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慈悲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三日】我六十八岁了,在邪党专制的所谓“新社会”只读了小学二年级,只能听别的同修谈心得体会,实际我也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又是说不出来个啥。我就请同修帮助,把我的修炼体会写出来和同修交流。

修炼十八年了,我没给大法抹过黑,也没向邪恶妥协过。我这几年劝三退的人数有三万来人。

一、大法的神奇

一九九六年经我妹夫介绍,我开始炼法轮功。我认识到了法轮功就是上乘的佛家修炼大法,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我一生所盼望的终于得到了,无比的兴奋,发愿一定严格要求自己,好好的修炼。

经过学法和炼功,就在短短的几天里,我的一身老病全都不见了,以后也再也没犯过病。在修炼前,我身体非常不好,有多种疾病缠身。如:哮喘病、顽固性偏头痛、胃下垂、老寒腿等病。常年四处求医,药费不知花了多少钱啦,弄得家贫如洗,也没治好我的病,每天都活在痛苦的煎熬中,苦啊。修炼至今已经十八年了,身体棒棒的,一片药都没吃过,走路生风一身轻,干什么活都不累,修炼大法真是身心受益呀。

我二儿媳妇患有风湿性心脏病,在一九九八年就突然加重了病情,下半身失去知觉了,一天就发生过四~五次的休克。医院干治也不见效,生命垂危。我们全家着急上火,束手无策。我告诉她,炼法轮功对祛病健身有奇效,叫她快炼。她答应了,我马上就教她炼功。我们全家眼睁睁的看着她,一天比一天好。就一个月的时间,她的病竟然全好了。我们全家老少都感谢师父、感谢大法,认定这大法太神奇了。因此我二儿子、儿媳妇和孙女都走進大法中修炼了。

二、信师信法、正念正行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邪恶铺天盖地,简直就像天塌下来了一样,宣传工具日夜不停的诽谤师父和污蔑大法,弄的人心惶惶。七月二十三日当地派出所一帮恶警闯入我家,進门不容分说就搜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看到他们拿大法书,我同老伴就往回抢,他们来的人多还是抢走一部份大法书。老伴骂他们是土匪。

面对邪恶的疯狂,世人被谎言欺骗着,师父和大法受诽谤和污蔑,我清醒了,我不能坐视不管,我得想个办法揭穿邪恶的谎言,让世人明白大法是好的、师父是清白的。那个时候还没有资料,我白天在家写,晚上出去挨家挨户的发送。

有一天,我在家写资料,突然看见一帮警察翻院墙已经到门口了,正在大喊大叫的叫我开门。我一时措手不及,忙将我身边的缝纫机上的布帘扯下把资料裹住放入立柜,连柜门都没来得及关,他们就闯進了屋。進屋就乱翻腾,一边说:“你在家干啥呢?不开门,看书?”我不回答他们,他们翻够了也没找到他们要找的东西,气急败坏的说:“我们都上你家三回了,你家连个人影都没有。不信?我一句话就能把你送進去”。他们还高声的问我:“你信不信?”我看他来势凶狠,就想出个缓和的办法,说“你们都别上火,坐下来细着说。”当时柜子边放着一个小凳子,一个警察就坐上去了,他的腿还挨着柜门边。这个警察我认识,我说:“你千万别这样,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你这样做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给自己留条行善的路吧!”我这样一说他笑了,往下再没说什么。他们走之前还叫我第二天到派出所去一趟。我老伴怕我受到伤害就跟他们说让他去。又过了两天,警察们看我没有去派出所就又找上门来了。我老伴先看见他们来了就往屋里跑,老伴知道我在家不是炼功就是看书,怕他们伤害我,快给我报信。警察看我老伴跑他就在后面追。当时我就在家学法看书,只能把书紧紧的抱在胸前,不管他们怎么要、怎么抢,我都不松手。这样持续了半个多钟头,我老伴急了,对警察大声说:“你们都别抢了,这书是她的命,你们拿走书就是要了她的命了,不信你给她一个枪子,她都不会给的。”警察震惊了,松开了手,再也没跟我抢,就走了。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日,新年前一天晚上九点多钟。我正在炼功,警车突然开到我家门前,几个警察進门就叫我派出所走一趟,说有事要跟我核实一下。我冷静下来了,我怕他们乱来,急忙的给他们每人倒上一杯热茶水,他们坐下来了,态度也逐渐地缓和了。开始闲聊起来了,我借机把屋里的书、炼功带都转送到外面的安全地方藏好,然后我又回到屋里看他们还在闲聊,我又给他们倒水。这次他们是一定要我去派出所,说有事要核实,还说如果没有你的事就送你回来。我老伴说:“你们怎么一过年就找事,去年就没让我们过上一个团圆年,这个时候又来闹事。我老伴她炼功健康,还整天的要求做好人,她不是坏人,你们怎么成天这样没完没了的,让不让人过日子啦?”他们不听老伴说,硬把我拽上警车,带進派出所。一進门他们就跟我说:“有人举报你,让我必须承认同修家有师父经文和大法资料,并且还给过我。”

