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江泽民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八日】身为一个有良知、有信仰的中国人,我要举报这个给中华民族带来深重灾难的小丑——江泽民。这个小丑,为了一己之私,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采取“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的株连迫害政策,集古今中外罪恶之大全,历史上任何一个暴君都无法比拟他的邪恶程度。我及我的父母十几年来所承受的痛苦与煎熬是局外人无法想象的,那种恐惧如影随形的跟着我,直到今天。

1999年7月一个终身难忘的日子,大批量的警察,挨家查访,开始大量搜集学习法轮功学员的信息。我家也成了他们重点迫害的对象,从此家不再安宁。派出所、社区居委会、母亲单位的领导一有风吹草动,就去我家骚扰、监视、谈话等。印象很深刻的一次是,我的母亲无故被关押,原因仅仅是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不放弃做一个好人,不放弃做人的良知。

那时只是孩童的我根本不理解,为什么在外面横行霸道的恶人没有被抓走,而我老实本份的母亲却要遭受无理的关押?什么是好人?什么是恶人?我迷茫了,到底从小教育我要善良诚实的父母错了,还是那些打架骂人、偷盗无恶不作的人错了?

谁知这仅仅是一个开始,噩梦的开始。随后我的家不断的有包片民警的骚扰,他们言语粗俗,用很多不知名的钝器击打我们家的防盗门,导致我从小就留下了一个后遗症,一听见楼道里有人急促的走路声和稍大的敲门声,就会马上调小电视音量,安静的坐在那里不发出声音。为什么没有犯罪的我们要像逃犯一样活着?我的世界根本没有朋友,不敢让别人来到自己的家中,走路要时常回头看看是否有警察跟踪,他们想找到我的家人,然后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带走他们。接着是巨额的敲诈及流氓式的抄家。

经过一次一次的洗劫,原本还算富裕的家,变得一贫如洗,连我小学学费都快拿不起了。父母强挺着让我把小学念完,然后借钱让我上的初中。升上初中,我及父母还是被迫流离失所,这些邪恶的警察到哪都要找到我们一样。初中三年穿的最多的一件衣服名字叫做校服,它的身上有数十个洞,都是用蓝色的布打上的补丁。父亲为了我们能够生活下去,背井离乡的到外地去打工,住环境特别差的厂房,白菜土豆成了生活中的主旋律,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有段时间家里吃的都是已经生了虫子的陈米,我们一个一个的挑出来,妈妈每次都得挑上两大盆,一挑就是三天。令人羞愧的是我连大家常吃的水果叫什么都不知道。在此也感谢许多帮助过我们的亲人及大法弟子们,没有他们我们家也很难从那段岁月中走过来。

恶警一次一次的骚扰,加上我的父母已经被记录在案,致使我用户口或办身份证都成了问题。江泽民的话能凌驾于法律之上,剥夺公民基本生存,活摘大法弟子器官,使几千万大法弟子流离失所,甚至迫害致死,滔天罪行人神共愤。从迫害开始,我一次又一次看到了那些可怜的警察邪恶嘴脸,被江泽民犯罪集团麻木的利用着。

那是在高中时期,父亲依旧在外,母亲被绑架、非法关押,我一人既要兼顾学业又要考虑生存。警察局冰冷的大门将我与母亲隔开,母亲在里面遭受的非人待遇也是无法想象的。进去过的人都知道,吃的是硬梆梆的窝窝头,喝的白菜汤都是烂虫子里面还夹杂着泥土,每个人睡觉只能侧身一个姿势就是一天,然后是疲劳工作。我一人在家中,元旦的三天,高烧不退,家中无一人看护,根本无法站立行走。那个时候也没钱买电话。亲戚人人自危,都不敢来看我们。邪党的恐怖让每一个人都不寒而栗。我亲眼见到恶徒们趾高气扬,连骂带打,完全没有人性,滥用职权。这一切都是江泽民给的指示。当时我就想自己要坚持,一定要活着看到,江泽民被绳之以法。后来奇迹般的我终于活过来了。之后听说恶警又敲诈了我父亲在外这些年最后的一点积蓄,才将关押了近一年根本无罪的母亲放回。

这些年感觉外部平静了很多,但是江泽民对法轮大法及我们家的迫害还未停止。大二那年父母被双双抓入看守所。仅仅因为做好人就要被抓,中国真是一个奇怪的国度。宣传说中国好,有钱人的孩子都送国外;宣传说食品安全,中央的人都吃特供食品;宣传说是法制社会,可这法只治百姓,而且想怎么治就怎么治。这一次我不能再放任邪恶了,我和亲戚投入到营救父母的活动中来。

这些恶警企图连夜将我的父母关到看守所,被我们撞见了。恶警们破口大骂,毫无人性。我们拦住去路询问抓人“理由”,他们无言以对,但是却强硬出手。随后我和哥哥躺在车下面,身体紧挨着车轮子,以性命来赌中国人最后的良知。

耳边能清晰的听见发动机嗡嗡声,鼻子能清晰的闻到泥土的芳香。带着纹路的汽车轮胎就在眼前,那一刻我觉醒了。如果能用自己的生命引起人们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关注,如果能用我的血唤回中国人的良知,我觉得这样做是值得的。人都说死前能回忆生前种种,那一刻我脑中回忆起,1996年的广场,漫天美妙的法轮功炼功曲,每个人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优雅而缓慢的动作在阳光的衬托下无比的神圣与殊荣。这里是人类社会唯一的净土,没有功名利禄,没有尔虞我诈。有的是一群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的好人,法轮大法也教会了我如何做一个真正的好人,如何在巨难中坚强的生活,如何在这个拜金的社会中坚守底线。如何在人们的冷眼中守住尊严。他让我懂得了生命存在的意义,不是为私而是为他。

最后那些警察没有在当晚带走我的父母,改成了第二天,派了30余名警察,光天化日强行绑架走,关进了看守所。

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不报,乾坤必有私。在这个历史的长河中,哪一王朝能千古不灭?那些违背人性、违背天意的恶人,只能在苦与罪中永生永世的偿还自己那偿还不尽的恶债。秦桧几千年仍跪在岳飞的面前。起诉、举报江泽民,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是每一个良知尚存的人的责任。