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状腺癌后期患者的心声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七日】修炼前我有多种疾病:肩周炎,胆囊炎,静脉曲张,乳腺增生,甲状腺肿瘤等等。平时只顾做生意,对这些病并没有特别重视,只是保守治疗。最后各种疾病越来越严重,承受不了时只得去住院治疗。反复住院,做生意挣的钱都用在治病上了,人还得承受病痛的折磨。

师父救了我的命

后来甲状腺肿瘤长到鸡蛋黄那么大了,都影响声带了,说话声音嘶哑,不得不去市大医院做手术。术后切片化验,结论是:恶性肿瘤。

在这之前,朋友给我介绍了法轮功,说法轮功祛病健身如何好,还给了我一本《转法轮》让我认真读读。由于忙做生意,我也没重视,偶尔看几页,觉得书中讲得太好了,法轮功不像共产党所说的那样。

手术半年后甲状腺癌复发,口干的受不了,整个头都肿了,腿也肿的很粗,又去省城肿瘤医院治疗。我想住院有时间,把《转法轮》带上看看吧。到省城一检查医生说你这病不能手术了,手术后会留下后遗症,你自己回去吃药维持吧。言外之意就是治不了了,医院是在往外推我。我心想,这不完了吗?只能等死。

丈夫劝我说:没事,回去卖房卖地,咱们到北京去治。我说:医院都不给治了,上哪去?去再好的医院都白费。

感觉真是山穷水尽,走投无路了。这时我忽然想起人家炼法轮功能治病,莫不如回去炼法轮功。丈夫问:那能行吗?我说,既然无路可走了,我就炼法轮功了。

回家后,母亲和弟弟知道不能治了,非常伤心。我说这回我就炼法轮功了。弟弟说我:你是不是精神有问题?我说,谁也别管我,我想干啥就干啥,我就炼功了,我就把命交给法轮功师父了。弟弟说你不怕被抓啊?我说我不怕,不炼就只有等死了,怕啥?再说,炼功不是做好人吗?谁抓我?

此时正是2005年秋天。我找到了学法小组,开始修炼了。同修教我炼功。我这病的症状就是口特别干,没有唾液。可是我刚一炼功,口里出现了唾液,那真是甘甜,我激动的眼泪刷刷的流了下来。丈夫问我怎么了,我说这功太神奇了,刚一炼功神奇就出现了。这么好的功怎么才得呢?这么多年,光看人家炼功,我一直无动于衷,好像与我无关,人家给我书,我断断续续的看了一些,也没走進来,结果病严重了,罪遭大了,钱花光了,没路走了才想起大法。

我这个后悔啊!但又一想也算幸运,毕竟走進修炼了。

可是炼功也挺苦,尤其盘腿很疼,炼了几天,觉得炼功也挺遭罪,明天不炼了,歇一歇。晚上就做了一个梦: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给我脖子做手术,拿出一个大瘤子。第二天起来,感觉脖子不疼了,一摸脖子,包没了,瘤子真的没了!我高兴的哭了起来,心里有后悔:你早干什么了,知道有法轮功也不炼,光顾挣钱,真是要钱不要命。我告诉丈夫瘤子没了,丈夫怀疑的问:真的吗?法轮功那么好吗?他一看瘤子真没了,打那以后他走哪讲到哪儿:“我媳妇炼法轮功癌症都炼好了!”哪个亲朋好友有病,他就说:赶紧找我媳妇,去炼法轮功吧。

医院把我推了出来,医学对我判了死刑,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太幸运了,太幸福了,我不知道如何感激师父。又炼了一段时间,乳腺增生的肿块也没了,其它的病也都不知不觉好了。大法的超常神奇展现在我面前。

证实法救度众生

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必须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实际行动报答师尊。于是我先在亲朋好友、街坊邻居、同学同事当中讲大法的神奇,讲大法的真相。师父告诉我们,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必须做好三件事,我就利用一切机会向世人讲真相。后来我又开始参与了送资料,送神韵光盘,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

当然,在邪恶迫害还在继续的情况下,走出来证实法救度众生,首先得放下怕心。我想,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必须听师父的话,不能光想着自己得救就完事了。再者,我炼功做好人怕什么?所以我讲真相,可以说是理直气壮,我用我的实际经历现身说法。很多人听了都服气,很容易明白大法真相。我还跟老同修一起出去面对面送资料,讲真相劝三退。我们到集市上讲,到村屯讲。期间也被邪恶非法抓过两次,但面对警察,我照样给他们讲真相。在师父的呵护下,每次我都走出魔掌。

虽然经受挫折,也出现过怕心,但是救度众生的脚步始终未停,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不少众生。但我总觉得和做的好的同修比差很多,和师父的要求差的就更远了。

在做三件事中,修去很多心,比如:怕心、怕吃苦的心、求安逸的心、名利心、欢喜心等,近年来虽然三件事都在做,但好像没有以前那么大劲头,有点懈怠,其原因当然是安逸心作怪,再就是每天重复做同样的事,时间长了就有点皮了。师父要求我们修炼如初,自己没做到。试想,假如师父的正法现在结束了,自己将留下多少遗憾!那时,后悔可来不及了,怎么能对的起师父?对得起众生?又有何脸面见师父?所以我必须振作起来,拿出修炼如初的劲头,兑现自己的誓约。等见到师父时,自己可以说“我做了自己该做的。”

我的第二次生命是师父给我的,我有何理由不听师父的话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