我知道他们要加害同修,我想我绝不会出卖同修,不配合他们,他们一看我不配合他们,就大怒了,立即叫来刑警队的十几个打手来,开始向我下毒手了,强行逼我站着,两胳膊和手使劲往后撑弯着腰,按着我不让我动,折磨我。他们这种刑叫“坐飞机”,我不配合他们。他们看这招不灵,又换了一招,用一根长带子捆住我的双手,都被我把带子撑断了。累的他们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他们又把电棍拿来要电我,我大声喊:“你敢!”我的大喊把他们震住了,没敢电我。就这样折磨我一整天,到了晚上他们强行给我扣手铐,把我的双手腕勒的紧紧的,还使劲的向外拉了。他们走前还命令其它警察看着我,并且留下话:不准放我上厕所,不准睡觉。夜深了,不能睡觉,我就背法,鼓励自己加强正念。我几次喊要上厕所,他们都不准我上,到了第二天所长都来上班了,他们还不放下我,于是我就大声喊“我要上厕所”。所长進来了,把我的手铐打开了,我看到我的双手肿的红红的,手腕青一块紫一块的,深深的手铐印里布满了血丝,所长还得意地把我的两手合上,使劲的捏了又捏,搓了又搓,给我制造痛苦。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我一点都没疼,我师父在替我承受这一切。

跟我一同受折磨的同修还有好几个人,我时时都能听到恶警向她们施暴的打骂声,酷刑折磨的大喊声和呻吟声。我看有一个同修出来时已经不能走了。折腾了几天,他们也没得到什么,就把二十多个同修都送到“六一零”办的洗脑班。第一个洗脑班十五天就这样过去了,他们又接连地办了四个这样的洗脑班,我们都不配合他们,都能做到他们宣传的那套不听、不看、不动心。在办第五个洗脑班的时候,他们一看硬招不好使,又来一套软的,给我们买西瓜吃,切好送到我们手中。我们就是不吃,在办班结束前他们使了一个花招,就先写好了一份声明放到兜里,看情况。碰巧我一眼就看见儿媳妇来接我来了,我赶快告诉她你快走,你不要管我,儿媳妇听明白了就离开了。

这次洗脑班,在我们整体的配合下彻底的解体了,而且再也没有办此类班。放我的时候,我说:“我不走,关了我十个多月连个说法都不给”。他们一看我不走,就来硬的了,拍桌子大叫:“不走中午饭都不叫你吃,赶快走!下次办班不要你了。”硬把我推出门。

三、讲真相、劝三退救人

从洗脑班回到家,警察们还常常的来我们家骚扰,还安排我家邻居看着我,这时我已不那么怕警察。但我心很难过,不知道还应该怎么做是好。这时师父在梦中点化我给了我一把新钥匙,点我在水中捞人。我悟到这是师父让我打开心锁赶快救人。

我开始每天晚上都出去发真相资料,逢人就告诉“法轮大法好”。后来有了九评书,我就发九评书。有什么样真相碟我都送给有缘人,跟人讲神韵,发神韵碟,讲三退。后来跟一个老同修搭伴讲真相、劝三退。出入超市、广场、火车站、汽车站、医院、大街上、小巷里,只要遇到有缘人我俩就讲。每天都能讲退十几人到三十几人,我俩有时都不回家吃饭,我俩搭伴整整七年。不论是什么样的天气,刮风下雨,酷暑严寒,我俩都没耽误过,劝三退救人。

有一次我俩走在街上迎面来了一对老夫妇,走到我们跟前就激动地说:“可找到你们了,我出来好几回都没找到你们、快给我先生的党退了吧!你们再给我几个护身符,给我儿孙们也带上,我都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有个同修说她老伴是某某学校的校长,几个同修都给他讲过三退,他就是不听、不退。她说:“你去给他讲讲去,劝他。看看他还能不能听進去。”我说:“你有这种想法都不好,应该用正念,他准退。”我边发正念,边走進她家。他老伴正在坐着休息,我一進屋就跟他打招呼。我说:“兄弟你好呗,我来看看你。”我同他唠了几句闲嗑,我说:“我是帮你三退来了,就是退党、退团、退队,退了保平安。”“共产主义运动还少啊,什么三反、五反、斗地主、文化大革命、搞内斗、六四无辜大学生血染天安门。现在又迫害修炼大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人。中共建国以来杀无辜人有八千多万人,吓人不?你是党员,你入党那会儿,在它的党旗下发过毒誓,为它流血牺牲、奋斗终生的。你把命都交给它了,它要死了你还能留下吗?你还不退做它的陪葬吗?亏不亏咱自己?”他最后跟我说:“帮我退了吧”。后来,他得了法,已在大法中修炼了,现在还跟他老伴出去讲真相、劝三退了。

我这几年劝三退的人数有三万来人了,我还会尽心尽力地做好三件事。我知道这些都是师父在安排,师父在做。我一定要抓紧时间救更多的人,完成我史前大愿,机缘难得。感谢师尊、感谢大法让我一个满身业力的人脱胎换骨地从本质上改变了,把我这个生命推到了最高位,让我这个生命得以永恒。再一次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个人体会,如有不妥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