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双双被判刑 女儿遭株连迫害

山东省招远市供电公司职工孙国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六日】(明慧通讯员报道)山东省招远市供电公司职工孙国夫妇,只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十几年来多次被绑架、关押、被迫流离失所,警察抓不到孙国夫妇,竟将他们上中学的女儿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后来,孙国被非法判刑八年,妻子被非法判刑四年;而招远“610”人员向大学施压,取消了孙国女儿的保研资格。

现年52岁的孙国,日前向最高检察院控告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他及家人遭受严重迫害。孙国要求最高检察院追究、公开江泽民的刑事罪责,让民众了解法轮功的真相。

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至今长达十六年,使中国大陆社会各阶层人员深深被谎言欺骗,盲目无知地与“真善忍”为敌,导致社会道德急剧下滑,最终真正受害的是谁呢?!

以下是孙国叙述遭迫害事实:

我于1996年8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修大法后我被大法“真善忍”的高深法理深深的折服,从此按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人,从此身体健康、道德提升,家庭和睦,在单位是出了名的好人,还改掉了抽烟喝酒等毛病,身心受益匪浅,亲身见证了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

然而,江泽民出于一己私利和妒嫉,滥用职权、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指令非法组织“610”、各级公检法司的人员疯狂的打压,制造了一桩历史上最大的冤案。使千千万万的大法修炼者蒙冤受害。

我是一个在大法中亲身受益者和见证者,为澄清事实真相,还大法和大法师父的清白, 1999年7月20日,我和妻子带女儿去北京上访,走到莱州沙河被招远市公安局一伙人截回。从此家无宁日,我和妻子的单位及招远市组织部、妇联等轮番骚扰,被强迫写保证书放弃修炼大法,居所被监视,电话被监控,每到所谓的敏感日就遭到骚扰。

1999年7月28日,我被停职,在单位被看管了7天,招远市电业局局长姜洪海指使保卫人员甚至拿垫子铺在家门口日夜看守,上下班派人跟踪监视,过年回家看年迈的父母,电业局保卫科派2人跟踪到老家,回来的时候再跟踪回来。几年来我们无法过上一天正常人的生活。

2001年1月19日,在上访无门的情况下,我们只好去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表达心愿,结果被警察拳打脚踢、绑架到了天安门分局,后被招远驻京办戴手铐拉回招远罗峰派出所,我被非法关押20天后,又被连续非法拘留2个月,期间被招远“610”勒索一万元。在招远看守所被非法拘留期间,失去人性的“610”警察对我刑讯逼供,扇耳光、用脚踢、用手摇电器电我长达两个多小时,过电时身体被折磨得缩成一团,痛苦无法言表,遭电刑后几天几夜吃不下饭,只想呕吐,从看守所出来后,手指被电烧焦的伤口还没有愈合,人瘦的皮包骨。

就是这样,我单位姜洪海还派人伙同“610”将我强制送到了洗脑班。在洗脑班这个黑窝,长时间不让睡觉,强迫看污蔑师父和大法的录像,强制洗脑,还强迫我当“帮教”,被非法关押长达3个多月。

我回单位后,电业局撤了我的副科长职务,每月只发300元的生活费,后又下放到热电厂车间干重活。妻子被非法关押23天后,又被非法拘留15天,期间被原单位康泰集团公司总经理康炳元开除了工职。女儿被非法关押一天一夜,后被学校撤了班长等职务。

2002年4月13日上午,我正在单位上班,公安局一张姓副局长和“610”一伙及洗脑班头目宋书芹等人无缘无故到单位抓捕我,我趁机走脱,从此流离失所。走脱后,电业局借机开除了我的工职,“610”及电业局保卫科一伙10多人包围了我家的住所,到处找我妻子要她交出我,并扬言交不出人把她也抓走。无奈妻子也被迫离开了家,之后他们到处找我妻子,妻子被迫流离失所达7年之久。家里只剩下了一个年幼的女儿。

上中学的女儿遭绑架、关押、洗脑

“610”及电业局就派人跟踪、恐吓、骚扰我的女儿长达40多天,给我女儿的身心造成了极大的痛苦。2002年7月末学生放暑假期间,“610”又要把我的女儿抓到洗脑班迫害,逼学校必须把她送去洗脑班,并交1800元钱。逼迫学校老师开车到我的父母及岳母家到处抓我的女儿,女儿被迫离家出走,在外躲了整整一个暑假。

