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疑难之症 修大法半月痊愈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五日】我是四川大法弟子,一九四八年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由于父母长年生病,家境十分贫寒。我们姐妹三个,我是老大,迫于生计,十二岁就辍学在家务农。由于劳累,小小年纪得了各种疾病,二十几岁的人体重才七十斤。我是当地有名的病号。

到论婚嫁娶时,每到别人给介绍一个对象,都有人打破,原因是我是个病人。二十五岁时,碰到一个比我们还要穷的人家,姐弟六个,但他本人身体还好。成家后,他全家对我冷眼相待。

三十八岁那年,我发现我胸腔发胀,去看医生没结果。后来发展到身体变形,人越来越胖,变得畸形——腰围都超过了身高,背也驼了,大椎骨上又长了个包,而且越来越大,全身都长满了大大小小的包块;皮肤、肌肉变硬、眼睛近乎失明、头胀、痛并失去了记忆;全身关节错位、疼痛不已。

我去求医,医生听我诉说病情后,付之一笑,开了五角钱的药将我打发走了。到另一个医院,医生说了句:“全世界都无法治你这个病!”我不甘心,找到了一个当大夫的小时候的同学。听了我的述说,看看我的状况,他象触了电一样,打了个寒颤,说:“你得的这个病是无法治的。”这一下我彻底失望了。

我全身越来越痛,人只能站着,不能坐下;而且大小便失禁,左脚走路划圈。在家不敢说哪儿疼,不敢哭,更不敢发泄,否则全家人都来指责我。最后我想到了死。开始考虑用哪种方法能死得痛快,跳河?触电?跳楼?

就在我走投无路、想死不得死、想活不得活的绝望中,挨到了九八年六月二十八日。我的一个炼法轮功的同学告诉我: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要求炼功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如能真正修炼,祛病健身效果特别好。我一听,就想了解个究竟。

那天下午两点钟左右,我来到她家,她又给我简单地介绍了法轮功及其特点,告诉我不仅要炼功,还要学法。我求她把书借给我看一看,她还舍不得。我说只看几个钟头。我拿回宝书,书名叫《转法轮》。翻开第一页,看见的第一句话是:“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我被这句话吸引住了。我还看到师父讲:“人人都得道是不可能的,就是都能够坚持炼下去的人,还要看你能不能够修的出来,还得看你能不能下决心修,人人成佛这不可能。”当时我就想:那我就下决心修上去。

说来也怪,看书时我的身上就有反应。晚上同学来拿书,我不给,她只好从另外一个地方帮我请了一本《转法轮》,我才把她的书还给了她。

当天晚上,我看了近两百页《转法轮》。第二天早上,我感觉全身象有虫子在爬一样,起床时看见被子上、枕巾上全是血块,而且奇臭难闻;然后出现了打嗝、放屁,下身排出象米汤一样的液体;肛门排出的东西象鸡蛋清,中间夹杂着块状、条状物;打嗝时从嘴里吐出的是血块子。

从法中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消业,我不害怕,一个巴不得尽快死去的人还怕这个吗?

第五天我去了炼功点。见我这副样子,有的同修就不愿意和我坐在一起,因为炼功也好,学法也好,我在脖子上、胸前得围一块布,坐下来前面还得铺一块布,随时都得准备吐啊,就自觉地坐得离同修远点,以免影响别人。

就这样,我天天看书,一看就是十几个钟头,边看边打嗝。

仅半个月,一个患了全世界都无法治愈的病的我,好了!折磨了我十五年的怪病,没花一分钱,没吃一粒药,炼法轮功才半个月就好了!人也精神起来,还有比这更神奇的事吗?

后来我去问那个医生同学:我得的到底是什么病?她这才告诉我:“你患的是缘唇状骨质增生”,伴有“脊柱炎”,是医学上的疑难重病。

师父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我老伴见我病好了很开心,支持我修炼。他原来患有的甲亢、胃病、肠炎等,沾了我修大法的光,也都好了。

师父把我从死神手中夺了回来,而且挽救了我早已濒临破碎的家庭。我不知道怎样表达我对慈悲伟大的师父感恩。我与家人永生永世都不能忘记大法在我身上展现的神迹。我能荣幸的作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一个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感到无比幸福。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