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市周若芳被警察强制抽血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贵州报道)2015年10月15日下午3点左右,贵州省贵阳市法轮功学员周若芳被云岩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四男两女和中环派出所片警严家琦入室强制抽血。

当天下午3点左右,云岩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一男两女和中环派出所片警严家琦,穿便衣敲门进入周若芳居住处,当时就其一人在家。开始他们装得很随意的样子问周若芳是什么文化程度,又问周若芳是否要经常陪母亲去医院看病,是否还在炼法轮功。周若芳说当然要炼,不然生病怎么办。然后他们说:听说你到处去发申诉信,有这回事没有?周若芳说我是写了控告状寄给了最高检察院。

他们问控告什么?周若芳说:控告江泽民害得我们家庭破裂,害得我失去工作,害得我儿子从小离开母亲,害得我坐了四年牢。严家琦说,你这样做是不允许的。周若芳说这是法律允许的,现在是依法治国、依宪执政,宪法上说,公民对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建议甚至举报的权利。

他们问周若芳去发资料没有?周若芳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回答这些非善意的提问,说:其实言论自由是宪法规定的,你们来说这些才是不合法的。他们说法轮功不管在国外怎样,但现在国家是不允许的,国家不允许的事就不应该去做。周若芳说法轮功一定会被平反的,现在周永康、薄熙来、苏荣等因迫害法轮功都遭恶报了。他们说我们不管这些,平反以后你想怎么做都行,平反之前国家不让做的就不要做。周若芳说,明明知道是错的事情你们就不应该去做。他们说要保住自己的饭碗,没办法等。

周若芳告诉他们说: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对参与迫害犹太人的法西斯的审判到现在都在进行,有90几岁的都要对他进行审判的。他们说怎么能把共产党和法西斯比。周若芳说共产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比法西斯更残忍。他们停顿了一会,一个女的问严家琦在做笔录吗?周若芳说你做笔录有什么用,我又不会签字,也不做什么笔录的。

他们说不要你签字,也不给你做笔录,我们想抽你的血验DNA,请你配合一下。

周若芳叙述说:“这之前我边抹桌子、凳子边和他们讲话,他们三个一直站着,一直叫我坐,都叫得我不耐烦了,我说我不喜欢坐。原来我坐下来他们好强行抽我的血,怪不得我觉得他们怪怪的。我说决不允许,谁敢抽我的血,我对你们不客气。验DNA是活摘器官配型用的,你们竟然要抽我的血。”

他们三个向周若芳走来,周若芳质问:是谁叫你们来的,把你们的证件拿出来,我要看你们的名字,我要登记。她把门打开说,谁知道你们是谁,随便跑到我家来,请你们出去。于是一个女的拿出她的证件给周若芳看,周若芳拿过来记在一张广告纸上(后来广告纸被拿走了),记得叫彦邵,片警也拿他的给看,周若芳问其他两个:你们的呢?他们说没有带来,周若芳说那就请你们出去。

这伙人好象不知道自己在执法犯法,做这种侵犯人生权利的事还有理似的。周若芳说你们把文件拿来看,是谁叫你们来的,抽血的目的是什么,你们执行的是什么样的文件。他们说:没有文件,我们是执行任务,你不抽也得抽。

周若芳站到门外,他们出来要拉她,还声称什么不是针对你一个人,所有的人都要抽的。周若芳说去把文件拿来。一个女的说:那么走,到派出所去,要看文件到派出所去看。周若芳说凭什么去派出所,你们拿过来看。那个女的说,去派出所核实一些事情。周若芳说在这里就可核实。他们说那就进屋去核实。周若芳说核实事情你凭什么要抽我的血。他们说不抽你的血了。

周若芳进了屋,那个女的对其他三个人说:走。于是他们就出去了。过了三、四分钟,门没锁,他们又来了,另外又来了三个男人。当天来的七个人都很年轻,他们强行将周若芳食指戳出血。那个女的用上面有灰尘的广告纸在周若芳手指上粘血,还说什么只要大家能吃饱饭,这个国家就是好的。他们走后,周若芳发现一张图纸上有她手上的血迹和指纹。

周若芳女士在银行的一位同事介绍下,于一九九九年二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好了起来;在工作中,在家庭里尽职尽责,在利益上不再和他人计较,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和快乐。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一手掀起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她因为修炼法轮功,十多年来遭受迫害,被迫离开银行,失去工作,后被云岩区法院枉判四年牢狱,给她及家人造成巨大伤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