2005年8月11日,招远“610”李建光等一伙人,为了抓到流离失所的妻子,不择手段的伙同学校把我的女儿绑架到了洗脑班做人质,当好心人劝“610”警察说:“这孩子太优秀了,你们别把孩子毁了。”“610”警察说:招远一中不缺一个好学生。就这样,他们在光天化日之下,失去人性的将我女儿绑架到洗脑班。在洗脑班我女儿不吃不喝,哭着要求回学校上课,孩子被抓后,我的父母亲及岳母哭成一团,全家人都急疯了似的,我女儿被非法关押了15天才放回,给孩子的身心造成了严重的摧残,给全家老少造成了巨大的痛苦。

被非法判刑八年

2002年9月5日,我和2名功友在毕郭镇向世人散发真相资料时被人恶告,遭“610”及毕郭镇派出所警察10多人非法抓捕,在光天化日之下,那些警察们狠狠地毒打我们,拳脚棍棒相加,将我打倒在公路旁的泥沟里,然后拖上来再打,一直打到趴在地上起不来。围观的群众都捂着眼睛不敢看。后被拉到毕郭镇派出所刑讯逼供,栾德青用木制的报夹狠狠地打我的后背和两大腿,被打得红肿出血,耳朵被搧的出血。第二天,我被送到了看守所,又遭刑讯逼供,我被双手铐在凳子腿上一整夜。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长达6个月之久,期间一直不让家人探视。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2003年2月8日,我被判重刑8年,因不服提出上诉被驳回。2003年3月24日在没通知家人的情况下,被劫持到山东省监狱。在山东省监狱,更是受尽了折磨,因不“转化”,被严管,从早晨5点一直到晚上12点左右坐在小板凳上一动也不准动,天天如此。2003年12月26日,入监队监区长张磊光、指导员李伟、警察陈岩指使10多人对我拳打脚踢、扇耳光、罚站2天2夜,殴打折磨逼迫我转化。2006年6月1日到7月25日,我被非法关禁闭56天,期间手铐脚镣加身,每顿饭只给2两馒头、一块咸菜、一碗凉水,还经常遭到管禁闭室的刑事犯赵洪勇的威胁迫害,被非法关禁闭期间,正值夏天,济南的天气本来就热的喘不过气来,他们还经常白天晚上连续72小时开射灯折磨我,我瘦得皮包骨,150多斤的体重剩了不到100斤,被折磨的死去活来。

妻子遭非法判刑四年

2010年8月29日,我妻子被招远“610”及国保大队王玉成、宋绍昌等人绑架,我依法为妻子聘请了北京律师做无罪辩护。为了阻止我为妻子请律师辩护,招远市公、检、法及610人员极力阻止律师介入,电业局人员盲从“610”的指示,每天派人守候在我的家门口,限制我的人身自由。2010年12月5日,招远法院在看守所秘密开庭“审判”七名法轮功学员,我妻子也是其中一个。这是一场见不得人的“开庭”闹剧,招远公、检、法联合违法,看守所里外戒严,不准律师、家属进去,更不准任何人旁听。不仅如此,只是因为我为妻子聘请了律师,“610”人员还伙同电业局有关人员将我秘密绑架到洗脑班非法关押折磨了三个多月才放回家。他们执法犯法。

这场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已经持续近16年了,十几年来,我和妻子多次被非法抓捕、关押、被迫流离失所、双双被开除公职、我被非法判刑八年、妻子被非法判刑四年、女儿遭株连迫害,受到严重骚扰,并多次被非法抓捕关押,招远“610”和电业局姜洪海等人向女儿学校诬陷我们,女儿因此被取消了保研的资格,给女儿身心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我父母在我八年冤狱期间相继含冤离开人世,带着深深伤痛和遗憾走了。我冤狱期满回家才知父母的去世,不禁失声痛哭,心里的伤痛无法言表。岳母也因长期的惊吓和精神折磨,在承受到极限时精神失常,过着非人的生活。我们只是因为坚持自己正常的正教信仰,所有的天赋人权却被彻底践踏和剥夺,我和我的家人遭受的迫害及承受的痛苦折磨真的不敢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