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时刻 要敢棒喝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二日】有一次,单位一个头偷偷告诉我:“明天警察要来抓你去办班。”我说:“准吗?”“消息绝对准。”我说:“谢谢你。”第二天,果然来了一帮人,有街道和派出所的,还有市610的。见找不到我,又到家里找,折腾了两天也没见到我的影,知道我躲起来了。

18天后,我听说洗脑班结束了,回单位上班。

我一進屋,科长一愣,说:“啊?你还敢回来?”我说:“咋啦?”“咋啦?你倒是躲起来了,害的我们好苦,上边逼着我们交人,单位上下闹翻了天。事过去了,你倒像没事似的来上班。”说话间,书记也走了过来。他俩一起训我:“按单位规定:旷工10天就开除,你旷工18天,去劳资科办手续吧,马上开除你,从明天起,不用上班了!”按当时的情况,他们真能把我开除了。围观看的人很多,有的想看我笑话。我想,不能让众生犯罪,我得把领导想开除我的不正理由正过来。

待科长和书记说完后,我大声说:“当领导的,说话也得让人信服,我为啥旷工18天?我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你们哪个领导不知道?都承认我是好人,那为什么上面抓我去办班你们不护着?我不是你们手下职工吗?你们挡什么了?你们和坏人合伙整自己职工,这算什么领导?不是惩恶扬善吗?你们替恶人说话,这是好领导吗?”我这一说,两个领导立马没电了,围观的人情绪也变了。

接着我说:“想开除我看看?我的工作是我生活的保障,这饭碗不是你们领导给的,谁砸我饭碗,我到谁家吃饭。同时还要上告,告领导逼好人没饭吃,没有活路。”

这时,书记和科长也蔫了,悄悄回了屋。

第二天,我照样上班。

事后想,如果当时不棒喝一通,还真把我开除了,那样他们还有未来吗?包括那些想看我笑话的人。这事后,我给他们讲真相也好讲了,领导对我态度也变了,有好事也想着我。

还有一次,市610的一个恶警找我谈话,他把我叫到一个屋里,显得很亲切的说:“今天没别人,就咱俩,咱关起门说几句心里话。”他很伪善,想掏我的底。“你说句实话,你现在到底炼不炼?”我反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凭什么问这个?炼不炼是我个人的事,我有权不告诉你。再说了,你是代表谁来的?你回去向谁汇报?你的目地想干什么?”他一下就没了词,我继续说:“至于你说咱们之间关系近,那你错了,我根本就不熟悉你,你也别套近乎。有事说事,没事走人。”

他一看我的态度,站起来就走,边走边说:“我看,你对法轮功还是挺顽固的。”

这之后,有一次我被强行抓去办洗脑班,他对我的态度使我很意外。有一天中午,没人时,他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我以为要打我。可是他什么也没说,切西瓜让我吃,吃完后,让我回屋。还有一次,他单独跟我说:“我也知道你的信仰,可你不要硬抗,这对你没好处。”他为我担心,那一刻,我看到了一个生命善心是多么的可贵。在那次洗脑班里,他没再难为我,也阻止别人为难我,我顺利回了家。

我想,也许我的棒喝,使他清醒了,成为一个得救的生命。

眼下诉江,为了救度上门骚扰这些人,是不是也该“棒喝”一下呢?

我们是依法起诉,骚扰是违法的,不占理的。如果我们都蔫蔫的,这些人就会疯狂。如果我们堂堂正正,敢于棒喝,这些人就会蔫蔫的。我们可以质问:“诉江犯法吗?犯哪条法?你们来骚扰是根据哪条法?诉江是受法律保护的。现在不是‘有案必理’吗?别看起诉江泽民有阻力,它被送上法庭是早晚的事。可是,如果起诉你们阻挡诉江,那可没人给挡着,不管向中纪委或法院告你们,那是一告一个成。聪明人,赶紧找大法弟子了解真相留后路,糊涂人,瞎折腾可要大祸临头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