的。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曲淑芬被连镇政法委赵万祥、派出所及县国安大队长姜万治、宫敬温多次绑架关押,敲诈勒索达九千余元,不给任何收据。曲淑芬累计被非法关押九十多天,致使农活耽误,连年歉收。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六日,曲淑芬进京为法轮功讨公道,第二天被绑架回来,赵万祥把她非法关在政府会议室八昼夜,一直是戴着手铐,最后被勒索二千元并由村支书担保才被释放。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下午,赵万祥、郑某开车到曲淑芬家说:“元旦了,上边紧了,不能外出。”将曲淑芬夫妇在镇政府非法关押五十多天,过年也没让他们回家。家中十二岁的女儿和十八岁的残疾儿子一直吃的是邻居送的饭,那年大雪盖地非常寒冷,两个孩子没人管,手脚都被冻肿了。俩孩子因警察多次上门骚扰抓人,被吓的神经衰弱。残疾儿子听到警车声、叫门声就休克,从此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曲淑芬又被警察绑架,宫敬温把曲淑芬关在一间屋子里铐起来,在数九天冻了两昼夜。而后又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十二天,接着又将曲淑芬送至唐山劳教所。因体检出高血压病状,被劳教所拒收。宫敬温非法勒索了曲淑芬一千元后,才将她释放。

二零零三年三月五日,就是十六大召开头天晚上半夜一点钟,连镇警察又绑架关押了曲淑芬。由于曲淑芬出现严重的心绞痛、昏迷病症等,警察怕出事,把曲淑芬放回。

曲淑芬连续多年惨遭高压迫害,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变得神情恍惚、目光呆滞、少言寡语。亲朋邻居们都说:把好人折腾成这样子了,这是什么世道。曲淑芬一位善良的农妇,在江泽民集团无人性的暴虐下,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含冤离开了人世,年仅五十五岁。

二、受江泽民及其特务组织六一零的迫害,使杨国强遭受精神失常的严重伤害

二零零六年六月末,在东光县找王中学放假前七十多人的大会上,校长梁洪信不顾事实,肆意污蔑法轮功,杨国强以自己亲身经历,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及受到不公正对待的真相告诉人们,但梁校长以己之见不听真相,还把杨国强的好言相劝,当作是对自己权力的公然挑衅,以上级部门的指示为由,在说服不了杨国强的情况下,当场向公安局构陷了杨国强,政保股股长宫敬温等警察,把杨国强非法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

因为杨国强坚持信仰,后来由政保股股长宫敬温等,把杨国强送邯郸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里,恶警给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使用不明药物,二零零七年八月,杨国强被释放。

迫害使杨国强多年精神恍惚,沉默不语,不愿见人,也不出门,头发老长也不理发。被迫害后的杨国强,直到现在,与原来那个朝气蓬勃、精明能干的计算机教师相比判若两人。

三、受江泽民及其特务组织六一零的迫害,使周荣华遭受精神失常的严重伤害

周荣华女士生于一九六八年,曾经是河北沧州东光县中医院护士长。因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致使她精神失常。

一九九九年十月中旬,周荣华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而上访,三天后被县公安恶警非法关进看守所,遭到恶警的谩骂,狱警李国英曾用皮鞭抽打过她;政保股政委王希杰曾把她提到办公室罚蹲、罚站;狱警刑铭升曾罚她围着院子跑十圈。为了抗议这种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迫害,她绝食八天。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被时任政保股长的姜万治、警察霍星池、张福旺绑架到石家庄劳教所劳教三年。

石家庄劳教魔窟四大队的恶警尚长明、崔艳芳、耿行军、周益林等,把周荣华拖到一间屋里,几个恶魔轮番暴虐周荣华。电棍电、皮鞋底打脸、胶皮棍打,周荣华的头发曾被一把把揪掉,脸被打的出血,折磨的她浑身青紫。

石家庄劳教所警察强迫周荣华每天干十几个小时的奴工,完成不了任务就不允许休息,甚至遭到警察的谩骂和殴打。

邪党恶警为了达到让周荣华放弃信仰“真善忍”,使用了更歹毒的、使人致残的恶魔手段——强行注射破坏神经的药物。周荣华曾被连打了三针,导致精神失常。

石家庄劳教所恶警以给周荣华治病为由,先后无耻向其家人勒索上万元,于二零零一年一月被保外就医。年前回家时,周荣华就精神恍惚、发呆不是正常人的样子,过年后就发现说话不正常了,随后病情逐步加重,发展到有时整日在大街小巷游荡,甚至连身体都不顾,头发蓬乱的她,披着浅红色被面在东跑西颠,引来一些人的观看和嘲弄,不懂事的小孩子们还会向她投掷石块。

家人曾经给她多方求医诊治,到现在还需要用药物维持,没有完全康复。

曲淑芬、杨国强、周荣华的遭遇,是江泽民利用特务组织六一零给数千万法轮功修炼者带来的深重灾难的冰山一角。事实上,江泽民的迫害政策持续十六年,已导致全民族空前的道德危机、法制危机和社会危机。

最后各举报人强烈要求最高检察机关对中共邪教头目江泽民的罪行进行立案调查、公诉,将其绳之以法。取缔其建立的特务组织610,恢复正常的道德伦理、法律秩序和社会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